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帝国争霸 > 第260章 心深似海

第260章 心深似海

 热门推荐:
    “首辅临时安排的,我也才知道。”

    “海军就只有我一个人?”

    刘长勋点点头,说道:“你是海军谈判代表,不过去谈判的不止海军,具体工作由六局负责。毕竟是密谈,保密非常的重要。至于谈不谈得成,以及谈成了什么结果,最终得由来首辅拍板,也还得交给战时内阁进行表决。前后就几天,来回都是坐飞机,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

    这话,感情白止战的时间就不是时间。

    “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白止战试探着问了一句。

    虽然这是薛远征安排下来的,与海军司令部没多大关系,但是与海军有关,就肯定绕不过刘长勋。

    要说刘长勋不知情,那才是怪事。

    “要是能谈成,想办法为海军多捞点好处。”

    这是前去密谈,还是去参加分赃大会?

    白止战忍不住苦笑起来。

    “哦,还有一件事。我也是才知道的,迢曼帝国的海军谈判代表,你认识,而且关系还不错。”

    “邓兹少校?”

    “他早就是少将了,听说才被任命为潜艇部队的司令官。”

    “混了十几年,总算如愿以偿了。”

    “听说你们的关系不错,多下点功夫。”刘长勋叮嘱了一句,似乎担心白止战碍于私人情面,在谈判当中有所保留。

    “行,我现在就回宾馆收拾行李。”

    目送白止战离开办公室,刘长勋才坐下来。

    开始,白止战会错了意。

    如果由刘长勋安排,他会派另外一个将领去骆沙联邦的跋窟,毕竟在海军司令部有很多需要白止战出力的事情。

    从办公室出来,白止战觉得可以松口气了,却并非如此。

    外面的走廊上,郑江明已经等候多时,而且提着一个胀鼓鼓的行李包。

    此外,王开元也在。

    从郑江明的表情能看出,王开元是才到的,之前没有打招呼,他已经知道白止战要去跋窟的事了。

    为此,还去帮白止战收拾了行李。

    “白将军。”

    “王处长。”

    这是正式场合,白止战也确实不清楚王开元现在的军衔,所以只能用他在六局的职务来称呼。

    “这次确实是安排不周,还请白将军多多担待。”

    “王处长太严重了。”

    “东西都准备好了,出发吧?”

    这不是废话吗?

    要不立即出发,王开元来此干嘛?

    白止战点点头,没跟王开元继续废话。

    上车之后,白止战才知道王开元不是来送行的,是要一起去跋窟,他还是此次密谈的负责人之一。

    来送行的是郑江明。

    去机场的路上,王开元透露了几条重要的消息。

    布兰王国的禁运威胁是真的,跟帝国是否答应进行谈判无关,到了2月1日会使用别的理由发起禁运。

    狭夷皇国不肯停战,布兰王国照样会宣布实施禁运。

    纽兰联邦参战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保不准就是今年。

    洛福斯已经开始在国内活动,联络与勾兑主要的大企业、大银行与大财团,争取国内利益集团的支持。

    这也是三方密谈的关键所在。

    “就我知道的,首辅大人已经下定决心要攻打狭夷本土,而且听说是某个海军将领给的建议。”

    “老王……”

    “那个海军将领是你吗?”

    白止战很无语,觉得王开元是在拿他开心。

    “我就是说说,别往心里去。你觉得首辅是什么人?如果首辅自己都没有拿定主意,不要说是你,换成刘长勋,也没用。战局发展到现在,停战谈判也就是做个样子,双方都得歇口气,对计划进行调整,而攻打狭夷本土已经成为必然选择。要不然不会在派刘向东去马拉城的同时,派你去跋窟。”

    “刘向东去马拉城?”

    “纽兰联邦与布兰王国发起停战谈判,我们没办法置若罔闻,总得应个景。”

    “能谈成?”

    “谈着呗。”

    白止战暗自叹息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的目光确实很独到,不然也不会得到首辅器重。我听说,你开始还向首辅建议拖住布兰王国。”

    “错了吗?”

    王开元笑了笑,又说道:“知道刘向真是怎么回答的吗?”

    白止战很无语,他不是那种喜欢八卦的人,不过对这个问题确实很感兴趣。

    “他的建议跟你的恰好相反。”王开元苦笑着摇了摇头,一副很是惋惜的模样。“初一的晚上,他向首辅提出尽量避免跟纽兰联邦开战,再争取一年时间,并且利用这一年时间进军与扫荡梵炎洋。”

    “这怎么可能!”

    “你觉得不可能吗?”

    “一年时间根本就不够!别说是现在,哪怕在陈炳勋的时代,我们也用了十几年才成为梵炎洋的霸主。”白止战咬了咬牙,又说道:“在制订计划的时候就提出了这个问题。除非实在没办法,比如战略储备快要耗光了,不然在东望洋这边取得决定性胜利之前,得尽量避免分兵他处。”

    “他处?”

    “就是梵炎洋。”

    王开元点点头,没接话。

    白止战也没说下去,发泄一通后,情绪才渐渐平静下来。

    如果这些话不是从王开元的嘴里说出来的,白止战根本不会相信。

    由王开元说出来的,就应该相信?

    刘向真再自私,也清楚厉害关系。

    要说,布兰王国就是个打酱油的角色。

    先干翻了纽兰联邦,还需要担心布兰王国?

    布兰皇家海军?

    就算吃下了豹子胆,也不敢冒险进入炎海,最多在狮泉城那边转几圈。

    在帝国海军内部早就已经对此达成了共识,首先决胜东望洋,再说进军梵炎洋。

    正是如此,在开战之后,刘向真才积极抓住每一次机会,由此成为旭海与西东望洋作战行动的指挥官。

    以进军梵炎洋为主,他在西东望洋上折腾个啥?

    说得透彻一点,真要是如此,不管刘向真折腾出多大的名堂,最后都是在为白止战做嫁衣裳。

    等他去梵炎洋,东望洋这边的战斗必然是留给白止战的。

    相反,如果他不想去梵炎洋,为什么要强调进军梵炎洋的重要性?

    如果刘向真没有说这些,那王开元说此话的目的是什么?

    白止战很疑惑,也就多了个心眼。

    要说,真正让白止战猜不透的还是王开元。

    情报人员的心思那可不是一般的复杂,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件事都有明确目的。

    白止战没开口,王开元也没开启新的话题。

    一路无话,一个多小时之后到了机场。

    还没有从车上下来,白止战就被吓了一跳,因为站在跑道旁等飞机的几个人中,有两个熟人。

    其中一个的身份不简单,另一个是白止战最不想遇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