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艾泽拉斯布武 > 第227章 恩赐

第227章 恩赐

 热门推荐:
    静谧的林地水池边,虽然有夜之圣母的光芒洒照,但是光线还是有些黯淡,尤其是衬托着桑拉的双眼,一双流溢着银色光芒的双眼,这双眼睛看得泰兰德忍不住睁圆了双目。

    “怎么了?”桑拉挤了半天眼睛,感觉着眼角的泪水,感觉着视线慢慢清晰下来,只见泰兰德正脸色吃惊得看着自己。

    “艾露恩的恩赐!”泰兰德望着双眼流溢着银光的巨魔,注视着他那眼中流溢出的银光,脸色带着不可思议,艾露恩为何要将这恩赐交给这位巨魔。

    “艾……”桑拉看着暗夜女祭司吃惊的表情和语气,微张了张嘴,而后朝一旁看了一眼,于是走到低处的水池边,朝着水里看了一眼,只见水中巨魔的双眼仿佛探照灯一般变圆,是艾露恩把自己的眼睛变成了这样,那位白衣女士为什么这么做!

    微风吹过湖面,水中的人影有些想要散开,桑拉收回看着水里的目光直起身,不知是否是因为双眼放光的原因,他感觉到自己的视线似乎清晰了许多,可以看见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光线,仿佛回到魔力初醒的时候,但艾露恩为什么要这么做?

    “桑拉。”泰兰德看着站在水池边望着倒影,继而又站起来背对着自己的巨魔,忍不住喊了一声,这个巨魔获得了艾露恩的恩赐,为什么没有一点反应?

    “啊!没事,我很好。”桑拉听着声音,不由得回过神来,转头望着泰兰德。

    “……”泰兰德看着夜里一双眼睛散发着明光的巨魔,微张了张嘴,但最终没有说出来,得到艾露恩的恩赐,你有什么不好的?

    “咳,我在想,艾露恩给予我这样的力量,不知有着什么样的用意!”桑拉将黑夜中女祭司的表情看得清楚,突然想起了卡多雷信奉夜之圣母,不由得微咳了一声,眨着眼睛转换话题。

    “艾露恩定然有祂的思考,而你,也必然背负着不一样的命运!”泰兰德望着眼中光芒切明的巨魔,抬头看着天上尤为明亮的玉盘,语气中充满了肯定。

    “希望我承担得起。”桑拉抬头望了一眼艾露恩,腮邦子微动了动,但还是作罢,夜之圣母从来不干涉秩序或混乱,她对自己的做法必然有着用意,希望自己能扛得住未来的命运。

    “那现在还是让咱们恢复到正题上来吧!”桑拉不想跟泰兰德再就神灵的问题扯下去。

    “我们刚才说到哪里了?”泰兰德眨了眨眼睛。

    “先是药剂,再是凡人,我的药剂无法治疗衰老,仅能帮助延缓身体的病痛。”桑拉简略得回忆了一下,也不知是不是艾露恩的原因,他感觉自己的思绪前所未有的清晰,不再像先前那样心猿意马。

    “嗯……”泰兰德沉下了眸子。

    “那卡多雷还需要药剂么?”桑拉看着垂下眼中暖蓝光芒思考的女祭司,不由得问道。

    “那些药剂里有奥术能量,会对卡多雷造成伤害么?”泰兰德有些为难。

    “不会,里面的奥术能量具备魔力,是用于疏散身体的,不会导致沉迷或伤害。”桑拉肯定得点头。

    “那说一说你需要的报酬吧!”泰兰德望着一下子雷厉风行的巨魔,也变得果断起来。

    “卡多雷有藏书么?我想要一些藏书,关于历史、宗教等方方面面的。”桑拉微思考了一下,递出了一个要求。

    “没有问题。”泰兰德没有犹豫,只是书藉的话,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那我立即写药剂配方给你。”桑拉看着快人快语的女祭司,瞬间作好了决定。

    “呃嗯,我可能会需要你的帮助。”泰兰德双眉微低了低。

    “接下来我会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为了部落与卡多雷的关系。”桑拉没有任何犹豫,他暂时并没有离开海加尔山的打算,而且无论什么时候,总是多个朋友多条路的。

    “感谢你,桑拉。”泰兰德望着水池边双目放光的巨魔,双眉微松开来,脸上不由自主得露出微笑,卡多雷应该珍惜这段友谊,而且这个巨魔,他倒是真的很特别。

    “那晚上,我们还有什么需要谈的么?我是说,天色不早了,我想要回去休息,泰兰德。”桑拉看着微笑的女祭司,抬头看着漫天的繁星,不由得开口笑着说道。

    “没有了,愿你能做个好梦,嗯,只是不要太贪恋梦境的美好。”泰兰德看着笑着的巨魔,不由得同样笑了,同时也不忘提醒了一声,她想起了玛法里奥,那个家伙又进入翡翠梦境了,他有多久没有这样陪着自己说话了。

    “说实话,我不怎么做梦,需要我送你么?”桑拉眼抬了抬眼角,同时抬起脚步走开水池,同时准备将泰兰德送回她的居所。

    “是么?还是我送你吧!你可不认识这里的路。”泰兰德带着淡笑,伴同桑拉一起向他居住的大厅走去。

    “事实上,在这个树林里睡一觉,感受着自然的宁静和艾露恩的光芒,或许我能做上一个好梦也说不定,不过我感觉做梦不好。”桑拉与泰兰德并肩,笑着注视着幽静的林地。

    “为什么?”泰兰德有些新奇。

    “因为思绪杂乱,梦境光怪陆离,尽管有时香甜,不过我想有香甜就有惊恐,与其这样,不如索性不去想,保持着内心的清净。”桑拉摊了摊手,这个世界潜藏着无数危机,与其做梦不如想办法保命吧!

    “很高明,我赞同你的想法。”泰兰德忍不住出声赞赏,如果玛法里奥也能这样想就好了,他总是进入梦境,而心乎了现实的安危。

    “感谢赞同,地方到了,晚安,泰兰德。”桑拉看着前面的屋舍,向着泰兰德道别。

    “ande'thoras-ethil,桑拉。”泰兰德停下脚步,微微颌首后笑着离去。

    “shaha  lor'a,泰兰德。”桑拉看着离去的女祭司,忍不住秀了一把,泰兰德说得是卡多雷的告别语,意思是‘愿你的烦恼消散’,而他回得是卡多雷的萨拉斯语,意为‘谢谢’,萨拉斯语和卡多雷用的语言基本一样,除了生活习俗,但好在他现在说得不是‘anu  belore  de'na’(愿日光指引着你)。

    面对桑拉的秀语言,泰兰德带笑得回了一句话,而后头也不回得进入了密林,桑拉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去的背景,有些小小得尴尬,但更多还是愉悦,因为他感觉对方应该是在说自己的话讲得不错,嗯,可能有点毛病,不过管他呢!

    桑拉望着泰兰德离去,心情有点小小得愉悦,回到屋舍大厅中,宽慰了等候的牙兵两句,而后让他们去休息,自己也接着去休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