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四百五十九章 纸包不住火

第四百五十九章 纸包不住火

 热门推荐:
    第二天上午,大家刚集合完毕,卓俊明就走了过来,站在队伍前,厉声说道:“全体都有,立正!

    稍息!

    在你们解散训练之前,我有一件事情要对大家宣布!

    中文二班上一周训练时频频有人小动作,严重影响了其他人的训练进度。

    为此,本人与中文二班的辅导员、教官,对这件事进行了严肃而又认真的调查!

    现在,调查结果如下:

    中文二班有不属实传闻,某女生介入了其他人的感情,被班里其他人孤立,并当众欺负。

    我们对这位同学的朋友、还有传闻中男同学的导师、声称自己是受害人的姐姐都一一进行了调查,并附有书面、录音为证。

    现通报其传闻不属实!

    自称受害人的这位同学,如果你有人证物证或者其他证明材料,证明自己是无辜的,请及时向我们申报。

    申报期限为三天!

    如果,这位同学三日之内,没有有效证据来证明你所说的事情为事实,那么,我们讲对你进行黄牌警告一次,并当众对其被欺负孤立的女生道歉。

    另外,其他自以为自己是正义化身的同学,请擦亮你们的眼睛,看清楚孰是孰非!

    如果,再有其他人,因为这件事,影响同学间的正常交流,并阻碍军训的正常进行,我们将严惩不贷!

    军训学分清零!

    大家都听明白了没有!?”

    众学生都在下面叽叽喳喳地小声议论着。

    一时,大家的感情和思维都有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以至于,卓俊明的话半个月以来,第一次没有得到众人的回应。

    虽然这有损卓俊明的威严,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另外一方面,却说明了,这件事在学生中产生的影响十分严重,他们如此积极严肃并带着扩大化意味的处理方式,是十分及时的。

    不然,这件事再恶化下去,造成了其他更为严重的伤害,他也无法向上级和学校交代了。

    不过,这也不能成为众人开始不服从管教的原因。

    卓俊明再次提高了声音,吼道:“全体都有,立正!

    我刚才的话看来,你们都还没有听清楚,那么,我就让你们好好地记清楚了!

    全体都有!

    向右转,跑步走!

    绕营地两圈!”

    所有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也没有机会抗议,各队的教官已经带着其他人开始跑步了。

    等众人累成了狗,再回到自己队伍训练的场地,上午的训练时间已经过半了。

    接下来,各队的教练要完成上午的训练任务,都不给他们喘息的时间。

    午饭后,大家精疲力尽地回到宿舍,一头栽到床上,才有了空闲时间八卦上午听到的消息。

    “这件事到底谁说的是真的呀!?我都给搞糊涂了!”

    “你先不要糊涂呀!早晨训话的时候,我站在最后排,都没听清楚教官说的什么!你们倒是有空给我解释一下上午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为什么要被拖出去跑步呀?!真是的,死都不让人死个明白!”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呀?!现在这件事都快闹翻天了!”

    “可不是!?之前,大家都在骂曾以柔是一个不要脸的小三,现在,总教官却跟我们说,小三才是受害者,原配成了小三。”

    “哎,这世界让人太看不懂了呀?!”

    “你们说,会不会是这个姓曾的家里有后台呀?!让学校和部队都要帮她说谎?”

    “切!你的消息真是不灵通!之前早就有人扒过对方的家庭情况了,就是一普通的单亲家庭,连亲戚都没有几个。”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挺说了,这个李国安以前也是单亲家庭,现在好像是靠着人家孔什么来着,才上的我们京都大学,被人笑称就是一个陪读的!”

    “这么说来,都不是好东西!”

    ……

    众人都在宿舍里热火朝天地八卦着这个最新的新闻,有的人还专门跑到其他宿舍去咨询,听取最新的一手资料。

    只是,这些话,是越传越不靠谱,越来越玄乎……

    大家现在到真成了吃瓜看戏的群众,越看越热闹了。

    而这个时候,曾以柔她们所在的宿舍202却格外的安静,大家都忙着自己的事情,每一个人站出来说一句话。

    李国安在自己的床铺上闷头呜呜地哭着,曾以柔该干什么还在干什么。

    方文玥听着那让人牙痒痒的声音,再次愤怒了:“我说!你要哭就去外头哭去,你在这里闹腾什么?!还让不让人好好休息了?!”

    苏荷猛地做起身,道:“人家伤心了,还不能哭了!你管的也太宽了吧!”

    方文玥才不会输了阵势,也猛地掀开被子,坐起来,道:“伤心?!她伤什么心呀!?她是伤心自己的阴谋诡计被人拆穿了,终于没脸见人了吧!?

    她当初说那些不着调的话,伤害别人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见她摸摸自己的良心,手下留情呀?!

    这会儿,纸包不住火,玩火自焚了,才来这里伤心!

    你不觉得这种人太无耻了?!”

    苏荷气的手指着方文玥,抖得连话都是半天才说清楚的:“你!你!……

    你怎么知道,教官和老师是不是在那里偏向了某些人,怕事情到最后收不了场,才说这些话?

    你没有听着总教官那话吗?!

    他都没有找到钱奕鸣本人,找的证人都是曾以柔自己的朋友,谁知道,曾以柔她们是不是在串供,相互包庇,为了让曾以柔免受指责,才做的伪证呢?!”

    孔梦琪闲适地坐在床上,磨着指甲,道:“苏荷,你也不要在这里为不值得的人站出来说话了!

    曾以柔能找到为自己说话的证人,还说服了教官和老师,并留了书面报告和录音资料。这至少说明了人家找的人不怕其他人来对峙,来找后账!

    而且,总教官也说了,给了李国安申诉的机会,三天之内,她也可以找人来给自己作证。

    对了,你不是说,曾以柔没有找到钱奕鸣给她作证吗?!

    正好,李国安不是说她是钱奕鸣的正牌女朋友吗?

    让她把人找出来呀!

    钱奕鸣的话肯定比谁的都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