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帝国争霸 > 第25章 淡化处理

第25章 淡化处理

 热门推荐:
    这场发生在8月4日夜间的坦克大战,可以说是既短促,又突然。

    在回到联合部队司令部,获得更多的情报之后,丁镇南才意识到,伊拉克军队根本没有想过要越过边境线。

    就像他之前猜测的那样,伊拉克军队不过是来做做样子。

    至于那辆引发了战斗的bp-1战车,当时很有可能没有越过边境线,只是去勘察已经存在几十年的界碑。

    因为在荒漠里,所以这些界碑在立好之后,从来没有维护过。

    在入侵科威特之前,伊拉克也是波沙湾南岸产油集团的成员,跟沙乌地等邻国的关系很不错。在长达8年的两伊战争中,为了抗击波伊国,以沙乌地为首的产油国为伊拉克提供了数百亿金元的无偿援助。

    伊拉克军队的主战武器,很多是用产油国的援助资金购买的!

    正是如此,在过去几十年里,两国的边境从不设防。

    根据被俘的伊拉克官兵交代,他们确实没收到突击沙乌地的命令。

    派装甲部队到边境附近活动,主要是跟联合部队宣布设置禁飞区有关,也就是通过地面行动挑战联合部队。

    正是如此,丁镇南向施授良提出建议,暂时不公开这场战斗的相关消息。

    理由也很简单,还没有到开打的时候!

    现在部署到位的只有2个装甲营,也没有支援部队。用来保护哈利德国王军事城的“神箭手”防空系统还没有运到,“战-16a”机群也还没到,暂时没有应付弹道导弹袭击与猎杀导弹发射车的能力。

    要是在这个时候把侯赛因惹急了,恐怕会立即使用弹道导弹进行还击。

    此外,地面战争也可能提前打响。

    这些全都不在计划当中!

    当然,这场战斗还充分证明了“zt-99al”的性能,也彻底打消了对该坦克的质疑。

    在此之前,因为高昂的采购价格,不止是论议两院管国防预算的议员,连陆军与陆战队都提出了质疑。

    言外之意,就是这种被吹上了天的主战坦克到底值不值50万金元的单价!

    虽然这场战斗,存在一定的运气因素,特别是在交火前,伊拉克装甲部队没有做好战斗准备,甚至没发现近在咫尺的陆战队坦克,等于是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但是整个交战过程依然是非常经典。

    首先就是,125毫米坦克炮的威力得到了充分证明。

    根据陆战队提交的交战报告,有一发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打穿了两辆坦克,其中一辆还是t-72。

    此外,所有命中伊拉克坦克的穿甲弹,全都击穿了装甲,有出现因为装甲板的倾斜角度太大,而导致穿甲弹弹开的现象。

    这还只是第一代整装穿甲弹!

    其次,“zt-99al”的双向稳定瞄准系统的精度与可靠性都得到了证实。

    在首轮交战的时候,开火距离在2000到2500米左右,即便在第二轮交战时,开火距离也在1900到2400米之间。

    在动对动的情况下,命中率超过70,高于测试的成绩。

    这也证明,依靠先进的观瞄设备,比如红外成像夜视仪,坦克能够在夜间向2000米外目标开火力。

    至于战术机动性能,就更不用多说了。

    不过,意义最大的,还是证明了在“zt-99al”上采用的防护思想并没错,而传统的防护思想已经过时了。

    其实,t-72就是传统防护思想的产物。

    在上次大战中,以骆沙联邦的t-4为代表的中型坦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相关的防护设计也在战后大型其道。

    简单的说,就是尽可能把坦克设计得小点,以降低被击中的概率。在外形方面,采用外表光滑的卵型炮塔,加大车首装甲的倾斜角度,以提高等效防护深度,并加大穿甲弹的跳弹概率。

    战后的前两代坦克,几乎全都采用了这个设计思想。

    当然,另辟蹊径的也有,不过是少数,而且性能都不太理想。

    比如说布兰王国的“百人队长”坦克,就因为采用焊接炮塔,尽管重50多吨,防护性能反到不如同时代其他坦克。

    梁夏帝国的前两代主战坦克,即“zt-55”与“zt-80”全都采用这种设计思路,成本也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其实,战斗重量体现得最为明显。

