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神话纪元 > 第四零七章:狩猎之神的追杀

第四零七章:狩猎之神的追杀

 热门推荐:
    河东市的分支下水道,不像主干道那么可以住人,支道的直径也就一米二左右。

    根本无法直立行走。

    陈守义只能趴在管道内,匍匐前行。

    通道内积累了一层薄薄的污水,各种无法描述的脏物淤泥,经年累月的堆积在底部,滑腻而又恶心,散发阵阵恶臭。

    然而对于这些,此时陈守义完全视若无睹,恍若未闻。

    窒息的压力,充斥着他的心灵。

    强烈的心悸,正在给他发出警告。

    危险!

    危险!

    危险!

    真神,远不是半神可比!

    面对半神,陈守义还有勇气一战,但面对真神,他只有一个念头。

    逃!

    逃的远远的!越远越好。

    这完全不是他能抗衡的存在。

    十个半神加起来,也没有一个真神可怕。

    祂犹如一轮刺眼的烈日,光可怕的神威,就能灼伤他的灵魂。

    安静的下水道,充斥着哗哗的水声。

    虽然只是爬行。

    但他的移动速度,依然比常人奔跑还快。

    半分钟后,他忽然停了下来。

    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黑暗中,他眼中充斥惊恐,心脏不争气的剧烈跳动。

    旁边一只如小猫大小的肥硕老鼠,早已老老实实的瘫软在地,浑身战栗。

    一丝淡淡的神威,笼罩这里。

    空气压抑而又窒息,似乎弥漫着一种愤怒的情绪。

    ……

    狩猎之神,离地一尺悬浮在半空。

    高达二十多米的庞大身躯,让两旁的建筑,都变得矮小起来,祂四周磁场一片紊乱,细微气流激湍,无数的极光,如丝如缕,在祂身周妖艳的舞动。

    祂神色狰狞,眼中怒火熊熊燃烧,忽然猛地一挥手。

    随着神术释放,一道银色的风暴一闪而过,整栋二十五的大楼微微一震,下一刻化为一片尘埃,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狩猎之神看着灰尘中凯莫拉的尸体,心中恼怒之极。

    连所剩不多的神力,也毫不顾忌的浪费,可见祂心中的愤怒。

    这该死的蠢货。

    祂已经反复提醒,这个蠢货要小心。

    然而,才一时没注意,竟然就死了。

    死了也就算了。

    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还在战争的关键时候死!

    还是蠢死的!

    凯莫拉是这次战争的最重要一环,虽然在异世界,祂只是不起眼的半神,但在地球,祂的作用,比一个弱等神力的狂暴之神还要有用百倍。

    有对方在,祂就能彻底掌握天空,杜绝核弹的攻击,若非收拢了这样一个手下,祂根本不会实行这么激动的行动。

    这一次祂几乎已经把所有能掌控的力量,都倾巢而出。

    在祂计划中,江南省只是第一步。

    接下来,就是整个大夏国。

    一旦掌控大夏国十几亿的人口。

    祂的力量将源源不绝,甚至能支撑长时间待在地球,最后掌控整个地球。

    到时候,那些中等神力,甚至强大神力的上位神明又算的了什么?

    只要敢真身进入地球,跟祂争夺信仰,祂都能轻易击杀。

    而有了数十亿的信徒。

    无需一千年,他就足可以成为两个世界之主。

    而如今这个征服计划,却被这个该死蠢货破坏了。

    “我倒要看看,这蠢货是怎么死的?”祂恨声道。

    说着祂伸出一只布满诡异花纹的手掌,被陈守义一剑斩下的鸟头,立刻飞起,落在祂手中。

    随着神念扫过,无数的画面在祂脑海纷繁呈现。

    最后在一个人影中定格。

    祂面色微微一怔,下一刻,强大的力量波动从身体爆发,无数大大小小的碎石,违背地心引力,纷纷漂浮而起,手中的鸟头瞬间被祂捏碎。

    祂脸上露出无比的狰狞之色,双眼火焰熊熊燃烧:

    “陈守义!”

    “该死的蝼蚁,亵渎神明的臭虫!”

    一时间新仇旧恨从心底泛起,祂心中怒不可遏。

    “你逃不了!”

