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帝国争霸 > 第108章 声东击西

第108章 声东击西

 热门推荐:
    “老李、老李……”

    大声喊叫着冲进司令舰桥的那名电讯军官,看到白止战之后,明显被吓了一跳,马上就呆立当场。

    我有这么可怕?

    白止战很无语,主动朝电讯军官走了过去。

    “司令官,我……”

    “给我吧。”

    电讯军官猛的回过神来,吞了口唾沫,把紧捏着的电文递给了白止战。

    他好像叫张小花吧?

    白止战只点了点头,没有跟电讯军官啰嗦,随手放下咖啡杯,接住了电文。

    这么多年,白止战依然对贺永兴万分敬佩。贺永兴最让他佩服的地方,就是能够记住见过的每一个人,不管隔多久都能在重新见面的时候,一口喊出对方的姓名,仿佛是很多年没有见面的知交,并非仅有一面之缘的路人。

    白止战能记住电讯军官,也是因为见过好几次,以及那个听着非常奇怪的名字。

    什么样的父母,会给亲儿子取名“小花”?

    从小就被玩伴、同学与朋友“笑话”、“校花”的叫,心理阴影不知道会有多大。

    当然,白止战觉得,任何人的名字都只是代号,而且在这个时代,没有文化的父母多如牛毛。

    在白止战看电文的时候,李铭博醒了过来。

    看到放在面前的咖啡杯,他也没多问,端起来一口就喝了个精光。紧接着,他的整个面庞都变得扭曲,神色是万分痛苦,心里也肯定后悔死了,说不定还在暗自咒骂,因为那是一杯三倍量的黑咖啡!

    别说在这艘战舰上,哪怕在整支舰队里面,能喝这种比黄连水还苦的咖啡,也就只有一个人。

    “老白,我说,你真的应该注意一点,不要随手放东西,很容易闹出人命来的!”

    感情,李铭博喝了白止战的咖啡,还是白止战的错。

    白止战没接话,转过身,把电文递给了李铭博。

    看清白止战的脸色,还有旁边的电讯军官,李铭博就意识到大事不妙,也没再抱怨,还放下了咖啡杯。

    海军司令部发来的,最新的情报。

    在狭夷本土西部的长泣,一支规模不大的陆军部队正在装船,推测在25日的夜间,最迟26日凌晨出港。

    按照情报机构推测,这支地面部队的目的地是南北撒豆群岛。

    最多只有一个师团,兵力在一万到一万五千人之间,以步兵为主,只有几十门小口径的山炮。

    此外,港口里有很多等待装载的工程设备。

    如果运输船队在25日夜间出发,那么最快在27日下午就能够到达守望者海峡,并且当晚就能登陆海峡北面的守岛与南面的望岛。虽然靠这点兵力,没办法封锁海峡,但是会对经过海峡的舰船构成威胁。

    关键,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军事占领。

    不要忘了,在上次大战结束之前,准确说是在塞巴和会召开之前,梁夏帝国跟同盟集团签署的停战协议里面就明确规定,南北撒豆群岛为非军事区,双方在停战之后撤兵,均不得派兵进驻。接下来,在塞巴和会期间,对南北撒豆群岛的管辖权做了明确界定,由国际联盟托管,在四十九年的托管期届满之后,再由当地的居民决定去留,即要么建立国家,还是归属于某个国家。

    里面,有很关键的一点。

    在此之前,南北撒豆群岛在法理上依然隶属于梁夏帝国,而且是梁夏帝国在大战后保留的唯一的海外领地。

    从战略角度看,南北撒豆群岛不但是帝国本土在东望洋方向上的最后一道屏障,更是前出东望洋与逐鹿全球的跳板。

    要说价值,超过其他海外领地的总和!

    正是如此,帝国才在舍弃了几乎所有海外领地的情况下,都不肯放弃南北撒豆群岛。

    此外,南北撒豆群岛还是帝国在崛起的过程中,开始向外扩张的时候,用枪炮打下的第一块海外领地。

    也就是从这里开始,梁夏帝国一步步的迈上了世界之巅。

    用时任首辅唐祖德的话来说,这关系到帝国的尊严。

    现在,帝国的“尊严”即将遭到侵犯。

    电文中写得很清楚:务必保证守望者海峡畅通无阻,尽全力阻止狭夷军队侵占南北撒豆群岛,想办法全歼狭夷常驻舰队。

    “虾子这是要干嘛?”

    “你说呢?”

    李铭博愣了下,随即就苦笑起来。“老白,你这话说得。我要是能想明白,还会只是个航海参谋?”

    其实,李铭博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

    因为不是正规科班出身,加上还是白止战推荐,所以在白止战的面前,李铭博绝不会显摆自己的聪明才华。

    这个时候,白止战已经冷静下来。

    “要我说,这是在声东。”

    “生动?”

    白止战翻了下白眼,说道:“声东击西的‘声东’,而这个‘击西’嘛,那必然是抱头鼠窜的常驻舰队。”

    “高野还没有死心,打算跟我们决一死战?”李铭博挠了挠头皮,仍然是一知半解。

    “老李,只是一个比喻!”

    “比喻什么?”

    白止战彻底无语了,没再理会仍然是一头雾水的李铭博,转身朝摆在舰桥中央的海图桌走去。

    跟“龙江”级相比,“帝都”级因为舰桥更加宽敞,换成了传统的海图桌。

    显然,在做这个调整的时候,舰船设计院的工程师肯定没有询问海军官兵、特别是特混舰队司令官的意见。对于习惯站着看图板的白止战来说,弯腰埋头反而不舒服,主要是久了容易腰痛。

    当然,使用海图桌,能够更随意的摆放与调整各种图标。

    在战场局面较为复杂的时候,使用海图桌,准确说是丰富的图标,能够让指挥官对大局一目了然。在进行严密的逻辑推理时,使用直观的图标,肯定要比进行繁琐的图上作业更加简单便捷。

    看了一阵,白止战微微点了点头,同时露出了一丝笑容。

    “想透了?”

    白止战抬起头,看到递到了面前的咖啡杯,里面是香气扑鼻的黑咖啡,才朝李铭博点了点头。

    这是李铭博让参谋去弄来的,现磨黑咖啡。

    此外,白止战已经在海图桌旁边站了很长一段时间,长到勤务兵都能从容的把现磨咖啡熬开煮沸。

    “老李,你觉得那四艘龟速战列舰会在哪?”尝了一口,白止战放下了咖啡杯。味道很不错,只是有点烫。

    “这还用问吗?”

    “那么,接下来又会去哪呢?”

    “这……”李铭博是在不懂装懂,白止战多问一句,他就露馅了。

    白止战笑了笑,不过没有继续说下去,开始像品茗一样喝起咖啡,似乎那是一盅从王母娘娘蟠桃宴会上偷来的琼浆玉露。

    心情不错,这是好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