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超强小农民 > 第2692章

第2692章

 热门推荐:
    所有人,齐齐震呆。

    惊呆的不是陈天府的陨灭,而是李致远的强大与手腕。

    堂堂一国之主,居然在片刻间便毙命他手。

    而他看上去,只是一个毫无修为之人。

    李致远的气势,震慑住了所有人,包括陈天府的护驾,还有那一帮邪教女。

    李致远也怕一帮邪教女把事情说漏,索性直接灭口,于是怒喝一声,“邪教妖女,胆敢串通天府国,攻击自已国家,罪该万死。”

    说着就手一挥,虚轮向他们转了过去,那帮邪女虽有修为,但实力不高,根本逃不脱。

    唰唰几下,数名邪女被斩杀当场。

    这几名邪女,颇有姿色,李致远自觉杀的可惜,不过并不后悔,杀过后再不理会,因为接下来,他要控制天府国大局。

    李致远归来,目地仍然只有一个,要主宰天外天世界,虽然现在,他换了容颜,变成了另外一个身份,但是,他没有改变初衷。

    他记得自已的目标。

    李致远杀掉陈天府,是使用了计谋,名正且言顺,但这不代表他就可以拿下天府国,如果强行占有,会遭到舆论的攻击。

    索性,李致远扶持天府国的王子上位,也就是陈天府的儿子。

    陈天府有两个儿子,见父王已死,立即率各自党羽攻占行宫,意图夺嫡。

    李致远这时候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以主持大局为理由,静观天府国局势。

    两个夺嫡的王子,一个叫陈敷,一个叫陈洛,亲兄弟之间展开了一场地血腥杀伐。

    最终陈洛战胜,夺得了王位。

    夺得王位的陈洛,意图以舆论大势将李致远等菩提国的人驱出天府国,当晚设宴,对李致远进行款待,然后提点要李致远等人明天离开天府国,否则就会以强势手段并施以舆论上的压力。

    李致远按下心头怒火,将饭吃完离开,叮嘱了莫菩提几句,告诉她明天率众回菩提国。

    然后,当晚,就悄悄地化作流金,进入到了陈洛的寝宫当中,发现陈洛不在,他的一个妃子洗了澡在那里等他。

    李致远直接扑上去,化作真身,将那妃子占有。

    然后收入到了储物戒子中,待那陈洛回来后,李致远将陈洛干掉,让纹兽将尸体吞下,不着一点痕迹,然后直接易容,变成了陈洛的样子。

    然后,将体内灵泉吸入体内一部分,变成了虚轮境第二虚的境界,因为陈洛生前便是这个修为。

    然后,把陈洛的妃子给放出来,那妃子出来后见是“陈洛”、极为的古怪,不过也不敢多言,被占了身子的妃子,连宫女都不如的,会被杀掉的。

    王小强一把勾住了那妃的下巴,“宝贝,你咋藏到人家的储物戒子里了?”

    “我,我……”那妃子结结巴巴,无比的恐慌。

    “好吧,我原谅你了,”李致远道。“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

    那妃子感动落泪,自然是守口如瓶,不敢提半个字。当下尽心伺候李致远,发现有些异常。

    因为陈洛平时床上功夫是不行的,现在突然变得龙精虎猛起来了。

    李致远只所以没有把这个妃子给抛弃,也是考虑到她口风的问题,而且也不能杀了她,必竟她可是陈洛生前的最爱,再说这妃子长得还真是不错。

    于是。

    李致远摇身一变,变成了陈洛。

    变成了天府国的国主。

    而且,因为伪装恰当,没有人产生怀疑。不过李致远不敢粗心大意,这日陈洛的妹妹来求见。

    李致远答应招见,小心谨慎。

    不过,那陈洛的妹妹陈碧云,还是感觉到了异样。

    必竟是兄妹手足,小时一块长大,那一举一动,一表一情,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而李致远虽然变成了陈洛,但是对陈洛这个人并不熟悉,所以真要装,也不能保证滴水不露。

    那陈碧云生得美丽,又是安静之人,心思纤巧,端的是冰雪聪明,看出异样后,她便有了警惕。

    于是就对李致远道“后日是小妹生日,家中设宴,要请兄长过来吃酒呢,不知兄长可有时间?”

    “呃,我怎么记得后天不是你生日呢,”李致远经历了那么多,也活成了人精,他并不知道陈碧云的生日,所以也不敢贸然回答,万一陈碧云的生日不是后天呢。

    陈碧云一愣,李致远的回答出乎了她的意料,却也打消了她心头的顾虑,于是她便道“呃,难道是我自已记错了,那兄长可记得小妹生日是哪天?”

    “好像是明天吧。”李致远敷衍道。

    陈碧云一听这话,顿时心中疑窦又生,她的生日明显还有一个月呢,哪里会是明天。

    眼前这个陈洛,真是她的哥哥吗?

    “呃,对,是明天,那兄长明天能来吗?”有了疑问后,陈碧云并不露声色,只是又问道“兄长,我记得你爱吃桂花糕,明天我会准备桂花糕,恭迎兄长大驾。”

    “小云,你真是越来越糟糕了,我什么时候爱吃桂花糕了?”李致远笑了笑,眼中装出几分的宠溺。

    陈碧云一听这话,顿时又有些发懵,她知道陈洛是不喜欢吃桂花糕的,平时一口都不尝,所以她才故意那样说的,不过是近一步的试探。

    结果不料,对方的回答,居然切中了这一点,那证明眼前的这个哥哥,就是陈洛。

    “小妹,你今天是怎么了?老是说一些不着调的事,”李致远作出一副笑嗔之色,然后走到了陈碧云的身前,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明天生日,为兄送你一份大礼。”

    “兄长要送小妹什么大礼?”

    “来吧,来我房间就知道了,”李致远神秘一笑。

    陈碧云根本意识不到危险,她心想即便眼前不是哥哥陈洛,也不至于杀她吧。

    杀了她会引起怀疑的。到时候他也无法自保。

    于是就起身随他去了里面的房间,待陈碧云进入后,李致远便把门给反锁了。

    陈碧云见状不对,便惊惧起来,要夺路而走。

    李致远哪里答应,上去一把抱住了,“小妹,你这是干什么呀?”

    “你,你别乱来。”陈碧云娇躯颤抖,眼前的一切印证了她的猜疑,事情的后果让他震怖。

    堂堂天府国的国主,居然不是陈洛,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

    “我还要送你礼物呢,送完礼物我就放你走了,嘿嘿,”

    “什,什么礼物?”陈碧云自知无法脱身,便求自保,于是顺着他的意来。

    “一根又长又粗的棒子,保你满意,保你喜欢,保你上瘾……”说着李致远就抓住了陈碧云的手,向着他的“棒子”摸去。

    还是处子的陈碧云摸到了那火棍一样的棒子时,花容失色,娇躯颤抖,又羞又耻,又惊又惧。

    然而却无力摆脱,最终被李致远给压、在了寝宫的大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