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帝国争霸 > 第67章 犀利无匹

第67章 犀利无匹

 热门推荐:
    “方向22,距离2450,甲类目标!”

    大声告诉毋奇铁的同时,司徒麟摁下了控制面板上面的开关,为炮塔解锁,把控制权交给了炮长。

    现在,他通过转盘控制的不再是炮塔,而是安装在炮塔顶部的车长周视仪。

    这也是一部红外成像夜视仪。

    与安装在炮塔顶部的右前端,专门供炮长使用的红外成像夜视仪不同的是,车长周视仪的分辨率要稍微差一点,而且不能跟激光测距仪与风速测量设备联动,不过能60度全方位转动,视野也更加开阔。

    其实,这就是“猎-歼”系统。

    简单的说,就是由车长搜寻目标,找到目标之后移交给炮长,由炮长来完成开火等攻击操作,而车长继续搜寻其他目标。

    在必要的时候,车长能超越炮长直接控制坦克炮向目标开火。

    为此,以车长周视仪为核心,配置了一套相对较简单的火控系统,其实主要是用来测距的刻度表。

    至于风速、温度等能够对精度造成影响的因素,几乎全都忽略了。

    原因也很简单,需要由车长直接开火,几乎都是近距离战斗,即便没有做修正,也只是打中炮塔与打中车体的区别。

    远距离交战的时候,肯定由炮长开火。

    这套“猎-歼”系统是zt-99b的核心,也可以说是精华所在,更是zt-99b的造价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

    仅仅是车长周视仪,采购价格就超过了40万金元。

    不过,肯定是物超所值。

    在理论上,“猎-歼”系统能够把坦克的作战效率提高8倍。

    至于是怎么得出的这个结论,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可否认的是,该系统确实有极高的战术价值,能大幅度提高主战坦克在复杂环境下的作战效率。

    “大汤圆,开稳点,等我信号……停!”

    在毋奇铁大声喊出来的同时,汤学兵猛的踩下刹车。

    就如同被绳索给套住了,在短短几十米内,这辆重达60吨,以每小时0多千米速度飞奔的坦克就停住了。

    随即,震耳欲聋的炮击声就传了过来。

    “嘭——”

    虽然呆在炮塔里面,还戴着耳罩,但是坦克炮开火时发出的声响,依然震得司徒麟双耳发痛。

    更难以忍受的,其实是在坦克炮重新装填,也就是打开炮栓之后,从炮膛里面涌出来的浓烟。

    虽然坦克炮有抽烟装置,但是没办法抽走炮管里的全部浓烟,肯定有残留。

    严格的说,发射药产生的硝烟是有毒气体。

    所幸的是,也就、4秒钟,硝烟就通过空调排到车体之外。

    “头,打中了!”

    “别停下,继续往前冲!”

    在司徒麟提醒之前,汤学兵就已经踩下了油门。

    重新装填,大概需要7秒钟,一般会预留10秒钟,而在此之前,坦克必须跑起来,绝不能留在原地。

    停下,就会成为敌人的靶子!

    两千多米之外,那辆被穿甲弹命中的坦克已经燃起大火,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弹药殉爆。

    不止是穿甲弹足够犀利,相对位置也非常重要。

    在开火的时候,那辆“豹2”侧面对着zt-99b。

    虽然没看清楚,也不无法看清楚,但是从中弹之后燃起的大火看,穿甲弹很有可能打中了坦克的发动机舱或者炮塔尾舱。

    几秒钟后,存放在那辆“豹2”炮塔尾舱里面的炮弹发生了爆炸。

    爆炸产生的火焰直接从炮塔顶部冲了出来,就像突然喷发的火柱,而且整个炮塔都飞了起来。

    在空中翻滚几圈后,才落到了几十米之外的空地上。

    不过,司徒麟并不关心这些。

    “方向015,距离2100……车长交火!”

    在锁定第二个目标,准确说是打算把控制权移交给毋奇铁的时候,司徒麟清楚看到,那辆“豹2”的炮塔转了过来。

    敌人发现了正快速逼近的zt-99b。

    没法判断那辆“豹2”瞄准的是那一辆zt-99b,毕竟在后面,还跟着警卫连的4辆主战坦克。

    只是,也没有必要做出判断。

    司徒麟第一个开火,因此他的座车被敌人发现与瞄准的概率最大。

    在他大声喊出来的同时,毋奇铁松开了控制坦克炮的操纵杆。

    不是在移交控制权,也不用移交,车长的控制权在炮长之上。松开操纵杆,是为了避免产生干扰。

    “汤学兵,听我命令……停!”

