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契约老婆 > 第63章 抓捕周老三

第63章 抓捕周老三

 热门推荐:
    不管怎么说肯定都不是好事,他在病房里住了一夜,给手下打电话布置全城搜索,把所有的眼线都派出去,看看海城市里最近几天有没有西南方面来的可疑人物。另外又调集了几个老兄弟,日夜在身边保护自己。

    医院里的人大半夜听见楼道走廊里人声嘈杂,脚步散乱,都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好事的就出来探看,结果一大帮凶神恶煞的大汉,恶声恶气的让它们老实点,再看眼镜都抠了的说,大家一看这是黑社会啊这是?都乖乖的不敢出声了。

    医院的保安根本连个屁都不敢放,报警都不敢,只能战战兢兢的守在一边,祈祷佛祖保佑,可千万不要出什么大事啊。这一夜病房里外的所有人都提心吊胆,风声鹤唳,天亮的时候,就连那帮兄弟们都似乎松了一口气。

    王枫一大早起来,照例做了早饭,跟已经恢复正常的林悦晗一起吃了饭,送她到了公司。叮嘱她要是有事出去一定要给自己打个电话,至少也要打个招呼。林悦晗见他说得很认真,点点头答应了。

    然后驱车到了种植园,找到了黄狐狸和吴小军,跟他们简单的说了一下昨晚在周庆武家的情况,两人都拍手称快,说王枫干的漂亮。大快人心。王枫将周庆武家里保险箱搜出来的现金还有那些女孩的资料都拿出来,跟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两人都点头表示认同。

    这一天发生了好多事情,海城市里有好几个女孩子都收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包裹,打开里面是十万块现金,还有一张纸条,写着几行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才到。下面的落款是一片几笔画就的枫叶。

    这些女孩有的是学生,有的是打工的餐厅服务员,有的是空姐,有的是高铁列车员,还有的就是做出卖肉体行当的小姐。他们看到现金的时候也许还都有点疑惑,但是看到那几行字后却都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她们跟谁都没,只是玩上睡觉的时候流了很多泪水。

    两个女儿失踪多日的家长也都接到了一个包裹,里面各有二十万元的现金,也是一样的纸条,但是却有一个U盘,里面的内容令他们怒发冲冠,悲痛欲绝。还有一个名字和一个电话号码,于是他们痛定思痛之后都不约而同的打了这个电话。

    周楚欣接到电话后还有点疑惑,听了半天才明白了一点,她一口答应帮忙做他们的法律咨询顾问。当她亲眼看到那些视频资料后,一向坚强的她都忍不住流下泪水来。周庆武她当然知道,她只是知道这个人一向为非作歹,仗势欺人,但真的没有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禽兽!

    直接到了公安局报案,警察们看到也大为吃惊,他们自然也知道周庆武这个人,这不但是个杀人恶魔,还是市局副局长周庆顺的亲弟弟,周家的老三。

    但这样的案件肯定要立案调查的,因为太过恶劣了,并且涉嫌杀人,别说他哥哥是市局副局长,就算是副市长,那也不敢按下来啊,再说跟着两家人来的还有眼睛哭得跟桃子一样的周楚欣,她是谁,大家伙自然也都认识。

    市局刑侦队得到消息也不敢怠慢,立刻组织人员开展调查,首先便是要尽快的把周庆武控制住,一旦这个人跑了,那就糟了。刑侦队大队长名叫张阳,是个很能干的刑警出身的家伙,今年四十多岁,也算是海城里的一个名人了。

    他看了案子后知道这件事可能要麻烦,上司周庆顺那边肯定要通知,但是抓人之前通知还是抓到人之后汇报,那意思就完全不同了。提前汇报当然应该,而且也是正常的程序,周庆顺本来就是他的直接领导上级嘛。但是案件涉及到了他的亲人,按规定周庆顺是需要回避的。

    当然周庆顺也未必就会给弟弟通风报信,毕竟他也是公安出身,知道厉害,但万一他报信了呢?嫌疑人一旦潜逃,那么将会给今后的抓捕工作带来极大的麻烦,更不要说一旦案件传出去,舆论上的强大压力了。

    但是不汇报显然就会将周庆顺完全得罪了,周家在海城的势力张阳知道的很清楚,得罪了他们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就算他们不能把自己怎么样,但是至少仕途上的升迁等问题,肯定会遇到相当大的阻力,这还是最乐观的估计。

    张阳是个办案子的好手,但是人际关系的处理却令他头疼。但是他很快就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先不汇报,抓到人再说!他是警察,有时候必须要凭着良心做事,否则自己这一关就过不去,更别说还有警帽上闪闪发亮的警徽!

