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契约老婆 > 第1002章 金鸡独立

第1002章 金鸡独立

 热门推荐:
    舒子晨也已经回来了,正在里面厨房里忙碌着,见到于大海很高兴:“哟,大海啊大海,你终于肯现身来瞧瞧你姐姐我了?我正炖着牛蹄子呢,一会儿咱们俩喝两杯。”其乐融融,令人艳羡啊,于大海又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舒子晨见一向活泼喜欢说笑的于大海竟然蔫了,好奇道:“你这是怎么了?被老大赶出来了?”于大海摆摆手:“还什么牛蹄子啊,我现在连豆腐都吃不了,牙疼的快晕过去了。有没有冰啤酒给我来两瓶我先涮一涮。”

    王三忍让他坐下,捏开他的嘴巴仔细的瞧了瞧,笑道:“行了,火都泄了,没什么事了。”说着从里面取出来一包黄褐色的药粉,又喊吴凯伦找来一根棉签,沾着药粉小心的涂抹在他的兀自红彤彤发亮的牙龈和伤口上:“别说话,十分钟药就进去了。”

    于大海来找他就是说话的,这倒好,话还没有说两句呢人家就开始帮他治牙疼了。牙疼我不怕啊我的三忍哥,我是来问你心疼该怎么医的我。王三忍却不再理他,转身进去跟舒子晨窃窃私语秀起了恩爱,于大海眼珠子瞪的圆圆的,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他啊。

    以前是看他那张死人脸不舒服,后来看习惯了就好了,现在这张脸忽然变活了,又感觉咋看咋别扭了呢?雪百合话始终在于大海的心中萦绕有没有?连王三忍这样的都能追到子晨姐,自己为啥就追不到惠美呢?而且三忍和子晨姐之间还有那么多复杂的恩怨……

    好不容易挨过了十分钟,王三忍拎着一瓶啤酒递给他:“别喝,好好的簌簌口。”于大海遵命而为,硬是怪了哎!刚才还疼痛的难忍的牙床现在竟然一片清凉,连一丝疼痛的感觉都不见了!王三忍的医术是不如王枫,但也是相当了得,对付这种牙疼还不是小儿科?

    于大海吧嗒了两下大嘴:“我靠的,三忍哥哥你啥时候有这么高明的医术了,你不是就会毒……咳,就会那什么么?”

    王三忍淡然一笑:“都是一事,术不同道同,方不同理同。”于大海摆摆手:“得了得了,我可不是来听你念经的……子晨姐你那个牛蹄子啥时候好?饿了啊,我这一天就啃了一个梨子。”

    回头见吴凯伦等人貌似很不友善的瞧着自己,他现在牙也不疼了,心情也好了,都有了跟他们逗闷子的心思了:“你们瞅啥瞅?不服气我个儿大啊?”

    吴凯伦风轻云淡的一笑:“个大有啥用?牛个大耕地,马个大拉车,好有出息么?”

    其实他自己的块头也不小,但是比于大海还是低了一个头。于大海从进来就一直脸色狰狞,好像谁欠了他多少钱一样,而且貌似跟师傅说话还很不客气,吴凯伦心中真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要不是师傅在,他就直接上来挑战了。

    于大海哟呵一声站了起来:“我说你小子嘴怎么这么欠呢?跟你哥哥我玩绕口令呢这是?”吴凯伦切了一声道:“娘们儿才动嘴呢……师娘!我不是说你啊!”舒子晨在里面笑骂一句滚!

    于大海笑道:“那要是照你的意思爷们就得动手呗,不是你小子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啊这么牛皮哄哄的?有没有你师父的百分之一能耐啊,怎么他的牛气劲倒学了一个十足十!”

    王三忍知道于大海的德性,也不搭理他,径直又回到里面跟舒子晨腻糊去了,天天在一起,怎么腻也不够的说。

    吴凯伦见师父貌似也不打算干预,那就好了,你大个子不就是个头大力气大一点么?身大力不亏在我这里不好使!现在吴凯伦的背山靠已经很有一点意思了,二百斤的沙袋被他撞的像是棉花包一般。

    黑头哥对他的本事表示质疑,吴凯伦说哥哥你还别不服,就你这个小身板儿我能把你从屋中间撞到门外去!黑头那是轻易服软的人么?当即就跟他打赌一顿烧烤。吴凯伦说打赌可以,但是你的穿上防护衣,要不然我也不敢伤着哥哥你不是?

    黑头说嘿呀我这个暴脾气……好吧就依你,你小子要是吹牛今晚我就把你一个月的伙食费都吃光了我告诉你!黑头是没有吴凯伦的块头大,但是却也不瘦啊,一米八的个头,也有一百五十来斤,而且他的本事大家也都是知道的,要说被王三忍撞飞大家没意见,吴凯伦?

    两个月前还是浑身虚喧乎肥肉的死胖子呢,现在就这么能干了?这小子一向油嘴滑舌的,肯定是吹牛逼无疑了。从黑头站的位置到门口足有十来米,别说撞飞一个大活人,就算给你一袋棉花你能撞那么远?

