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生死柱 > 第二百五十七章 乱世

第二百五十七章 乱世

 热门推荐:
    “你之前说的转世,又是指什么?”顾约问。

    “一听到这两个字,你们的第一反应肯定是不相信。其实,世界上确实存在过不少转世成功的例子。”老头儿高深莫测地捋着胡子,“其中就有汉元帝刘奭。”

    “汉元帝?没印象……”胡皓然想了半天,最后求助似的看向顾约。

    “汉元帝刘奭,汉宣帝刘询的儿子,也就是昭君出塞时期的那个皇帝。”顾约说。

    “哦,就是这个傻皇帝,把王昭君拱手让给了匈奴啊!”胡浩然一拍脑袋,恍然大悟。

    “可不就是个傻子吗,所以才会转世了那么多次,还对王昭君念念不忘!”

    “老头儿,你这话信息量很大啊!”顾约抱着胳膊,“你的意思是,这个刘奭,转世了很多次,还记得王昭君?”

    “不错,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老头儿歪了下脑袋,咧嘴一笑,随后问道,“听说过再生人通道吗?”

    顾约和胡皓然对视了一眼,均是老实地摇摇头。

    “再生人通道,是一个很神秘的区域。那个区域的人,有一定的可能性,生下来之后能够记起前世的记忆。”

    老头儿看着两人,“刘奭第一次的转世,就处于再生人通道的覆盖区域。因为对王昭君有着强烈的执念,他转世后很幸运的保留了前世的记忆。因此从记事起,他就想着要前往匈奴之地找王昭君。”

    “那时候王昭君还没死吗?”胡皓然瞪大了眼睛,忍不住问道。

    “刘奭是在昭君出塞不久后病逝的,他死后没多久就转世了。只不过就算拥有前世的记忆,他也必须从婴儿开始成长。”

    “怎么听上去跟小说中的穿越差不多?”胡皓然瞠目结舌。

    老头儿点点头,“穿越的时间点是往前推,是从现代穿到古代,说白了就是逆转世;同理,转世的时间点是向后移,所以你们也可以把转世当成是逆穿越。”

    “神逻辑啊!”胡皓然惊叹。

    老头儿翻了个白眼,“小娃娃别打岔,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转世之后,刘奭年纪还太小,等他能记事走路时,就传来呼韩邪单于去世的消息。哦,这个呼韩邪单于,就是王昭君的老公。”

    “王昭君曾向汉庭王朝上书求归,可惜的是,当时继位的汉成帝没同意,王昭君无奈只能遵守游牧民族的收继婚制,复嫁于呼韩邪单于的长子。”

    “当时刘奭气的差点想去杀了自己的亲儿子,可是有什么办法,他那个时候还是个小屁孩,什么都做不了。”

    “十三年之后,他终于长大了,此刻又传来复株累单于去世的消息。哦,复株累单于就是那个长子,也就是王昭君的第二任老公。刘奭大喜,精心准备了两年,想去迎回王昭君。万事俱备,出门之时,却听到王昭君病逝的噩耗。”

    “哎,阴差阳错,太可惜了。”胡皓然叹了口气。

    “是啊,有时候,错过一次,并不只是错过一世。刘奭和王昭君,足足错过了四十八次。”

    “四十八次?你的意思是这个刘奭,转世了四十八次?”饶是以顾约的性子,听到这儿也是震惊不已。

    “不错,而这次,是第四十九次。”

    “第四十九次!”胡皓然和顾约面面相觑。

    “四十九次还对王昭君念念不忘,他这是有多执着啊!”胡皓然已经震惊到麻木了。

    顾约想到的却不是这一点,“四十九这个数字,有点特别,是不是有什么意义?”

    老头儿很是意外地看着顾约,“小娃娃还真是敏锐,四十九这个数字,在佛法中是圆满的意思。如果在这第四十九次,刘奭都无法和王昭君在一起的话,之后无论他再转世多少次,都没有机会了。”

    “那么,这一次,是他最后一次的机会!”顾约沉吟了一会儿。虽然不知道这个刘奭到底在哪里,但这最后一次的机会,他一定会有所行动的。

    只是,越是深入,顾约发现这个事情就越是复杂,他甚至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在等待着他们。

    他以为终于揭开了事情的面纱,结果却出现了更多的疑云。

    “老头儿,即便这个刘奭想要复活王昭君,可其他三人呢?你不要告诉我,其他三人的真爱也都转世了?”

    顾约一边不相信老头儿的转世之说,一边却又开始瞎担心。如果夏萤真是西施的转世,开玩笑,那范蠡呢?

