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契约老婆 > 第108章 救命线索

第108章 救命线索

 热门推荐:
    忽然想起来怎么会写王枫的电话呢,应该写报警打110啊,于是又摸出来一张正要写,却忽然一头撞到了前面,原来是到了目的地,车子猛地一下煞住了,韩萏忙停止动作,示意叶萌萌继续假装昏迷。

    等到后备箱打开,被几个人拖下车的时候,韩萏的手一松,钱团就掉落在车子下,一阵风回来,将韩萏的希望远远的吹了出去,她心中默念了一百遍王枫的名字,同时坚定的告诉自己,那个很帅笑起来的很好看的大叔,一定会像是绝世英雄一样,踩着五彩云团来救自己的。

    熊杰带她们来的地方是一个城北区里很偏远的老别墅区,当年这里算是高干休养楼,独门独院,而且相隔都很远,有点室外桃园的意思。不过几十年过来,这里早已经不复当年的风光无限了,这些当年的所谓的豪宅也都住进了普通人,因为交通不便,还有很多空着的呢。

    这是熊如海特意购买来作为自己的存放东西的地方的,他没事也不过来,所以这间别墅就等于是闲置了一样。熊杰最近无意中知道老爹的这个秘密据点,悄悄的偷了钥匙配了好几把,没事就带着一帮狐朋狗友还有一些女孩子来这里彻夜狂欢,熊如海却还蒙在鼓里。

    想当年这里可是车水马龙的,甚至还专门的修了一条水泥路,但是现在早就已经显得荒芜,马路上经过的车子太过稀少,甚至都长出了杂草。随着时代的变迁,我们的生活真是发生了很多不易察觉的变化。

    打开大门,将两个还在昏迷的女孩子关在一间脏乱不堪的卧室床上,然后把过去那种分外结实的大铁门锁上。现在都是木头了,过去就连卧室的门可也都是钢铁结构的,而且那叫一个结结实实,质量呱呱的。

    “杰哥,怎么个意思啊这是?”有人笑着问道,有点迫不及待的样子,是个急色鬼。熊杰打了一个哈欠,昨晚喝多了,又被人一通胖揍,在医院里又折腾了好几个小时,一夜没有睡好,因为始终处于兴奋中倒也没有怎么样,现在抓到了人,就困的厉害,哈欠打的眼泪都快下来。

    伸了一个懒腰骂道:“妈的你找什么急啊,我现在都没有精神头,还不得几下子就搞射了啊,等我好好的睡一觉养足了精神再好好的吸点粉,那玩意比伟哥还好使呢,好好的跟这两个小妞玩个一宿,现在都睡觉,晚上开patio,就啪那两个小骚货。”说着得意的嘎嘎的无齿大笑。

    屋里的叶萌萌和韩萏被他们用胶带把嘴紧紧的贴上,双手双脚也都重新反绑了,这时候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早知道就麻烦大叔让他送一下多好,要是大叔在,那帮坏人肯定不敢动手了,这下算是死定了。只有韩萏眨着两只大眼睛充满了希望,那个小小的钱团。

    王枫哪里知道两个女孩子已经危在旦夕了,他一下午都泡在孙达生的信息部里,还有几个兄弟执行护航的任务呢,王枫每天都会关注航线上的气候情况,每天都要通一个电话,要不他不放心,这次是李允带队,这小子能力没问题,就是暴脾气,王枫总担心他跟人家起冲突。

    马树元对他这种过于担心的状态表示很不屑:“我说王枫啊,人家李允和兄弟们也都不是小孩子了,李允也走了不是一趟了,你说你成天的制造什么紧张气氛啊?你这幸亏是光棍一枚,以后要是有了孩子啊,我看得被你活活的墨迹疯了。”

    王枫说你少跟我来这套,你天天的跟你在美国的女儿腻糊你别以为的不知道,人家姑娘都不乐意搭理你了你还没完没了的,我都替你害臊呢。马树元哈哈大笑,说这你就不懂了,这是女儿,是上辈子的情人,那能一样么?你也别说风凉话,等你有了女儿就知道了。

    马树元最近刚跟女儿联系上,前妻知道他现在工作还算稳当,才答应他给他女儿的电话的。所以这家伙每天都美的鼻涕冒泡,天天拿着女儿的照片到处炫耀,大家都说女孩子真是漂亮,但肯定随她妈妈无疑了,马树元就开心的笑起来。

    说笑间王枫的电话响了,他还以为是林悦晗,林悦晗是隔一天肯定一个电话,其实微信里也聊,但是电话也是必打的。有一次半夜给王枫打电话,吓了王枫一跳,迷迷糊糊的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呢,结果林悦晗大笑不已,他才想起来原来有时差,林悦晗是故意的。

    “喂?你是谁啊。”那边是一个小伙子的声音,有点犹豫的样子。真是奇了怪了,你给我打电话还问我是谁?王枫笑道:“我叫王枫,兄弟是不是打错电话了?”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没错,就是这个号,我偷菜...捡菜的时候发现一一百块钱,写着你的号码,没错的。”

