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契约老婆 > 第708章 债主上门

第708章 债主上门

 热门推荐:
    当然也是被几个人打的鼻青脸肿之后才终于灵光一闪的写出来,大家光是折腾诱导他签字就用了一下午的时间,累的一个个满头大汗但好在终于大功告成了。对于越南女管家和几个黑人女孩也都采取了怀柔政策,答应给她们分一笔钱,总之不要乱说就是了。

    周楚欣在历长修的公司里着急全体人员宣读了历长修给她们事务所留下的遗嘱,因为条文定的很细,所以将精神失常这一项也都列入进来,而历长修现在的情况也正符合条约。当然,还需要有司法鉴定以及医院医生的证明,证实现在的历长修已经没有自主判断的能力了。

    然后就开始坐镇公司跟着历文一起整理账目,历长修的公司是独家经营,没有任何一个股东,他的资金一部分是自己的,一部分是用已经盖起来三层以后的楼盘抵押向银行借贷的,这倒省去了不少的麻烦。其余公司的账目也都清楚明白,历长修固然不是个东西,但做生意还是很认真的。

    不过在历长修的包里发现的二十来张金额各异的欠条就需要一一甄别了,甚至可能还需要走司法程序,因为几乎所有的借款人都声称是被胁迫了。因为欠款金额可不是少数,加起来有几千万,所以周楚欣她们处理的也很慎重,总之一切都按照法律来办。

    比如很多类似吴大海的欠条就赫然在其中,大家自然是声称被胁迫的,其实知情者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这个必须要有证据,否则法院也没有办法轻易采信,总不能因为历长修疯了,就撕毁所有欠条吧?

    周楚欣将这些都放在后面处理,因为这都是历长修的私人往来,公司的账目上根本没有显示过这些资金的动向,银行凭证也都没有。她先把公司的账目清理明白,让历文先接手把手上的工程干起来,要不然停工会带来更大的损失。

    历文接手后马上就开始将公司的一切工作理顺了,他不但精明能干,为人也正直诚实,一接手就马上将之前拖欠的材料款等等全部结清,又跟几个施工队重新签署了一份协议,大家本来以为这次历长修一疯,工程肯定就要黄了,可能还得由别的公司接手,都准备撤走了。

    没想到历长修的这个侄子历文力挽狂澜,竟然生生的将工程维持了下来,而且历文跟历长修完全是两个做派,一切都按照约定和规定来办的,大家也不必吵吵嚷嚷,因为规定就在哪里呢,谁违反就是谁的责任。这一下心里也都敞亮了,纷纷大赞历文这个小伙子厉害了不起。

    之前跟着历长修的工程队更是心里有底,虽然换了老总,但是这个老总貌似要比之前那个强一百倍啊!一切都井井有条,有条不紊的进行起来。这也亏得是周楚欣的律师事务所大力帮忙,历长修这家伙总算是作对了一件事!当然,酬劳也是可观的。

    历文将之前那些公司的律师全都辞退了,干脆委托周楚欣的律师事务所全权打理。律师在全国范围内都能够行使自己的职责和权力,异地委托,也是合理合法的。而且历文也打听了,周楚欣的事务所可不单单是处理民事法务,刑事案子接的更多,牛逼得很。

    只是他也暗暗的诧异,不知道自己的叔叔历长修何德何能,自己家这个小案子怎么还会劳动周楚欣千里迢迢的过来亲自处理?这一点别说他了,跟着周楚欣一起来的两个手下都不明所以。眼见得这个历长修不是个东西,周楚欣跟他也肯定不熟识,那她巴巴的来白川,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公司没有问题了,但私人的来往款项还是要解决。周楚欣一时还走不了,甚至这几天忙的都没有时间去找王枫。历文给她们一行三人在勤海大酒店包了一个豪华的套间,好在都是女的,住在一起方便也有个照应。

    她们就把这里当做是工作地点了,一个个欠条都要慢慢的捋顺,较为清楚的将欠条重新打了一遍,这次的债权人就变成了历文。

    为什么大家踊跃的愿意配合呢,因为历文将这些欠条上的数额都做了调整,取消了高额的利息,并且还签订了还款协议,分期一年或者两年,这样的条件,大家自然没啥说的。

    还有一部分人是想要赖账,说什么人死账黄,这要么就是不懂法律,要么就是裸的耍流氓。周楚欣这样的人见过多了,劝说无效也不跟他们废话,直接上法院起诉,这种官司一打一个赢,事实上那些人见她说告就告也终于知道了这个女人不好惹了,也只能承认债务。

    历文也一概不计前嫌,依然给他们减免了一利息,因为历文知道自己这个叔叔是什么德性。他这样做也算是帮他赎一点罪过吧。要说他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难道不是所谓的天理昭彰,报应不爽?

