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契约老婆 > 第10章 岳母的疑问

第10章 岳母的疑问

 热门推荐:
    他用的仪器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到化学玻璃仪器站买了一些烧瓶,然后又找一家中药店买齐了各类药材,直接一个大帆布袋子就拎回家了。

    林悦晗的母亲,也就是王枫名义上的岳母在家里悠闲的看着电视,见王枫抱着一个破帆布袋子进来,不由的一脸惊愕,这是捡到宝了?怎么还满脸高兴的样子呢?这小子别是个傻子吧。

    王枫跟她打了一个招呼,将东西抱进一个房间,反正别墅很大,房间有的是,这里是一间娱乐室,里面摆着一张台球桌还有飞镖盘什么的,王枫直接就当这里是实验室了。

    他脑中飞快的转动,手里开始调配药材的比例,他大概知道怎么做,但是具体的剂量什么的还是需要简单的试验才能得出精确的结果,这香水研制出来已经是需要量产的,有些数据一定要清晰准确,差之毫厘,可能就失之千里了。

    他的脑子很好使,每一个得出来的数据都可以记的清清楚楚,丝毫不乱,这是他当年经过系统训练出来的结果。因为当时他的教官说过:记录在脑子中的数据和资料才是最安全的。

    他这个人做事很专心,一点全心全意的投入进去以后,就会忘记别的一切,这对他来说也许算是一件好事吧?调试了足有十几个剂量的组合,还没有得到令他满意的结果,但是看他脸上自信欣喜的神色,就知道他其实距离成功已经不远了。

    他专注试验,把自己关在屋内,也不知道时间流逝。林悦晗回来一开门就闻到了一股难闻的中药味,她还以为老妈在熬药呢。

    “妈妈,你怎么啦?那里不舒服么,怎么还熬上中药了?”她问迎上来的母亲。

    “什么呀,哪是我啊,是你那个奇葩老公,抱着一个破帆布袋子回来就一头扎进那间台球屋里去鬼弄去了,是他在熬药,我熬什么药啊?小晗啊,我怎么看这小子这么不地道呢,总是透着一种说不起来的诡异好像。”林母一时也无法形容出自己的感觉。

    “别理他,让他自己发疯去吧。”林悦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眼无声的瞧着电视。

    “饿不饿啊,我今天熬了一点猪脚黄豆汤,我帮你盛一碗来。”林母张罗道,见到女儿一脸疲惫,做妈的心里也怪不落忍的。

    “哎呀我不吃,没有胃口,那油腻腻的您能喝进去啊?以后不要弄这个了,想吃什么就叫外卖或者出去吃算了。”林悦晗皱着眉头道。

    “好好好,那一会儿王枫出来吃吧,这小子可不挑,怪能吃的,倒是好养活,呵呵呵。”林母笑道。

    “给他吃还不如喂狗呢,我这就拿出去给外边的野狗吃去。”林悦晗其实就是耍小孩子脾气呢,也的确恨王枫恨的厉害,意思就是好东西宁可喂狗也不给他吃,表示对他的极端鄙视。

    “你们小两口这是又吵架了?我早就跟你说了,结婚要慎重,你就是不听,家里给安排的好好的亲事你不要,非要嫁给他,这会儿闹别扭你又怪谁?”林母絮絮叨叨的道。

    “哎呀别说了,烦死了,我会房间去了。”林悦晗不耐烦的道,起身就要上楼。

    “哎哎,小晗,你跟妈妈说实话,是不是王枫在里面熬药呢?”林母拉住女儿,神色有点怪异的小声问道。

    “我怎么知道他在干嘛?他爱干嘛就干嘛去嘛,关我什么事啊?”林悦晗怒道。

    “不是,那什么,你跟妈妈老实说没事的,是不是王枫他不行啊?”林母也就五十上下的年纪,保养的还很好,有点美熟女的意思,害羞起来还真有几分迷人的韵味,看来林悦晗长的随妈没错了,只是她为啥好好的要害羞呢?莫名其妙么。

    “什么他不行?”林悦晗傻乎乎的看着眉眼含春的老妈,吓了一跳,怎么老妈脸这么红,发烧了?

    “哎呀傻姑娘,多大了还不懂事,我是说那个王枫他是不是床上不行啊?”林母打了女儿一下,又继续追问道,这个不能不问清楚,事关女儿一生的幸福啊,要是现在这么年轻就不行,那以后可怎么熬啊,她是过来人,可知道这个滋味。

    “你说什么呢妈?”林悦晗这才明白母亲说的什么,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根儿,嗔怪道。

    “我说什么你不是知道了么?这孩子,跟妈有啥不好意思的?这男人还是不行可不能要,千万别因为不好意思说不出口强忍着啊,有什么不好开口妈帮你说,这不是耽误我女儿的终生幸福嘛。”林母说话声音也大了,真的很生气有没有。

    “您可别瞎琢磨了,根本没有的事啊。”林悦晗捂着脸道。

    “那他干嘛神秘兮兮的一回来就去熬药了,是不是就是熬那个什么,什么壮阳药呢?”林母索性就直言相告,反正也说到这里,不如弄个明白,省的挂心。

    “我都跟你说我了我不知道啊,你想知道你自己问他去!”林悦晗气的一甩手,径自上楼去了。

    剩下林母一个人站在楼梯口发呆,呐呐自语道:“我去问,我一个丈母娘能问女婿这种事么?啊呸!”才知道这是女儿故意的,拿她老娘我开涮呢这是。

    但眼看着时间也不早了,这王枫自打进房间就没有出来过,自己不在也就罢了,既然住在女儿这里,也不能跟隐身人一样啥都不管吧?只好走到台球室门前,敲了敲门喊了几声王枫。

    “嗯,怎么了您?”本来是应该叫妈的,不过王枫有时候就硬是改不了这个口,就算他跟林悦晗是真的夫妻,他可能也有点喊不出口,何况是假的呢。

    “你这忙乎什么呢,这一股怪味!赶紧吃饭吧,吃完饭早点上去休息。”林母掩着鼻子探头探脑的往里面观望了一下,除了一些瓶瓶罐罐,也没有什么异常。

    “嗯,好的。”王枫乖乖的跟着她出来,回手把门关上,试验已经基本成功了,只剩下最后的清理数据的阶段了,也不忙在这一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