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热力学主宰 > 第0485章 器官改造

第0485章 器官改造

 热门推荐:
    “下一位先生,请您过来!”兰斯特擦了一把额头的汗,大声说道。

    在一群护岛队员的注视下,一位贵族战战兢兢的走上前来,等待着检查。

    护岛队控制了整座城堡后,雷诺立刻安排人手,开始排查这座城堡内的所有人,无论是仆人,还是贵族,一个都没放过。

    区别只是贵族们的待遇稍好一些,最起码在检查时,队员们表现得比较有礼貌,完全不像对待仆人那样,动辄被勒令脱光衣服。

    尽管贵族们非常不满,可是在一位暴怒之极的冕下面前,没人敢炸刺,全都老老实实的接受检查。

    没看见就连城堡的主人,拜伦公爵都默认了吗?

    谁特么活腻了,硬要与雷诺冕下对着干呢?你当冕下不敢给你扣一个“谋害冕下”的帽子,然后当场吊死你么?

    现在可不是往年的太平岁月,黑兽人大军就在北方虎视眈眈,即使是国王,也不敢公然与一位冕下翻脸。

    两名护岛队员走上前来,对着贵族鞠了一躬,又说了一句“抱歉,请原谅我们的冒犯”,便伸手在贵族身上草草摸索一遍,检查对方是否携带着可疑物品。

    不过这只是流于形式的检查,毕竟干坏事的家伙,不太可能随身携带作案工具。

    嗯,某种“坏事”除外。

    兰斯特忽然回头看了一位神色冷峻的护岛队员一眼,低声问道:

    “艾略特,有异常反应吗?”

    艾略特摇了摇头。

    这位叫做“艾略特”的队员,有一种极其罕见的天赋,他能在近距离之内,清晰的感应到对方的身体状况,比如心跳是否加快,血液流动速度是否加速,大脑是否变得更活跃。

    甚至有些时候,他还能隐约感受到目标的情绪,比如紧张、羞愧、烦躁等等。

    一个人可以说谎,在言语上欺骗他人,但很难欺骗自己,在说谎的时候,必定会产生一定的生理变化,而这通通瞒不过艾略特的感应。

    正因为如此,在护岛队内部,他被同僚戏称为“审讯官”。

    刚才的检查,主要目的是给嫌疑人添加心理压力,放大对方的情绪波动,以方便艾略特的检查。

    兰斯特的目光闪动一下,说道:

    “这位先生,万分感谢您的配合,您已经通过了初步检查,现在请您前往前面的小房间,有人会简单的询问一下您……”

    随后他又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队伍,喊道:

    “下一位先生!”

    ※

    在小房间之内,一位面色坦然的中年绅士,正端坐在一张高凳上,接受着盘查。

    “……加布里埃尔勋爵,根据我们的记录,您与班克尔男爵一同抵达城堡,请问您与他是什么关系?”卡里克·拜伦温和的问道。

    “我娶了班克尔男爵的侄女,我们两家的关系非常密切,这次我听说雷诺冕下会参加订婚仪式,所以打算来看看……”加布里埃尔回答得非常迅速,还主动告知了自己的主要目的。

    卡里克又问了几个问题,对方都对答如流,没有丝毫犹豫。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不像是有嫌疑的人。

    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你把装药剂的瓶子藏在哪里了?”

    站在旁边的一位身穿连帽长袍的人影,忽然拉下帽子,露出一张长着大鼻子的面孔。

    赫然正是疯狂女巫,尤里·亚菲罗斯。

    加布里埃尔先是吃了一惊,随后又一脸茫然的问道:

    “这位女士,请问您在说什么?我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

    尤里“呵呵”笑了起来,声音极为尖利,配着苍老的嗓音,听起来极其别扭,令人皱眉不已。

    她用苍白得毫无血色的手,指着自己又肥又肿的鼻子,眼睛中隐隐透出疯狂之色:

    “……你瞒不过我,我在鼻子里植入了玫瑰鬼藤的‘丝芽’,它让我的嗅觉比黑兽人追猎者还要灵敏……”

    “……你知道什么是追猎者吗?它们是器官改造的伟大产品,嗅觉比猎犬还可怕,可以闻到任何残留的气味,甚至是三天以前留下的气味……”

    “……但即便是最强大的追猎者,也及不上我,因为我能闻到4天以前的气味……哈哈……”

    尤里摇头晃脑的摆着脑袋,爆炸般立起的头发狂乱的舞动着,再加上她满脸的狂热,和机关枪般的语速,让她看起来与疯子无异。

    卡里克看到这一幕,忍不住退后了一步。

    加布里埃尔面上闪过一丝惧意,结结巴巴的说道:

    “非常抱歉,女士,我真的不明白您在说些什么……”