    于是立刻拍案而起,马上派人去抓捕周庆武,手上的证据已经足够将他逮捕的了。事不宜迟,越快越好,那个周庆武可不是什么善茬子,一旦情况泄露,万一他狗急跳墙那就麻烦了。

    很快消息传来,说周庆武此刻正在家园医院住院,现场有很多人,都是他的手下,身份都很复杂,不排除携带凶器甚至枪支的可能。这也怪周庆武周老三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找他还是很容易的,但是现场情况如此复杂,倒是出乎张阳的意料。

    他考虑之后决定亲自带人去,既然有危险,他这个大队长就不能做缩头乌龟,一定要冲在第一线的。既然已经盯上了周庆武,也就不怕他跑了,抓捕他必须要调动防暴大队,那么只能向上级请示汇报了,他可调不动人家防暴大队的人。

    周庆顺得知情况后表现的很吃惊,自己这个弟弟啥德性他当然心里有数,又有视频资料这样的强有力的证据,马上就意识到这个弟弟可能算是完蛋了。根据规定,他当然要提出回避,这也是他的无奈之举,但是却不得不有这个态度。

    他现在担心的不是周庆武的死活下场,这小子作恶多端肯定是有这个报应的,自己这么多年来也没少帮他擦屁股,所以他的被捕对自己来说,还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不过这小子一向阴险,有些事对他这个亲哥哥也瞒的很紧,不知道他手里是不是有什么对自己不利的?

    还有这个张阳,真是不够意思,居然没有提前跟自己招呼,就派人将周庆武给钉死了,这是怀疑自己的意思还是挑衅自己呢?想了想,还是决定给老爷子先打个电话,关键时刻,还是让老爷子来斟酌处理吧。

    防暴大队的调动准备还需要一点时间,毕竟刚成立不久,没办法做到随叫随到。张阳可等不及了,自己先到了家园医院,跟手下接上头。派人将医院的出口全部控制住,然后带着十几个手下民警就直接上到了周庆武的病房,防暴大队一会儿就到,那他心里就有底了。

    果然情报很准确,走廊上歪七竖八的站着坐着几十个人,警察们都不用问就能看出来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熟人自然也不少,平时都总是打交道的嘛。

    “唉哟,张大队这是办什么公务呢?”就有不知道好歹的,还涎着脸打招呼,人家警察执行什么公务还用跟你汇报么?看到警察们的目光不善,这位赶紧就做了缩头乌龟了,暗暗的后悔自己也真是多嘴。

    他们都算是外围的成员了,病房里面才是周老三身边的核心人物,大家齐聚一堂,都在帮着老大分析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还有关于那些西北毒贩的相关情况,也有点像是公安局的案件分析会。周庆武眯着眼睛躺在床上听着大伙七嘴八舌的议论。

    他现在很不想说话有没有?没有了牙齿的嘴巴说话这个别扭,几乎每个字都发音不清楚,想要大声的强调什么都做不到,已经有几个兄弟实在忍不住的笑出声了。妈的,要是抓到罪魁祸首,自己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打掉他的满嘴牙!

    看到一脸铁青的张阳进来,周庆武也很吃惊,自己没有报案啊,怎么还把警察给招来了呢?转念一想有点不对,就算是自己或者底下人报了警,也不至于劳架人家堂堂的刑侦大队长亲自出马来了解案情啊。

    看来这是冲着自己来的啊,不过说老实话,自己身上藏得案子那就太多了,他也根本拿不准张阳是奔着哪一桩来的,不过还是有点奇怪啊,怎么大哥也没有打个电话提前跟自己说一声呢?

    “呵呵,张队长,我这点小病小灾的还劳驾你亲自来看望,真是不敢当啊。”周庆武满嘴漏风的道,他是故意胡说八道装糊涂呢,反正不管啥事,都给他来个啥也不知道,爱咋咋地呗。

    “周庆武,你因为涉嫌两起杀人案件,我们对你进行依法传讯,这是传唤证,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穿好衣服跟我们走一趟吧。”张阳看着他笑了笑道。

    “张队,你们搞错了吧?”一个戴眼镜的蛤蟆脸家伙笑道:“我们的周总从昨天晚上就在医院里,这么多人都能作证,哪有时间去杀人啊,再不行你们还可以调取监控录像嘛,你们做警察的,可不能胡乱的冤枉好人啊。”他是周老三手下的一个副总,有点护主子心切了。

    “呵呵,我们公安机关当然不会冤枉好人,但是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周庆武,有两个女孩子在你家的地下室失踪这件事,你有什么说的没?”张阳盯着周庆武道。

    他见病房里人也不好,颇有几个面色不善,目露凶光的家伙,心里暗暗的警惕,索性便直接点破,令周庆武心中有数,知道自己躲不过去,老实的跟着自己走,省的多生枝节。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拿下周庆武,暂时也顾不上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