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 第947章 姑姑,在家不?

第947章 姑姑,在家不?

 热门推荐:
    对于哥们又摸上门,意外不?马振中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儿。黑灯瞎火的,也不怕孩子摔倒磕着哪儿。

    虽说左右院不是他大哥家就是他二哥家,此刻大多数人家还在学习班学习,但也不是没人走动。

    马振中只好先上前搭把手卸下麻袋。

    一忙好,他也没再旧事重提。假如说天佑那孩子有心想卖了猪肉,还能有希望打动老三的慈父之心。

    不然真没戏儿。

    打小一块长大的交情,他还能不了解老三?这家伙真要当钱是一回事的话,他也就不是关老三了。

    瞅瞅这手松的……光这两麻袋没有八十斤也最少七十五斤。马振中暗戳戳地计划着卖完多找些差价还回去。

    可关有寿会要?拿了,他算什么人。尤其是对马振中这位好友,他宁愿自己吃亏,也不想占对方便宜。

    与情,亲如兄长;与义,彼此生死之交;与恩,从他媳妇到闺女,都是马振中先为他掏光了家底。

    寒冬的清晨,天色还是暗暗的。户外皆是一片隐隐暗暗的白茫茫,刺骨的寒风呼呼地吹来,形如刀割。

    当然,这对于裹成熊的关平安来说,体会到的又是另一番感受。豆腐坊,榨油坊,再到粉丝作坊。

    父女俩人坐在爬犁车棚内随着黑子两口子拉还能说上几句。快到目的地出来,那就不行了,连说话都很少。

    只要一开口说话,这股寒风都能透过她的嘴直接灌到胃里去,老不舒服的。偶尔,她哈一口气在手心,还白乎乎地直冒热气。

    “你说你出来干啥?交给爹来干多好。”他现在使唤起小锦囊可利索了,“你瞅你哥他们俩多机灵。”

    居然被嫌弃了。关平安朝她老子讨好地笑了笑,“我就想出门透透气儿。再待家里头,我都快成了蘑菇。”

    呵~

    这话,谁信?关有寿“啪”的一声拍在闺女的帽子上。小葫芦里头老大的地方,都够你溜达个一整天。

    但有时吧,别说闺女,他也想出门透口气。“行了,等确定你姥爷归来,爹就带你们出门玩两天。”

    关平安暗暗掐手指:今天二十二,明天小年夜,过了二十四先确定亲家爷爷之事,二十五就可以启程。

    她要是没料错的话,她姥爷今天白天没到家,晚上赶也会赶回家,明早就会带着族人开始准备过小年。

    也就是说没突发事情的话,二十五到二十七这三天就可以出门,二十八之后,她爹想走,她娘都不会依。

    “爹爹,去省城?”

    “不一定。”

    “你是不是又有啥计划啊?”

    “你猜。”

    “猜不出呢。”邻市,她爹不会去;省城好像应该不会去,快年三十儿还上门做客,不像她爹作风。

    就两天的时间,再远点,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关平安歪着小脑袋看着她爹,摇了摇头:逗她玩儿的。

    “不信?”

    “嗯哪。”

    “真不信?”

    关平安顿时乐得咯咯直笑,“我就知道爹爹你哄我开心。你是想等正月里你带我们去省城拜年是不?”

    “想不想去?”

    没否认就是承认,可真要去省城?关平安转了转眼珠子,“安稳下来了?外面不再打打闹闹了是不?”

    关有寿不意外闺女猜到这一点,缓缓地点了点头,“所谓的安稳也是相对而言,该注意的,你还得注意。”

    “明白。不过去省城算了,我还是那句话,你带我娘过来。我不想去,我还得趁寒假抓紧时间学习。”

    关有寿似笑非笑地斜倪着闺女,“真改了?”

    “对滴。”

    “好。”关有寿立马神情一整,竖立巴掌,“君子一诺值千金。爹信你,爹回头一定带你去草原骑马。”

    “小人千诺耳边风。”关平安“啪”的一声拍着他的巴掌上,“你闺女我乃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大丈夫。”

    关有寿哑然失笑,一巴掌盖着她帽子上拍了拍,“又瞎扯了,还大丈夫?起了,你老姑家到了。”

    “好滴。爹爹,往后你不用试探我的。像我这么既乖巧又懂事,既贴心又听话的闺女,全天下真没了。”

    “哈哈哈……”

    “难道不是?”关平安挑了挑眉,再挤挤眼,“瞅瞅,这世上还有我这么俊,又聪明又能干的小姑娘?”

    “哈哈哈……是是是。”要不是爬犁已经停在妹夫家的大门口,此刻关有寿还想逗逗自家闺女。

    关有寿拎着两条鲤鱼,一刀肉和一串肋排,“笃笃笃……”的,他敲响了李家稍稍合上的院门。

    “姑姑,我是平安,你在家不?我跟我爹爹来了。李爷爷,李奶奶,我是平安,你们在家不?”

    老李家的院子虽说建了不少间房屋,但他们的院子占地面积可比不上关家,尤其是前院的面积。

    正要出门上班的关欢喜顿时一喜,激动地挥开门帘子,她就边跑边喊道,“在!老姑有在家。门没锁,快进来。”

    关有寿听到老妹儿的回应,他率先推开了院门,看着犹如孩子似跑来的妹妹,他好笑地瞪了她一眼。

    “亲家大爷大娘他们都没在家?”不然的话,听到动静,李老太太都会回应一声,无关是不是他来,而是李家二老比较讲究礼数。

    关欢喜一手扯着她三哥的军大衣,一手牵过小侄女就往里拉,“是呢,他们带着仨个小的去了县城老大家待了快有大半个月了。”

    关有寿无语地看着拉拉扯扯的妹妹,咋不先接过东西再说?“二老没说几时归来?明儿个就是小年了。”

    “哎哟,正说这事儿呢。三哥,你干啥又送东西过来?我还打算过来小年再回家送年礼呢,等会儿带回去啊。”

    倒不是关欢喜有疏忽娘家之意。通常来说,送年礼真的是过了小年夜之后开始亲朋好友家走动走动。

    当然,也不是规定必须如此。就如关有寿之前一进入腊月,他就去了丈母娘家。礼多人不怪,总比没上门好。

    “没事儿,我这不正好有空就来了一趟。”关有寿跳过了话题,“这两天老四他们几个还没找你买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