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三十八章 鬼哭身份

第三十八章 鬼哭身份

 热门推荐:
    “嘶!”小刀哥和他一众兄弟倒吸一口凉气。

    鬼哭身后,林老鬼双眼爆射(和谐)精光,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以他浅薄的见识,并不清楚所谓的殿前带刀侍卫是个多大的官,让他清楚,这是皇帝身边的人。

    只要是皇帝身边的人,肯定都很有权势。再怎么说,都比那些让他吃尽苦头的捕头要厉害很多。这一下,他觉得自己抱上大腿了,开心的不得了。

    鬼哭话音落毕,整个房间中一片寂静,气氛很是凝重。

    匆匆的脚步声从外传来,进来的,不只是管事的,还有银山帮帮主刘大爷和一众帮众。

    刘大爷是个大胖子,挺着个大肚子,看起来也不凶悍,就像是个以和为贵的胖商人。

    他一开口,洪亮的声音在屋中响起:“哎呀,可是鬼哭兄弟,幸会幸会。”

    一边说着一边大步走来,停到了桌前,用力一抱拳。不过他身后的帮众,可没什么幸会的模样。

    一个个提着兵器,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模样。

    小刀哥一把抓住了刘大爷的左手,在他耳中低声说了几句,刘大爷眉头微微一翘,脸上更加和蔼可亲了……

    整个过程,很是顺利。刘大爷叫来保人奋笔疾书,卖身契分为两张,但双方无异议之后,在两张后面写上“契约”二字。

    没有签字画押,辨别真伪的方式就是,拿着两张卖身契一合,“契约”二字对的上,卖身契就是有效的,反之就是无效。

    而另一头,管事的也把欠条给了林老鬼,林老鬼确认之后,开心的一把撕掉。待到鬼哭和林老鬼离开之后,刘大爷低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小刀哥肯定的点了点头:“那刀,那身手,很可能是真的。”

    刘大爷皱起眉头:“我去查查,如果是真的,这事就算了,如果是假的,我要他去死!”

    坑坑洼洼的街上,鬼哭一边走,一边整理着身上的血迹。而林老鬼,腆着脸跟在他身后。

    两人走了一路,气氛有些沉闷。

    林老鬼终于沉不住气,率先开口:“鬼哥儿,那个……”

    鬼哭猛的回过头来,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他。鬼哭的眼睛又窄又长,眼珠很小,偶尔闪过精光,被他一盯上好似被一条毒蛇盯上,令人浑身发毛。

    林老鬼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他只能干巴巴的说:“我女儿……”

    “不是你女儿了。”鬼哭冷声道:“她的卖身契在我手里,从今以后,与你无关。”

    林老鬼焦急起来:“不是,你不是好人吗?”

    鬼哭裂嘴一笑,白森森的牙齿闪着光,红色的牙龈好似血:“我可从没说过我是好人。”

    到了林老鬼的家,鬼哭敲开了门,林丫头开了门,脏兮兮的小脸露了出来,红肿的眼睛却消了许多:“鬼大哥。”

    鬼哭取出了卖身契:“跟我走,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林丫头明显有些惊慌失措,心情很是复杂,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害怕:“这……爹!”

    她看到了鬼哭身后的林老鬼,唤了一声,希望从林老鬼那边得到答案。

    尽管林老鬼对她并不好,经常让她忍饥挨饿,一直骂她是个赔钱货,动不动就拳打脚踢,但毕竟是她的爹,是这个家的顶梁柱。

    林老鬼偷瞄了一眼鬼哭,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丫头,跟鬼哥儿去吧!如果想家了,就回来看看?”

    鬼哭心头冷笑,鬼哭在这一带有名,林老鬼在这一带更有名。依着林老鬼那名声,他哪里不知道林老鬼打的什么主意。

    于是,直接打断了他们的话:“她是我买的,以后自然要和这里断绝关系。”

    说着,鬼哭一把抓着林丫头的手腕,将她拖了出来:“我们走吧!”

