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快穿新略:娘娘请上座 > 100、东宫至上(07)失控

100、东宫至上(07)失控

 热门推荐:
    “自然是有的,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仪表堂堂,风度翩翩,又是贵胄,让姑娘一见钟情很容易的。”

    “而且太子殿下也是第一次见她吧?第一次见她,你便想她,你又何尝不是一见钟情呢?”

    “哦?我如何在想她?”

    阿水是个知书达礼的人,也是个体贴人的人,说话从来不会拐弯抹角的,林书泽很欣赏她,拿她当朋友看待,和她聊天,很轻松,不能有太多的顾忌。

    “太子殿下一直站在这里,心里定是想着事情了,而且,太子殿下手握着桃木簪,送人家桃木簪,岂会心里不是喜欢?”

    “哦!”

    林书泽看了眼握在手里的桃木簪,道:“我只是觉得这桃木簪她会喜欢,并没其他的意思。”

    “哦,是吗?那这桃木簪,阿水也喜欢,不如太子殿下将这个桃木簪送给阿水吧。”

    阿水笑眯着眼睛说道,看不出来是在开玩笑还是在说真话。

    林书泽一愣住,就那样握着桃木簪看着她。

    阿水咯咯一笑,“太子殿下还不承认是喜欢那位姑娘了?你肯花心思去想她可能喜欢什么,有这份心思,就已经在动心了。”

    “阿水。”

    “太子殿下不必解释的,太子殿下对阿水有救命之恩,阿水此生愿意为太子殿下做任何事情,绝对忠心耿耿。太子殿下有任何烦忧的事情,阿水都会替太子殿下分忧的。”

    只是,“太子殿下,那是什么样的女子?太子殿下竟然动心了。”

    “她……”

    林书泽转过身,看着未央树下旁腿而坐的女子,“她是特别的女子,和我所认识的女子都不一样,她胆儿大。”

    第一次见面就敢牵自己的手,敢在自己面前喝酒。

    “她胆儿又小。”

    很爱哭,像个小姑娘一样,动不动就红眼睛,委屈的看着自己。

    “她,性格率真,不拘小节。”

    敢把咬过的鸡腿给自己吃。

    “胆儿大,胆儿小,性格率真,不拘小节?”

    阿水想,那是什么样的女子呢,竟然有这些特点,难怪如此特别,让太子殿下牵挂呢。

    “太子殿下,阿水看,你不仅喜欢人家了,还很喜欢呢。”

    “阿水,我心里,有些不知所措。”

    “太子殿下是怕将军府二小姐知道了,怕二小姐不同意她过门?”

    听说将军府的两个千金小姐,性格是天差万别,大女儿长思乐长得是倾国倾城,温柔文雅,乖巧懂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二女儿长思央生的肤白貌美,又沉鱼落雁之姿色,却是性格乖张之人,调皮闹腾,性格外向,生性太过活泼。但这二女儿,将军夫人却是疼爱得厉害,宠溺得厉害。

    如今太子殿下已经和二小姐长思央有了婚约,这长思央性格不好惹。也难怪太子殿下烦忧了。

    “我并未想她过门。”

    林书泽如实说道,“我只是觉得她新奇。”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是未了解男女情事,所以才迟钝的,依阿水看,太子殿下已是很在意这位姑娘了。”

    只是不知道这是哪里的姑娘竟如此有魅力,让太子殿下魂牵梦萦了。

    长思央等了又等,等了又等,池水还是没有来。

    这中午的人群都散去了,下午的人群拥堵时期又来了,这人群又散去,池水还没有来。

    “月牙!池水真的没有出意外吗?”

    他怎么还不来,怎么还不来。

    自己从早上等到了下午,等了快一整天了,怎么还没有见到他。

    “月牙,你说,池水会不会走错地方了?他在其他的地方等我?”

    这个时代没有手机就是不好,想要找一个人都不能够。

    月牙玉——主人,你放一百个心,池水没有去其他地方等你,也没有出任何意外,他还没有出现是因为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要不要相信你,要不要来?

    “这么简单的事情,需要想这么久吗?”

    他是不是不喜欢我?还是他心里有姑娘了?他上次该不会是故意哄我的吧?