    “zt-55”的标准战斗全重只有8吨,按照中型坦克的标准设计,只是后来取消了重型坦克,才称为主战坦克。“zt-80dg”的战斗全重44吨,属于较轻的主战坦克,比同时代的纽兰坦克轻了差不多10吨。

    到了“zt-99a”,战斗全重一下就达到了56吨,而且“zt-99b”增强了防护与火力,战斗全重超过58吨。同时代的第三代主战坦克,比如t-72,战斗全重才41吨,出口型的还要轻一点。

    事实已经证明,在新式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的面前,坦克的外形设计已经不是关键。

    t-72的卵型炮塔,并没有增加穿甲弹的跳弹率,而且所获得的额外等效防护厚度,在威力巨大的穿甲弹面前根本就没有意义。

    相反,用在“zt-99a”上的复合装甲的防护能力得到了证实。

    返回临时据点之后,陆战队的官兵才发现,有一辆“zt-99al”被伊拉克坦克打出的穿甲弹击中。虽然没办法知道那枚穿甲弹是来自t-72,还是t-62,但是有一点能够肯定,安装在“zt-99al”车体上首的复合装甲几乎完美的挡住了这一炮,不但没有被打穿,背板也完好无损。

    用该坦克驾驶员的话说,当时只是感到坦克猛的震动了一下,因为没什么大碍,也就没有停下来检查。

    此后,这辆坦克在更换了车体正面的几块装甲板后,就恢复了战斗力。

    这还不是全部。

    到了次日上午,也就是5日清晨,丁镇南一觉醒来,才得知,陆战队在昨晚把一辆没受到严重损坏的t-72拖了回来。

    其实,那辆t-72只是发动机出了故障,在停下之后没有能够重新启动。

    结果就是,在陆战队突然杀出来,而且连续干掉几十辆坦克战车之后,该坦克的车组成员吓破胆,都当了逃兵。

    巧合的是,车长在慌乱之中,把烟幕弹当成燃烧弹丢进了坦克驾驶舱。

    结果就是,该坦克几乎完好无损的落到了陆战队的手里。

    因为事关重大,而且时间非常的紧迫,所以刘尊山没有立即请示,而是亲自带着几辆坦克越过边境线,把那辆t-72拖了回来。在藏好之后,才联系了丁镇南,让他安排运输机把缴获的坦克送走。

    要说的话,这是帝国获得的第一辆完整版的t-72坦克。

    丁镇南不敢有丝毫大意,立即就着手安排。

    当天上午,这辆坦克就被送上一架运送“神箭手”防空系统的“运-10b”,对外宣称是战损坦克。

    在消息走漏出去后,西陆集团的新闻媒体坚持宣称,开战后不久,就有“zt-99al”在战斗当中被t-72摧毁,梁夏帝国一直不肯承认有“zt-99al”战损,是为了在国际市场上推销这种坦克。

    后来,就是通过这辆t-72,帝国对西陆集团,准确说是骆沙民主共和国的坦克有了更加直观的了解。

    按照帝国陆军做的测试,t-72就算用骆沙民主共和国的制式穿甲弹,也需要把交战距离缩短到1200米,才有约50的概率击穿“zt-99al”的车体与炮塔正面装甲。如果使用出口穿甲弹,就算把交战距离缩短到800米,也未必能击穿“zt-99al”的正面装甲,更别说在2000米的距离上了。

    此外,出口型的t-72,采用的是形同虚设的“夹心饼干”式的符合装甲。

    在夹层里面填充的竟然是石英砂。

    没错,也就是玻璃!

    通过实弹测试,t-72炮塔正面装甲的等效厚度仅00毫米,车体为250毫米,防护效果仅相当于第二代主战坦克。

    要说,就连第二代主战坦克都比不上。

    帝国的“zt-80dg”就算没有披挂反应装甲,炮塔正面等效防护厚度都有400毫米,车体正面达到了50毫米。

    此外就是,t-72的那门125毫米坦克炮,其实就是帝国的48倍径坦克炮的翻版。

    要说,这不是什么秘密。

    大战之后,特别是在三足鼎力的局面形成之后,西陆集团在东边,始终保持着战略进攻势头。

    不是说西陆集团的军事实力更加强大,而是对弱小一方来说,进攻或许有胜算,而防守肯定没有。

    用廉旭升的话来说,西陆集团在开战初期主动发起进攻,或许还能赢得完成战争动员的时间,如果从开始就以被动防御为主,帝国陆军装甲部队就能在其完成动员之前推进到白林城外。