    林丫头有些抗拒,不过并不严重,她有些舍不得这个家,却又愿意和鬼哭走。在她看来,至少,被卖给鬼哭比被卖给青楼要好多了。

    “哇!”林老鬼哭出声来:“女儿呀!我的女儿!”

    林丫头连忙回头看去,却被鬼哭拖着,无法停下。看着鬼哭和林丫头走远了,林老鬼擦了擦眼泪,眼珠咕噜噜的转了起来。

    这里偏僻了,或许他该选个热闹的地方哭。

    鬼哭很强,银山帮的那些人被他砍瓜切菜般就砍翻了,实在是强的有点离谱。地位也很高,曾经当过殿前带刀侍卫,皇上身边的人。

    并且,长相凶恶,那一双眼睛就仿佛会吐刀子一样,“嗖嗖嗖”的往心里捅。

    但在林老鬼看了,却并不可怕。

    为何?

    因为鬼哭是个好人,这是鬼哭来到这里短短的一段时间就用行动积累起来的名声。

    林老鬼怕恶人,怕那些凶神恶煞的打手,怕那些强征暴敛的衙役,却不怕鬼哭这样实力高超的好人。因为,他认为,好人都是喜欢名声的。

    为了一个好名声,他们并不在乎吃一点小亏。也并不会随意出手,杀掉自己这个河边的咸鱼。

    只要他林老鬼使些手段,就能从这些好人手中抠下一点。不多,他林老鬼不贪心,这就是他生存的智慧。

    到了家,在院子里晃悠的大黑马迎了上来,打了个喷嚏。鬼哭将它长长的马脸扒开,转过头对林丫头说:“以后,你就负责家务以及照顾它。”

    林丫头怯怯的点了点头,鬼哭抓着她的手,让她去摸大黑马的鬃毛。

    大黑马的鬃毛很长,曾几何时,它的不知道多少任主人,就喜欢把它的鬃毛扎起来,显得很是精干。

    林丫头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种大家伙,有些胆怯,又有些欢喜。

    摸着摸着,她的胆子就大了起来。大黑马被摸的很舒服,眯着眼睛将头凑了过去,林丫头咯咯笑着去摸它的头。

    “它叫什么?”宁丫头问鬼哭。

    “没取名字,就叫他大黑马吧!”

    “大黑马,大黑马,以后你要乖乖的哦。”林丫头喃喃自语,又扭头道:“大黑马好瘦哦。”

    “它老了。”鬼哭说的,带着林丫头进了院子:“先熟悉一下吧,我先出去一趟。”

    “鬼大哥,你去哪里?”林丫头有些惊慌的问,看来今天的变化,让她心头还没安全感。

    “放心,很快回来。”

    鬼哭摆了摆手,出了院子。他倒不担心家的安全,因为有大黑马在。

    这大黑马虽然老了,但依旧很能打,反正几头猎犬不会是他对手,寻常人上来,被他一脚踹中,也得飞出好几米。

    不过话说回来,鬼哭总感觉这大黑马似乎越来越古怪了。

    家里的柴火也只够烧几顿饭,如果只有自己一人,还能用几天,但是现在两个人了。

    大冬天的,鬼哭身强力壮,不需要烤火,洗澡也不需要烧水,就用井里冰冷的水直接冲就是了。但林丫头这瘦瘦的小丫头可受不了,她需要烤火,也需要烧水洗澡。

    所以,现在鬼哭得去通知一下送柴的李樵夫,通知他明天送来一些柴火。

    还有,自己还得去一趟铁匠铺,这铁匠铺可不是普通的铁匠铺,铁匠铺的主人擅长制作剑油,一种非常特殊的剑油,每次杀人后用上一点,保管十年后刀剑依旧光洁如新,甚至还有一定几率使得刀剑更加锋利、坚固,不过这几率实在是很低就是了,并且还要求着刀剑的主人必须得是妖。

    这剑油用完了,他还得去再买一些。不过一想到一瓶二两的价格,鬼哭就有些心痛。

    哦,对了,马的草料也要买上一些。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