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终极美女保镖 > 第211章 北宫如意和雪琪

第211章 北宫如意和雪琪

 热门推荐:
    “姑妈,为何要留他一条命?他杀了我们上官家族不少人。”

    北宫云天站在塔楼上,脸色阴沉如水,对着桃花林方向高声问道。

    “你对我的决定不满吗?”桃花林内,北宫燕语气清冷的说道。

    “侄儿不敢,可是侄儿恨这小子入骨,不杀他难消心头之恨。”北宫云天低了低头,语气深沉的说道。

    “你是一家之主,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此事到此结束吧,你可以来桃花林见我。”北宫燕语气变得凌厉,轻哼了一声:“我对你很失望。”

    北宫云天身躯一震,低下头颅,紧握的拳头缓缓松开,脸色冷漠的对着曲朝阳点点头,身形黯然的转身离去。

    曲朝阳急忙再次发出一支讯号箭,这一次是蓝色光华,看到讯号箭之后,北宫义等人神色复杂的看了几眼杨天,带着死伤之人迅速撤离了人工湖畔。

    黑衣也深深看了眼杨天,眼神精芒闪烁点头道:“我会等你康复与你一战。”

    “你不是我的对手,最好别再次对我出刀,否则我会忍不住杀人。”

    杨天撇了撇嘴,不再理会脸色僵硬的黑衣,步履蹒跚的一步步走进桃花林,每走一步,都会牵扯他身上的伤口,让他暗暗皱眉。

    先前凭借着一股不屈的意志,让他一直坚持着突破重围,可也消耗尽了杨天的真气,此时全身虚弱,身上的伤势也难以治愈,越来越感觉到疲惫。

    眼看着只有三百多米远的红墙碧瓦小院,杨天却已经举步维艰,脑门上豆大的汗珠子滚落,俊朗苍白无血,每走出一步,都要停下来歇一歇。

    哪怕虚弱的让他想随时倒下好好睡一觉,身上的伤口疼痛的让他麻木,可杨天依旧紧咬着牙关,眼神中闪现着灼热精芒,就要见到如意了,他恨不得插上双翅飞过去。

    而此时在院子里的一栋小洋楼内,一名身穿青衣的绝美妇人斜靠在一张躺椅上,手中捏着一窜葡萄,葱白玉指剥去表皮,将鲜嫩的果肉塞进怀里一个四岁左右的小女娃粉嫩小嘴里。

    饶是岁月无情在她眼角留下了痕迹,隐隐有皱纹呈现,就连一头秀发也多出几缕银丝,可依旧难以掩饰她的绝代风华。

    在她怀里的小女娃粉雕玉琢,黑亮的短发,圆乎乎的小脸,粉白细腻的脸蛋可爱而漂亮。

    那一双黑亮清澈的眼睛,仿佛这世上最美的黑宝石。

    而小女孩两条小胳膊还环绕着绝美妇人的脖子,眼睛里闪现着濡慕之情,发出银铃般的欢笑,每吃一颗葡萄,都会撅起水润润的小嘴亲一口绝美妇人的脸颊。

    虽然有口水残留在绝美妇人的脸上,可依旧让绝美妇人满脸开心,心情愉悦的剥着葡萄皮。

    在这一老一少身边,还有一位穿着白色长裙的美丽女子,三千青丝,绝世容颜,若是换上古装,绝对是一位冰清玉洁,绝丽倾城的仙子。

    女子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岁,柳眉犹如弯月,肤色犹如凝滞白玉,精致无暇的脸庞仿佛画中人儿,除了气质和神态之外,和北宫如玉一模一样。

    只是北宫如玉冷傲,甚至有些倨傲,身上也多了一份凡尘世俗的烟火气息。

    可眼前女子,却是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柔和而雅致,一双美目中流露着焦虑和不安,甚至有些紧张和彷徨。

    看着一老一少天伦之乐,她却是一脸苦涩,轻柔的说道:“姑奶奶,让我出去吧。”

    “心疼了?看你那没出息的样,你忘了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怀胎十月受了多少苦难,一把屎一把尿养大了小雪琪,受尽家族之人的冷漠和无情,被关在这小院里像是坐牢一般,你容易吗?”

    绝美妇人正是北宫燕,翻了翻白眼不满的轻哼道:“只是让他吃点苦头,受点罪罢了,又不是要他的命,相比他对你造成的伤害,这又算的了什么?”