    在夜幕降临之前,林书泽犹豫在三,还是过来了,因为她一直在,所以他决定过来。

    “子央!”

    “池水!”

    长思央慢腾腾的站起来,红着眼睛看他:“你……你是来和我说告别的吗?”

    我等你好久了,无聊得很,无聊得只能看《女子贞德》来打发时间了。

    我等你好久了,心慌得很,心慌得只能看《女子贞德》来静一静心了。

    “子央!”

    林书泽伸手抱住她,轻轻的说:“如果我没有来,你会怎么样?”

    “我会一直等下去。”

    “为什么?傻瓜!”

    “因为我相信你会来,你会言而有信。”

    “你凭什么相信我,我们才见过一次。”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相信你。”

    林书泽:“……”

    她或许就是一个不一样的女孩子,不擅长掩盖自己情绪的女孩子而已,并非那种故意来演戏的人。

    林书泽松开了她,扶起那下巴,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最近,什么也没有做。

    “子央,你饿坏了吧,走,我带你去吃东西。”

    就在他准备牵着她离开的时候,长思央抓着他的手臂,踮起脚尖的,突然而又意外的亲了他。

    林书泽第一次被女人亲,那种不一样的感觉让他僵持了好一会儿。

    好一会儿,他的脸色才恢复正常。

    “子央!女子行为要端庄。”

    “我真的喜欢你。”

    林书泽:“……”

    撇开她,匆匆的往前走,心口处有些异样,心跳得特别快,特别快,特别快,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池水,池水,你等等我!”

    “池水!”

    长思央跟了上去,牵上他的大拇指,“池水!”

    “池水,你要是不喜欢我亲你,那我以后不亲了,你别生气,别走这么快。”

    林书泽:“……”

    停下脚步,脸色有些不自然的看着她,“你这样亲过其他男人吗?”

    行为如此轻佻,主动的去亲一个男人,这世间除了她怕是找不出其他人了。

    父皇的妃子们,哪怕是盛宠的母妃,也不敢主动的大众广庭一下主动的亲吻父皇的。

    长思央摇摇头,鼓着嘴巴,“没有,我就主动亲过你。”

    “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

    啵!

    林书泽低下头,吻住她后面的半句话。

    这会,倒轮到长思央傻住了。

    一下子的,抓着他的手都松开来了,不知道该如何放了。

    林书泽伸手揽住她,渐渐的加深了这个吻。

    原来大胆放肆的她也会有不知所措的时候。

    原来主动的她也是厚着脸皮的纸老虎,实际,经验严重不足,傻掉半天了。

    还以为主动亲一个男人的她,是有经验的,自己还有些生气的,看到她呆萌的笨拙的样子,倒相信她说就亲过你一个人了。

    松开时,长思央脸红红的,呆呆的看着他,手抓着他衣服的领子,“池水……”

    “恩?”

    “你有事情?”

    “没有,池水!”

    长思央搂住他脖子,靠在他胸前,秦正泽,我终于等到你了,不管你这一世会不会记得我们上一世所经历过的事情,我都满足了,因为我终于遇见你了,你终于不在距离我千里之外了。

    我来这里,便是想遇见你的。

    “子央!”

    林书泽摸了摸她的头,“子央,我带你去吃东西。”

    “子央……”

    长思央不松手,“让我再抱一会儿。”

    林书泽:“……”

    自己是高估了她厚脸皮的程度的吗?

    林书泽最终带她去了水上房吃东西,阿水的厨艺是不错的,京城里有特色的菜,她都会做,而且做得特别好吃。各地方的特色菜,她也会一些,做得也还算原滋原味。

    长思央吃了一口肉片,“池水,这外面的东西都是这样美味的嘛?”

    “喜欢吃吗?”

    “喜欢!”

    长思央使劲点头,总觉得京城里各处的的东西都特别好吃,都比府里的好吃。

    “好吃就多吃一些。”

    林书泽动手给她盛了一碗汤,“阿水做的汤也很好喝。”

    林书泽盛汤的样子,让长思央想起了秦正泽,秦正泽陪自己吃饭的时候,也会给自己盛汤,不过,他不是把汤放下,而是喂自己喝。

    于是,长思央放下筷子。

    “池水,我手酸,你喂我喝汤吧。”

    一旁正在上菜的阿水听到这话,不由得多看了这姑娘一眼,未央,未央姑娘,果然是个胆儿大的姑娘,竟然敢让太子殿下喂她喝汤。

    林书泽很不解风情,拿起长思央的手,“怎么会手酸,是不哪里伤着了?”