    正是如此,骆沙民主共和国在主战武器口径上,一直坚持向梁夏帝国看齐。

    理由就是,在大规模的战略进攻当中,骆沙民主共和国的地面部队未必能够获得充足的后勤保障,肯定要面对弹药补给跟不上的问题,如果能够使用缴获的弹药,就能大幅度的减轻后勤保障的负担。

    当然,也由此产生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

    西陆集团有两套标准的弹药。

    在战略后方的迢曼帝国与洛克国,还有罗利王国与斯班王国,采用的是迢曼军队确立的口径体系。

    至于理由,自然跟防御有关。

    如果骆沙民主共和国的进攻失败,或者是被迫由攻转守,至少可以保证梁夏军队无法使用缴获的弹药。

    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骆沙民主共和国始终没有在西陆集团获得归宿感。

    处理完运送t-72的事情之后,丁镇南顺便去询问了“神箭手”防空系统的情况。

    让丁镇南略感意外的是,沙乌地军方也非常的积极,不但提供了发射阵地,还派了一名高级将领过来。

    关键,还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王子。

    当然,沙乌地最不缺的就是王子,开国国王的子孙已经超过1000人,有望在20年之后超过5000人。

    其实,沙乌地早就想购买这种先进的防空系统。

    可惜的是,因为产量还不大,而且梁夏军队自己的需求都没满足,加上很多先进技术的出口受到管制,所以到现在,帝国高层都没有在出口“神箭手”的问题上做出决定,更别说进行出口谈判。

    当天,首先到达的导弹营早就完成了战斗部署。

    虽然仅一个营,经不住高强度消耗战,但是对付少量的弹道导弹,问题还不大。

    其实,帝国陆军与空军从来都没有指望依靠防空系统来防空。

    等了一天,快到傍晚的时候,伊拉克当局都没有公布昨晚的战斗。

    丁镇南到这时候才松了口气。

    再一次被打败,侯赛因的面子思想又那么严重,除非打算立即入侵沙乌地,不然就只能保持沉默。

    一支旅级规模的装甲部队被击溃,而且没有能够给对手造成多大损失,绝对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吃了晚饭之后,丁镇南才去向施授良汇报情况。

    其实,平常也是在这个时候汇报工作,因为在晚饭之后,施授良一般会花半个小时喝一杯茶。

    要说的话,也没有什么好汇报的。

    整个白天,除了几架伊拉克战斗机窜入禁飞区之外,而且是象征性的,在遭到拦截之前就已转向飞走,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至于科威特那边,随着科威特军队投降,有组织的抵抗行动结束了。

    相对而言,通过中立国进行的人员撤离行动还算是一件大事。

    按已经收到的消息,持梁夏帝国护照的人员均已离开科威特,暂时还没有离开的是一些盟国公民。

    丁镇南来找施授良,主要还是要说作战的事情。

    “你说的这些,其实上面都考虑到了。按伊拉克军队的表现,这场战争不会存在多大的悬念。虽然在做宣传的时候,会有那么点夸张成分,但是宣传嘛,自然需要夸张一些。”施授良也在等丁镇南。“按上面的意思,把第一阶段作战行动的持续时间缩短到天,最快在后天凌晨,执行第二阶段的作战任务。只不过,首辅还没有下达命令,照目前的情况看,或许还有所顾虑。”

    “你是说……”

    “侯赛因不过只是一个跳梁小丑,我们也不用把一个代言人往死里打,因此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得看战场外的因素。”

    “迢曼帝国吗?”

    “你觉得,迢曼帝国还有跟我们对抗的资本吗?”

    “纽兰共和国?”

    施授良笑了笑,说道:“这些问题,不需要我们去想,那是首辅的事情,我们的任务是做好充分准备。”

    “我现在就去调整作战部署。”

    “明天上午召开联合部队的全体会议,别忘了。”

    丁镇南点头答应了下来。

    从房间里出来,他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施授良透漏的信息,让他非常的担忧,甚至产生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