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不当鬼帝 > 第240章 出什么声儿

第240章 出什么声儿

 热门推荐:
    “忘……忘了!”敖泠鸢扭头看向别处,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

    陈一凡端着碗回到屋子内,一边打开碗盖,一边问道:“这是什么?”

    “哐当!”打开碗的一瞬间,陈一凡再次快速把碗盖盖上了,神色怪异的看向敖泠鸢。

    碗里,是一条蛇,像是海蛇,还是活生生的!

    “我专门回去抓的,大补!”敖泠鸢有些得意的回答道,一边走了过来,打开碗盖直接就将那条还在挣扎的海蛇抓在了手里。

    陈一凡嘴角微抽,心里哀嚎。

    自己的未婚妻,不是常人啊!

    “给……给我的?”陈一凡不由得退后一步,问道。

    “嗯!”敖泠鸢点头,左手抓着扭动的海蛇,右手食指伸出,化为龙趾,锋利的指甲轻易划开海蛇的身体,从中取出一粒似乎微微发光的蛇胆,递给陈一凡。

    “这个必须在活剖一分钟内吃下,否则会产生剧烈的毒性,连大罗金仙也能毒死。”敖泠鸢解释着,将蛇胆递到陈一凡嘴边。

    陈一凡心中已是一阵翻滚,苦笑道:“你吃吧,我伤都已经好了,用不着。”

    “你不喜欢?”敖泠鸢收回手,也并不勉强,只是皱眉问道。

    她或许不太知道,该如何讨好这个未婚夫。

    她虽然不时上岸游玩,与这个现代社会也有接轨,但总是被龙宫的人高高供着的。

    平时能接触到的,都是龙宫的人,就算不时接触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那也定然是萍水相逢,不会有更深的交集。

    她甚至没有跟一个普通人正常的接触交往过,更何况,一个人类未婚夫……

    对她来说,这雷蛇胆,是整个东海都能算得上珍贵的东西,现在已经很难得到了,而且功效强大,对提升实力、补益身体,都很有好处。

    她专门回家一趟给他找来,就算他不会感激,至少也不会讨厌吧?

    看着敖泠鸢眼中的疑惑、苦恼和一点淡淡的失落,陈一凡心里一软,将她手中的蛇胆拿过,吞了下去。

    实际上,他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蛇胆这种东西吧,以前也吃过。

    他只是……一时不太能接受,这个身为自己未婚妻,娇滴滴的一个女孩子,彪悍的生剖蛇胆这种场面。

    脑海中不断有个声音在回响。

    他的未婚妻……不是凡人,不是凡人,不是凡人……

    是龙!

    蛇胆落入口中,瞬间化作一道庞大的灵气,涌入四肢百骸,陈一凡听到了系统的提示声。

    “您服用雷蛇胆,力量属性+0,敏捷属性+0,体质属性+0。”

    陈一凡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没想到小未婚妻给自己弄的一道“生鲜”,竟然还有如此强大的功效。

    但随即释然,这也再正常不过了,敖泠鸢既然是东海公主,出手自然不凡,也不会……对身为其未婚夫的他,太吝啬吧?

    “谢谢!”回过神儿来,陈一凡看向有些惊讶的敖泠鸢,不自觉今生处男属性作祟,有些局促,脸色微红。

    “伤口已经完全好了啊!看来是我多此一举了,毕竟你可是……”敖泠鸢垂眸,没有提那雷蛇胆的事,抬手轻触陈一凡胸口的伤处,只是此时已经没有任何的伤痕了。

    轻柔的触感有些痒痒的,陈一凡抬手抓住她的手腕制止了她,问道:“是什么?”

    “是我的未婚夫啊!”敖泠鸢抬头,笑意灿然。

    “咳!走……走错了!走错了!”忘记关上的房门,刚刚走到这里的黄琰看到这一幕,瞬间呆住,讪讪说着,转身便要离开。

    已经来人间不少日子了,特别是跟文小玉那腐女混在一起,他已经对人类情侣之间的事有所了解。

    “站住!”陈一凡松开敖泠鸢的手,扭头向黄琰看去,喊道。

    “帝……帝君!我真不是故意的!”黄琰一副做错事的样子,低头道,连脑袋顶儿上的耳朵也垂了下来。

    陈一凡只是从之前得到的那枚储物戒指里拿出自己的背包,翻出一件t桖套到身上,问道:“什么事?我可不信你会走错了。”

    “那个……也没什么,就是陶家兄妹醒了。”黄琰低头,拘谨的回禀道。

    “啊!”

    “救命!”

    就在这时,话音刚落,几人便听到一声响彻整个大院子的尖叫。

    陈一凡抬手看了看屋子四周,阴气,更加浓厚了。

    “几点了?”

    “十二点!”敖泠鸢摸出手机看了一下,回答道。

    “你不该过来。”陈一凡收起自己的行李,走向门外,经过拘谨站在门边的黄琰时,抬手一拍他的脑袋道。

    “帝君恕罪!”黄琰头更低了,却是不由得瞥了陈一凡身后走来的敖泠鸢一眼。

    见到他的动作,陈一凡屈指一弹他的前额:“我不是说这个,这个房子有问题,你一走,恐怕他们就遇险了。”

    “当然,下次么……看到这种事,悄悄走掉就好了!你出什么声儿?”随即,陈一凡还是凑近他的耳边,威胁的说道。

    “咳!你不是说那两兄妹会遇险吗?既然他们是你的朋友,咱们还是快些去救他们吧!”虽然陈一凡压低了声音,敖泠鸢又岂会听不到,干咳一声对陈一凡提醒道。

    “没关系,什么险,能比遇到我还险?”

    “还有,他们不是我的朋友!我才不跟这样的变态做朋友!”陈一凡拉扯了一下有些皱的衣服,插兜往阴气浓厚的院落和大堂走去,纠正道。

    “叮叮叮……”走进前院,就可以听到一声声不知从何处传来的铃声,急促的响着。

    这是道士常用的法铃的声音,陈一凡瞬间辨认了出来。

    但这里应该没有道士。

    抬头看去,檐角、天井、横梁,皆有道士布置的阵法。

    几根细韧的红绳从檐角划拉过,巴掌大小的铜色铃铛急促晃动着。

    然而,此时无风。

    院子中,一颗大槐树下,阴气浓厚得恍如实体,几只鬼魂的影像在树下逐渐显现。

    富贵的大家小姐、老爷、夫人,有的从树下走过,有的晃着折扇,悠闲的坐在椅子上,似在眺望风景。

    画面和鬼影是交错而杂乱的,仿佛是这个老院子中,曾经不同时间的影像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