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本仙经 > 第五百九十二章

第五百九十二章

 热门推荐:
    一片深蓝之中,曲白望着眼前空白干净的连一条小鱼小虾都没有的海水,心里松了一口气,眼底是一种暖暖的柔意。他脸上有一丝笑容,轻轻一步踏进那片海水之中。

    过了几年情况如此严峻的被追杀的日子,易清她在阵法方面的造诣,倒是突飞猛进。这片海水中她用来藏身的阵法,融合了龙阵石林中的大阵,他教给她的古阵,她曾经去妖兽的地盘在断水孔雀一族中学到的阵法,甚至还有伍鉴最引以为傲的幻阵。

    这几种阵法,没有一样不是古老而神秘的。易清虽然没有将它们全都琢磨透了,但各个挑挑拣拣一些融合在一起诞生的新阵法,也已经足够有用。她躲在这片海水中,如果不是因为他认出了自己教给她的阵法,他也会将这片地方忽略过去。

    心中莫名生出一丝骄傲,但在一步踏入这阵法之后,曲白等了一会儿,却没有等到易清出现。他立刻觉得不对了,犹豫片刻,便开始琢磨这个从未曾出现过的新阵法。

    易清知道,他又不是来追杀她的人,看到他出现了,肯定不会让阵法阻挠,也肯定会现出身形来的,但他却没有看见人影。这要么就是易清这几年下来已经不相信他了,要么就是……她不知道他来这里!

    他身处于她亲自构造的阵法之中,一举一动,她都应该了解,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这里呢?

    曲白刚刚才轻松下来的一颗心,马上又提了起来。他更为认真地研究起这个阵法来。在这一道上,他本身便极有天赋,再加上又已经走了很久了,而且他的修为还更高。所以,易清即便是绝世的阵法天才,她新创的阵法,曲白要破解的话,也不会花上多少时间。

    而研究的时间越长,曲白就越是感到震撼。这个他从来未曾见过的阵法,竟然除了可以隐匿气息之外,还能够聚拢天地灵气,帮助修士修炼,或者,帮助他们恢复修养。

    易清她肯定是受伤了,也是,被那么多随便找出一个来名字都叫得响当当的人追杀,她怎么可能会安然无恙?

    她只是一个姑娘,一个如今还在渡劫的姑娘,不管她是不是九转道体,不管她有多少秘密,不管她曾经是谁,她如今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再厉害,什么能耐也都碍于修为,发挥不出来。

    而且,曲白也真心觉得,不论易清轮回九转之前的身份是什么,像现在这样身为巫蛊余孽,被葬剑大陆最顶尖的人族强者全体追杀,这样的处境,她以前应该也没有经受过。

    曲白的一颗心乱了,他实在是不知道易清到底伤成什么样子。如今他在这阵法里,易清却迟迟不出现,好一点的情况就是她伤重昏迷,不省人事,最坏的情况……

    一颗心不安地跳得跟打鼓一样,曲白实在是没有办法保证专注,好以最快的速度破解这个阵法了。

    他知道自己这是怎么回事,无奈地伸手捂住了脸,曲白索性先坐下来打坐了两天,彻底静了心之后,这才开始继续研究易清独创的阵法。

    曲白和易清,这两个在一切计划中都最重要的人,如今深在七仙海底。不过外界的一切,依然在照着曲白的安排,一步一步走。

    伍娉柔被闫峒借机关在灵宗主峰,如今已然好几年没有任何消息了。伍娉柔又慌又怕,伍鉴也差不多跟疯了一样,想尽了办法都上不去灵宗,他终于只剩最后一条路。

    同样被囚禁在天机岛的通悲,跟伍娉柔的情况却不一样。他虽然是被关着,但是他的一切消息都十分灵通。伍鉴来了天机岛,去找了他的大师兄。关键人物前脚刚来,通悲后脚就知道了。

    “伍鉴,咱们之间已经两清了。本座最多能够容忍你在天机岛四处乱折腾,别的什么都不会答应你,你走吧!”