    还有一些比如像是吴大海这种情况的,那就只能报警处理了,最后也只能根据警方的调查来判定借据是不是被人威逼利诱之下写的。周楚欣是律师,一切都照着规章制度来办,其实说实在的,别看律师似乎总是钻法律的空子,最律的也是他们。

    历长修除了从银行贷款两个亿之外,可没有跟任何人借过钱,这是公司财务说的,历总的钱从哪来筹集来的不知道,但肯定没有什么融资行为,也没有第三方的任何借贷关系和账务来往。这是历长修的习惯,也许是他自己有钱又不想跟别人分一杯羹的缘故吧?

    但有意思的是,竟然出现了两张他亲手打下的借据,而手持借据的,正是齐利民还有他手下的四个兄弟,这四个人是什么东西大家谁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尤其是齐利民,就是一个混子流氓,把他砸碎了连骨髓都卖了也不值几千块钱的玩意儿啊。

    他有两千万?他要是有两千万还能在历长修的手下做狗崽子?这里面不用问就肯定有猫腻,但借据却是真实的,因为笔迹一致先不说,手印儿就足以证明是历长修的了。历长修疯了的时候就是这几个家伙在场的,难道他们竟然让疯了的历长修给他们打了欠条?这几乎是一定的。

    但是借据是真实的具有法律效力的,你说是假的总要有证据吧,否则法院肯定是不支持的。齐利民这种事情干多了,自然知道怎么回事。所以坐在周楚欣的面前,气势很是嚣张“周律师,我就问你一句,借据是不是真的?”

    他们几个已经换了一副面孔,之前在历长修的面前是狗子,现在已经呲牙咧嘴的变成了几条饿狼。准备在历长修的身上血淋淋的撕下一块大大的肥肉来。本来就是流氓,再加上又是理直气壮的要账,那气焰能不嚣张么?面对周楚欣她们几个女孩子,更是牛的一逼。

    周楚欣闻言则只是微笑点头“借据是真的,但是欠款人历长修究竟是在什么情况下打的欠条,还不能确定。根据我们的了解,他是从不跟人借钱的。另外你们也不能给我提供银行的转账凭证,我们也没有在历长修的公司账户和个人账户上发现这一笔钱,所以,表示存疑。”

    齐利民大怒道“你说的什么狗屁转账凭证我不知道,反正我的两千万是都给了历长修,没有通过什么银行,我给的是现金。要是他没有收到我的钱,怎么会给我打借据?欠债还钱,你是律师,难道连这个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么?”

    周楚欣也不着急,淡淡的道“这个道理我懂,但是我也有权质疑这几份借据,如果是在历长修已经疯了的情况下写的,那可没有什么法律效力,而且你们还会涉嫌违法。我不是吓唬,这个可是抢劫罪,而且数额特别巨大,两千万,呵呵,足够无期到死刑的了。”

    周楚欣可是律师,她可不会乱说话吓唬人。历长修的身上有伤,而且肯定不是因为他疯了自己弄出来的,根据警方的权威鉴定,伤痕是遭受了他人殴打才形成的。当然,历长修疯了,他是说不出谁打他的,但在场的齐利民等人可是有着重大嫌疑的。

    在询问那四个黑人女孩子还有越南女管家的时候,她们都闪烁其词,说的不清不楚,提到齐利民则都露出了恐惧之色。问的急了就说听不懂,叽里哇啦的说着鸟语,把警察们也都给弄迷糊了。还是那句话,警方也好,法院也好,都是要讲证据的,没有证据,一切就都是猜疑。

    而且吴大海等人都不约而同的指证了齐利民和这几个家伙就是历长修的帮凶,当初他们的借据也都是这几个人逼迫他们写下的。指名道姓,众口如一,言之凿凿。虽然警方调查的时候齐利民都推的干干净净,说吴大海是造谣污蔑,但基本事实都几乎昭然若揭了。

    周楚欣心里明白,警方也心里有数,但还是苦于没有直接的证据。当然也可以根据人证来逮捕齐利民等人,但是一旦这帮家伙咬死不承认,那这饭就算是做的夹生的。所以调查还在继续,真相总是会明朗,但是需要时间。

    这个齐利民不但不害怕,竟然还公然找上门来要钱,这也令周楚欣有点诧异。但跟齐利民谈了几句话之后就知道这家伙是个什么人了。贪婪粗暴,没有一点文化,透着愚蠢的狡黠,还有目中无人的狂妄,自我感觉很牛逼,其实就是傻逼一个。

    周楚欣对付他就跟逗一条蠢狗差不多,两人的智相差的实在太远了,但有一点,齐利民可是性子凶狠,他本来就不讲理的,这一次更是自觉有理,岂能被周楚欣的几句话吓唬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