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山海禹皇记 > 第七十四章 水势见闻

第七十四章 水势见闻

 热门推荐:
    姒文命起身扶着巫支祁到树丛之中方便,姒魁一边远远监视,一边低声说道:“姒杰,这小子确实来历可疑,可文命心思纯善,不知江湖险恶,既然将人救了下来,必然要一路同行,找个合适的地方安置,这段路途咱们两个可不能放松警惕,”

    姒杰点了点头说道:“文命远修历练乃是大事,我计算了一下,再有三五天的路程就能抵达陶丘,到时候把他送到那里安置就好!至于其他,如果能够让文命见识一下江湖,也是好事儿!”

    两个人私下议定了对巫支祁的处理方策,便停住了议论,免得被人误做小人。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姒文命带着巫支祁归来,他方便完毕,排出体内淤血,脸色好看了许多,肺腑之中大战后的伤口在妖元催动之下纷纷愈合,人也精神了不少。

    姒魁早已煮好了肉糜,各自分润了一碗,简单就餐,

    巫支祁喝罢了自己那一份,对着姒文命说道:“小兄弟,你要去陶丘寻找豢龙氏修弓?如果我没有猜错,一定是去求龙筋的吧!”

    姒文命诧异地道:“巫支祁大哥果然见多识广,我只说了一句要修弓,你就知道去求龙筋做弓弦的?!”

    巫支祁摆摆手说道:“这可算不得见多识广,天下有四柄神弓,分别为伏羲破天弓,后羿射日弓,少昊堰月弓,夏后镇山弓,其中三把弓弦都是出自豢龙氏,你们自称是夏后氏部族,又说要修弓,自然是镇山弓损坏需要维修,总不可能到豢龙氏不求弓弦却要品尝龙血龙肉?”

    姒文命说道:“如果有缘,也不妨尝试一番!”

    巫支祁乜视了姒杰姒魁一眼,开口说道:“本来以小兄弟的为人,去求弓弦还有三分可能,不过带上这两位兄弟,恐怕连半分把握都没有了!”

    姒文命惊异道:“这两位乃是我族中叔父,专门陪我远修而来,为何带着他们二人求取弓弦就半分把握都没有呢?”

    巫支祁看到姒文命上套,撇撇嘴说道:“豢龙氏董父是何等身份?他乃是舜帝臣子,为舜帝养龙于陶丘,这天下谁不知道夏后氏部族的鲧乃是舜帝心腹大患,他岂肯为了帮夏后修弓而恼了舜帝?”

    姒文命摇头说道:“巫支祁大哥的这个道理似乎说不通,鲧乃是舜帝手下臣子,董父也是舜帝臣民,难道不应该互相帮忙吗?而且,董父有那么多龙,我只是求取一条龙筋而已,我倒觉得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巫支祁没想到这少年满腔热忱不惧艰险,浑身都是正能量,忍不住对其高看了一眼,说道:“救命之恩不可不报,既然小兄弟想要求弓弦,我在陶丘也有交好的朋友,不如陪你走上一趟!万一不行,还有补救之策!”

    姒杰笑嘻嘻地说道:“你这是伤势严重,想蹭个大夫和保镖,护送着你回家吧?陶丘距离淮水可就不远了!”

    巫支祁气的胡子都竖起来了,怒道:“恁地小看人,我好歹也是先天高手,难道还怕找不到家吗?”

    姒杰说道:“不错,险些成为鱼鳖虾蟹的美食的先天高手,确实名不虚传!”

    被他鄙视,巫支祁脸色更加漆黑,他振振有词的说道:“大荒水患,大妖横行,如此以往,人族谁没有变成食物的那一天,你也不用话里话外的怀疑我,我与这位小兄弟一见投缘,而且小兄弟对我有救命之恩,男儿丈夫当然要了断恩怨,否则岂不成了忘恩负义之辈?”

    姒杰说道:“其实带你上路倒是没什么关系,但是我家文命头次远修,我二人奉命保护,如果遇到了危险,须顾不得你!”

    巫支祁看着姒文命说道:“放心,不需要你们相助,说不定我还能帮上你们一把!愿为小兄弟出力!”

    姒文命连忙回礼道:“江湖儿女,结伴而行乃是常有的事,互相帮助才能走的更稳更远,哪来那么多感谢!两位叔叔刚才怀疑你,也是为了我的安危,我替他们向你赔礼了!”

    看到姒文命如此懂礼,巫支祁的心情晴朗了几分,忍不住看了姒魁和姒杰一眼,说道:“放心,氏族子弟我看到过不少,还有更无礼的,他们算是好的了!”

    姒杰和姒魁面面相觑,不以为然。

    休息片刻,三人再次上路,依旧是水上放舟,越过伊山屏障,再无高山,触目千里除了无数小山丘外就是一片汪洋,巫支祁体内淤血尽祛,此刻精神好了很多,为姒文命指点江山,介绍道:“你们夏后氏部族居于西北,地势较高,生存环境优厚,越往东南方向,地势越低,水势越大,很多人只能生活在这些山丘之上,万一有洪水肆虐,山丘就成了孤岛,甚至会没于水下,百姓们大多沦为鱼食,那场面惨不忍睹!”

    姒文命离开了领地之后,对席卷天下的洪水触目惊心,沿途的见闻都在告诉他百姓疾苦,崇山还有山林鸟兽,这些地方只余土丘,大者方圆数千里,小者不过数十里,却聚集了不少部落,别说是下雨,就算是连日晴空,也总有大妖上岸觅食,将人类当成可口的甜点吞噬,当真是生活不易,水深火热。

    本就关心父亲治水的进展,如今更加忧心忡忡,他开口说道:“没想到洪水肆虐到如此程度!治水之说,恐怕是难上加难了!”

    巫支祁说道:“治水?是了,崇伯鲧奉命治水,倒是掘地三尺,搭建了不少高墙深壁,将洪水隔绝于墙外,而且听说他偷来了先天息土助阵,从西北方开始铺垫高山,所过之处洪水消退,可是这天下的水多了,没有地方安放,还不是要四处流动,兼之水中妖族众多,随便一个就有弄水之能,我看他是自讨苦吃啊!”

    姒文命听到有人质疑自己的父亲,忍不住反驳道:“不可能,崇伯鲧英明神武,一定会有办法讲这些洪水治理的妥妥帖帖!”

    巫支祁若有所思的看了姒文命一眼,大致了解了这孩子定然是崇伯的后代嫡系,否则岂能如此顾及鲧的脸面,开口缓和了几分,说道:“崇伯英明神武或许是真的,明知道这件事儿难做还要迎难而上,必然是大英雄好汉子,只是这洪水的势头你也看到了,光只是一条伊水就有这么多水,可天下的河流无数,这些河流平静下来还好,一旦遭遇风雨,就能暴涨十倍百倍,你想想看,那种场面,就是天神下凡恐怕也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