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山海禹皇记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衔尾追杀

第二百三十八章 衔尾追杀

 热门推荐:
    姒魁急匆匆的脱身而去,只留下姒文命与姒熊大眼瞪小眼儿。

    姒文命叹息一声:“他这就走了?我们还没商量妥当如何禀告此事,向谁禀告此事!万一族老之中还有与姒襄勾结一起的,那可如何是好?”

    姒熊笑嘻嘻的说道:“文命,你这鹰熊合演的招式又多了不少,能不能传授给我?”

    姒文命捂着脑门痛苦的说道:“大熊,现在不是关心这个事情的时候,早晚我把这套拳法全都传授给你好了吧!?”

    姒熊点了点头,乖巧的说道:“那我们现在去吃烤肉吧!我饿了!”

    这个武痴,除了练武就是吃,不愧武痴之名,姒文命认命的说道:“也罢,我也有些饿了!希望魁叔早去早回,一路平安。”

    猎队众人在此处匆忙大吃一顿,姒文命就以妖兽未竟,需要提高警惕为由,带领众人重回岩垭村戒备去了,他甚至没有忘记为代替自己放哨的猎头带了一条烤熟的狼腿,让猎头对他感激不已,暴雨连天,已经好久没有吃过现烤的兽肉了,何况还是先天妖兽。

    姒文命躲在哨岗洞穴之中,看着外面阴沉沉的天空,了无兴致,于是将这一日杀狼比武之事重新反省一遍,尤其是特别总结了一下自己灵机一动,创造性发挥出来的几招拳法,虽然当时来看,效果不错,可此刻再次回忆,不过儿戏一般。

    就以自己与雀流萤的比武来说,处处受到压制,力量再大招式再多,可是打不到人家,相当于没用,倒是雀流萤只学了一招刺击,却将这一招炼的出类拔萃,几近于极限,一招所致,杀伤力惊人,如果不是最后,自己施展出振翼飞掠术出乎意料的近身而战,让他心慌意乱,还不知道如何才能取胜呢!

    姒文命猛然了悟到一个道理,那就是会的越多,越芜杂,成就也越渺茫,会一千招不如精通一招。

    想到这里,他忽然对雀流萤的定光剑法兴趣大增,想到姒襄得到剑法也在不久之前,说不定就是雀流萤带来的,他随手掏出了姒襄输给自己的那一张兽皮,展开来看,那上面果然记录着定光剑法的练法,倒是为他在回忆中重新回溯雀流萤剑法提供了资料支持。

    此刻,姒文命对于雀流萤的剑法依旧印象深刻,一招一式如在眼前,点点银光透人心弦,他展开兽皮,对照剑法一一钻研,发现了雀流萤的剑法其实十分简单,从瞬间刺出一剑到瞬间刺出二十三剑。

    只有传授给雀飞仙的那一招,为了哄女孩儿开心,编造出了一个流星雨的称呼之外,其实,每一招每一式都只有一个称呼,剑一到剑二十三,只有使用的不同罢了,并没有更复杂的变化,他用剑的变化全在对敌之间。

    他这套剑法的宗旨就是敌不动我不动,敌欲动我先动,兼之以刺击萤火虫练剑,才被人美誉为定光剑,可对他而言,什么定不定光都是次要的,这套剑法只有刺一招而已。

    真可谓是一招鲜吃遍天,姒文命对于雀流萤的练剑心得更有兴趣,至于剑分身,不过是杀人屠妖的小术而已,连剑法都称不上。

    这套剑法练习的诀窍看起来也很简单,那就是抖,剑是软剑,想要在一瞬间快速的刺出无数招,依靠的不是手臂、肩膀的收缩力量,而是依靠手腕的抖劲儿,一抖之下能够挽出十数个剑花,每一个剑花都能准确的击中不规律运动的目标,才算是剑法小成。

    看到这般功底,姒文命喟然长叹,抖出剑花来谁都能够做到,可是一瞬间数十个剑花各个剑花都能刺中萤火虫,这里面的功夫就太过艰难了。

    他兴趣所致,又取出了雀流萤死后遗留在比武场中的那柄奇怪刺剑,此刻脱剑出鞘,剑身上有三个古朴的篆字,姒文命恰好认识,名作流萤剑。

    他将流萤剑拿在手中细细端详,才发现这柄剑确实与众不同,剑体为三棱形状,刺入人体就是一个三角窟窿,绝难愈合,可剑身细小,完全牺牲了劈斩的功效,极大突出了刺的功效。

    姒文命抄起剑柄,抖手一挥,剑身摆动不已,发出“嗡”的一声长鸣。

    姒文命正在体会这柄剑的妙处,尝试着修炼一下定光剑法,可陡然间听到有人在洞外说道:“这狗贼,不许动我哥哥的宝剑!”

    姒文命一愣,这个妞儿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他提着宝剑走出洞外,眺目一望,果然发现密林之中的小路上走来了两个蒙面剑士,其中一个就是比武偷袭自己的姑娘,另一个则是救下他的那个人。

    姒襄当然不甘心将自己的宝物白白送人,可是比武结束又不能当场反悔,索性大方的送与姒文命,如今又派人来拿,姒文命自己保存不当,丢失了总怪不得别人!

    抢夺赌注一人足矣,可是雀飞仙为报杀兄之仇,死乞白赖的非要跟随而来,雀五无奈,也只好由她。

    看到这两个人前来,姒文命心中神思电转,大致了悟他们的目的,可表面上却十分礼貌的开口问道:“二位深夜来此所为何事?难道是要谢过我的不杀之恩吗?”

    雀飞仙看到姒文命手中果然拿着哥哥的遗物,顿时忘记出发前答应过高手自己只在一旁瞭阵,绝不出手添乱的要求。

    她拔剑飞身扑向姒文命,口中骂道:“狗贼,你果然在玷污我哥哥的遗物,你给我纳命来!”

    雀五心急道:“丫头,你怎么又抢着出手?还不快回来?”

    雀飞仙怒火攻心,哪里肯听从指令,她一剑怒击,瞬间抖出十九点寒星,笼罩住姒文命上半身无数要害,这一招在暴怒之中已经突破极限,以往的她最高也只有十八点寒星而已。

    姒文命守住洞口,也不惧有人从身后偷袭,他握住流萤剑手腕一抖,竟然也抖出了十余个剑花,寒星飞溅挡住了雀飞仙的凛冽一击,虽然漏掉了数剑,可他有厚皮、龟甲在身,倒也不惧这个小丫头的花招。

    没错,就是花招,虽然刺剑抖出来的寒星不少,可威力却差了太多,比起雀流莺气势压迫,元力成罡的剑法,这个小姑娘也只能算是花招而已。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