    通悲的大师兄通隐大师,这位天机岛的新岛主,实在是当不得一个“新”字。他的模样,看起来简直像老岛主的父亲,头发眉毛胡子全白了,身形也苍老清癯。

    天机岛的修士可知天意命运,这说起来多多少少有些玄奇,但通隐的确是早在数日之前就觉得自己要大难临头。本来便做过不该做的事情,一有这种预感,人自然心虚。忐忑不安地等了这么些天,看到伍鉴来找他,通隐脑中就浮现出“果然如此”四个大字。

    他现在一看到伍鉴,就觉得心惊肉跳,很是有一种欠钱的看到债主的感觉。虽然严格的说起来,他也不欠伍鉴什么。他能当上岛主,伍鉴的确是帮了他的忙,没有他扳倒他的老师傅,没有他逼走通悲,他是不可能做岛主的。可他也帮了伍鉴不少忙,他们之间,就像他说的,是两清的。但到底是曾经的债主,他见着伍鉴,总是不由自主的就想回避。

    而且,每一次伍鉴来找他帮忙,都是一些他不想做,做了,就一定要闭上嘴,绝对不能说出去,更不能被人看见的事情。那些事情,他巴不得一件都不碰,可是他不能拒绝伍鉴,除非有一天,他彻底的让这个人去阎罗殿。

    他们两个人现在,是拴在一起的蚂蚱,互相知道对方的一切丑陋和致命的把柄。本来他们二人应该是互相制衡,谁都不能压过谁的,但没有办法,他要的是安稳过好日子,可伍鉴,却根本就是一只疯蚂蚱。他什么都不在乎,除了他妹妹,现在伍娉柔被关在灵宗,这只疯蚂蚱就更是从头疯到了翅膀尖。

    他一个正常人,当然斗不过一个疯子。人家敢豁出去说出一切,他敢吗?他不敢!所以,就只能被伍鉴一次一次的欺负到头上来!

    通隐压下了心头烦怒阴暗的情绪,保持着一张慈和的脸,语气还算是好的跟伍鉴说他们两清。不过,话虽然这样说了,但通隐心中也清楚,这话是没用的。果不其然,伍鉴只是不屑地冷笑了一声,只当他方才从口中放了一个屁出来,听完就说起了自己的事情。

    “柔儿被灵宗那一群老鬼关了起来,我可记得岛主大人与灵宗曾经的闫掌门算是故人,此番前来就是要拜托岛主大人辛苦跑一趟,最好能把柔儿带出来。”

    伍鉴没有说如果通隐带不出伍娉柔会怎么样,他的眼神已经接上了他没有说的话——如果通隐没有把他妹妹救出去,那他就可以跟伍娉柔一起留在灵宗,也没必要再回到天机岛,继续做他的岛主了。

    这个岛主之位,本来就是他帮他争来的,如果通隐不信的话,那他就让他看看,他有没有本事把这个岛主之位再收回去。

    通隐气得手抖,脑子里面尽想的是这次伍鉴竟然要让他上灵宗去救人!他跟闫峒的确是有些来往,但也不过就是一桩事情而已。他帮闫峒算了一样东西,闫峒也给了他足够丰厚的回报,他们之间,算是彻彻底底的两清。现在如果他要上灵宗,拿陈年旧事去威胁闫峒,别说人家闫峒一个仙君会不会受他的威胁,他首先就把人得罪死了。

    通隐的这些苦衷,伍鉴并不知晓,就算他知道,他也不会当回事,那毕竟不是他的苦衷。通隐的心中想再多,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一句不行,伍鉴也就放心的像是来吩咐了一声,下了一个命令之后,便知道自己忠心的下属肯定会替自己完成这件事的离开了。只留下通隐在他的身后,脸色冷成一块坚冰。

    他真的是受够了!虽然伍鉴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让他那跟老神仙一样的师傅死去的这件事情,让他在他心里总是有一层神秘光环,令他心生忌惮与畏惧,不敢去拒绝,不敢多说一句。可是,每一次伍鉴都给他带来这种事情,这要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他以前想要当岛主都想疯了,知道自己的师傅从来就不曾考虑过他,一直都在培养小小的通悲时,他刹时间差些没有失去理智,去把自己的小师弟掐死。他花了多少苦心才当上这个岛主?他做了多少事才让反对他的人不再反对或者是无力反对?可费了这么大的劲才得来的岛主之位,只要想一想以后一直要被伍鉴这样丝毫没有人性的威胁利用,通隐一时间连这个位置都有些嫌恶了起来。

    他不能这样下去!伍鉴那种人,帮了他一次之后,能活生生将他吃到死!他不能让他继续存在下去,该找个什么机会,才能将这个人一次连根带叶的全部拔掉呢?

