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帝国争霸 > 第208章 隔壁的老王

第208章 隔壁的老王

 热门推荐:
    白止战没有当场就答应下来,只是说考虑,刘长勋也没逼他。

    其实,没什么好考虑的。

    好不容易熬到傍晚,在白止战准备下班的时候,郑江明找了过来,说是有个老朋友回到帝都,约好吃晚饭。

    至于到底是谁,郑江明没说,只是告诉白止战,到了就知道。

    白止战很头大,不过没办法拒绝。

    再说,除了回宾馆,他还真不知道晚上能去哪。

    也没有去别的地方,就在对面宾馆的餐厅,要了个包间。郑江明提前做好安排,连酒菜都备好了。

    随后,白止战才知道“老朋友”是王开元。

    还有,王开元已经是六局联络处处长,是郑江明的顶头上司。当初就是看在白止战的面子上,他才招了郑江明。

    “白老哥,回来这两天,过得不太舒坦吧?”王开元显然是手眼通天。

    此外,他比白止战小了两岁,所以叫声“白老哥”也算恰当。

    “别说了,哪里都不顺。”白止战也没有做作,因为在王开元的面前,根本就没啥秘密可言。

    “很正常,俗话说得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要是这么点苦头都熬不住,那也成不了气候。”

    白止战很无语,觉得这家伙是在幸灾乐祸。

    只是,王开元的这几句渝州方言,说得是有盐有味。

    搞不懂的,还会认为他是渝州人。

    其实,也就十多天没见,王开元看上去像变了个人,不但是精神抖擞,而且还有心思开玩笑。

    过往,他可是不拘言笑。

    喝了几杯之后,白止战把海军改革的事情说了出来。

    虽然跟王开元的关系算不上密切,但是就白止战的认识,这家伙从来不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海军改革跟他没半毛关系,谈不上利益得失,而帮白止战出谋划策,还能收获一个将来保不准用得上的人情。

    “这么说,都已经定下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王开元朝郑江明看了一眼。

    郑江明什么都没说,只点了点头。

    “你肯定知道,纽兰总统准备第三次参加大选,而且得到了党内支持。在昨天,他还让国务卿发表了一份声明,宣布响应首辅大人在去年国联大会上发出的倡议,愿意跟帝国携手共建和平盛世。”

    白止战点点头,表示知道这些事。

    其实,就是从郑江明那里听说的。

    昨天,白止战就是在知道这条消息后,才在会议上接受了刘长勋做的安排,没有跟刘向真争主功。

    纽兰国务卿的那份声明,绝对是有的放矢,造成的影响不可小觑。

    去年,薛远征在国联大会上发表这份倡议书的时候,国际局势还没有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薛远征的意图是通过联合其他强国,维持和平稳定的大局,避免国际局势朝着大战的方向发展。

    说直接点,那真是在为和平着想。

    可现在呢?

    纽兰国务卿的声明,听上去像是要跟梁夏帝国联手瓜分世界!

    其心可诛!

    当然,这不算阴谋,更像是阳谋。

    洛福斯的小心思根本就不难猜到,就是宣扬“梁夏帝国威胁论”,让布兰王国等列强更敌视梁夏帝国。还是在挑拨离间,让骆沙联邦这类跟帝国交好的国家产生猜忌,并且由此与帝国疏远。

    可问题是,这样的阳谋最难戳穿。

    说一千道一万,都没法证明,帝国不会跟纽兰联邦联合起来共治世界,因为解释就是在掩饰。

    通俗一点,这就是一坨掉进了裤裆的稀泥。

    反过来看,这也正是必须尽快战胜狭夷皇国的关键所在。

    “你说的那些,其实根本不需要担心。”

    “啥?”

    “刘长勋又没让你出头,按他的意思,只是希望到时候,你能够表明立场,给本土舰队的那帮人做个表率。”

    白止战皱起了眉头。

    “反过来,你觉得像这么重要的事情,刘长勋会把希望放在你的身上?白老哥,你就算打了胜仗,还是祝校长最器重的高徒,在刘家那些人的眼里,也只是一颗豆芽,长上天都是小菜。至于刘长勋这人,往好的一方面想。祝校长是何等的英明,亲自挑选的接班人又能差到哪里去?”

    听王开元这么一说,白止战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其实,王开元已经很客气了。

    直接一点,就是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一个小小的少将而已,还没有正式授衔,又算个什么?

    这确实有点打击人,可是白止战知道,王开元并没乱说。

    别说有一个扛得起大梁的刘向真,哪怕是没有,刘家也绝不会重用根本就不听使唤的白止战。

    要说的话,刘家并不缺战将。

    没有了刘向真,还有在南方舰队坐镇的刘向东。

    何况,打几仗下来,谁敢说在众多的刘家子弟当中,不会诞生一两个刘向真与白止战这种级别的战将?

    刘家缺的,其实是在斗争中必不可少的牺牲品。

    再说,贺家又何尝不是?

    这正是白止战不愿意投靠贺家的关键所在,因为以他的身份,就算有本事,也是随时可以牺牲的外人。

    远的不说,周宽德贵为帝国海军总司令与元帅,最终照样成了背锅侠。

    王开元的话虽然很刺耳,却句句都是震耳发聩。

    “王处长,这饭菜都要凉了,还是……”

    被王开元瞪了一眼,郑江明闭上了嘴。

    “白老哥,我不是故意要打击你,毕竟你是身在庐山中。我过来找你,是要把一个重要的机会送到你手上。”

    “那我先感谢你了。”白止战叹口气,情绪也渐渐平静下来。

    “谢不谢,还得看你能不能抓住。”

    白止战点点头,等王开元说下去。

    “刚收到情报,兰云已经去了南珠国南面,预计将在1月3日率领残存的战舰到达图克要塞。第四巡洋舰战队没有返回本土,预计也将在3日到达图克要塞。在昨天,一支有五艘货轮的船队离开了管岛,其中四艘是油轮,另外一艘运载了维修战舰的设备与器材,我们判断其目的地是图克要塞。”

    “你是说……”

    “我只管情报,其他的不懂。”王开元笑了笑,说道,“再提醒你一件事情,‘横江’号还在澄江港里等待维修。”

    “这怎么可能,都好几天了,难道说……”白止战一下急了起来。

    那是一艘舰队航母,帝国海军现在最缺的就是航母!

    “时间不早了,我晚上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就先告辞了。下次有机会,我请你们喝好酒。”

    “王处长,我送你。”郑江明立即起身去开门。

    等两人离开后,白止战才忍不住苦笑起来。

    吃饭?

    这满桌的酒菜,基本就没有动过。再说了,听到这些消息后,哪还有心情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