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108章 骂狗

第108章 骂狗

 热门推荐:
    等着平安回来,哥俩把七八个笼子配上饵料往塘子里一放,转头回到村子的时候便已经是夕阳西垂时分了。

    刚上了一半的坡,苍海看到魏文奎正在自家的门口冲着他家的黄狗骂骂咧咧的,黄狗坐在地上缩着脖子耸拉着耳朵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

    平安好奇的问道:“魏叔,您这是干什么呢?”

    “没事干骂狗玩,没有想到您还有这情调哪?”苍海笑着说道。

    魏文奎冲着两人说道:“你们俩回来啦?”

    看到两人点了点头,伸手指了一下自家的狗:“这狗东西以前还逮老鼠,这两天家里的老鼠都要上天了,也不见它逮一个,刚才一只大耗子从它的面前走过它都不带吱一声的”。

    苍海听了不由噗嗤一声乐了:“我说魏叔,做你家的狗还真不容易,还要有逮耗子的技能?不逮耗子您这里就扯着嗓子骂,合适么?”

    魏文奎道:“要是不能逮我骂它做什么,关健是能逮它不逮那我不骂它么,还有现在村里的耗子真是太多了,个头还奇大,我刚从镇子你大伯家里抱了一只小黄猫,居然才来家里不到两天就被一只耗子给咬死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魏文奎开始唠叨了起来。

    狗逮耗子可能是从苍海家的虎头身上开始的,自从知道每捉一只耗子苍海就给块肉吃,虎头对于拿耗子这个事情就挺上心的,现在苍海家里已经见不到耗子了,可能是耗子之间也有联系,知道苍海家老窑里有吃的,但是狗太猛所有去偷东西的耗子都是一去无回,所以这群耗子也就不往苍海家贮粮食的老窑来了,都往别家去了。

    虎头一逮耗子村里的其它狗也就跟进了这项活动,时不时的便逮一只耗子送到主人的面前,可能是也希望从自己的主人那里得到虎头一样的待遇。

    可惜的是这些狗真的是想多了,村里的其他人可不会拿一块好肉喂一条狗,他们自己吃的时候都算是一道菜呢,哪里舍得喂狗,好的喂点儿馒头泡点儿肉汤什么的,像是魏文奎这样的就嘴上夸上两句便作罢了,一次两次狗还有点盼头,次次都是口头表扬狗自然也就没有兴趣再捉耗子了。

    关健是狗不像是猫,村里的狗并不吃耗子,无论是活的还是死的土狗都不喜欢吃,一次两次可能当个游戏,但是这种游戏多了玩起来也就没意思了。

    平安到是理解,张口把苍海心中所想的话给说了出来:“魏叔,你也太抠门了吧,每一次大黄逮到耗子你都只是说两句,也不喂个东西什么的,它自然不肯捉了”。

    “为什么虎头捉耗子很勤快?对了,海娃子,把你家的虎头借我家蹲两天吧,这耗子真是的要命了,家里粮食围子快被它们给祸祸通了”魏文奎说道。

    苍海哈哈乐了两声:“我家的虎头到你家里也不捉耗子,每捉一只耗子我就扔一块肉,要不然你以为它会整天有事没事的捉耗子,老话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您这既想狗管闲事又不给物质奖励哪成啊!皇帝还不差饿兵呢,你以后给点甜头就是了”。

    魏文奎听了很不乐意,伸出脚在自家的黄狗身上轻踢了一脚:“不中用的东西,白喂你长那么大”。

    “对了,平安,你二叔家镇上的猫是不是快满月了,如果满月的话给我留一只”魏文奎想了一下觉得家里还是要养一只猫。

    平安说道:“魏叔,这一窝你是等不到了,我二叔家的猫只下了两个崽,现在都被他的朋友给定了,李三爷爷上镇上的时候都没有要到”。

    “咦,现在猫都紧张了”魏文奎有点儿奇怪了。

    “我叔家的猫贵,是一个洋猫,好几千一只”平安说道。

    魏文奎听了撇了一下嘴:“你娃子可不要骗你叔,一只猫几千块谁瞎了眼会买?”

    苍海觉得和魏文奎说这个真是累,在他们的观念中几千块的猫根本就不可能有人买。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经济基础不一样,消费观念自然也就相差的太大,和他们说这事情说不明白的,最好还是把嘴闭上的好。

    和魏文奎聊了几句,小哥俩继续往坡上走。

    回到家,苍海摆开了架式开始做饭,苍海虽然是个西北人,但是因为常年生活在魔都养成的习惯一天三顿米饭都不是问题,但是平安和师薇就有点儿受不了啦,尤其是平安特别想吃一顿面食。

    所以苍海今晚满足了平安的想法,准备烙个饼皮子,然后炒上几个小菜卷着吃。

    苍海和面,平安则是去菜园子里拨葱摘菜。

    师薇看到苍海家厨房的灯亮了,无所事事的她也走了过来,准备搭把手。

    “有什么活要我干的么,整天在你这里搭伙总得干些活”师薇说道。

    苍海听到师薇这么说不由的愣了一下神,因为师薇一般都是吃饭的点儿过来,从来没有提过帮厨的事情。

    “今天师大医生的心情很不错啊”苍海笑着问道。

    师薇听了皱了一下眉头,继续板着个脸重复说道:“有什么要帮忙的!”