    “要不是看在我家小宝贝雪琪的面子上,我都想亲自打断他三条腿,让他知道自己造了什么孽。”

    北宫如意苦笑连连,却也娇颜微红,轻啐道:“姑奶奶,雪琪还在呢。”

    “婆婆,人有两条腿,动物有四条腿,三条腿是什么东西?”小雪琪眨巴着好奇的眼珠子,甜腻腻的问道。

    北宫燕也有些不自在,当着小孩子的面看来不能乱说话,却也抿嘴笑道:“那不是东西,是个坏人,”

    “哦,坏人是怪物吗?三条腿怎么走路呢?”小雪琪很好奇,她在动画片里,和图画书里,也没看到过三条腿的怪物,更想知道那走路的样子。

    “咳咳……这个问题嘛,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北宫燕终于招架不住了,咳嗽了一声,尴尬的解释了一句,不然会被这小丫头问个没完。

    北宫如意也哭笑不得,不时抬眼透过玻璃望向外面,心中更是焦虑而忧心,她早就想出去见见那个深埋在心中的男人,可是姑奶奶就是不让她出去。

    就连先前杨天和北宫家族的人打斗,北宫如意也心急如焚,担心杨天出事,可姑奶奶坐在这里监视她,她没办法跑出去。

    “从桃林外来这里用不了几分钟,这都半小时过去了,他还没出现,显然伤的很重。”北宫如意已经焦急的眼泪汪汪,每过去一分一秒,对她都是一种煎熬

    杨天迟迟没有出现在院子里,北宫如意都快心急的哭了。

    “你这丫头,一母同胞,双生姐妹,怎么就一点不像如玉那丫头,你的心太软弱了,不让他吃点苦头,怎么会知道自己罪孽深重?”

    北宫燕哼了一声,不耐的说道:“虽然这小子各方面都不错,但命犯桃花,身边已经有不少女人了,你想以后都没有地位吗?”

    北宫如意被训斥的低下头,红着脸唯唯诺诺,这些年若非姑奶奶照顾,她可能早被家族赶出去了,对于北宫燕,她打心眼里尊敬,不想让她失望。

    “放心吧,那小子命大着呢,皮糙肉厚吃点苦死不了。”北宫燕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恼恨模样,捏了捏小雪琪粉嘟嘟的脸蛋说道:“小雪琪,你长大后可不要像你妈妈一样,太善良会吃亏的。”

    “妈妈很好啊,很漂亮,很疼宝宝,我最喜欢妈妈。”小雪琪忽闪着黑亮的大眼睛,对着北宫如意甜甜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呃。那你不喜欢婆婆?”北宫燕一脸伤心的问道。

    “我也喜欢婆婆啊,我最最喜欢婆婆了。”小雪琪咯咯笑道。

    “呵呵,这才像话,不然白疼你了。”

    北宫燕心满意足,溺爱的再次捏了捏小丫头脸蛋,她都一百三十多岁了,这辈子无儿无女,到老了反而很喜欢小孩子,小雪琪又聪明可爱,让她喜欢的不得了。

    平日里北宫如意带雪琪玩耍的时间还不如她多,这些年北宫如意虽然被幽静在这院子里,但这里也成了北宫燕长久逗留的地方。

    她还时不时带着母女俩出去玩玩,带着小雪琪四处游山玩水,并且手把手教导雪琪读书认字,现在都已经开始教导孩子学习武功心法了。

    此时外面传来一阵嘎吱声,小院那沉重的木门被人推开,紧接着便传来扑通一声,惊得北宫如意抬眼望去,就从窗户波流看到一个满身血迹的人倒在了木门前。

    北宫如意这时候也顾不上其他了,脚下如风一溜烟就冲出了小洋楼,几个跃身就到了杨天面前。

    杨天已经彻底昏迷了,他耗尽了所有体力,忍受着身上伤口的剧痛,也流了不少血,终于让他一步步走到小院门前。

    可是在推开木门后,他眼前一黑,整个人虚脱的倒了下去,哪怕他心里不愿意,也抵挡不住那晕眩之感,昏死了过去。

    “杨天……”北宫如意急的眼泪瞬间流淌,弯腰蹲在杨天身边,根本不管杨天身上的血迹斑斑,颤抖着娇躯,将杨天抱起,她洁白的长裙都被立刻染红了。

    看着眼前苍白无血,刀削般俊朗的面孔,北宫如意心如刀绞,一滴滴清泪潸然落下,滴落在杨天的脸上。

    北宫如意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哪怕过去了五年,她依旧忘不了这个男人。

    心中所有的伤心难过甚至幽怨和思念,都在这一刻化作云烟,看到杨天伤的如此重,她心疼的六神无主。

    “还不把他带进来,这小子失血过多了,需要休养。”

    北宫燕抱着小雪琪不知何时站到了小洋楼门前,悠悠的叹息了一声,声音清冷的说道。

    北宫如意这才回过神来,抱起杨天快步冲到小洋楼前,直接进了自己的卧室。

    “雪琪,你留在院子自己玩,婆婆和妈妈有事情做。”北宫燕摇了摇头,放下小雪琪,温和的叮嘱道。

    “嗯,雪琪会很乖,一定不乱跑。”小雪琪虽然很好奇,妈妈为什么会抱着一个很吓人的叔叔跑进家,可她也很懂事,大人有事要做,她就不饶妈妈和婆婆。

    “真乖。”北宫燕愉悦的笑了笑,扭头也走进了楼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