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帝国争霸 > 第291章 还施彼身

第291章 还施彼身

 热门推荐:
    要往根本上说,迢曼帝国能不能在三个月内击败洛克共和国,以及能否按计划攻占威敬王国,都跟白止战无关。

    那是地面战争,不要说白止战搞不懂,哪怕是内行,也没插手的余地。

    需要白止战考虑的,是另外一个问题。

    虽然阳谋才是正道,阴谋是歪门邪道,而且邪不能胜正,但是阳谋的最大问题,就是没秘密可言。

    前面提到,在迢曼帝国发动闪击战后,三巨头的同盟关系就藏不住了。

    问题就是:纽兰联邦还会作壁上观吗?

    如果不会,那么纽兰联邦在什么时候参战、以什么方式参战,在参战之后如何安排两洋战略?

    站在帝国海军的立场上,就是要如何应付来自东望洋对岸的威胁。

    这不是一个单独的问题,是一连串的问题。

    在对纽兰联邦参战的问题上,陆军将领的态度偏向乐观。

    其实在跋窟密谈中,李清将领就反复强调,纽兰联邦未必会立即参战,即便在参战后也会以布兰王国为重。

    理由非常简单:狭夷皇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狭夷皇国离战败也就是一步之遥,不要说纽兰联邦鞭长莫及,而且在参战后还要花时间进行动员,哪怕提前完成了动员,还做好了牺牲百万将士的思想准备,也未必能改变狭夷皇国的命运。

    相对狭夷皇国,布兰王国的底子更加厚实。

    不管怎样,布兰王国是曾经的日不落帝国,而狭夷皇国不过是暴发户。

    再说,梁夏帝国实在是太强大了,而迢曼帝国明显差了一截,肯定应该首先对付实力较弱的敌国。

    关键还有,布兰王国拥有一支足够强大的海军。

    虽然依靠这支海军,在树立起了必胜信心之后,布兰王国能做到自保,但是在打败迢曼帝国之前,这支海军也就只能让布兰王国自保,无法发挥更大的价值,比如前往梵炎洋与东望洋作战。

    首先打败迢曼帝国,至少是稳住战局,才能盘活布兰王国手里的王牌。

    厉害关系如此明显,凭什么去质疑陆军的观点?

    在怂恿狭夷皇国派遣常驻舰队去偷袭澄江港的时候,洛福斯已经做出选择,不然不会在战争爆发之后作壁上观。

    只是,陆军将领忽视了最核心的问题。

    谁才是纽兰联邦的头号劲敌?

    显然不是迢曼帝国!

    二十多年之前,在出兵参加上次大战的那一天,威尔金斯就向全世界宣称,梁夏帝国是邪恶之源,自由世界的公敌,纽兰联邦将率领西方文明最强大的武装力量,战胜这头来自东方的恶魔。

    把梁夏帝国当头号劲敌,纽兰联邦有什么理由盯着二号对手?

    这又不是玩田忌赛马的游戏!

    打败迢曼帝国,战争就会结束吗?

    没有纽兰联邦支持,布兰王国就会战败吗?

    纠集布兰王国之后,更加有把握战胜梁夏帝国?

    显然,这三个问题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不是陆军不清楚其中的厉害关系,不过是装疯卖傻罢了。

    要说,司徒旌德与彭怀胜依然没有放弃攻打狭夷本土的念头。

    如果断定纽兰联邦将会立即参战,而且把重点在东望洋,那就肯定要在战略选择上做出取舍。

    这就是薛远征向白止战提出的第一个问题。

    是否需要攻打狭夷本土?

    沉思一阵,白止战才说道:“我个人认为,还是得攻打狭夷本土,而且是越早越好。”

    “为什么?”没外人,薛远征也很干脆。

    “从战略的角度看,哪怕洛福斯找到了万金油,成功说服国内坚持‘孤立主义’的顽固分子,也要几个月之后,才有可能在西东望洋这边采取行动。如果把动员算上,需要的时间更久。”

    薛远征没开口,只不过眉头紧锁。

    白止战也没有藏拙,把想法说了出来。

    首先就是,迢曼帝国最快要在下个月才会参战,然后用三个月对付洛克共和国,而纽兰联邦未必会在洛克共和国战败前,至少是在出现战败的迹象之前出兵,毕竟洛福斯关注的不是洛克共和国。

    在战后跟仇敌和解的洛克共和国,没有出兵去救的价值。

    其次,布兰王国也不会迅速战败,哪怕本土遭到轰炸与封锁也能坚持一段时间。

    按上次大战的情况,哪怕海运航线被全部切断,布兰王国也能够凭借战略储备坚持半年以上。

    迢曼帝国再是强大,也无法在开战后就对布兰王国发起无限制潜艇战。

    关键,迢曼海军没有那么多远洋潜艇!

    最后,纽兰联邦也需要时间完成参必要的动员工作。

    只是有限军事动员,比如让海军召回所有在休假的官兵,让战舰完成检修,就需要好几个月。

    综合这些,白止战大致推测,纽兰联邦参战的时间在下半年,而且在第三季度的可能性最大。

    只是,绝不会拖到明年。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梁夏海军在明年都能获得四艘大型航母,纽兰海军要后年才能获得航母,而且就一艘。

    以此为准,还有大半年时间。

    只是,薛远征霰弹没打算就此放过白止战。

    “这么说,你已经找到可行的办法了?”

    “算不上。”

    薛远征笑了笑,让白止战说下去。

    “我也是在去了冰风暴半岛之后,才想到这个问题。我们一直想战胜狭夷皇国,难道真的有需要?”

    “不战胜……”

    “在上次大战结束之后,狭夷皇国在占领区扶持下高伪政权,为什么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

    听白止战这么一说,薛远征立即就锁紧了眉头。

    白止战没再说下去,毕竟这种谋国的事情,不是一个小小的海军少将能擅言的,而且这个话题本身就不太光彩。

    不要忘了,白止战现在还是帝国的准驸马。

    数十年来,帝国皇室始终以伟大、光明与正统为本,从来没有跟负面事情扯上关系。

    “这确实是个办法。”薛远征沉思了一阵,才说道:“只不过,怎么打都避免不了跟纽兰联邦开战。如果我是洛福斯,肯定会在梁夏帝国攻打狭夷本土的时候出手,而我们又不可能拖到明年。”

    白止战暗自谈了口气。

    其实,这就是当前局势的第二个微妙之处。

    跟北夕落洋上那边恰好相反,在西东望洋,拖不起的是梁夏帝国,希望拖下去的是纽兰联邦。

    至少在短期内,也就是在上半年,纽兰联邦希望能够拖下去。

    短短的几个月,能够做什么?

    如果没能在狭夷本土的战斗中取得决定性胜利,打成持久消耗战,那么等待梁夏帝国的就是万劫不复!

    那么是打,还是不打呢!?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