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七年已过 > 休学

休学

 热门推荐:
    林林沉默了好一会儿后…。

    林林平淡的问道:“你想要听什么?你不是都知道吗?难道你还想了解我大姨妈几号来?”后面的话像是在开玩笑一样,林林想要缓和一下气氛,转移一下问题。

    乔森冷静的分析道:“不想说吗?还是觉得在我面前说太丢脸了?”

    林林拿着啤酒瓶,猛的又喝了一大口啤酒,盯着电视一言不发,乔森看着沉默不语的林林,心里也是烦躁不已。

    乔森最不会开导人,也最不会安慰人,但是乔森能想象的到林林的心情远没有表面这般平静。

    乔森自己因为关了电脑忘了保存工作进度,都会非常的懊恼。更别说林林如今几年的努力即将化水了。乔森可以想象得到林林如今的内心肯定酝酿着一股风暴。如果不伤害别人可能到最后伤害的就是自己了。

    乔森希望林林能够宣泄压抑在内心的不甘、不忿,但是为何林林变得如此的深沉?

    两人都没有说话,沉默的看着电视,似乎要把电视机盯出一个洞来。

    乔森打破沉默:“你别想自杀呀,我可盯着你了…。”

    乔森的一句话,让林林红了眼眶,想起最近自己经历的一切:在停尸间当值,吓到发烧了,而后进手术室,见血竟然会晕。原来用活人开刀和对着尸体开刀是两种不同的感觉。自己居然不敢对活人动刀,这样的自己连合格的医生都当不了更不用说当一名优秀的医生了。

    经历了这一切的林林失去了前进的方向,失去了人生的目标,人生忽然混沌不堪。

    人生似乎已经毫无亮光,无路可走。怎料前方骤然再一次出现了一条路,还有人在前方提着灯等自己走过去。压在心口的大石一下子小了很多,能让自己喘一口气。

    林林听到乔森的话后,终于把视线从电视上转移开来,抬头看向天花板,只因为眼里有泪水,不想让它流下。

    林林平复了一下心情,起身,说道:“不早了,我先回宿舍了。”说出来的话倒着一丝丝的鼻音,不留意的人自然发觉不了。

    乔森拉住林林的手:“别回去了,看到那些东西只会更难受。在这里睡吧,明天我再陪你回去收拾东西。”

    被乔森温暖的大手拉住的那一刹那,林林的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鼻子塞塞的,林林崩溃的蹲了下来,把头埋进膝盖间,痛哭起来。林林不是没想过要找一个人倾诉,然后大哭一场,但是环顾四周,哪里有适合倾诉的人?

    跟自己宿舍的人说吗?大家都是女生而且还是实习生,说出来只会增加了她们的负担和恐惧。

    在别的男生面前吗?这不就是想要找安慰吗?自己还没有那么绿茶。在发生这件事之后,林林一直避开不去见周围的人,就是不想要被安慰,被怜悯。只是,多年的独行已经忘了安慰的话就算笨拙也真的很温暖。

    况且在这期间之所以一直没有人能接近林林,应该还是要归功于乔森的布局妥当…。

    乔森的内心是雀跃的,因为不用自己阻止,林林也当不了医生了,这简直是天公作美啊!

    却说,林林在乔森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大哭了,乔森…

    乔森顿时是慌了,没想到林林说哭就哭,一时之间竟然忘了要怎么安慰她。好害怕自己说的话给了林林勇气让她继续当医生。

    乔森像个流浪汉一样蹲在林林身旁,有点手忙脚乱的拍着林林的后背帮林林顺气。

    乔森终于想起自己准备的话,一边回忆一边结结巴巴的安慰道:“没事的,你不是学霸吗?重新学一门专业肯定很容易的…。我就想到很多适合你的工作,比如说药师…还有你。你可以去学心理学啊!你以前不是很喜欢的吗?对了,我了解过的,你还可以去做新药研发…说不定以后有一种药是你的名字命名的呢…。”

    说真的,乔森说的话,林林一句也没有听清楚,一个人在大哭的时候,耳朵基本是聋的,周围的声音基本都是嗡嗡嗡的,还有回音。大脑昏昏涨涨的,可是也只有在大哭的时候心里才没有那么难受。

    林林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哭了有一段时间,直到眼睛再也流不出泪水,林林抽噎着喝了几口啤酒补充水分。

    哭出来真的舒服多了,人也没有那么压抑了。突然之间似乎也没那么多烦恼了。余生顶多就是当个啃老族,死皮赖脸毫无用处的活着。

    想着想着,林林又猛地灌了自己几口啤酒。乔森看到林林没有再哭而是一个劲的喝酒,在林林旁边,劝道:“喝慢点。你喝慢点。”

    “不对,你少喝点…。”当乔森说这句话的时候,林林不悦的皱了眉头,当着乔森的面把手里空了的易拉罐“啪”的一声,捏扁了。乔森顿时停下了碎碎念:莫名感觉到一丝杀气。

    乔森举起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喝。喝。不够我下去再买。”

    听到乔森的这句话,林林才大发慈悲的搭理了一句:“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乔森不以为然的说道:“想回来就回来啊,难道还要你批准啊?”

    林林:“哦。”

    乔森:“你怎么不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林林:“你什么时候回去?”

    乔森不说话了,不满的盯着林林看。林林把手里的啤酒喝完之后起身说道:“睡了。”

    乔森看着林林的背影,心里松了一口气:虽然还是没有说出来,最起码还是哭出来了…大概是没什么事的。

    林林回房间拿衣服,接着去浴室洗澡,随意点了一个电台,音乐缓缓流出,花洒的水也一样。

    林林就站在花洒下,一动不动,任由雨点般的水打在自己的脸上。林林是后悔的,对于很多事,林林都是后悔的。后悔选择了这个专业,后悔自己毫无主见,后悔自己留在了G市…

    可能林林更多的是痛恨自己吧,为什么这么不争气,为什么人生能够毫无计划的前行了20多年?可能更加痛恨的是自己为什么没有梦想,痛恨自己居然得过且过的活到今天。

    终于某一天不能再得过且过了,林林被迫停下来认真思考自己的梦想是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