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种兵 > 第八十四章 干聋南路边帅的耳朵

第八十四章 干聋南路边帅的耳朵

 热门推荐:
    陆正指挥着二十万南路将士,每个将士都有成百上千甚至上万的念兵,每一处角落的战役都要掌控,他哪里有空和孔凡来聊天,又怎会管他收了多少个人头,会得多少的战功?

    最初与他传音,一是孔凡确实立了功,二是因为看中了孔凡的火焰兵可以克制火灵,想结交一下,收为己用。

    哪想到孔凡变成了狗皮膏药,一直缠着自己没完。

    陆正就纳闷了,这位自称是只有念卒境界的世家弟子,得有多能扯,这么中气十足的传音,他得把自己贬低得有多底?

    他和孔凡之间的距离,有几十公里,就算是他这种念帅境界的大能,想要一直保持这样传音也不容易啊。

    更何况,孔凡的传音,这么迅猛,这么响亮,还一浪高过一浪。

    他哪里知道对于孔凡来说,只要加上好友,只要你在线(在听),就可以无视距离,无限制的传送下去。

    至于传音的声音,其实一直都是保持一个音调,只是陆正忙着指挥大军,有时候来不及搭理孔凡。

    这样,在孔凡念书里显示陆正的状态,状态变成了忙碌中…

    竟然不理我了?

    于是乎,孔凡就用了聊天提醒功能,只要陆正不回话,孔凡就发个“震动”过去。

    意念传音的震动功能,就相当于直接在耳膜上的震击,并且哪怕把你耳朵震聋,意念传音的声音一样会传递给你。

    孔凡为了拿到更多的念灵石,只能无下限的一次又一次的折磨陆正。

    这一招还真好使,原本的忙碌装填顿时变成了在线。

    能不在线么,这意念震动直接将陆正的精力又吸引了过来,不能不在线啊,这玩意伤害很大呢!

    至于陆正本人,他是无可奈何的,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堂堂边帅,竟然在战场上受制于人。

    他阻止不了孔凡,尤其对于他发的意念震动,就像是在一次次的敲打着他的心灵。

    “这真的是某世家弟子吗?这应该是某世家的老祖吧?”

    td你个老不死的,跑到战场上来跟我装奶油小生,装念卒新兵蛋子,还要赚战功得念灵石,还要抢我的指挥权?你不会是大明国的奸细吧?

    要不是他亲眼目睹孔凡杀火灵那股狠劲,他真的以为这是大明帝国派来安在他身边的奸细。

    就在陆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孔凡的意念传音一道接着一道:

    “考虑这么半天了,还没想好啊!”

    “叫你弄点火灵过来,怎么就这么难?”

    “我赚战功拿念灵石,又不从你手里拿。”

    “你个老不死的,难不成你想扣占我的军功,你再不给我调火灵来,我就震死你”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孔凡一连发了好几个震动过去,对于陆正的耳朵,连续的震动,产生了共振的效应。

    然后…然后陆正就什么都听不到了。

    “这个老不死的,念力竟然如此的深厚?”

