顶点小说 > 五门江湖 > 第三百零六章魔宗沙地

第三百零六章魔宗沙地

 热门推荐:
    荒漠,也算是恢复了安静。人却不尽然,人的心根本安静不了。有事情要做的人,总是在担心着什么?具体是什么事情呢?也就只有站在荒漠里的人才知道。红莲总是让人觉着有些不舒服,这种不舒服会蔓延到全身上下。每一个关节都觉着受到了控制,血液都跟着流动得快起来。霍晓濬闭上眼睛在想着如何破解魔宗武功。只是每一次都觉着就差那么一点,就这一点,却是他怎么都破不了的屏障。霍晓濬一直没有想好这事情,自然也不敢直接去找魔宗的人。他在大河边转悠半天,想着当初的一战,自己在码头上跟魔宗的人打了个平手,不过自己却回去躺了半个月,这魔宗的人竟然乘着这时间过了河到了西安。这就是说,这人在很短时间内就已经恢复过来了,自己却花了更长时间养伤。

    一路上,霍晓濬都在听着远处的故事。当然霍晓濬是不怎么信的,这些人说着的也是在路上听说的。有些个说书的人还把前几日的事情编排了出来,只不过说的都是谢家的人的事情,至于其他门派的人,也就在不经意见,会出现一会,随即消失。霍晓濬喜欢听这故事,他觉着自己就是听了这故事才见着了那个叫谢邦群的人。见着了就这一辈子都记住了,可惜的是,他之后再没有听过关于谢家的故事,自然也就没有在正大光明的见着这人。老先生拉着一把破琴,说话都已经开始含混不清,可只要一说故事,这嘴巴就灵光起来,让人听着觉着他的嘴,有魔力,根本就不可能离开。当然这茶钱还是要给,人也不能一直都在这里坐着。霍晓濬已经听了好几天的故事,这些事情有的真实,有些过于夸张,有些完全虚构。只是这故事里,没有他,他当然不好去纠正,只是低着有喝着茶说了一句:“编的好”。老头听了这话,盯着霍晓濬,半天没说话,随后又开始拉琴。

    “这位小哥,这可是真事”老头停下来时候说了这么一句。霍晓濬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他在想这么些年江湖上传的事情,有多少是这个情况。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信了这事情,他突然一笑,付了茶钱转身离开。这里不适合他了,这让他想起了在苏州城里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那书生还在不在说着这些故事。要是还在继续说,也不知道说书的本事长进没有。下面的听客会不会还在附和。或许当初自己就应该好好的听完这书,也不至于最终走到了这里。这里的茶有些苦涩,霍晓濬更觉着自己有些难过。

    霍晓濬站在码头,最终还是决定上船过河。毕竟这事情他已经没有了退路,不管为了谁,他都必须接受这人的挑战。码头上的人都在忙碌着,这些日子商路又重新打通了,魔宗的人也不再抢劫杀人,反倒是跟大家做起了生意。霍晓濬看着在码头上搬运货物的人,决定跟这些人一路前往魔宗。魔宗的人好像一下子变了性格,这倒是让霍晓濬觉着好奇。一个老头叼着烟杆站在对岸,他身后是长长的驼队。霍晓濬倒是喜欢跟这些人一道,毕竟他们做事情时候很磊落,没那么多算计。心里有什么都会很直接说出来,不高兴就是不高兴。当然在算账时候又是另外一副嘴脸。就算这样,也还是有事说事。“老人家,你这是去哪里呐”霍晓濬下了船问道。老头看了一眼这人,一看就是一个流浪的人,也不想答话,不过碍于场面说了一句:“圣城,圣教的地方呢”。老头本以为这人听了就不再问了,却不想这人又问了一句:“老人家贵姓啊,能否同路呢”。老头看着这人半天才回答:“这里的人都喊我杨伯”。

    “杨伯,你看小的能跟着你一起么。我想去魔城看看”霍晓濬这话一说,杨老头就笑了。自己还第一次受到这种待遇,一向都是自己跟别人低声下气的说话的。霍晓濬知道这人已经答应了,就跟着其他人去搬货了。杨老头倒是不怕这人有什么坏心思,毕竟在这一路上几乎是荒凉之地,那些马匪早就被圣教收拾了,也不可能再这路上搞事情。当然这人看样子也不是马匪,尤其是他腰间的玉佩就可以看出这人绝对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大概也就是为了好玩,才会想要去圣教看看。“唉,先生,你就跟着小石头,他比较细心”杨老头这时候很忙,也顾不得这么多。霍晓濬行礼跟着那小伙子一起朝前面走去。这些货物,其实不值钱,不过一旦到了西域,这些可都是宝贝。

