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花都小保安 > 第164章 命中无子

第164章 命中无子

 热门推荐:
    戴家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才敢打开唐婉发来的婴儿的照片,可没想到怎么看都看不出这个婴儿跟自己有哪一点想象的地方。

    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刚才对周继尧撒谎的原因,看的时间长了,反倒越看越像周继尧,一时心里面忍不住又疑神疑鬼。

    妈的,这婆娘该不会是在骗自己吧?不过,她也没这个必要啊,难道认下自己这个甩手掌柜一样的父亲对孩子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吗?

    这么一想,又拿着手机把婴儿仔细端详了一番,这一次又觉得眉眼之间还真有点自己的影子,只是不太确定罢了。

    靠,不管周继尧做不做亲子鉴定,看来自己倒有必要找个机会验证一下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种。

    这么一想,心里一阵痒痒,忍不住给唐婉发了一条微信:我看他乐坏了。

    不一会儿,唐婉就回复道:你呢?

    戴家郎想了半天,才回复道:我当然也高兴。

    他说什么了吗?婉回复道。

    戴家郎想了一下回复道:也没说什么,反正挺高兴,对了,他特别吩咐我今晚单独陪他去个地方,会不会是悄悄去看你啊。

    唐婉回复道:不可能。老三已经来过了,刚才老二也来了,老大晚上肯定也会来,他在我出院之前应该不会来。

    戴家郎奇怪道:那他究竟要去哪儿?总觉得神神秘秘的,好像跟你生孩子有关。

    过了好一阵,唐婉才回复道:会不会又是去云山寺啊,我生小虎的那天,他就让建伟单独陪着去了一趟云山寺。

    去云山寺?干什么?戴家郎惊讶道。

    唐婉回复道:那谁知道,可能又是去找和尚替孩子取名字,他没文化,小虎的大名就是以前云山寺的一个老和尚给取的。

    戴家郎坐在那里怔怔发呆,总觉得这一切都过于巧合了,当初周建伟生个儿子,周继尧让他陪着去云山寺找老和尚给孩子取名字,现在自己生了一个儿子,他难道也让自己陪着去找老和尚起名字?

    这么一想,戴家郎突然觉得周继尧还真有点可怜,如果周建伟不是他的亲生儿子的话,眼下两个孙子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可他却倾注了自己全部的热情,足以证明他对男性家族成员的期待。

    不过,也难怪,这么大一份家业居然没有一个男性继承人,要是在农村的话,可真是死不瞑目啊。

    唐婉那边再没有信息过来,想必是说话不方便,不过,听说她是顺产,除了身体有点虚弱之外,想必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戴家郎在自己办公室一直等到下班时间到了也没有听见周继尧叫他,于是走出了办公室。

    正好看见周继尧办公室的房门打开,惊讶地看见周玉冰和周玉婷从里面走了出来,从两个人的神情来看,显然没有把唐婉产子当成喜讯。

    周玉婷看见戴家郎站在那里,只是瞥了他一眼就走了过去,周玉冰停下来问道:“怎么还没下班?”

    戴家郎陪笑道:“董事长等一会儿要出去一趟,让我送他。”

    周玉冰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我刚才已经跟他说了,梅向月在欧阳娟哪里当个保姆可惜了,明天就让她还是回酒店上班。”

    戴家郎一愣,急忙问道:“他同意了?”

    周玉冰点点头,不屑地说道:“不就是怀个孩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还要派专人伺候,我可是准备好好培养梅向月呢。”

    戴家郎苦笑着脸,心里却忍不住一阵高兴,好像梅向月远离了周继尧让他忽然觉得轻松了。

    不过,他知道这可不符合梅向月的意思,这婆娘好不容易靠近了周继尧,现在又被周玉冰突然要回去,想必肯定会感到失望。

    只是,这样一来,纪文澜交给的重任只能落在自己一个人肩上了,可不知为什么,他的内心深处有种奇怪的感觉。

    虽然梅向月是正宗的警察,可他却宁愿让她远离周继尧,而情愿自己去冒险,他真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对这婆娘产生了好感,但不管怎么说,她那九阴白骨爪的功夫确实不敢领教。

    约莫七点半左右,戴家郎把周继尧的专车开到了公司的大门口,不一会儿,就看见周继尧和公司的几名高管走了出来,不过,只有周继尧钻进了车里面。

    “董事长,去哪儿?”戴家郎发动了车问道。

    “去大云山。”周继尧说道。

    大云山?云山寺就在大云山,唐婉人还在医院,并没有在大云山56号,既然不是去看唐婉,那肯定是去云山寺了,即便是给孩子起名字,用得着这么着急吗?

