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 > 第12章 树

第12章 树

 热门推荐:
    诊所员工的招聘工作在素子刻意加快进度的前提下仅仅只是用了一天便完成了七七八八。

    剩下的也就是定期上门的保洁员还有前台的招待。

    这部分人不需要面试,只需要一个网络招聘启事,自然会有符合条件的求职者主动联系。

    “明天试运营,让员工们熟悉诊所内的设备,到时候你也得在场,这用不了多少时间开业典礼需不需要?”

    “用不着这么麻烦,开业典礼是为了吸引客人的注意,这对我们来说完全是多此一举。”

    祝觉对于戴朵大红花站在门口并不怎么感兴趣,当即否定了素子的想法,后者对此也没什么意见,只是点点头表示了解。

    聊了会儿诊所这边的琐事,两人的话题还是转到今天祝觉的外出上,谈话的地点也从一楼的办公室转移到二楼的小客厅。

    “荆棘教派这个称谓我并没有在千帆城的网络上检索到有价值的信息,偶尔有提及也仅限于粗浅的宗教认知,将它当成是存在于千帆城的几十个不入流的小型宗教之一。”

    得知三年前的人权游行中后期被荆棘教派主导的素子当即开始尝试着搜寻这方面的资料。

    结果不如人意。

    “这很正常,联邦政府办事处的人告诉我荆棘教派在如今的千帆城是不被承认的,我想这里的不承认不仅限于宗教地位,恐怕他们连人权游行中出现过这个宗教都要否认。”

    依照千帆城政府的官方说法,人权游行的失败完全是他们在得到政府肯定与给出的“合理”条件后依旧不满足,所以政府在第二次的妥协后才勉强结束了这一场“闹剧”。

    胜利者改变历史,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这个教派与衔尾蛇之间会有联系吗?”

    素子并没有忘记肖恩已经暴露的身份,他是不是荆棘教派成员暂时还不清楚,但衔尾蛇组织成员的身份却是可以肯定的。

    “我有一个猜测。”

    拨动着矮桌上的果盘,祝觉稍加思索后拿起一个橘子放到桌中间,接着说道,

    “如果将这看成是游行的主体人群,真实人数为十数万。”

    “荆棘教派的出现造成的影响波及范围应该是近半的游行人群。”

    拨开橘子皮,掰成两半,祝觉吃下去一半。

    “这一半人群自然不可能全是信徒,在我看来这其中有9成是盲从的家伙,让他们喊喊口号没问题,真要他们为了这个教派去做什么,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真正知晓荆棘教派并且认同其理念的信徒也就1成。”

    又吃下去大半,只剩两瓣橘肉,祝觉将这两瓣分开,一手持一瓣,左右晃了晃,

    “这1成的人数应该是在1万到2万之间,这听上去已经是个相当庞大的数字,而我们要弄明白的是这个荆棘教派究竟是怎么出现的,它是衔尾蛇组织的前身还是说跟衔尾蛇组织同时存在的组织。”

    “问题的关键在于‘零’现在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素子重新拿了个橘子,放到祝觉手中那一瓣的旁边。

    差距不小。

    仅仅只是一个衔尾蛇组织倒还好说,偏偏这个衔尾蛇符号与当初梦询得到的场景中某个“零”组织高层身上的符号相符合。

    如果“零”也插手了三年前的人权组织,那么这个先后顺序或许又得重排。

    毕竟不论是荆棘教派还是衔尾蛇,比起“零”这个存在于世界阴暗面的组织,都只是祝觉手里的一小瓣橘肉而已!

    “啧,真是麻烦”

    一口吞掉剩下的橘子,祝觉闷声说道。

    祝觉和素子想要查清衔尾蛇的情况就绕不开三年前的人权游行。

    然而随着调查的深入,其中牵扯的事情却是越来越复杂。

    看似哪里都是线索,真要下决心去查,却又会发现这些看似明朗的线索后边仿佛都藏着一团浓郁到化不开的阴影。

    “我刚跟联邦政府办事处的人打了招呼,让他帮忙收集人权游行还有荆棘教派的情报短时间内还是不要对他有太多期待比较好,他手里的资料大都是三年前积攒下来的,如今重启调查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尽管许下了酬劳,祝觉仍然不认为罗纳能给他带来多少惊喜,权当是一个调查的选择而已。

    然而他这边的话音才落下,放在矮桌上的手机便开始颤动。

    来电者罗纳·恩考斯。

    “喂,汉尼拔先生吗?”

    罗纳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紧张。

    “是我,你有发现了?”