    这次只用了不到2秒钟,不到20米,zt-99b就停住了。

    原因也很简单,在重新起步之后,zt-99b的速度没提上去,在司徒麟下令时,也就只有每小时20千米。

    在喊出“停”之后,准确说是zt-99b停住的时候,司徒麟并没开火。

    他在等啥?

    “滋……”

    随着怪异的呼啸声传来,毋奇铁吓得倒吸一口冷气。

    那是穿甲弹从附近飞过时发出的声响。

    准确的说,在声响传到之前,穿甲弹就从坦克旁边飞过去了。那怪异声响,其实是超音速产生的音爆。

    如果是战斗机,那就是炸雷一般的轰鸣声。穿甲弹太小,产生的音爆也更尖锐。

    显然,司徒麟是在判断出敌人的坦克即将开火之后,下达的停车命令。

    如果汤学兵没让坦克停下来,而是继续往前冲,肯定会被那枚穿甲弹击中!

    哪怕“豹2”的d型穿甲弹还算不上先进,在理论上最多能打穿450毫米厚的均质装甲,而zt-99b的炮塔与车体正面的等效防护厚度在800毫米以上,能顶住d的直接打击,可只要被穿甲弹打中,就算没有被打穿,也能震坏坦克的电子设备,并且让驾乘人员受伤。

    至少会在短时间内丧失作战能力。

    “嘭——”

    在敌人射来的穿甲弹从坦克前方飞过去后,间隔不到1秒钟,司徒麟就控制坦克炮打出了反击的炮弹。

    “头,准确命中!”

    因为正面朝向敌人,所以开火产生的震动不算猛烈。

    毋奇铁看得很清楚,穿甲弹从那辆“豹2”的炮塔正面穿入,在从后方穿出的时候还带出了一团火球。

    不过,火球并不大,不像是弹药殉爆。

    随即,炮塔顶部的舱门打开,一个燃烧的物体,其实是一名着火的坦克手从炮塔里钻了出来。

    可惜的是,那名坦克手没能爬出炮塔,在打开顶盖之后就倒下了。

    虽然次口径脱壳穿甲弹完全依靠动能杀伤目标,没装填炸药,也没有爆破效果,但是在对付装甲目标,尤其是装甲目标内部的人员时,杀伤效果不比破甲弹与榴弹等依靠爆破产生破坏的弹药差。

    关键就是,穿甲弹在穿透装甲后,会产生大量以极快速度散射的碎片!

    这些碎片,就像飞散的弹片。

    此外,穿甲时会有大量的动能转换成内能,因此碎片的温度都非常高,在坦克内部能够产生纵火效果。

    任何一辆坦克里面,都不乏易燃易爆物品。

    正是如此,穿甲弹一直是对付坦克的利器。

    后面,警卫排的辆zt-99b也相继开火。

    往南,分成了6个突击集群,个连的辆坦克都已投入战斗,而且发挥出了应有的水准。

    虽然这是第04101营在波伊战争后的首次战斗,更加是司徒麟等官兵的第一战,但是过往严格训练的价值,在这个时候彻底展现出来。真要说的话,每年都要搞几次的实弹对抗演练的意义非凡。

    不说别的,至少让官兵在参战的时候不会因为敌人的还击而手忙脚乱。

    前沿指挥所里。

    巴甫洛夫亲眼目睹第04101营的反击行动。

    在此之前,巴甫洛夫对这支由“司徒”统帅的装甲营还有那么一点点担忧,主要是该营官兵都很年轻,连司徒麟都只有0来岁,根本不是临危不乱的老兵,也就未必能够有好的发挥。

    反击开始之后,也就是前面几轮交火,巴甫洛夫就改变了对第04101营的看法。

    反击行动不但猛烈,还非常犀利。

    不止是zt-99b的性能十分优异,还跟指挥官的战术与胆量有关。

    冲在最前面的反击部队在最北面,因此无形中包抄到敌人的后方,一下就切断了敌人的后撤通道。

    几次交火,更用锋利无匹的火力摧毁了敌人的斗志。

    巴甫洛夫亲眼看到,那些“豹2”就算把炮塔与车体朝向zt-99b,都没有能够挡住射来的穿甲弹。

    更加重要的是,“豹2”的反击对zt-99b几乎没有威胁。

    交战距离在2000米以上的时候,“豹2”的炮火根本就没有准头可言,打出去的穿甲弹全都偏离目标!