    顾约盯着自己的手,范蠡不可能是他,他压根就没什么前世的记忆。想到这,顾约头大地拍了拍脑门,真是见鬼,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其他三人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就算不是我,也会有另外的人来复活四大美女的。”

    “为什么?”胡皓然很是奇怪。

    “因为乱世将起啊。”老头儿突然瞥了顾约一眼,“乱世出英雄,有英雄,自然少不了美人相伴。”

    “乱世?老头儿,你是电视剧看多了么?脑袋坏掉了吧!”顾约抽了抽嘴角,越来越觉得这个老头儿不正常了,他居然傻乎乎地听着这个老头儿扯了半天的犊子。

    “你的脑袋才坏掉了!”老头儿气得吹胡子瞪眼,“我们不是经常会说一句话,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你们想过为什么会相似吗?”

    顾约想都没想就回道:“另一句话可以很好的来回答这个问题: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不是历史相似,而是因为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特性。”

    胡皓然看着两人,嘴角剧烈地抽搐了起来,这一老一少都是神经病吧,明明在谈论泥塑的问题,怎么扯到天下大势去了?

    “哼,小娃娃,老头儿我开始有点喜欢你这爱跟人唱反调的性子了。”老头儿挥挥手,让胡皓然停止按摩,“因为说服你这样的人,会比较有成就感。”

    老头儿的神色突然变得正经起来,笑眯眯的样子,看着倒像是个仙风道骨的修行者。“你既然不是普通人,就不要再用普通人的思维,去思考这个世界。”

    顾约微微一怔,总觉得老头儿这句话意有所指。

    “历史会出现惊人的相似,刚才有一点你至少说对了,因为人类。”老头儿目光灼灼地看着顾约,“因为人类的存在,才有历史的记载。”

    “我们再回到转世这一问题上,转世是相对于人类来讲的。并不是所有人都和刘奭一样,可以通过再生人通道,记住前世的事情。往往很多人转世过后,就会忘记前世的记忆,一切相当于又是从头开始。”

    “老神仙,照你的意思,我们或许就是某个人的转世?”胡皓然反应了过来,不可置信地问。

    “你这个小娃娃,脑子转的总是比他慢半拍。”老头儿唉声叹气地对着胡皓然摇了摇头,“一个人的前世和转世,如果没有出现特别情况,失去前世记忆的转世,就是在无意识地复制着前世的生活。”

    “我们现在把这个转世放大到历史的层面上,历史是由人来演绎的。你们回想一下,我们华洲拥有这么漫长的历史,有没有出现过特别相似的情况?”

    胡皓然直接看向了顾约,他就是个学渣,到现在为止,还背不出华洲史上的全部朝代。要让他来找相似之处,那简直就是蚂蚱腿上刮精肉,无从下手啊。

    顾约张了张嘴,却不想说话。老头儿看着他的表情,呵呵笑了起来,“你个小娃娃,是不是已经想到了?”

    “真的有啊!”胡皓然瞪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他。

    “我能想到最相似的,应该就是‘陈桥兵变’。”顾约脸上的表情有些耐人寻味,“当时周恭帝柴宗训只有七岁,小符太后二十岁,赵匡胤发动兵变,黄袍加身,胁迫七岁的周恭帝禅位。”

    “三百多年后,蒙古兵临临安,宋使请和,不得已,也是七岁的宋恭帝与全太后奉表降元。两位小皇帝同是孤儿寡母,同是七岁,谥号均为恭帝。”

    “哎,你这个是史实,在史书上都是有记载的。”老头儿神秘一笑,“历史是现在的过去,现在是历史的翻版。换句话说,当今时代就是历史某个时期的转世!”

    老头儿此话一出,不止是顾约两人,墙外的云见也是浑身一震。这种说法,他们可都是第一次听说。

    “这……可能吗?”胡皓然已经彻底傻眼了。

    “要不,怎么会有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这类话语的存在。”老头儿很满意两人脸上的表情。

    “太牵强了!”顾约摇摇头。

    “小娃娃还嘴硬,刚才你那震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老头儿呵呵笑着,朝着顾约晃了晃指头。

    “老神仙,虽然我书读的少,可你也不能这么忽悠我吧!”胡皓然摸着脑袋,实在是无法接受这一说法。

    “怎么变成我在忽悠你们了!”老头儿急得跳了起来,“你们想啊,一个人转世,在无意识地复制他前世的生活经历。那两个人呢,三个人呢?”

    老头儿伸出几根手指,“当人数增多时,把这些人累加起来,就变成多个人在重复他们前世的生活经历。如果这些人,前世都是有交集的,这是不是就变成他们这个圈子的,在重复那一段历史?”

    “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太小了吧!按照你的意思,这些互有交集的人,需要一起死亡,一起转世。”顾约反驳道。

    “可能性确实很小,不过也不一定非要一起死亡,一起转世。只需要在某一次的转世中,出现碰撞就行。”老头儿看着顾约,“而且我们华洲的历史那么漫长,你怎么知道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歪理,我不认同!”顾约焦躁地抓了抓头发,“什么狗屁乱世,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小娃娃,你还没意识到吗,我口中的乱世,其实已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