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山海禹皇记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忽传噩耗

第三百六十五章 忽传噩耗

 热门推荐:
    地穴深远,来时便用了一个时辰,姒文命背着姒咒,唯恐颠簸让他难过,于是刻意放缓了脚步,因此两个时辰才赶回洞口,正要出洞,忽然听到有人嘻嘻冷笑:“姒文命?这里是氏族禁地,你怎么来了?咦?还背着个残疾,呵呵,难道也是来修炼突破的吗?”

    洞外的光芒强烈,姒文命看不清来人,于是迈步走出洞穴,这才凝视对方,发现来人竟然是姒琨,他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地穴闭关修炼,实力也有很大长进。只是姒文命前来支援姒道的事情他清楚,可却不知道姒文命深入渊下世界,流浪了半年之久。

    看着姒文命,姒琨心中一阵不爽,不过,想一想那个消息,他又有些松快,于是微笑着说:“姒文命,你这个废物,巫血返祖的机会白白浪费掉了,还敢奢望进地穴提升实力?不怕变成暴虐野兽吗?”

    姒文命再见姒琨这幅脸孔,依旧那么讨厌,反而觉得自己是真的回到了氏族之中,他呵呵笑道:“怎么,琨少爷皮痒了??还想来于我比试比试?”

    “比试?姒文命,知道我为何在这里吗?正是为了抓你回去!你老爹因为治水失利已经被舜帝囚禁起来了,一众治水人员也都有定罪,你那几个哥哥……呵呵呵呵!总之,你爹要完,所以,你的好日子到头了!”姒琨冷笑着挥了挥手,早已埋伏在四周的数十先天高手一起围了上来。

    这些人都是姒琨培养的嫡系队伍,其中就有两名负责巡守维护秩序,见到姒文命进入地穴,紧急联络了姒琨。

    鲧伯出事的消息已经传回来了数十日之久,据说年来暴雨,各地水患不绝,黄河决口,淮水逆流,百姓流离失所,死伤惨重,舜帝因此暴怒,以不作为之由将鲧囚禁在羽山,不日就要将其处死,就连其他治水的骨干力量也都有责罚。

    姒道得知这个消息,正在派人联络,了解虚实,倒是姒琨听说此事,自觉父亲扶正的机会到了,说不得自己就会成为下一任族长,于是,为了斩草除根,这才刻意寻找姒文命的踪迹,想要将他一并解决。

    “老爹真的出事儿了?”姒文命心中一惊,虽然和老爹聚少离多,可是对于他的感情一直未变,老爹为了大荒百族,外出治水数十载,一年到头连家都顾不上回,如此辛苦为民,没想到还是被舜帝处罚了?这件事也许还有自己不了解的内情!上次见过父亲,一切安好,这才多久?怎么可能发生这么大的逆转?

    在回来的路上,姒文命曾经听路人说起过此事,当时以为只是流言,都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可如今,同样的话语出自姒琨之口,姒文命禁不住有些相信。

    姒咒听闻此事,大惊失色,扬起头来开口说道:“什么?族长出事了?什么时间发生的事情?”

    姒琨这才发现,姒文命背后的残废是姒咒,姒咒乃是大巫祭姒道的左膀右臂,说不定就是氏族之中的下一代巫祭,对他,姒琨不敢小觑,于是笑着说道:“三哥,这消息传回来也有数月之久了!”

    听闻此事已有数月之久,姒文命心中渐渐激动,调侃姒琨的情绪消弭一空,目光如雪般看向姒琨,大声问道:“我爹实力强横,岂是寻常人等能够拘禁起来的!你少造谣生事!”

    姒文命知道姒琨狡诈,与自己素有仇怨,真要打听此事,他未必会倾心详谈,不如换一种说法,让其夸夸其谈,顺便观察姒琨那些随从的脸色,判断此事真假。

    姒咒也开口说道:“这事儿不会是谣传吧!以往也有逆贼乱匪诅咒族长……”

    姒琨却也不蠢,他面色一冷,并不解释缘由,却说道:“你们两个爱信不信,其实信与不信木已成舟,我看你小子还是束手就擒吧!舜帝说了水患难治究其原因乃是治水方向有误,所以这一次只惩首恶,除了鲧和你的几位兄长被囚禁之外,其余人等责罚都很轻微,我劝你不要反抗,我也不会伤你性命,说不定舜帝仁慈,能放过你们一家呢!”

    姒咒唯恐姒文命情绪失控,抱住他的脖颈,在他耳边说道:“此事事关重大,不可盲目相信与他!”

    姒文命虽然焦急,可是脑子越发清醒,他心中暗道,“姒琨居然也变得有脑子了,居然不肯泄露细节,不过老爹出事儿,消息传回来数月,族内首领肯定知道真伪。这事事关夏后氏族发展安危,必须要了解清楚,最好找个亲近的人去确定一番。”

    如今,与自己关系最好,自己最为相信的人就是大巫祭,可是姒文命心中又有疑惑,老爹出事,这么大的一件事,如果大巫祭姒道知晓,为何不告诉自己呢?他刻意隐瞒,又是为了什么呢?

    想到这里,姒文命反而不再忧虑,姒琨说得好,真的出事也是木已成舟,无法弥补,自己只需要向姒道开口询问就能知道真相。

    想到这里,姒文命迈步就闯,急于回到临水村去见姒道。

    姒琨伸手拦截道:“姒文命,你眼瞎了,我这边可是有三十六人,就算你是先天高手,难道还能打得过我们这么多人?何况我这些手下有阵法相助,如果你敢乱闯,按照舜帝命令,可以当场击杀,你真的不顾惜生命吗?”

    姒文命呵呵冷笑道:“姒琨,你就只会弄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这一点你永远比不过你哥哥,他总算知道自己的深浅,不会轻易跳出来让人捉到把柄!你想试试我的手段,何必拉这么多人撑胆,你自己上来试试不就好了?”

    姒琨早就被姒文命教训的有了心理阴影,如何敢和他捉对厮杀?因此向后退去几步,指挥手下人围拢一起,怒道:“你乃是逃犯一流,我何必与你一般见识,你既然要闯关,那好!就来试试我这腾蛇阵法的厉害!”

    姒文命从来没有见识过阵法,可是眼看着姒琨离去,他的手下围拢过来,这些人气机相连,步伐进退配合默契,呼吸之间颇有韵律,尤其是他们的位置前后错落有致,却是颇为神异。

    姒文命唯恐战斗将起误伤了姒咒,于是猫下腰想要将姒咒放到一旁。

    姒咒忽然开口说道:“文命,阵法一起,这些人的实力就会翻倍提升,以你的力量恐怕也得被死死缠住!”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