    陆正开始惊慌了,不是因为害怕孔凡,而是作为南路统帅,他失去了听力,就听不到了下属的汇报。

    还不止这些,因为孔凡传递的意念震动,让他的心灵受到了打击,自己的意念感触也在下降。

    本来他的念力可以笼罩全部战场,这样才能有条不紊的下达各种命令,指派给属下各方部队。

    现在他不但聋了,就连意念感知也下降了。

    这是一件相当严重的事件,相当于带兵打仗的时候,主帅阵亡了。

    虽然他还活着,但是也等于亡了,一个毫无用处的主帅,在战场上就是一无是处的。

    并且他想把自己的处境传递给镇南王,也做不到了,他的念力因为心灵所戳,严重下降,连附近战场的形势他都感知不到,怎么还能传递意念给更远处的镇南王。

    这一下,陆正害怕了。

    嘴上一直骂“孔晓二”这个“老不死的”,但是心里却是真的害怕了。

    作为一军之帅,他肩负的重担太大了,统领二十万大军,上亿的念兵。还有整个战场四分之一的布局。

    一旦南路出现战略失误,很有可能成为明军的突破口,在没有指挥官的状况下,大唐南路战线将会很快崩溃。

    南路一旦溃败,也势必影响整个镇南军的布局,就像是被洪荒之流被打开了一个缺口,大唐镇南军将会溃不成军。

    此举影响甚大,一旦镇南军损失惨重,那么整个唐国的南部战线都将受到极大的影响,会给明国可趁之机。

    虽然国力的较量,更重要的害是念王级别人物的对抗。

    但是军队也是国家之本,镇南军为唐国精心培养出来抵抗大明帝国入侵的正规军,其功能和作用也不容小觑。

    “难道这个可恶的‘老不死’真的是大明帝国的奸细?”

    陆正震惊之下,将最后一句小声的说了出来。

    孔凡发了无数个震动,见对方也不见个回音,眼看着周围的火灵越走越远,他着急啊,机不可失失不再得,弄点念灵石容易么。

    正准备再找陆正好好聊聊的时候,发现陆正的好友头像上,出现了状态签名,就是陆正刚刚嘀咕的那句话。

    “你说谁是老不死?老子今年才15岁好不好。还有谁是大明帝国的奸细?你作为一个成年人,还是一军之帅,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任。”

    孔凡停下了发震动消息,决定要好好的摆正这位陆边帅的三观。

    三观不正何以作为主帅带兵打仗?

    “你当这个南路边帅多少年了?”

    “三十年”

    陆正被孔凡的意念传音弄愣了,他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一声低语,竟然都被对方听到了,这个“老不死”的深不可测啊。

    可是他为什么还说自己只有15岁?有15岁就拥有这么恐怖实力的绝世天才吗?

    孔凡不再给陆正思考的时间,继续开审:“怪不得你做了三十年的边帅,都没办法再提干,你就是做事没脑子,不懂得把握机会,不懂得抓住战功。”

    “提干?”

    他已经是镇南军的边帅了,再提干还能怎么提?难道要把镇南王换下来当王吗?

    “怎么?没自信?我看你也是,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你的兵?我立功越大,你的功劳就越多,在镇南军地位也就越高,就算不能把镇南王替换下来,至少也是他一人之下百万人之上,所有人为你马首是瞻。”

    “我立功?我的耳朵都被你的意念传音给震聋了,我现在连指挥都做不了,我还立什么功。你不要猫哭耗子假慈悲,你究竟打的什么主意,为什么要如此害我?”

    陆正已经无语了,要不是他成了聋子,无法辨知孔凡的位置,他怕是要直接飞奔过来跟孔凡玩命。

    “等等,你说什么?你耳朵别我震聋了?你在开玩笑吧?你聋了怎么还能和我一直对话?”

    “那是因为我被你的意念给锁定了”

    陆正已经被气得胡子翘起了老高,要是孔凡在他眼前,他要么将孔凡大卸八块,要么和他血战到底,哪怕是战死,他也不想受这份折磨。

    “你,聋了?听不到别人的声音?只能听到我的声音?那这是好事啊”

    “什么?”

    “不是,哎,我怎么把心里话也打了出来…”,孔凡继续打字。

    “我的意思是说,你把指挥权交给我,我帮你调动三军将士,这样不就没有问题了吗?”

    孔凡一边说着,一边眼睛里冒着念灵石,拿到了大军的指挥权,他能得到的战功可不是几百那么简单了。

    他可以将战场转移,再次将火灵转移到自己的身边,然后命令那些跟自己抢战功的人,老实的给自己防御,让他的兵一个人输出,那样人头和战功就都是他一个人的了。

    越想越美,他就等着陆正给他交兵权了。

    “你痴心妄想,老不死的,你想颠覆我镇南军,我就是死,也不会从了你”

    陆正被气得七窍生烟,让我主动交出兵权给你?你真当我是个傻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