    猛然感觉自己的脸颊有点疼的祝觉看着素子耸了耸肩,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还记得你跟我今天谈话时的社区吗?”

    “当然,那家咖啡馆的奶茶还不错。”

    “那家咖啡馆附近发生了杀人案!”

    站在餐馆门口,看着街道斜对角的大批巡逻队人员,以及楼房外显示的虚拟警戒线,罗纳回头瞥了眼后边的妻子还有孩子沉声说道。

    刚得了一大笔外快的他今晚特地让妻子请了假,带着全家人出来吃顿好的,谁知道刚落座不久,街对面就响起了尖叫声。

    “额康纳先生,我知道你的迫切,但我想要知道的是关于荆棘教派或是人权游行的事情,而不是这种杀人案我不是侦探,这些事情交给巡逻队不就行了?”

    祝觉认为是自己给出去两卷现金刺激到了罗纳·恩考斯,后者现在或许有些过于兴奋,看到什么都要汇报一声,试试能不能换取酬劳。

    “不,这不是简单的凶杀案,我现在把我刚才在一个目击者的手里买来的照片发给你,看完照片你就明白了。”

    罗纳知道祝觉在想什么,连忙解释道。

    凶案现场是在一家夜场的二楼,这个时间点一层的舞池里有不少客人,发现尸体时就引过去不少人,因此现场照片不少。

    另一边的祝觉将通讯开至免提,等罗纳将照片发过来便直接点开。

    照片上的尸体表现出现的状态极为诡异。

    尸体光着上半身,姿势像是一个人在极度的痛苦挣扎时躬身往前倾倒的状态,诡异之处就在于他并没有真正的倒下去,双手掐着脖子,上半身跟虾尾似的扭曲,额头距离地板不过半米。

    即便是祝觉,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也不可能保持这个姿势站定,这本身就已经超出了人类所能做到的极限。

    偏偏这具尸体做到了!

    因为他双腿从小腿开始外延出了大量的暗红色丝线不,与其说是丝线,倒不如说是与树木根须相近的存在。

    这远不是全部。

    惨白的骨刺从手臂的肘部突破皮肤,分明没有任何承载体,硬是生长了将近半米,不仅没有骨骼该有的模样,反而成了名副其实的白骨枝杈!

    尸体的后颈和后脑勺更是有令人作呕的仿佛是血肉融成的莲蓬模样的植株升起,顶部空白的根茎更是叫人觉得在那儿似乎生长过什么东西。

    “您看过照片了吗,我听人说死者是15号社区的淤泥帮头目瑟雷斯,之所以联系您是因为在我收集的资料中有着类似的意象,文件袋在您身边吗?”

    “稍等,我找找。”

    听到罗纳的解释,祝觉赶忙将放在一旁的文件袋拿过来,素子接过手取出里边的文件资料,一张接着一张的翻阅。

    比起祝觉,她就跟扫描仪似的。

    抬头,低头,翻过一张,然后又是抬头,低头

    最终停留在一张照片上。

    那是联邦政府安插在游行队伍中的内线拍摄到的荆棘教派一次集会的内容。

    信众们环绕着一棵用废弃金属条和大量的铆钉制造出来的“树”,在它的外在表征上并不存在“树”这一意象常见的对生命的歌颂,有的只是冷硬和边角刺人的锐利!

    这张照片和罗纳发来的那张照片上的“树”相似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但不知怎得,祝觉只是瞄了眼,便在心里认定他们有所关联。

    罗纳现在的感觉大抵跟祝觉很是相似。

    “祝汉尼拔,手机照片!”

    素子注意到祝觉的手机屏幕,突然说道。

    后者的视线转过去时发现刚才罗纳发来的照片已然变成裂开的“白板”,旁边也多出了一个红色的感叹号。

    很显然,千帆城智脑严禁这种照片的传播,罗纳的这份文件资料估计也是因为纸质,无法被智脑影响,这才得以保存。

    “罗纳先生,帮我关注这起案件,但务必要注意隐藏身份,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在调查这件事情,至于报酬还有调查经费,我会稍后转账给你,再联系。”

    重新放下手机,拿起资料中的照片盯着看了会儿,视线转到素子身上,又问道,

    “有什么东西能让人体发生这种程度的异变,药剂还是说病毒?”

    “一部分能力针剂,包括我们义盟现在使用着的进化针剂,如果遇到排异反应,人体会不可避免的出现异变,但这种状态会变成什么样式不确定的,因为人与人之间的体质也是相去甚远,同理,病毒能给人带来的变化也是这样。”

    素子的言下之意很清楚,像是这种定向的变异,并不是寻常药剂或是病毒能够制造出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