    要说的话,迢曼装甲兵的素质肯定有问题。

    在慌乱中,有几辆“豹2”使用的竟然是对付防御工事的多用途榴弹!

    当然,这跟“豹2”没有采用自动装填机,由装填手来装填炮弹有关。在需要立即开火还击的情况下,“豹2”要退出上膛的炮弹需要用很多时间,还有一定的安全隐患。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也为了更快开火压制敌人,“豹2”的车长往往会选择直接打出已经上膛的炮弹。

    只是,就算交战距离缩短到2000米以内,“豹2”的表现也非常糟糕。

    巴甫洛夫亲眼看到,至少有辆zt-99b在1000到1500米的距离上,被“豹2”打出的穿甲弹命中。只不过,这辆zt-99b都没有被摧毁,在停留了几分钟之后,又重新飞驰起来。

    此战,唯一的损失,是1辆zt-99b的车体侧面被一枚从千米之外射来的重型反坦克导弹打穿。紧接着,跟在后面的bz-98就用“弩炮”反坦克导弹,干掉了那辆藏在树林里的迢曼战车。

    在最后一批迢曼战车撤走的时候,已是凌晨1点50分。

    看到第04101营的坦克停止向北突击,并且释放出烟幕,以倒车方式撤回来的时候,巴甫洛夫带着警卫连赶了上去。

    还是晚了一步。

    前沿阵地上的士兵已经抢先一步发起反击,并且在第04101营的协助,准确说是在后来赶到的步兵战车协助下,逐一消灭那些还在负隅顽抗的迢曼步兵,并把缴械投降的敌人押往后方。

    虽然击退了敌人的进攻,但是最多只能算惨胜。

    在发出信号的时候,敌人已经攻入了防御阵地,而且占领了前沿阵地,正在准备往纵深突击。

    不然,巴甫洛夫也不会发出信号。

    率先投入战斗的步兵营,只剩下了大约三分之一的官兵还能战斗,伤亡超过200人。

    营长座车撤下来的时候,已经是2点1刻。

    为了安全起见,司徒麟没有让部队留在前沿阵地上,仍然撤到了后方。

    在他赶到前沿指挥所的时候,才从巴甫洛夫那得知,开始的反击,至少击溃了迢曼陆军的2个营,一个装甲营与一个机步营。

    虽然部分敌人撤了下去,但是根据战俘交代的情况,两个营的指挥官均已阵亡。

    装甲营的营长,就在一辆坦克里,而且在反击开始之后就被一辆zt-99b打出的穿甲弹摧毁。

    这个战果,很有可能得算在司徒麟的头上。

    原因就是:这辆“豹2”是在进攻锋线的后面,在zt-99b杀到之后最先做出反应,并率先开火还击。

    此后,就被穿甲弹摧毁。

    司徒麟也很是惊讶,毕竟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亲手干掉敌人的装甲营长。

    至于机步营的营长,在组织撤退的时候被一枚流弹打中。

    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巴甫洛夫的一名部下找到了这名迢曼军官的遗体,还把军官的肩章与身份牌带了回来。

    最为重要的是,杀来的确实是迢曼陆军的精锐部队,而且发起突击的就是该部队的核心力量。

    虽然该旅至少都还有2个装甲营与1个机步营,但是在遭受重创,特别是梁夏帝国陆军的装甲部队参战后,很可能会放弃第二次攻击,让跟在后面的西骆沙军队顶上,在天亮前再发动一次突击。

    如果时间充足,或许会发动两次突击。

    不管怎样,下一轮战斗最快会在凌晨点,最迟会在凌晨点0分开始。

    为了搞清楚敌人的进攻时间,准确说是为发起进攻做的准备,司徒麟采纳了巴甫洛夫的建议,从机步连抽掉了辆步兵战车,在留下了搭乘的步兵之后,从防线东边北上,设法逼近进攻集结地。

    通常,这类任务是交给空军,由空军的战术侦察机,或者联合指挥机负责。

    可惜的是,空军肯定指望不上了。

    至于陆航,哪怕还有一些武装直升机能够作战,也要补充燃油与弹药,能够赶在下一场战斗打响之前,也就是凌晨点之前返回,就已经很不错了,也就不要指望派直升机来执行侦查任务。

    在阿斯特拉罕这边,也没有专门的侦查直升机。

    其实,在后方几十千米的临时支撑点,廉明阳他们正忙着为第二次出击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