    尤里忽然尖利的叫了一声,她死死的盯着对方,瞳孔猛然收缩,射出极其危险的光芒,她神经质的念叨着:

    “骗子,满口谎言的骗子,当年阿德南欺骗我,后来他被我活活折磨死了,现在你也在欺骗我,所以你也要死……死……”

    加布里埃尔吓得魂不附体,求救般的望着卡里克,哀求道:

    “卡里克先生,请您……”

    卡里克咽了一口唾沫,硬着头皮说道:

    “尊敬的尤里女士,在没有证据之前,我希望您不要冲动。”

    尤里翻了一个白眼,声音愈发尖利:

    “证据?我的话就是证据……哈哈哈……”

    在刺耳的狂笑声中,她猛然挥舞起双手,两根纤细的乌黑藤蔓从她的袖口射出,向加布里埃尔急速射去。

    加布里埃尔惊叫一声,吓到连人带凳翻倒在地,发出“砰”的一声闷响,刚好避过了藤蔓。

    他连滚带爬的爬起来,慌不择路的逃出房间,卡里克连忙跟了上去,口中连声道歉,试图安抚加布里埃尔。

    在两人身后,尤里就像变脸一样,面孔上的疯狂瞬间消失无踪,她平静的看向穆斯,说道:

    “他应该没有嫌疑,可以叫下一个了。”

    原来这一切,竟然是一场串通好的表演……

    这时,一直在冷眼旁观的雷诺,忽然好奇的插了一句:

    “尤里女士,追猎者真是器官改造的产品吗?”

    “是的,冕下,其实不止追猎者,魔眼、强弓手,全都是器官改造的产物,黑兽人在器官改造方面,有着极其深厚的积累……”尤里对着雷诺鞠了一躬,说道。

    “能具体说一说他们的改造方法吗?”雷诺又问道。

    “冕下,我只是了解一点皮毛,毕竟这是黑兽人的最高机密,我只知道,他们用某些异兽的器官,来改造刚出生的婴儿。”

    “这样不会出现移植排斥反应吗?”雷诺吃惊的问道。

    “移植排斥反应?”尤里一愣,“您是说改造失败吗?”

    不待雷诺回答,她又道:

    “经过改造的婴儿,在成长过程中,需要不断服食魔药,让器官与身体彻底融合。”

    “如果出现改造失败的情况,那么结果会非常凄惨,改造器官会直接腐烂,接着是身体其它部位,最后在哀嚎中死去,哪怕及时割掉腐烂器官,也救不活他们……”

    雷诺忍不住咂了一下嘴巴。

    以前他一直以为追猎者、魔眼这类玩意,与黑兽人是不同的种族,没想到它们竟然是器官改造的结果。

    在地球上,人类主要使用药物来压制人体免疫系统,避免移植排斥反应,在异界,黑兽人居然懂得利用魔植来压制排斥反应。

    黑皮们玩得真特么先进!

    雷诺猛然明白了“黑杂种”这三个字的真正含义。

    将异类的器官,强行移植过来,这特么不就是杂种吗?

    难怪他走到哪里,无论是前暮山王国,还是海星岛,又或者千湖王国,人类对黑兽人的称呼高度统一,除了黑杂种外,几乎没有别的称呼。

    他曾经以为这是由于通用语的词汇太贫乏,只会用黑杂种来骂黑兽人,现在看来,这哪里是骂人,分明是一种极为客观的描述。

    尤里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又道:

    “我曾经打算效仿黑杂种的做法,利用魔植改造自己的鼻子,来获得敏锐的嗅觉,可惜的是,经过了长达十几年的研究,最终我还是失败了……”

    雷诺不由无语。

    难怪尤里女士的鼻子看起来如此古怪,原来她竟然拿自己来做实验。

    啧啧,真不愧是疯狂女士……

    果然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取错的外号。

    不过,这种做法未免太蠢了一点,植物细胞和动物细胞能一样吗?前者有细胞壁,后者是细胞膜,这特么怎么能融合?

    相比较之下,还是黑杂种的做法更科学,他们使用的“异兽”,好歹也是动物。

    他瞥了尤里一眼,忍不住说道:

    “女士,你的勇气实在令人钦佩。”

    尤里摇了摇头:

    “冕下您过奖了,事实上,我觉得问题可能出在魔植上,我没有找到一种合适的魔植……”

    在这一刻,雷诺心中只有一个大写的“服”。

    但他丝毫不打算劝这位喜欢作死的疯子科学家,他也不认为自己能劝服一个固执得一百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人。

    爱咋咋地。

    这时,下一位“面试者”进入了房间。

    “尊敬的雷诺冕下,我是卡萨尔·尤瑟夫,非常荣幸能够见到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