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扶明录 > 第九章 操练

第九章 操练

 热门推荐:
    卯时(早五点)更声刚响,本来熟睡中的常宇猛的睁开眼睛,轻声翻身起床,走到春祥的床边轻轻摇醒他,随后两人穿衣走出宿舍。

    院子里异常寒冷,春祥呲着牙发抖看着面前的常宇。

    “我现在教你第一套军体拳,半个时辰内你必须学会,然后跟我打三十遍”

    春祥张大了嘴,但是看着常宇那冷峻的目光,本想说的话又闭上了嘴。

    常宇教的异常认真,每一个动作都严格至极,第一遍不会纠正,第二遍不会再纠正,第三遍还不会直接上脚踹,于是春祥就会了。

    欠揍的货!常宇骂道,春祥不敢顶嘴更不敢反抗。

    军体拳每一个动作都是要喊出来的,但是为了不惊扰他人,只能闷哼。

    在常宇的拳打脚踢严格要求下,半个时辰内春祥已经掌握第一套军体拳的动作,接下来便是三十遍熟练掌握。

    当然常宇自然不会只旁观,自己也在做着恢复训练,三套军体拳打下来,然后开始增加一些强度训练,比如院内两桶结冰的水变成了他的哑铃。

    时间过的很快,已到辰时,天色大亮,而原本冻成狗的春祥早已经脱掉外衣并且满头大汗,当然也是疲惫不堪!

    常宇同样挥汗如雨,两个小时内他除了指导春祥练习军体拳外其他时间全部在做力量训练,他急切的想让这个小太监的身体恢复到自己前身那种状态,虽然他也知道不可能一蹴而就。

    “常公公,洗把脸吧”

    当值的太监们都已经开始起床了,但意外的是蒋全竟然打了一盆水端过来一脸笑意。

    “额,谢了”

    常宇有些意外,接过水盆示意那边已经快累瘫的春祥过来一起洗漱。

    “常公公可是教拳呢?”蒋全在旁边小心的问道。

    嗯,常宇随口应了一声。

    “常公公……可否……明儿也带咱家练练?”蒋全吞吞吐吐的一句话让正在洗脸的常宇一怔,随即心中又是一亮。

    “可以啊,只要你吃的了苦”

    “常公公还有咱们可否一起学?”忽然间其他几个太监也围了过来。

    常宇笑了:“只要想学的都可以”

    蒋全等人顿时欢呼起来,要知道在古时候想学拳哪有那么容易,所谓穷文富武说法是真实的,而且很多练家子都是敝帚自珍,轻易不教,害怕那句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所以常宇这种免费教免费学自然让他们欣喜如狂,更重要的是抱大腿了。

    不用当值的常宇趴在床上,老太监胡峰正在他胳膊腿上各种揉捏拉拽,每一次都会让他发出低吼声。

    别以为常宇在当大爷让老太监按摩伺候,这是高强度运动后必要的拉伸,可以舒缓肌肉的紧张度和酸痛。

    并且是老太监自告奋勇。

    “胡老哥手法不错呀”常宇赞道。

    “少时伺候主子时候学过些推拿”胡峰眼睛露出少有的光彩,好像在回忆着过去某段辉煌。

    做名人的好处的就是有人抱大腿,刚拉伸完毕,便有一个同舍的小太监把饭菜送来,而且异常丰富。

    吃完饭,倒头便睡,他现在需要的就是养精蓄锐恢复体力。

    巳时(上午九点)刚到,老太监就把熟睡的常宇摇醒。

    翻身起床,打了盆清水洗了脸,常宇挥舞了几下拳头,做了伸展运动后转身刚要离开,却被老太监胡峰叫住。

    “常小哥,这是老身的全副家当,押你赢”说着拿出十多两碎银。混了一辈子仅有十两银子的确够惨,但真实历史上比这更惨的数不胜数。

    “你不怕我输了?”常宇看着他笑了笑

    “你会输么?”胡峰也在微笑。

    “输一赔十”常宇微微一笑拿过他手中的银子揣进怀里转身离去。

    走出监栏院直往东华门,远远便看见宫女玲珑站在门口四下张望,看到常宇的身影后,蹭蹭的就跑了过来:“嘿,你还真的沉得住气”。

    常宇笑而不语随她进入东华门,守卫验了腰牌,看他的眼神有些异样,看来他们也晓得这位小太监名号了。

    “现在太子府开了盘口,大家都下注呢……”玲珑叽叽喳喳的说着。

    “赔率呢?”

