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九零俏甜妻 > 第五百六十章 相思入骨

第五百六十章 相思入骨

 热门推荐:
    吴鸿彧一听,赶紧伸手从果盘里抓了个桃子递给了林铖。他语气温和的说道:

    “乖啊,你先吃点水果,好把嘴堵上。”

    那语气,像是在哄一个调皮的孩子。

    林铖回想着吴鸿彧曾经说过的话,唇角微微上扬了。他从随身携带的皮包里,掏出了一把精巧的水果刀。

    伸手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个桃子,开始削皮。

    虞婧瑶看着林铖熟练的削着水果皮,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欣慰。她还是头一次跟他来到泊乐这边的营区。

    她在走出了住宿大楼之后,每过一道铁门,就要把自己的证件拿给站岗的哨兵检查一次。

    而她和林铖去个菜地,就已经经过了三道铁门。

    虞婧瑶往不远处的,一位持枪站岗的战士的身影处看去。她有些尴尬的对林铖说道:

    “亲爱的,我们去个菜地,还得过几道门啊?”

    林铖一听,就明白了虞婧瑶话语的弦外之音。他如实说道:“我们只走了一半的路,离菜地还远着呢。”

    “老公,我们还是去逛逛其他地方好了,菜地那边太远了。”虞婧瑶轻声提出了建议。

    “其他地方……”林铖眼底闪过一丝尴尬,看着虞婧瑶,如实说道:

    “家属能去的地方,也就只在这一块儿了。”

    就在林铖说话时,有几位巡逻的军人们朝他和虞婧瑶走来了。那几位军人见了林铖,就停下脚步,给他和虞婧瑶行军礼问好。

    林铖也给他们行军礼,对他们说道:

    “下午好。”

    虞婧瑶只见眼前的几位战士都还挺年轻的,他们看上去和林铖差不多大。他们在敬礼时,军姿站的很棒。

    虞婧瑶见了,也给他们行了军礼。

    那几位战士见了,腼腆的笑了笑。他们在阳光下巡逻,皮肤晒的黝黑,但他们的眼神儿都分外的坚毅。

    虞婧瑶看到了戍守边疆的战士们,心中对他们的崇敬之情便油然而生。她就给他们行军礼,向他们致敬。

    那几位战士,只在跟她和林铖打了招呼之后,就匆匆的离开了。

    虞婧瑶站在原地看着那几位战士远去的背影,心想,泊乐这边的温度很高,环境较为恶劣。

    可是在这边营区的军人们,仍在恪尽职守的做好他们的本职工作。

    她一想到这些,就只在心里觉得,林铖过的很不容易。当初,林铖和原主虞婧瑶刚刚结婚,在新婚的当天就接到了特殊任务,便奔赴目的地。

    如此,就让虞婧瑶在婚房中,独自度过了孤寂的夜晚。

    今天,她来到了泊乐市区。

    林铖本来是答应了她,要在十分钟之后赶到泊乐酒店见她的。可是,就在林铖挂断了电话后,周煊琨去找林铖,让他到办公室谈事。

    于是,林铖只好在周煊琨的办公室,写了详细的集训方案之后,才去泊乐酒店见她。

    在她跟着林铖回到了泊乐的营区之时,林铖轻声问她道:“瑶瑶,我食言了。是我不好,让你久等了。”

    “嘻嘻。笨,你又不是故意的。”

    虞婧瑶弯眼笑了笑,撒娇的伸手勾住了林铖的脖颈。她从他那双深邃的眼眸里,看到了王者之霸气。

    忍不住在心里道:

    “切,你这个家伙,道歉还能道的这么酷?”

    她斜了林铖一眼,讨厌。

    林铖唇角微微勾起一抹浅淡笑意,以右手食指轻轻抬起了虞婧瑶的精巧下巴。他薄唇凑近她红I唇,去攫取专属于她的清甜气息。

    虞婧瑶被林铖给她的这场深吻,惹的有点眩晕感了。她将林铖抱的更紧了些,生怕双手一松开,他就会跑掉一般。

    他们吻了良久,也舍不得分开。直到大哥大响了,他们才停了下来。

    虞婧瑶站在营区的一棵大树下,回想着她和林铖在客厅里紧紧相拥着,他吻她时的情景,眼底悄然划过了一丝羞怯。

    她伸手轻I抚了下脸颊,只感觉在微微发烫了。

    她和林铖是夫妻,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可她在他面前,怎么还会感到害羞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她一时也想不明白。

    清风拂过虞婧瑶粉I嫩的脸颊,带来了丝丝清凉感。她伸手拂了拂裙摆,轻声对林铖说道:“亲爱的,我是跟剧组的工作人员们,坐飞机从帝都飞到泊乐这边来的。

    等我们在泊乐呆个三五天之后,就会飞到N省的省会城市靖缘去。

    到了靖缘,我们可能要在那儿耽搁一到两天。然后,就乘坐飞机返回帝都。”

    林铖会意的点了点头,说道:

    “到时,我如果能请假的话,我就请假送你去靖缘。”

    他听的出她话语的弦外之音,是想说,让他多陪陪她。可是,他最近在忙于参加训练,真的很忙。

    这些,他又不想跟她讲。

    华夏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国,而位于华夏国西北边陲的N省,又是华夏国面积最大的省份。

    在煊逸皇朝时期,N省就叫泊乐州。当时任刺史的官员,是皇帝的胞弟——靖王爷。

    靖王爷在泊乐州任刺史期间,曾经率领煊逸军人们,抵抗过北檀国的侵略者们。当时,皇帝派他的小儿子羽夏,领军前来北疆雪原,助靖王爷征战过。

    等羽夏皇子来到了泊乐州之后的第五天。他新婚的妻子,南余国亡国公主千依,也骑马来到了泊乐州。

    随千依王妃一同前往的,是她的师父靖王妃。

    后人们为了纪念靖王爷和靖王妃,以及羽夏皇子和千依王妃,就将他们重逢的地方,命名为靖缘了。

    林铖眼底闪过一丝暗淡,对虞婧瑶说道:

    “瑶瑶,你这次出来拍旅游宣传片,可是苦了你了。等你回到帝都后,就在家好好儿的休息两天。”

    “我没觉得苦啊。”虞婧瑶温馨的眼神落在了林铖的俊脸上,一脸诚恳的说道:

    “能在泊乐见到你,能和你一起聊天,一起漫步。我都觉得很开心,很幸福了。”

    她伸手指了指自己胸口,说道:

    “真的,我知足了。”

    她心想着,她是扮演的千依王妃。而华夏国的人们,谁不知道,千依王妃是位很坚强的女人?

    千依在南余国亡国之后,就跟随着她父亲的一个亲信逃出城。可是,那个亲信却是个隐藏的很深的叛徒。

    在逃亡的路上,千依险些被那个人给害死。

    所幸羽夏皇子遇到了千依,并出手相救。

    千依跟着羽夏皇子,从她的故乡南余古城,赶到了帝都。她住在羽夏皇子的王府中,做客三年。

    直到千依十五岁的那年,羽夏皇子十八岁。千依是亡国公主,自是不能嫁给羽夏皇子为妻的。

    所以,千依将她对羽夏皇子的情分,一直都深深的隐藏在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