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帝国争霸 > 第51章 变与不变

第51章 变与不变

 热门推荐:
    收到命令的不止白止战,还有第一航空特混舰队的司令官桂伯勇少将,以及第一舰载航空兵联队的李云翔准将。

    他们两个是司令官,军衔职务均在白止战之上。

    等白止战换好衣服,来到飞行甲板上,李云翔已经坐进了鱼雷攻击机,地勤人员正忙着为起飞做准备。

    把李云翔从陆军挖过来,可以说是白止战做得最漂亮的一件事情。

    其实,也不全是白止战一个人的功劳。

    大战结束的那一年,李云翔加入了一个由航空兵军官组成的团体,致力于让航空兵从陆军中独立出来,成立一个全新的军种。只可惜,在大裁军的潮流之中,成立空军的事想都不要想。结果是,数百名陆军航空兵的军官在事后被清洗。虽然李云翔不在清洗名单之中,毕竟他是家喻户晓的战争英雄,但是在此事之后,他对陆军是心灰意冷,白止战趁此机会递去了橄榄枝。

    李云翔一个人跳槽也就算了,他还拉上一帮陆军飞行员,这些人成了海军舰载航空兵的种子!

    当年,李云翔跳槽海军的事闹得沸沸扬扬,陆军与海军差点对簿公堂。

    由这个角度看,李云翔绝对是帝国海军舰载航空兵的第一人。

    此外,他还是帝国海军首个完成起飞与降落的舰载机飞行员,第一位舰载飞行教官。

    转任第一舰载航空兵联队司令官之前,李云翔在海军学院隶属的海军航校担任教官,一直干到教务长,培养了数百名舰载飞行员。到现在,李云翔的门生已经是帝国海军舰载航空兵的核心骨干。

    只是,白止战知道,李云翔的心思仍然在另外一边。

    不是说海军对他不够好,而是海军的平台太小,没办法让他施展抱负。

    在当教官期间,李云翔写了几篇论文,全面与深入阐述了空军的价值,提出了以为全面打击为核心的军事思想。用他的话说,未来战争将由制空权决定胜负,夺得制空权的最有效方式,不是出动战斗机,到战场上击落敌人的飞机,而是出动轰炸机,把敌机全都摧毁在地面上。

    显然,李云翔想要的轰炸机,海军给不了。

    等白止战与桂伯勇坐进机舱,李云翔才发动了引擎,接着就朝地勤人员打出准备就绪的手势。

    鱼雷攻击机的腹部挂着一具超大型副油箱,而且是满油起飞,需要借助弹射器。

    “准备好了吗?”

    “好了!”

    白止战在后面机枪手的位置,把宽敞点的中间位置留给了桂伯勇。

    这二十年,桂伯勇变了不少。

    当然,主要体现在腰围与体重上。

    用他的话来说,岁月不饶人,谁都有中年发福的那一天,哪怕他早就过了中年,离老年也不远了。

    他也是变化最小的那个,主要体现在军衔与职务上。

    二十年前,他就是海军准将,现在不过是海军少将。他是第一航空分舰队的首任与唯一的司令官,至今依然是第一航空特混舰队的司令官。他亲手提拔了白止战,直到现在依然是白止战的顶头上司。

    其实,他也是白止战最尊敬的人之一。

    不止因为他是顶头上司,更因为他的默默无闻,还有甘愿充当绿叶的奉献精神。

    李云翔早已是家喻户晓的大英雄,白止战也在海军中出了名,可桂伯勇呢?

    提到第一航空特混舰队,首先想到的是白止战,熟悉海军的还知道李云翔,只有在提醒之后才会知道,第一航空特混舰队的是司令官不是他俩,而是一个叫桂伯勇的,已经五十多岁的少将。

    桂伯勇最大的贡献,其实是给白止战让路,把成长与发展的空间留给了白止战。

    随着引擎的轰鸣声增强,一股巨大的力量作用到了鱼雷攻击机上,随即就从甲板上飞了出去。

    感觉就像被推出了航母。

    虽然不是第一次乘坐舰载机从航母上起飞,但是白止战每次都是胆战心惊,觉得这架笨重的鱼雷机会一头栽进大海。

    所幸,那只是他的担心。

    冲出飞行甲板之后,鱼雷攻击机沿着抛物线轨迹下坠了几米,随后就拉了起来。

    爬上千米高空,转为平飞后,白止战才偷偷的松了口气。

    放松?

    那要等到飞机降落之后。

    “桂老板,知道上面为什么让我们回去吗?”李云翔打开话匣子,而且在开口前关闭了通信电台。

    不管说啥,只有他们三个能听到。

    “老板”是李云翔给桂伯勇取的绰号。

    用李云翔的话来说,第一航空特混舰队的两艘母舰就像舰载航空兵的旅馆,特混舰队司令官就成了旅馆的老板。

    “恐怕不会有好事。”

    “还用你来说?”李云翔显然觉得桂伯勇在应付他,没有说实话。

    “小白,你嫂子上次介绍的那个,怎么样,你们还在往来吗?”桂伯勇趁此机会转移了话题。

    “桂老板,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白止战很无语。

    对于个人问题,白止战一直把祝世建元帅当成楷模。只不过,他没有一个得俯首帖耳的青梅竹马。也正是如此,拖到四十多岁了,白止战都没结婚,而且连一个长期相处的对象都没有。

    为此,桂伯勇也是操碎了心。

    其实,白止战也很无奈。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在海上,另外的六十五天,也有至少五十天在忙着处理各种各样的公务。不要说别的,每年的舰队演习,就要出海几个月,而且前后要花很多时间做功课。

    “我其实是在担心,这次回去后,恐怕很难落得空闲了。”

    “以前就有空闲吗?”李云翔毫不客气的接了一句。“不过话说回来,小白也真是。都四十好几了吧?前几天,我还听到几名官兵在私下议论,说他们的参谋长是不是在那方面有问题。”

    白止战翻了下白眼,对李云翔是彻底的无语了。

    别看李云翔也是奔五十去的人了,他的儿子去年就进了军校,女儿也快嫁人了,可是常年跟年轻官兵混在一起,开起玩笑来更是口无遮拦。关键是,他的相貌丝毫不显老,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

    “老李,我睡一会,到了之后再叫我。”

    “我也是,就麻烦你了。”

    说完,白止战故意打了几个呵欠,才摘下耳机。

    海军司令部突然下令结束正在进行的舰队演习,还发来电报让白止战他们返回,肯定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

    结合这两年的国际局势,白止战也不得不相信,桂伯勇的话没有乱说。

    或许,已经持续了二十年的和平时光即将宣告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