    长思央抽出自己的手,哼了一声,不解风情的人。

    一般人说手酸,明显就是一个借口,对方应该心领神会的,不都是主动的喂汤吗?哪里会有问手怎么了。

    她那句不解风情的人虽然是很小声的嘀咕,但很不幸运的被林书泽听到了。

    林书泽端起碗,喝了一口汤,长思央正要埋怨他怎么能自己喝汤呢就被人揽住腰了,接着,被吻住了。

    阿水惊得差点没把手里的盘子给抖掉,一向持重的太子殿下竟然被女子的一句话激成这样,这个未央的女子在他心里,地位果真不简单。

    好一会儿,林书泽才松开她,问手还酸吗?

    长思央忙摇头,不酸了。

    温柔应该到这里就结束的,然后正常吃饭的。

    哪知道林书泽起身坐近了一些,坐到长思央那个凳子上去,而不是隔席坐。

    他端着小碗,拿勺子盛了汤,送到她嘴边,“多喝点汤,先垫垫胃,再吃米饭。”

    饿了两顿了,直接吃饭,怕她的胃会受不了。

    阿水放下盘子,便退下了,太子殿下,果然很喜欢这姑娘,从未见他对说谁这样温柔过。

    这位未央姑娘,真是有福气的姑娘,她的举止言行,的确和一般人不一样,说不出哪里来的不一样,但他就很特殊。

    “池水!”

    长思央揪住他衣服,“你是不是第一次吻女人?”

    “子央!”

    “我是不是你在这里第一个亲的女人?”

    “子央!”

    林书泽啪的放下筷子,嗔怒的看着她。

    世间女子谈及男女之情都应该在闺房里小声的偷偷的说,从来还没有听说过谁都会这样明目张胆的讨论。

    “我好奇嘛,我见你耳朵会红!”

    长思央委屈巴巴的看着他。

    她这般模样,林书泽突然生不起气来,她就是这样的女子,因为信赖自己,所以才这样毫不避讳、肆无忌惮吧。

    “子央!”

    林书泽别起她落下的头发,“子央,你是第一个让我觉得新奇的女人。”

    “只是新奇么?”

    “没有喜欢?”

    长思央靠近的问。

    那调皮的唇,就在眼前晃动。

    林书泽揽住她的肩膀,靠近一些,咬着她的唇角,“你说呢?”

    “你是喜欢我的!”

    长思央没脸没皮的说道。

    林书泽夹起一片菜,喂给她,“和子央在一起,我很开心,子央,你是一个让我心动的人。”

    “真的心动了吗?”

    长思央作怪的挠了挠他的衣服,“心动了吗?让我听听的心动。”

    这种更加放肆大敢的挑破,甚至是“勾引”,彻底的激起了林书泽作为一个男人最原始的欲望。

    未央放肆的行为果然不可估量。

    林书泽一掀开桌帘子,把碗碟之类的都掀翻开地,剩下一个光溜溜的桌子。

    林书泽覆压而上,勾起她的腰带,“你真想听?”

    碗筷落地的霹雳啪啦的声音惊得阿水赶紧的过来,以为是出什么事情了。

    只是到门口时,就顿住脚步走不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太子殿下竟然……

    太子殿下何许人也,从小受太傅夸张,饱读诗书、彬彬有礼,孝义仁道,温尔文雅之人。

    现在,竟然有此一面,如此迫不及待。

    这未央姑娘,未免有太大的份量了,竟然能让他失控。

    太子殿下,你终于遇上你的心上人了。

    只是,太子殿下,你情绪如此受她的控制,这……这对你来说不利的,你是可以有宠,但不能有爱的人,你有爱就会有舍不得,会有顾忌,这对你这样的身份来说,并不合适。

    能伤你最深的人都是你爱的人,太子殿下,阿水怕以后这未央姑娘会成为你的阻挠。

    “太子殿下!”

    阿水敲了敲门,“太子殿下,阿水以为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