    威胁闫峒交出伍娉柔,这件事,通隐虽然极不想做,但为了稳住伍鉴,他必须要尽快动身。一直联系不到伍娉柔,伍鉴现在应该处在发疯的边缘,这人可不能再刺激了,他真疯了他受不住。

    要做的事不能被任何人知道,通隐悄悄离开了天机岛,做贼一样的偷偷往目的地走。但他却不知,他再小心也没有用,从最开始,就有好几双眼睛盯准了他,看着他一路从天机岛到了灵宗,到了灵宗,又去见了闫峒。

    如果要论战斗力,一个道君和另外一个道君互相比斗的话,天机岛、丹心殿,再加上一个落星门,这三大宗门的修士,毫无疑问是最差的,真的就连夕无寺那些一天到晚参佛修禅的和尚们都要比他们强一点。

    天机岛的修士可以堪破天意,这本来就是逆天之行。作为可以预知未来,趋吉避凶的代价,天机岛如今,没有仙君。战斗力底下的道君岛主,实在是太容易被一路监视了,不过到了灵宗之后,那些背地里的眼睛就要考虑一下了。

    闫峒可是一位货真价实、身经百战的仙君,别瞧他看着儒儒雅雅的,谁要真不把他当回事的话,肯定会追悔莫及。

    跟着通隐从天机岛一路到了灵宗的那些眼睛,在通隐真的踏上了灵宗主峰之后,就换了,换成了一双浑浊灰黄,却又静如死水,精光内蕴的眼眸。

    易清这些年在山下实在是闹的轰轰烈烈,惊天动地,想要在这种情况下把她抓去龙阵石林,是完全不现实的。不过,一时间得不到石林之中那座石宫里面很可能会有的月家仙法,辛三长老却也不着急了。

    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了,原本绝不愿意告诉他续命之法的原一仙君突然良心发现,帮他续了三百年的寿命。虽然那过程十分恶心,不过结果让他开心就够了。他已经太老了,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现在还能再继续活着,时间略微多一些,就能够腾出一些空来去做别的事情。听说天机岛令人出乎意料的新岛主,要偷偷摸摸地来拜访他们灵宗曾经的闫掌门,这件事,这两个人,可不一定简单。机岛的修士可以堪破天意,这本来就是逆天之行。作为可以预知未来,趋吉避凶的代价,天机岛如今,没有仙君。战斗力底下的道君岛主,实在是太容易被一路监视了,不过到了灵宗之后,那些背地里的眼睛就要考虑一下了。

    闫峒可是一位货真价实、身经百战的仙君,别瞧他看着儒儒雅雅的,谁要真不把他当回事的话,肯定会追悔莫及。

    跟着通隐从天机岛一路到了灵宗的那些眼睛,在通隐真的踏上了灵宗主峰之后,就换了,换成了一双浑浊灰黄,却又静如死水,精光内蕴的眼眸。

    易清这些年在山下实在是闹的轰轰烈烈,惊天动地,想要在这种情况下把她抓去龙阵石林,是完全不现实的。不过,一时间得不到石林之中那座石宫里面很可能会有的月家仙法,辛三长老却也不着急了。

    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了,原本绝不愿意告诉他续命之法的原一仙君突然良心发现,帮他续了三百年的寿命。虽然那过程十分恶心,不过结果让他开心就够了。他已经太老了,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现在还能再继续活着,时间略微多一些,就能够腾出一些空来去做别的事情。听说天机岛令人出乎意料的新岛主,要偷偷摸摸地来拜访他们灵宗曾经的闫掌门,这件事,这两个人,可不一定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