    吴凯伦微微一笑,笑的很讨人厌有没有:“哥哥,你留神哦。”说罢忽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加速了两步就用侧背撞上了正在运气的黑头,这一下可是背山靠的精髓,歌诀有道:双腿如树根,背靠如背山,停若百尺壁,疾如万级风!

    随着黑头一声我操!他的身子就好像是树叶一般飘了出去,何止是出门啊,要不是外边正巧过来两个哥们拉住他,他这一下都能撞到老大百里的爱车上!愿赌服输,黑头这一点好,对吴凯伦伸出大拇指:“好小子,够厉害,没说的,晚上我请客,大家一起去,不醉不休!”

    吴凯伦是一撞扬名了,但是却挨了王三忍的一顿臭骂,这么丁点本事谁让你去跟人显摆了?以后记住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许出手,什么叫万不得已?就是别人揍你你都不许还手!除非是有生命危险了才允许动手!

    吴凯伦被训的灰头土脸,大师兄的威风尽失有没有?他还不知道这是王三忍为了他好,江湖险恶,不知道有多少心机叵测之人。吴凯伦还没有步出校门,根本就不知道社会上的复杂,更不会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江湖。

    而江湖上最忌讳的便是炫技,有多少人因为一时的逞强被人活活的废了,甚至严重的还会丢掉性命!这次好在是在跟自己人,问题还不大,但若不及时加以阻止,以吴凯伦这个嚣张的脾气,早晚都会吃大亏。

    这会儿见于大海嘻嘻哈哈的跟他闹着玩,心想正好让大海给他好好的上一课,也许就能明白一点自己的苦心了。

    话说王三忍现在真的是自己都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以往这些事情他根本都不会放在心上的,别说徒弟,对任何人他都毫无感情,可是现在……

    那天跟舒子晨无意中说起以后有孩子的事情,王三忍竟然心跳了一晚上都没有睡着,一直睁着眼睛到天亮。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喜欢小孩子的,王枫的女儿小雨伶俐可爱,是当时唯一能够令王三忍挤出一丝笑容的人,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也会一个亲生的女儿,或者儿子。

    自己这样真的可以吗?做了那么多的错事,还凭什么能有现在这样的生活?每天早上一睁开眼都要先看见舒子晨,否则就会突然的心跳起来,生怕这一切原来不过就是一场大梦而已。因为直到现在他都不明白舒子晨这样的女孩子为什么会爱上自己?

    要钱没钱,要貌没貌,要本事没本事,就连基本的品德他也不具备啊。现在不但拥有了舒子晨的爱恋,还将会跟她生儿育女,这感觉真实奇妙,令他一想起来就心惊肉跳的。是恐惧的幸福,也是幸福的恐惧。

    他不知道自己正在慢慢的融入到正常人的生活中来,并且从里到外都已经发生了脱胎换骨式的改变。他不但关心舒子晨,还对自己的弟子们在意起来,前两天变天下雪,他甚至还叮嘱大家伙要多穿一点衣服……

    却说大师兄吴凯伦正在目光炯炯的注视着于大海,这家伙看起来应该有个二百四十来斤的样子吧?也比自己每天撞击的沙袋重不了多少。将他撞飞可能有点难度,但是十米之外,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于大海也从他的眼中看出了挑衅之意,更是一眼敲出了他的功夫,因为跟自己的绝技是一样的,背山靠嘛。要论打架,自己肯定不是王三忍的对手,但若是单论背山靠的功夫,王三忍可不是自己的个儿啊,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子的资质还算是不错的,三忍哥**的也不错。

    吴凯伦双手握拳提了提气:“怎么样,练练?”于大海点点头:“练练就练练,不过不知道是怎么个练法?”吴凯伦咧嘴一笑,说真的,他笑起来确实有点讨厌:“小爷我的练的功夫就是背山靠,知道啥是背山靠吗?”于大海表示很疑惑:“啥叫背山靠?”

    吴凯伦轻蔑的一笑,说了你也不懂,这样吧,我瞧你块儿也不小,身强力壮的,咱俩就来个火车头互相怼怎么样?

    于大海听这个词儿都新鲜有没有?但是意思倒是很明白,就是两人像是斗牛一样互相撞,看谁能把谁撞飞出去的意思呗。

    呵呵,这小子也不知道才跟三忍学了几天本事,现在可能正处在老子天下第一谁也不服气的状态。每个练武的人几乎都曾经经历过这样的时期,更别说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

    想当初自己不也是这样吗,刚刚撞折了几颗小树就自觉天下无敌了,跑去跟一头大公牛对顶,结果差点被那头牛给顶死,还折了好几根肋条……今天就给这小子上一课,帮他度过这个小小的劫。

    摆摆手说行了我懂了,这样吧,我也不能以大欺小,万一把你撞出个好歹的也没法跟三忍哥交代,今天我就站在这里让你撞我好了。那什么,我只用一条腿站着,金鸡独立知道吧?哎!就是这个姿势,你要是能把我撞出一步,就算是你牛行不行?

    说着还真的一脚站地,一条腿弯了上来,果然是金鸡独立的站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