    要是别人可能就直接挂了电话了,因为这话听着都好像是什么新型骗局有么有?接下来肯定是骗钱的套路啊,有什么好听的?还是陌生人陌生电话,现在的人心多浮躁啊,不骂人就算是好的,但是王枫却感觉有点不对劲儿,对方这话里透着怪异,但却不像是开玩笑。

    王枫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所有人立刻都不说话了,一起看着他,王枫道:“兄弟你别着急,慢慢说,钱上还写了什么字没有?”那边的声音停顿了一下道:“嗯,还有,什么救命,能.....绑架,打电话?就这些了。”那边的小子显然识字不多,熊都给看成能了。

    “嗯,这个是我朋友写的,这样吧兄弟,你现在在哪里呢,我马上过去找你。”王枫对着马树元做了一个手势,他已经预感到事情不好了,尽管还没有完全是怎么回事,有自己电话的人可不多,不管是谁,可能都遇到了危险。马树元立刻喊了一声:“通知机动小组集合!”

    那边的人显然听到了马树元喊的集合两个字,吓了一跳:“妈呀,你们是警察啊,我我我,我可不想惹事,我啥也没干啊我,你们可不要抓我啊。”王枫一边大步的往外走,一边接过来孙达生递给他的步话机,并且指了一下大屏幕,通过电话号码,孙达生已经追踪到了位置。

    王枫点点头,对电话里的人道:“你放心吧兄弟,我不是警察,就是警察也不会因为偷菜抓你,你帮我大忙了,你就在那等我,还有重谢的,你只要把那百元钞票给我就留着就行了,那个很重要,你收好了啊兄弟,说你在哪儿?”也许是王枫说话很和气,那小子犹豫着答应了。

    王枫上了车子,轻声说了一个地址,吴小军亲自开车,一脚油门就冲了出去,后面的两个兄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都是一脸凝重。紧跟着他们,后面又是一辆车呼啸而出。马树元和孙达生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通知全体马上进入警备状态,随时等待王枫的命令。

    王枫等人一路疾驰到了孙达生刚才告诉他的城北区的北郊,这里只有一条斑驳的马路通往树林也不算茂密的郊外。果然看见一个骑着三轮车的小伙子站在路边神态紧张的东张西望,见到两辆车疾驰而来,又戛然停在面前,吓的差点转身就跑。

    又见车里哗啦啦的下来了八九个彪形大汉,都穿着制服,蒙着脸,拿着甩棍,更是害怕的腿都软了,想跑也跑不了了,再说这他妈的还能跑么?好在这些人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四面散开了,还通过步话机在说些什么,这他妈的不是警察就是劫匪,还能是什么人?

    王枫倒没有蒙面,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你兄弟你打的电话吧?别害怕,那张钱币给我看一下。”小伙子忙抖索着两手将皱巴巴的百元钞票递给王枫,王枫打开一看,见上面是很娟秀的字体,救命,熊绑架,打电话。

    这几个字莫名其妙的跟天书一样,可是王枫脑袋一转就想到了昨晚那个熊杰,是不是他放出来了?那他绑架了谁呢?除了周楚欣就是那两个小姑娘,如果这个熊指的就是熊杰的话。别的姓熊的对头王枫确定没有,他的心里猛然揪了一下,难道是周楚欣?

    立刻开始拨打周楚欣的电话,嗯,还不错,是开着呢,两声后周楚欣就接起了电话:“干嘛呀?”是很愉快轻松的口气:“是不是要请问吃饭?嘿嘿,不用问了,我给你这个面子。”王枫说没事,打错了,随即就挂断了电话,周楚欣气的差点掀桌子有没有?神经病啊!

    王枫摸了摸口袋没有钱,招手喊过吴小军:“身上带钱没有?”吴小军忙掏出来一叠钱,大概有个两三千,王枫一把抓过来都塞在那个小伙子手里:“兄弟,跟我说说,你是从哪里捡到这个钱的?什么时间捡到的?”

    那小伙子拿到钱大为高兴,大嘴也裂开了,也不紧张了,不管人家是干啥的,给了钱哩!忙道:“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刚捡到,在菜地里呢,我正在偷点黄瓜,嘿嘿,我还以为是假的,打开看才知道是真的,我看见救命怕是真的有啥事哩,就给你打了电话,就这。”

    王枫立刻道:“那好,麻烦你带我们过去你捡钱的地方,然后你就可以走了,谢谢你啊。”说完马上上车,小伙子也不含糊,毫不示弱的发动自己的电三轮,一加油门奔着那条路就上去了。

    王枫在车上跟孙达生通话,简单的说了一下昨天的事情,让他马上查清楚几件事:第一,查一下昨晚那个叫熊杰的人是否放出来了,他关在城北区三所,如果出来了,把他出来的行踪都查清楚;第二,今天上午从自己家里出来的两个女孩,特征是如何如何,查清她们的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