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问道行 > 第269章 老实好欺负

第269章 老实好欺负

 热门推荐:
    “太师上奏南征完之事,群臣议论,但大王没有下决定?”

    奇士府中,当陆川听到来人的禀报后点点头:“行,本府知道了。”

    那人转身退了出去。

    “没有下决定?”

    陆川沉吟起来,“莫非大王是不想打南鄂而是想攻西岐?”

    丁策道:“有可能。”

    陆川转头意外的看了他一眼,笑了:“差点忘了,丁策你也是位高明之士,那不妨说说。”

    此人的确如郭宸所言,胸藏兵法韬略,有着治世之才。

    只是可惜,这个时代没有科举制,现在的官位的制度都是世官制。

    何谓世官?

    世代为官,不仅爵位,连官位都具有世袭官职的特权。

    这样给了贵族和官吏以充分共享政权,世世代代做官做贵族的机会,保证了他们代代矢志效忠王朝。

    这就是世官制发挥的作用。

    比如他陆川,现在是大商的中大夫,以后他若是有儿子,那就算没什么本事也能做中大夫。

    在这样的制度下,能做官的自然都是贵族子弟。

    平民阶层中,真正能有机会见到大人物,怀才所遇的人实在太少。

    不仅是大商,还有其它诸侯国都用的是这种制度,文官和武将官职都是如此。

    这就是时代的局限性了。

    这里毕竟是很遥远的先秦时代,就算是神魔版的,也需要足够的时间去出现更完善的制度。

    至于推出新的制度……

    陆川是没想过的。

    虽然他知道察举制、九品中正制、科举制等很多先进的制度,但你也不看看现在大商的处境。

    内忧算是解决了,可是外患一大堆。

    那些科举等先进的选官制度一出,损害的是贵族阶层的利益。

    现在朝堂上几乎都是贵族,他要是真提出这个,只怕他第二天就能被贵族官员们的唾沫星子淹死。

    如果帝辛这么做,那才真的是作死,不用外人反首先他手下人就不干了。

    “大人过奖了。”

    丁策道:“如今三大诸侯竖起反旗,明面上虽然东鲁最强大,实则西岐的危险最大。”

    “哦?”

    陆川笑道:“为什么?”

    “原因有四。”

    丁策道:“第一,上有仁君,第二,中有能人辅佐,第三,下有民心依附,第四,贤名在外。”

    陆川满意道“不错,一语中的。”

    丁策没说错,想那姬昌经营了一辈子的名声,甚至被百姓称之为圣人,可想而知他名声有多好。

    圣人,以前只有对人族做出巨大功绩的人才能得此称呼,如燧皇、有巢氏、伏羲、神农、仓颉等等。

    姬昌最大的功绩在于,将凡人难懂的先天八卦,演算为凡人可学的后天八卦而已。

    只是对于他的圣人名头,咳咳,陆川还是有点儿看法的。

    比如他在明知道肉饼是亲儿子伯邑考的肉所做,他还能吃得下去。

    这个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虎毒都还不食子呢。

    但这位姬圣人……

    也许可以说他不吃就会死,吃也是为了活下去吧!

    八卦涉及演算,一般人是真看不懂。

    姬昌是连先天八卦这样的东西,都能演算为后天八卦的六十四卦的牛人,最擅长的自然是个算字。

    他经营西岐的同时还有名声,当然,还在付诸于实际行动,对百姓很好。

    现在他将经营了一辈子的西岐,还有名声,人心所向,这些都留给了姬发。

    另外还有姜子牙辅佐,这的确是一个危险性最高的对手。

    丁策想了想,问道:“那府主觉得大王会选哪个?”

    陆川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道:“西岐!”

    丁策分析的不错,几乎把一切都分析到位了,但他终究是个凡人,眼界有限。

    他不知道已经制定的西岐天命,以及那件封神的事。

    但帝辛知道了。

    西岐和姬发是‘天命所归’,所以他一定会选择最快的除掉西岐这个心头大患。

    忽然,陆川抬眼往自己的小院看了一眼,走了出去。

    ……

    的确如陆川所料。

    虽然现在有三路大诸侯竖反旗,很多路小诸侯呐喊。

    但帝辛的心患的确是西岐。

    下朝后帝辛一人在龙德殿思索了很久,最后有了决定。

    征西!

    既然说西岐是天命所归,那他便先击碎了所谓的天命再说。

    不然的话,南鄂、东鲁的实力不弱。

    作为大诸侯,东鲁地处东边富庶之地,盐资源丰富,兵力多达四十万,几乎可与朝歌抗衡。

    南鄂是比较弱不假,但这个弱是相对于四大诸侯而言的。

    对于那些只有数万兵马的小诸侯而言,那也是惹不起的庞然大物。

    若是打南鄂,就算打下来也必定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再和一路大诸侯打仗不现实。

    因此,不如在此强盛之时,倾全力把西岐这个地方打下来了再说。

    只要平定了西岐,那所谓的什么天命也就自破。

    到时再休养生息几年也无妨,他虽然年近五十,但修成武道巅峰后将近三百年的寿元,等得起。

    另外他的雄心可不止是这些诸侯国。

    还有东夷、南蛮、西戎、北狄等蛮夷部族,十分野蛮凶残,也十分凶悍,不时进犯,劫掠女人和牲畜。

    那是他以后的目标。

    ……

    在大商要动起来的时候,西岐有人也坐不住了。

    “又暖和了啊……”

    姜子牙放下手中的书简,来到屋外,晒着暖洋洋的温暖阳光道。

    一年四季,只有春天的日光最好。

    院中武吉还是练武,使的是一根长枪。

    这些年,他日夜勤修苦练,再加上武道上有些天赋,故而进境极快,已到武道二重的五极境。

    “师父怎么出来了?”

    看到姜子牙出来,武吉停枪笑道。

    姜子牙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笑道:“坐不住喽,而且坐不住的人可不止为师一个。”

    说罢,他往东方深深看了一眼。

    西岐往东便是大商。

    姜子牙道:“准备一下,我们去找主公。”

    西伯侯府。

    姬发也和帝辛一样,在处理奏简,只是相对而言要少很多罢了。

    姬发看起来非常的年轻英俊,就像一个温润如玉的公子,年纪也最多不过二十五六岁。

    可实际上他已经四十多岁了。

    说起来他和帝辛同辈,他父亲姬昌和帝乙是同辈。

    帝乙还曾将帝辛的姑姑嫁给了他父亲,只是已经早亡。

    姜子牙来了。

    进来的第一句便是:“主公,开春了,我们要防御大殿,作好交战准备了。”

    “交战?”

    姬发闻言放下手中的奏简,轻声道:“大商还是要第一个冲我们来吗?”

    为避免大商第一个就征伐他们西岐,他便只竖反旗,没同意姜子牙让他自立为王的意见。

    他觉得西岐和大商打,最后只会两败俱伤而已。

    倒是尽管消耗了很多大商的国力,但那时只怕他们西岐也好不到哪去,会失去竞争王位的资格和实力。

    只是没想到,这帝辛还是盯上了他们。

    这就让姬发有点想不通,甚至小郁闷了。

    你看东鲁、南鄂两边都反了,还蹦跶了那么多年,天天嚷着要打到朝歌。

    可你帝辛偏偏不管。

    我们西岐很够意思了,只是竖起一杆反旗,没说打到朝歌什么大逆不道的话,可你却偏偏挑上我们。

    合着你就看我们老实好欺负是吧?

    姜子牙颔首道:“十之八九。”

    还是那句话,有些事凡人接触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