    “一赔一”

    哦,常宇怔了一下,自己连胜几场赔率还是一比一,看来那唐破山的确是硬茬子或说名气一定不小。

    “你买的谁?”常宇看着玲珑笑了笑,心中却黯然神伤,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城破之际不是死于被杀就是j杀

    “我,我,我当然想买你赢啊,毕竟都是咱们内务府的呀,可是……”

    “可是你还是买了唐破山赢是么?”

    “没有,我还没决定呢,常公公你说句实话你有几成把握么?”玲珑收起笑容认真的说道。

    “你有多少钱?”常宇没有直接回答。

    “二十两左右,问这个干嘛?”

    “全压上,押我!保你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

    “啊,可是真的,你可别骗我呀……”玲珑跟在后边继续纠缠。

    太子府前竟然围了许多人,不下五十,有太监宫女有卫兵,估摸着都是其他宫来看热闹的。看到常宇过来的时候一个个激动不已,并且主动让开道。

    “常公公”一个声音响起,常宇扭头望去却是一个太监,只见他攥着拳头,目光炙热,“加油”

    嚓,这年头都会喊加油了?常宇有些懵逼,不过耳边很快就响起了更多的加油声音。

    微微一笑,对着众人抱了抱拳,常宇转身走进太子府。

    刚进大门便远远看慈宁宫店门口放着两把太师椅,几个太监宫女站在当口,院子中间围着一群人,也是太监宫女以及十多个卫士,看见他的身影后,自动散开只留下一人在当地,却是那短小精悍的唐破天

    “唐大人”常宇走到近前抱了拳,

    “常公公”唐破天还礼。

    这时咯吱一声,殿门打开,走出两人,一个是太子,另外一个面生的中年男子。

    “让本宫等了你好久”朱慈烺佯装不悦,随即落座,中年男子依其身旁坐下。

    “太子赎罪”常宇叩首。

    “别那么多废话了,开始吧,你看那么多人买你赢,别让他们失望了”说着随手一指,常宇这才注意到在大殿门口的廊檐下还有一张桌子,上边堆着两堆碎银,一个太监端坐在写写画画着什么。

    “小的斗胆问一句,太子爷买谁的赢?”常宇又叩首问道。

    “本宫今儿坐庄自然是买唐侍卫赢喽,而且五十两”朱慈烺微微一笑,而后转头看着旁边的中年男子轻声道:“姑丈,人也见到你了,可想好买谁的赢?”

    中年男子盯着常宇看了又看,皱着眉头略微沉思:“我买这位小太监赢!五十两”。

    “哦,姑丈怎滴对这小太监如此自信?”朱慈烺有些意外。

    “虽然身形略显单薄,这此人气势不弱,眼神平淡,面对大敌还能如此镇定那足以说明他有十足自信,况且,胜一场也许是取巧,胜两场也许是意外,能连胜三场那就是绝对的实力”。

    “姑丈所言有理,本宫也亲眼看过他打了两场,但依然对唐侍卫有信心,要知道唐侍卫不只拳脚高明,而且力大无比,可举五百斤石锁!”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且看看便知晓”。

    姑丈?这什么人?常宇看着眼前这面冠如玉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心头一跳,却一时间摸不到线索,而且这个时候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摸线索,因为要开打了。

    唐破山站立当场气势如岳,虽然身材不高,但粗壮稳实:“常公公,你两招败了我兄弟,在下不才也让你两招趴下”。

    擦,心理战么?常宇微微一笑,伸出两根指头:“你撑得过两招,算我输!”

    哇,围观众人立刻发出各种呜呜声,太嚣张了。特别是太监们那简直差点就跳起来尖叫了,太给太监长脸了,太爷们了!

    “狂,太狂了”朱慈烺长大嘴巴发出那种看热闹不怕事的笑声看向旁边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仅仅微微一笑,但看向常宇的目光充满了欣赏,人狠话不多,这种人有实力。

    “那就手下见真章吧”唐破山大怒出手,扑向常宇双拳齐发直捣其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