    祂捕捉着空气中细微的信息。

    残留的气味,散逸的情绪,一路留下的生命磁场印记,以及对祂而言,也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冥冥中的指引。

    作为一个以狩猎为神职的神明。

    对猎物的追捕,本身就是祂神职能力的一部分。

    “找到你了!”祂脸上闪过一丝冷酷之色。

    ……

    在下水道中的陈守义,忽然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心悸,头皮发炸,犹如被一头可怕凶兽盯住了一样。

    他想了不想,迅速在下水道爬动。

    下一刻,轰隆一声巨响。

    回头一看,在满头的碎石飞溅中,一只巨手穿透大地,伸入下水道,随即一路飞快的破开管道,朝他抓来,地面犹如爆炸一般!

    下水道深埋在地下六米的深处,这种力量简直骇人听闻。

    陈守义吓得浑身一个激灵。

    连忙使出全力,拼命爬动。

    “草!草!草!”

    好在毕竟是六米深处,对方破开的速度不快,四五米后,就缩回了手掌。

    陈守义刚松了口气。

    下一刻,又“轰!”的一声,

    大手差之毫厘,在他身侧出现。

    吓得陈守义亡魂直冒,脸色蜡白。

    一块数百斤的混泥土,如炮弹般重重的撞在他后背,差点让他吐血,他一刻都不敢停,拼命爬动。

    他从没感觉这么绝望过。

    生死只在一瞬间!

    他都怀疑自己在做噩梦,一切都是假的,也许下一刻自己就能醒来了。

    “轰!”

    就在这时前面骤然爆炸。

    下水道被两端截断!

    没路了!

    他寒毛炸起。

    想了不想,立刻转身往回爬行,此时每喘一口气都是赚了,他还没绝望到坐着等死,就算死,他也要溅他一身血。

    他一边一边口中大喊道:“投降了!”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更让狩猎之神火冒三丈,祂咆哮如雷:“卑鄙的人类,亵渎神明的臭虫,我要把你的灵魂抽出,用神圣之火,日夜灼烧。”

    陈守义闻言心神不由微松,看来不会马上死。

    这时他发现前面有条狭窄岔道,心中激动,一时间只感觉绝处逢生。

    先前只顾得向前拼命爬行,以至于完全忽略了周围,此时留意才发现这里的下水道四通八达,犹如一张密集的网络。

    他连忙钻了进去。

    狩猎之神感应着对方转过方向,又被他溜了,怒气更盛,看向前面的小巷,大踏步的走了进去,两边建筑被祂庞大的身体一路踢碎,轰隆作响。

    几次三番的逃脱,祂对这个阴沟里的老鼠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这时,祂豁然抬起头来。

    遥远的夜空中数十颗银色的小点,正迅速朝这边接近。

    祂神色微微一怔,再也顾不得陈守义,脚下一蹬,地面瞬间炸裂,同时身体冲天而起,飞入高空。

    祂看了一会,敏锐的嗅到危险的气息,祂迟疑了半响,忽然转身就朝远处飞去。

    ……

    陈守义一直爬了几分钟,也没感觉动静传来。

    连弥漫的神威也消失了。

    他不放心,觉得对方很可能见抓不到自己,决定守株待兔,就等着自己露面,自投罗网。

    他又继续爬了一个多小时。

    期间换了无数条岔道,连自己都不知道,爬到哪里了。

    他终于累的再爬也不动了,大脑也变得昏昏沉沉,精神恍惚。

    他坐在下水道里,呼呼喘气。

    “莫非真走了?”他心中暗道。

    可是这说不通啊!

    ……

    几分钟后,一处街道的井盖,被缓缓挪开。

    一个满是污水的漆黑人影钻了出来。

    他手握着剑,打起精神警惕的左看右看。

    见真的没感觉到丝毫异样,提着心才终于放了下来,长松一口气。

    自己竟活下来了?

    在真神的追杀中,活下来了?

    这次实在太惊险了,他都以为死定了。

    他下意识的准备看了一下时间,发现手腕空空如也。

    “估计手表在变身时就已经崩断掉落了。”陈守义心道。

    “对了,这里是哪里?”他看着四周,一脸茫然。

    从周围的大楼来看,应该还是在市区,不过河东实在太大了,他也就对下城区和安全区比较熟,其他城区完全一片陌生。

    “算了,慢慢走吧,总能走到安全区!”

    就在这时,远处的街口五个蛮人,说说笑笑的朝这边走来。

    陈守义注意到,这些蛮人身上穿上花花绿绿的衣服,手上或是拿着长矛,或是拿着人类长剑,一脸轻松之色。

    “这里是攻占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