    “你应该去过大云山56号吧?”周继尧问道。

    戴家郎心中一跳,犹豫了一下说道:“去过三次,两次是送唐总的父母,还又一次是送唐总。”

    顿了一下,像是提醒道:“董事长,唐总眼下在医院,她父母再也那里,家里可能没人吧?”

    周继尧说道:“怎么?你以为我是去56号吗?咱们去一趟云山寺。”

    戴家郎不出声了,一时感叹于周继尧的执念,正是这个执念,让唐婉一下就猜到了他的心思,也许,他最终要毁在自己的这个执念上面。

    云山寺算不上有多大规模,不过却历史悠久,据说修建于唐代,毁于民国时期,虽然后来又重建,可终究还是破败了。

    周继尧发迹之后忽然对命运轮回产生了兴趣,于是出资修建了破败的庙宇,并且每年大年初一都要来这里烧第一柱高香,祈求来年平平安安、财源滚滚,所以,做为云山寺最大的金主,这里差不多也就成了周家的家庙。

    云山寺虽然修建在大云山的最高处,却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攀爬三百六级台阶,另一条是开车直接到达寺庙的大殿门口,很显然,这条车道应该是周继尧为自己专门修建的。

    虽然天已经快黑了,云山寺的大门却仍然敞开着,门口有两个和尚在扫地,戴家郎猜测周继尧来这里之前可能已经知会过这里的和尚了。

    果然,戴家郎陪着周继尧刚刚走到大殿门口,里面就出来一个六七十岁干瘪的老和尚,身后跟着两名年轻点的和尚,他们朝着周继尧弯腰鞠躬,并且口诵佛号。

    “有劳法道大师了。”周继尧也躬躬身说道。

    “施主里面请。”法道和尚说道。

    既然周继尧没有阻止戴家郎,他也就跟着几个人后面一起往里面走,毕竟,他还承担着保镖的责任。

    不过,等几个人走到一片毛竹林旁边一栋精舍的时候,另外两名和尚就离开了,周继尧冲戴家郎说道:“你在外面等着,别让任何进来。”说完,就跟着老和尚走进了屋子。

    戴家郎总觉得周继尧的行为有点诡秘,如果只是替孙子起个名字,没必要搞得神神秘秘。

    他装作闲逛的样子来到了精舍的后面,发现那里有一扇半掩的窗户,于是悄悄走过去朝里面窥视了一下,只见屋子里什么都没有,老和尚和周继尧都坐在地上的两个蒲团上面。

    “施主这么晚了还约见老衲,不知道有什么吩咐?”只听老和尚说道。

    只听周继尧说道:“我这次来还是想请大师为我算命,记得六年前你曾经给我算过一命,断定我周某人命中无子,今天你再帮我算算,看看我的命是不是有所改变?”

    戴家郎一听,忍不住一阵惊讶,没想到周继尧这么晚跑来竟然是为了算命,并且六年前这个和尚已经给他算过一命,得出了他命中无子的结论,看来,他在欧阳娟怀孕之后再次跑来算命,其微妙的心理还真不好捉摸。

    只听法道大师呵呵一笑,缓缓说道:“施主何必如此执着,既然不信,只当是老僧的一句笑谈。”

    周继尧认真地说道:“出家人不打讹语,怎么能说是笑谈呢,我请大师再给我算一命。”

    法道好像也很无奈,迟疑了一会儿问道:“施主为何在六年之后突然又来找老衲算命,难道已经喜得贵子?”

    周继尧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六年前你说我命中无子,事实上当时我的儿子就站在精舍的门外,所以对你的结论也只是呵呵一笑而已。

    可去年我这个儿子遭遇了血光之灾,丧于非命,仔细琢磨,却又觉得大师料事如神。

    然而今年情况又有了变化,我的一个女人突然怀有身孕,并且已经证实怀的是一个男婴,这似乎又与大师的说法相悖。

    所以,我今天来请大师再算一命,看看究竟是我的命运改变了,还是大师当年算错了。”

    戴家郎听了周继尧的话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原本一直觉得高不可攀的大老板瞬间变成了一个执拗的平头百姓,就跟自己村子里几个执着于传统的老头也差不多,

    好像法道和尚不改变说法,即便有了儿子也是假的似的。

    想到这里,戴家郎忍不住浑身打了一个冷战,心想,如果这个老和尚没有眼色,仍然说他命中无子的话,周继尧会不会真的怀疑欧阳娟肚子里孩子的来历呢。

    正自惊疑不定,只听老和尚说道:“既然施主这么执着,老衲自然从命,记得当年我看的是施主的面相,那今天就看看手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