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杀戮英雄 > 第二九二章 真是天助我也

第二九二章 真是天助我也

 热门推荐:
    向鱼白发觉黄关午所在的位置,乃是这豪华宅院的中庭重的厢房内,并没有居住在正常的*正房,或者是中庭中堂里,这是因为他毕竟待在边疆塞外三年了,而胡人作战因为与大夏朝对比实力低下,所以往往都以斩首战术为主,自然黄关午就习惯隐藏自己。

    以现在向鱼白要去往黄关午所在的厢房,得要攀过外墙,越过中庭,然后到达房门前才可进入。

    但是要是向鱼白真是这么走,那必然会被发现,所以向鱼白避过巡逻的亲兵们,在翻过高墙后,便顺着高墙来到了一处厢房的房角。

    不过那黄关午麾下亲兵师领兵也是一个有经验的军官,知道各处房角都是防御重点位置,所以都派有暗哨盯着,而向鱼白在高树上审视多时,早就注意到了这暗哨的位置,甚至了解到这暗哨是一个时辰一换岗。

    所以当向鱼白在等到这暗哨换完岗后,便跃的暗哨身后,捂住那暗哨的嘴,用墨刃这匕首抹了他的脖子,并且用匕首的手柄使劲击打他的太阳穴,让这暗哨毫无知觉的倒地,在昏迷中死去。

    解决了这个暗哨后,向鱼白便窜上了厢房的房顶,然后踏在屋顶上猫着身子轻如浮叶的走动着。

    不过向鱼白并不是一口气走过房顶,而是到达厢房的房顶中央的时候,身子便贴到了房顶上,因为他看到在这个角度上正好在这大院子中有亲兵们驻防和定时的四处查看,所以他身子贴着屋顶,慢慢滑动,使得院子中的亲兵们就算抬头观望,也根本看不出什么。

    就在向鱼白在厢房屋顶滑动到头,看到了中堂与厢房之间连接的墙壁拱门时,他发觉在这个位置,依旧有亲兵守卫。

    而这个拱门位置的亲兵,那庭院里的亲兵们一眼就能看到,所以向鱼白根本无法杀了他,只能是靠趁着院内的亲兵们和这守备的亲兵不注意的情况下,自己跃到中庭的房顶上。

    所以为了保证十成把握的成功,向鱼白则一直待在这房顶上观看院内的亲兵们和这守备的亲兵的情况,不过他也不敢看太长时间,因为自他击杀守备这厢房角落的亲兵后,只有一个时辰给他行动的时间,过了这个时间若是有人去接岗那厢房角落的士兵,必然会发现那士兵被他杀了,他就掩不住马脚,必将功败垂成。

    所以向鱼白必须要在有限的时间内越过这个拱门内墙,由厢房房顶到达中庭中堂房顶,然后再由中庭中堂房顶到黄关午所在厢房的房顶。

    向鱼白在高树上就看到了黄关午所在厢房四周更是重兵把守,而他行走的路线其实是防守最为薄弱的地方,因为他所走的路线是宅院外距离黄关午所在厢房最长的路线,这个路线正常来说不会是刺客首选,因为行进的太远,过程中也会遇到许多岗哨,路线也太复杂了。

    但是这个世界上恰恰像向鱼白这样的刺杀高手,却恰恰会选择这样一条最为繁琐的路线,去前进到黄关午所在之地。

    并且向鱼白还非常的有耐心,虽然他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去刺杀黄关午而不被发现,但是他依旧趴在这厢房与内墙接洽的位置,观察这守备的亲兵和院内亲兵们的情况,以图找到破局的关键所在。

    就在半个时辰过去后,向鱼白终于发现了一个漏洞,就是院内的亲兵们虽然巡逻和巡查四周,但是他们依旧会依靠墙壁休息,不会一直四处查看,而这内墙的守备亲兵也是一样,他除了定时在这内墙处来回进出巡视,也会做一些休息,而向鱼白发现这个情况后,立刻就打算付之行动。

    向鱼白此时的眼睛一直盯着院内的亲兵们,他发觉这些亲兵纷纷依靠墙壁短休一下后,便观望内墙处那个守备亲兵在干什么。

    不过,李正道却发现这内墙的守备亲兵并没有去来回进出查看,而是依旧坚守岗位,不由得暂时放弃了行动,而是依旧去观察院内亲兵们的动向,用余光瞄着那内墙守备亲兵的举动。

    突然,那内墙守备亲兵动了,向鱼白发现此时那院内中庭和*的亲兵们正好都在依墙休息,他立刻提息闭气,准备行动。

    但见那内墙守备亲兵一脚跨入内墙拱门内,向鱼白便立刻由厢房屋顶房檐穿了出去,跑在了这厢房与中庭中堂相连的墙壁上,然后轻点了几步就窜到了那中庭中堂屋顶之上。

    就在向鱼白跑过了内墙到了那中堂屋顶之上,然后潜伏而趴在屋顶之时,那内墙的守备亲兵才刚刚走出拱门,然后左右上下观察,发现没有任何风吹草动后,才继续走了几步再观察一番,然后便在后院一侧依墙休息。

    此时向鱼白并没有趴在内庭中堂屋顶待命,而是立刻如游鱼走蛇一样,趴着得由来的内庭中堂屋顶这侧往另一侧飞速而去,因为向鱼白明白内庭和*都有不少亲兵看守,现在正好他们都在小歇,如果他们有人抬头仔细一望,他就会露陷。

    因为这豪宅的内庭中堂屋顶乃是前后尖拱形状,并且上面铺有琉璃瓦反着月光,人在上面的话,只要是在自己视线内立刻就有人能够发现。

    所以向鱼白尽量以自己最快的、不发声响的速度,在内庭在堂屋顶伏行,并且所幸让他成功的到达内庭在堂屋顶的尽头,并且看到了这一处的内墙守备亲兵正好走进内墙拱门。

    “真是天助我也!”

    向鱼白心中激动,但是行动却不急不躁,所以他又是一纵身快速过去登上对面的厢房房顶,然后俯身下去,向鱼白这一番动作动如脱兔、行如流水、完美至极。

    而此刻,内院的亲兵们才开始进行例行的巡逻,后院的亲兵则依旧在休息,而向鱼白刚越过的内墙守备亲兵才刚走过拱门,开始四处查看。

    就这样,向鱼白有惊无险的来到了他的目标黄关午所在厢房的屋顶上,而他则向他目标所处的那处厢房房顶俯身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