    旁边驼队的老头子还在抽烟,他也不明白这人跟着自己在这沙漠里转悠啥。这地方要不是自己缺钱,自己根本就不想来,也就这人就这样从大河一直就跟着自己,已经走了快一个多月。老头最终忍不住问了这话:“先生是要去哪里啊”。霍晓濬抬头看着快要落山的太阳说了一句:“老人家还是快走吧”。老头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远处就是自己经常落脚的地方,这一带也就这里能够落脚,也只有这里没有危险。“先生,这,现在只能在前面的城里落脚了”老头可不能听这人的话,这时候继续赶路,那就是找死。霍晓濬见这老人坚持也不再说什么,毕竟有些事情自己说了也不见得会有人信,更何况这地方确实没有更好的地方可以去。

    老人的驼队进了城,找到了自己平时做的客店。跟店里的老板打了招呼,就让手下的人去卸货去了。这里其实是他们的最后一站,再往西边,那就是其他人的事情,跟他们就没有什么关系了。“杨老头,你这酒能给我喝一口么”霍晓濬见杨老头走过来说了这么一嘴。杨老头摇了摇头说道:“老头子的酒,从来救不给别人”。霍晓濬一笑,转身朝着远处点着火的地方走去。本想喝点酒,让自己能够下定决心,现在看来也就只能是自己清醒着去见这魔宗的人了。清醒着的人不容易做出冲动的事情,他知道,可是这一刻他却格外清醒。霍晓突然明白自己就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永远都在预防有些事情发生,因此自己很累。累了就想休息,累久了连休息都不想了,只想着快点结束这一切。

    莫俊快速冲出门去,他看见了霍晓濬。自己原本以为这人不会来了,现在看来自己担心是多余了。“霍门主不怎么守时”莫俊微微低头行礼。霍晓濬看了看这人,发现这人虚弱了不少。他笑着说道:“路不好走,自然花了点时间”。莫俊突然想笑,这人竟然跟自己说路不好走,这世上哪里有好走的路。要是路能好走,自己这群人会走到了这里就再走不动了。莫俊笑着说道:“大概也就你觉着这路不怎么好走,你这些人不觉着难”。霍晓濬想了一会后说道:“主要是不习惯,习惯看下雨,看下沙,有些困难”。莫俊可从来没有想过下沙的事情,毕竟这里的沙虽然多,却从来没有人想过用下沙来形容。霍晓濬这时候出现,大概是觉着自己现在这虚弱。

    霍晓濬突然一跃,朝着月亮方向飞奔过去。莫俊一看霍晓濬走了,也跟了上去,两人就这样你追我赶在这荒漠里狂奔。霍晓濬不想在城里决斗,毕竟一旦交手肯定会伤及无辜。莫俊倒不觉着这样的选择有什么问题,毕竟他等的就是这人,两人来一个了断,以后江湖自然就恢复了平静。至于自己的哥哥,他已经让人放了他,他自然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宗主。

    霍晓濬转身时候,手里已经握着长剑。月光照在剑上,泛起了一阵寒光。莫俊知道这人的剑法高超,却也还挥掌冲了过去。霍晓濬见这人过来,急忙后退,不过手里的兵器却也随即挥出。两人都在试探,也都知道自己不可能一招就打败眼前这人。很快两人周围就已经被无数道暗劲包围。这样的交手两人都已经有过一次,自然每一招都相当谨慎,很多招式都显得保守。要是第一次交手或许两人都还能够不顾一切出手。莫俊的章法凛冽,掌风所到之处,霍晓濬总觉着有一股高温袭来,如同地狱之火,不得不急忙避开。莫俊自然也只能避开霍晓濬的剑气,毕竟这剑气寒冷,如同站在雪山之巅。两人冷热相遇,自然一时难以决出胜负。莫俊觉着霍晓濬的功夫一般,甚至有些差劲,他本以为这人起码还能跟自己一战,现在看来这人也不过就是一个比其他人稍微强一些的普通人。江湖的传闻实在不可信,不过现在看来自己必须出手了,再僵持下去,对自己没有好处。

    莫俊的掌法突然变快,霍晓濬好几次差点被这掌风打中。莫俊每一次出手都仿佛留有后手,因此每一招力道都会欠缺一些,霍晓濬这才能够避开莫俊的攻击。霍晓濬知道自己的功夫还是差了这人一些,因此一直都在避让。霍晓濬突然发现莫俊的破绽,急忙抢攻过去,只是剑还没到,只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一只带着火光的手掌已经到了自己眼前。霍晓濬不得不急忙撤剑回防,莫俊却没有给霍晓濬机会,只见莫俊突然一跃,宁外一掌也朝着霍晓濬拍来,霍晓濬只觉着自己被一团热浪包围,看不清眼前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