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山海禹皇记 > 第四百五十二章 身败名裂

第四百五十二章 身败名裂

 热门推荐:
    姒文命嘱咐众人结队收拾残局,自己则直奔侯冈纹的居所,可惜,才几天的功夫,老师的尸身居然消失不见了,现场只余部分残肢破布,也区分不出是何人所有。

    葛天无妄黯然说道:“几日未归,想来侯前辈的尸身已经被妖兽拖走吃掉了吧!”

    姒文命在帐篷里找到了一些侯冈纹留下的遗物,在五老峰一处风景秀丽风水不错的地方为其建了处衣冠冢,将老师下葬,缅怀半日,并立誓要为老师报仇。

    按说侯冈纹那样的精神力修为,不应该如此诡异死亡,众人都心怀悲痛,葛天无妄等人更觉得这件事虽然不是姒文命所为,也一定与他有关,否则为何现场遗留了他的佩剑呢?

    姒文命一路救援,几次施展妙计与大妖周旋,最终将所有人类解救出来,让大家都对他感觉印象极好,尤其是他还是论道大会冠军,文采非凡,可是涉及到侯冈纹之死,这件事在文化界不亚于天塌地陷,所以没有人能够忽视这个问题,暂时只能存疑。葛天无妄将帐篷里带血的长剑收在身边,看着忙碌的姒文命,他虽然不相信侯冈纹是被这名少年所杀,可是所有证据都指向于他,此事还要探根寻源。

    众人将五老峰残局收拾好,将死在此地的人全部收敛,休整一夜之后,姒文命带着众人继续上路,沿途又遇到了不少躲藏在暗中的学宫子弟。这些人趁夜色大乱望风逃跑,可是却没有奔袭千里的能力,因此流落野外,这些时日东躲西藏,历尽千辛万苦,更被妖兽捕食了不少,才知道生存大不容易。

    此时,见到姒文命的大部队,宛如见到了亲人一样,感激的涕泪交零,在姒文命的搜寻之下,队伍再次慢慢壮大到了数百人。

    没有妖虫协助,金蚕童子也无法携带这么多人一同赶路,姒文命只好将众人组织到一起,有人负责开路,有人负责救护伤员,有人负责捕猎求生,慢慢的向人族聚集点跋涉,沿途搜集救护先前逃生的人类。

    金蚕童子作为此地之主,当然也要戴罪立功,可姒文命又不能让它暴露在外,毕竟它才是罪魁祸首,于是暗中安排它周旋于人群之外,凭借来去自如的神通收拢野外残余的学宫弟子。

    金蚕童子果然给力,不几日的功夫,在它的撒网式搜查之下,众人竟然又追上了阴康祝巳和朱襄承祺等人,这两个人当日里为了支撑精神护罩不破碎,全力投入精神力以至于护罩破碎的时候受到反噬,这几日风餐露宿,得不到治疗和休息,病情益发严重了,大有濒死的危险。

    看到金蚕童子的出现,众人更是惊慌,以为这妖怪终于追了上来,阴康祝巳和朱襄承祺甚至嘱咐弟子们抛下自己,各自分头逃命去,好在姒文命唯恐金蚕竟然学宫弟子,只是让其查找人员,汇报位置,自己亲自出面去营救,这才避免了更多麻烦。

    看到姒文命当面,众人一片感激,再次聚集了近二百人,扎营修整,可惜那些仆从保镖之流依仗武力精深,居然抛弃了学宫弟子,各自逃命去了,险些害死这些天之骄子。

    姒文命尽心竭力将自己收藏的治伤良药分给二老弥补精神亏空,助其恢复,参王炼制的药丸果然有奇效,阴康祝巳和朱襄承祺吞服药丸,休息了几个时辰就恢复了不少,看起来也没有那般虚弱了。

    当天晚上,葛天无妄与另外二老私下相会,不知聊了什么,事后不久,营地里就有了不少传闻,一说姒文命与妖族勾结,谋害恩师侯冈纹;一说姒文命本来就是妖族的奸细,此番救了大家只是为了找到人类聚集点!还有人说那妖怪此刻就追随在大家身后,时刻等待着再次将人类一网打尽!

    这些流言说的有鼻子有眼儿,听起来格外真实,更有不少学宫亲传弟子作证,曾经看到了姒文命弑师的宝剑,经过确定,确实是他的佩剑!于是很多人都对姒文命有了不同的印象,原本感激的笑脸,渐渐变成了疑惑的面孔。

    姒文命每日忙于捕猎救人,收集荒野之中四散逃窜的学宫弟子,忙碌之中居然没有发现这些异常情况,倒是巫支祁发现了学宫弟子们私下里的交头接耳,悄悄的在心里计算,如何将这件事发酵,并且借之得利。

    他早就厌烦这种救护人类的勾当,就好似当初此后那只白猿一样,作为淮河一霸,水中王者,他何时做过这等低三下四的勾当,以前还有侯冈纹压制,如今他将侯冈纹杀了,内心的魔念更加强盛半筹,心心念念都想拐了姒文命离开,去龙岛探险。

    在巫支祁的推波助澜之下,姒文命弑师事件继续发酵,几乎营地之中的所有人,包括学宫弟子和想要拜入学宫的大荒游子纷纷对姒文命的救助目的表示怀疑,有些人在被救的过程中看到过金蚕童子的出现,更加让姒文命百口难辩。

    他与三老沟通交涉,将金蚕童子已经被自己收服之事坦诚相告,可惜,金蚕童子本来就是此次事件的罪魁祸首,三老无法原谅金蚕童子,更因为它的存在,让姒文命走向了学宫的对立面,甚至苏晨阳等人当场质问姒文命,是不是勾结了妖族,杀害了自己的恩师,搅乱此次论道大会,居心叵测。

    姒文命内心无比委屈,更让他难过的是老师侯冈纹死于他的剑下,而能够拿到他的佩剑的人只有自己的朋友……

    夜里,巫支祁闯入姒文命的帐篷,这几日他暗中推波助澜,明里却依旧在做假好人,维护姒文命的形象,可今天面对学宫真传弟子苏晨阳的质疑,姒文命明显有些郁闷。

    巫支祁低声说道:“文命,这些学宫弟子忘恩负义,我们何必在带上这些累赘?既然老师因意外而死,我们不如就此离开,也省的被他们拖住了脚步!”

    狐心月曾经私下告诉姒文命,丢失宝剑一事,巫支祁有很大嫌疑。此刻巫支祁忽而出来建议分道扬镳,让姒文命心中缭绕不去的疑惑益发分明,他压抑住自己的疑问,故作配合的开口说道:“嗯,这些天我们寻找到的幸存者足有近百位,经过培训,他们的野外生存能力大增,寻常野兽无法伤害到这么多人,也许我们是到了应该离开的时候了!不过,离开了这里,我们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