    “要不这样吧,你去帮着平安把菜择一择”苍海看到平安回来了于是冲着师薇说道。

    师薇听了点了点头,拉了一个小凳子开始帮着平安择菜。

    苍海这边则是和面,把面团和好了之后,拉成了长条,然后揪成了大小差不多的小面团,用擀面杖把小面团擀成了扇面大的小的饼子。

    等着苍海把薄饼子擀好之后,平安和也把菜择好洗干净了。

    喊了平安烧火,两个锅同时起,大锅烙饼子小锅炒菜,等着所有的饼子都出了锅,菜也都炒好了。

    今天卷饼子的菜有两样,一样是青椒土豆丝,一样是酱肉丝配上切成条的葱白。除了两个卷饼菜之外,还烧了一个西红柿汤。

    大家伙洗了手吃饭,小方桌三人带着铁头正好一人一面。

    推开了手中的小碗,碗里的西红柿汤已经见了底,抹了一下嘴之后,说道:“今天晚上的碗我来洗“。

    “平安,不要和我抢,免得到时候有人说我光吃饭不干活”。

    苍海想了一下觉得这话中的某人似乎就是自己,于是分辨说道:“我可从来没有这么说过!”

    “嘴人没说但是你的心中就是这么想的”望着苍海道。

    苍海这下没话可说了,心里嘀咕了一句: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你又在心中说我什么坏话?”

    “这你也能知道?”苍海被弄的哭笑不得。

    指着苍海说道:“你的眉毛微微挑几下心中肯定是在说人的不是,现在除了我和平安也没有别人,平安也没有犯什么错,那你心中只能说我,高中的时候就是这样,每一次你一嘟囔对人不满的时个就是这个表情,现在十来年了居然你一点也没有变,还是这个小动作”。

    还别说对于苍海的小动作还真的挺了解的,不过也难怪两人研究习题的次数太多了,再加上当时的一颗芳心都系在苍海的身上,对于他面部微表情自然是有点了解的。

    “呀,那以后你不是相当于会读心术了嘛,我在你的面前哪里还有什么秘密而言”苍海笑道。

    “知道就好”说着站了起来,开始把众人面前的碗筷都收了,摞成了一摞捧着走到了水池边上洗了起来。

    被师薇抢了活的平安有点尴尬了,似乎是一天没有洗碗的活儿不知道吃完饭做什么好似的。

    “行了,吃饱喝足了之后回家去吧,明天早上咱们还得去收笼子呢“苍海摸了一个牙签开始剔起了牙。

    平安站了起来,冲着苍海和师薇说道:“二哥,齐医生那我回家睡觉去了,二哥,我回家刷牙睡觉去了”。

    “行了,不用每天都强调,知道你现在每天早晚都刷牙,好家伙牙齿白的都能照出人影来“苍海笑着调侃平安。

    平安很开心的转身离开了厨房。

    不过没有走几步,平安又转了回来。

    “怎么又回来啦?”苍海很奇怪。

    “二哥,我爷早上和我说过两天准备给我开窑,他问我想把窑开在哪里,我一时也不知道开在哪里,我想问问你,一直想问你来着,不过今天我给忘了,好在现在想起来了,要不是回家不知道怎么和我爷说”平安说道。

    苍海想了一下:“要不就开在这下面吧,上来下去的也方便,算是和魏叔做个邻居了”。

    苍海新窑是新开的,魏文奎的家其实是在苍海家老窑口的下面,所以离着上下的坡还有两间窑的位置,就算是以后平安想再开上两口窑这地方也足够的。

    平安听了嗯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竖着耳朵听哥俩聊天呢,见平安走了,于是张口问道:“平安开窑?这是准备分家?”

    听到胡师杰让平安这个孙子自己选窑址这是很明显的分家信号,而平安的脑子又是个不利索的,所以挺好奇的,为什么胡师杰让平安这个傻孙子分家。

    这事也没什么好藏着的,全村怕是除了剩下的人都知道了,于是苍海简单说了一下,把其中的一些闹心的东西都撇了过去,所以听到的是一个正常的版本,那就是平安成年了,该立户单过了。

    其实现在平安就已经算是立户了,因为在户口本上,平安已经是个崭新小本本的户主了。

    “奇怪”嘟囔了一句。

    两人沉默了一会,又听到下面传来了魏文奎骂自家黄狗的声音。

    当听到魏文奎骂自家的狗居然不逮耗子的时候,实在忍不住噗嗤一声乐了起来,越听越可乐,很开笑的花枝乱颤了起来。

    望着的样子,苍海突然间怔,因为这时的真的是很漂亮,尤其是胸前的两坨硕大,随着身体不住颤抖着,看着苍海下意识的一呆。

    头一转,苍海尴尬的把自己的目光转到了另外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