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不当鬼帝 > 第642章 见了鬼而已

第642章 见了鬼而已

 热门推荐:
    “见鬼,你是给他灌什么迷魂汤了?”陶逸然这才回过神儿来,瞪大眼睛盯着陈一凡问道。

    “你不是都知道了吗?见鬼了而已。”陈一凡笑道。

    陶逸然无语,他自然不信。

    “明天的行程……”

    “行了,我会安排的!”陶逸然撇撇嘴,摆手道。

    “那就谢啦!我回学校了!”陈一凡直接抬手致意,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喂!”陶逸然想要叫住他,陈一凡最近跟黄莺那档子事儿,他已经通过萧云知道了,倒是挺有些为敖泠鸢抱不平的,想要劝劝他。

    但……陈一凡没有停下脚步,直接离开了。

    “离开一时半会儿就这么火急火燎的跑回去,可没见你对敖小姐这样过。”陶逸然追至门口,看着陈一凡的背影,喃喃道。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真爱?”

    毕竟,就算是个瞎子,也能“看”出来,身为一个普通凡人的黄莺,不管是最直观的外貌,还是气质、性格,都远远比不上敖泠鸢。

    纵然是陶逸然这号称妇女之友的家伙,也实在不明白,陈一凡到底是看上了那个平庸的黄莺哪一点?

    叹了口气,陶逸然吩咐职员下去安排。

    陈一凡离开陶逸然的公司之后,想了想,也给陈霄麒打了个电话,让他明天去南都见证陈氏祖宅的回归。

    毕竟,他也是陈家的人,如今的陈家,太凋零了。

    陈一凡虽然强大,终归只是一人而已,陈家想要再次兴盛起来,少不了人口补充啊!

    谁知,当陈一凡告诉陈霄麒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却有些迟疑。

    “这个……我,我恐怕没有机会去了,小祖爷爷你能这么快找到姓尹的,还把宅子取了回来,一定能复兴我陈氏一脉!”陈霄麒祝愿般说道,随后匆匆挂掉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的忙音,陈一凡顿住了脚步。

    这不正常,一个为了复兴家族,能不顾父亲反对,辞了工拿着继积蓄去参加一个只在自己听闻中,毫不了解情况的武林大会的人,不可能到了这个时候,反倒不在意收回陈氏祖宅这样的大事了。

    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但是……看陈霄麒刚刚的表现,就算自己再打过去电话询问,他也不会说什么的吧?

    陈一凡略经思索,给萧云去了电话。

    “歪?”

    “有什么吩咐,直说吧!”萧云打了个哈欠,有气无力的说道。

    作为根系明确的名誉长老,本来只是个没有具体职权的职位。

    万万没想到,护龙山庄人人以为他是庄主大人的直系,这庄主大人不敢麻烦,只好麻烦他了。

    所以……什么乱七八糟值得往上汇报的消息,都一一汇报到了他这里,他是公务繁忙啊!

    “上次那个陈霄麒,你还记得吧?他好像遇到什么麻烦了,你给查查。”他干脆,陈一发倒也干脆,两人之间,已经不需要那些客套的说辞了。

    “他能遇到什么麻烦?”萧云一顿,脑海中瞬间浮现出当初那个土里土气,憨厚异常,只外表还算英气的大块头来。

    像那样的“底层人物”,要遇到什么麻烦,也挺不容易的,都是小概率事件。

    “知道还用你去查?”陈一凡在电话中反问道。

    “嘿嘿,稍等一会。”萧云一笑,应了下来,随即挂断了电话。

    陈一凡回到学校的时候时间还早,于是躲在办公室窗口外的树冠之上,悄悄观察着黄莺。

    树灵也在一旁,两眼珠子一转,刮起一阵妖风。

    办公室内,黄莺不自觉抬手拢了拢被吹散的发丝。

    虽然容貌平凡,但这不经意的动作,竟然有点儿性感。

    树灵玩儿心一起,准备继续再刮一阵大点儿的风,好在被陈一凡一把捏住了脖子。

    额……以树灵的形状,根本没有脖子,只是被陈一凡一把抓了回来。

    “信不信我明天就让校长把那棵树给砍了,正好腾出位置来,再给女同学们修一栋宿舍楼?”陈一凡指着远处一颗枝叶更加繁茂的大树,威胁道。

    “好心没好报!不理你了!放开我!”树灵挣扎道。

    陈一凡松开了它,他知道这小家伙还没这么大胆,敢跟他对着干。

    刚松开树灵,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估计是萧云打来回话了。

    查一个普通人,十几分钟已经足够查得清清楚楚。

    似乎是因为听到电话铃声,办公室内的黄莺忽然抬头向着这颗正对着办公室窗口的大树看来。

    风吹动着树叶,刷刷作响,秋日的阳光伴随着几片微黄的树叶从树枝上飘下,一切静好。

    “入秋了啊!”并没有看到人影,黄莺喃喃道,随即又低头工作起来。

    地面,陈一凡一脸懊恼,他也不知道自己躲什么,条件反射似的,一个翻身便掉了下来。

    这算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吗?不算吧?看自己媳妇儿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喂!你最好是查出来了!”陈一凡接起电话,对着电话那头的萧云道。

    “当然查出来了,没什么大事儿,就是你这小曾孙是个爆脾气啊,一言不合揍了人,现在被人全城通缉呢!”萧云调侃道。

    这对他们来说,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儿。

    “什么揍了人,说清楚。”陈一凡皱眉,问道。

    他还以为陈霄麒惹到什么麻烦,被别人收拾了,没想到顺序反了,他把别人揍了,才惹到麻烦。

    嗯!不愧是他陈家的人!

    “前段时间他不是辞了工去参加武林大会吗?辞工的时候还有两个月的工钱没拿到,后来他听说这款是卡在开发商那儿了,就没发下来,讨债不成,直接将人给揍成了偏瘫!”萧云解释道。

    “人家报警了?”陈一凡问道。

    “报警了倒还好,敢玩房地产这块儿的,哪个不是手眼通天,人家叫嚣着要他全家的命呢!”萧云笑道,这对他来说,自然不算事儿,但对陈霄麒来说,是大麻烦!

    “连工钱都开不出来的人,这么牛逼?”陈一凡惊讶道。

    萧云闻言忍不住又笑了几声,只察觉到电话那头一阵寂静,连他那边的气压似乎都有些低沉,这才连忙噤声。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