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抗联薪火传 > 第366章 悲催的日军(七)

第366章 悲催的日军(七)

 热门推荐:
    虽然是中午,又是晴天,但冬日的太阳也绝不会挂在头顶。

    那太阳斜斜的照着,把冷辉洒向了人间。

    这时,一个山丘后有反光的亮点出现。

    那光点晃动着慢慢变长向前挺出。

    那是一把安装在三八大盖上的日制三0式刺刀。

    然后一名手握步枪的日军士兵慢慢的就从山丘的棱线后走了上来。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习惯性的又要迈出脚步时忽然愣了。

    只因为他看到前方的坡上有一个小小的土坯房。而那土坯房上面的烟囱里正冒出淡淡的青烟。

    在这一刻,他弃枪,“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就号淘大哭了起来。

    他自然也是经历犬养哉他们同样的走出山林的过程。

    只不过他的心情更为悲戚。

    他和他的一名同伴跟随着前面的足迹一路行来。

    就在这个山丘的后面,他们看到了第四十一具也是最后一具由于饥困而倒毙在这里的日军尸体。

    而前方已再无足迹,他们所追随的同伴都死了。

    到了此时,他们两个在体力上也已是油尽灯枯了。

    而前方再无同路人他们两个变成开路者的事实就成了熄灭他同伴生命之火的最后一丝微风。

    他的同伴在爬这个山丘也就三十度的缓坡时也跌倒了下去。

    这名日军士兵很想救这名同伴,可是他知道如果自己坐下去那么自己也将再也站不起来了。

    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哈一下腰去试同伴的鼻息。

    他感觉同伴的鼻息慢慢的变弱,直至最后归于了这片山野的冷漠。

    他从同伴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折叠的纸揣到了自己的口袋中。

    那是他的同伴写的家书。

    而他自己的上衣口袋里也有同样的一张纸,那是他的家书。

    他们两个相约谁活着出去就把对方的信带出去邮回本土。

    可是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同伴与生的希望竟然只隔了一个小小的山丘。

    他敢保证。

    若是这个小土屋的青烟在上午就升起,不光彼此托书的这名同伴不会死,就是其他倒毙在这条求生之路的同伴,至少有一半会活下来!

    眼前这道代表了生存的青烟给他们这些异乡者开了一个玩笑。

    只是这个玩笑是如此之残酷。

    残酷到没有一丝战场上的硝烟和热血,残酷到只有寒冬腊月的冷漠,拒绝给他们这些异乡者一点点生存的希望!

    悲戚已过,这名日军士兵他奋力站起,向那土屋走去。

    房门开时,是一个猎户打扮的年轻人正在烧火的背影和他听到门响刹那间转身时震惊的面容。

    于这名年轻的还不到二十岁的猎户来讲,他自然是震惊的。

    只因为他违反了日军所下达的封山令,他可是擅自在这山中打猎的。

    而相反,于这名终于逃出生天的日军士兵来讲,却自然是惊喜。

    因为他看到了这个中国猎户正在用一根铁条串着的在在火上熏烤着的土豆。

    在看到这根铁条上所串着的那几个外面的皮明显烤糊了的土豆的刹那。

    日军士兵随即就完成了从一名求生者到一名侵略者的转换。

    他凶神恶煞般的劈手就夺过了青年猎户手中的铁条。

    他不顾那铁条已是被柴火烤的烫手,一手一执铁条一手就将那三个土豆齐刷刷的从铁条上撸了下来!

    然后他也不顾那土豆上蹭上了柴灰也不顾那土豆外面被火烤的滚烫而实际上也只是半生不熟。

    他弃了铁条拾起一个土豆一口就将那土豆咬掉了半拉!

    在他咬土豆的那一刻,那土豆都发出了清脆的一声。

    那自然是因为那土豆真的没熟。

    那土豆原本就是冻土豆。

    由于柴火过旺,那个青年猎户虽然把土豆外面烤糊了,可土豆中间却也只是刚刚烤化其实还是生的!

    可此时那名日军哪管这个,哪怕那土豆就是冻的就算会崩坏他的牙他也要吃下去!

    只是这名日军却没有注意到此时他身后那名已是从震惊中平静下来的中国猎户却是向门外扫了一眼。

    这名日军士兵进屋便看到了吃的,他又是一名有着优越感的侵略者,他怎么会关门?

    谁又曾看到过强盗在明火执仗的闯入别人家后还会主动关门以免把主人家冻着呢?

    于是,那名年轻猎户便看到了从门口的雪地上一直到不远处那个山丘上有一趟孤零零的脚印。

    如果这名日军真关上门的话,这名年轻的猎户还未必会有什么想法。

    或者他有什么想法也不敢实施,因为他不知道屋外是否还有别的日本人。

    可是,事实证明只有一名日本人他又怕个甚?

    就在这名年轻猎户看着眼前这名日军孤身一人,而且对方的那支步枪已是弃之如履扔在地上时。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了,他太想要那支步枪了!

    而这时那名日军士兵却已经吃完了三个土豆却是大声问着手里已是比划了起来。

    因为他空荡荡的胃绝不是三个还没有拳头大的土豆所能填满的。

    那名年轻猎户指了下灶坑,然后他就蹲了下来。

    他很自然的拾起了那根铁条去扒拉灶坑里的柴火。

    他还真就又扒拉出了几个土豆来。

    这个土坯屋也只是他打猎时的临时歇脚的地方。

    那放在墙角土豆早就被冻上了,所以他却是将好几个土豆都塞到了灶坑里了。

    否则那土豆都是冻的的,他用铁条也穿不过去的。

    那年轻猎户伸手捏了捏土豆,挑了两个软和的扒拉给那个日军士兵。

    自己却是又开始用铁条扎在一个土豆上,显然他是想接着串土豆再去那灶火上烤。

    日军士兵不疑有它,又捡起来个土豆。

    这回他却不着急了,开始给那个土豆扒皮。

    可这个时候年轻猎户已经把第一个土豆串在了那铁条上。

    他瞟了眼近在咫尺的日军士兵见对方全部心思都在吃土豆上呢。

    他突然将攥在手中的铁条向那名日军士兵刺去!

    两个人紧紧相挨,就算那日军士兵有了准备都未必能躲开年轻猎户那拼力一刺。

    更何况他一点防备都没有呢?

    也只这一下,那根前端溜尖拇指粗细的铁条便洞穿了日军士兵的小腹,而他的手和那名日军的小腹之间就只隔着一个刚刚串的土豆了。

    那铁条足够锋利,那铁条也足够长,那是他给打来的野兽放血用的,那根铁条已是直接刺透了日军士兵的身体!

    那名日军士兵哪曾想到异变突生。

    他怔怔的看着那根被火烤得乌漆燎光的铁条从自己的小腹中抽出已是带出了血迹才如梦初醒的大叫了一声。

    他再想反抗终是晚了,那根铁条被那年轻猎户反手就狠狠抽在了他的右面脖颈上。

    于是他在感觉自己脖子已仿佛被对方抽断了之际便又有开始眩晕。

    最后他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只是感觉到远方有那些冻饿而死的同伴在向自己招手。

    魂,归去来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