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537章 家经难念

第537章 家经难念

 热门推荐:
    咕咚!咕咚!

    齐悦抱着水壶就是一阵牛饮。

    “少喝点,水又不是没有,一上子不要喝那么多的水”苍海正好回到营地,看她这么喝水法立刻说道。

    “喝点水你都不舍不得,还能不能做朋友了?”齐悦放下了水壶,抹了一下嘴角的水渍很是不满的说道。

    苍海道:“我哪里是舍不得水,只是不是让你一次喝这么多,人干了这么久的活,而且这样的天气,内脏什么的温度都比较高,突然间饮这么多的凉水会不舒服的,这就跟大量运运完了不能直接喝冰水一个样。你先别进地里去了,在这里休息一下,等会师薇他们也过来休息了”。

    齐悦听了,抹了一下脑门的汗,直接往自己的前襟这么一擦,然后往地上的塑料布上一坐,顺势躺了下来。

    “哎哟,我滴个老腰嘞!”齐悦开始哼哼了起来。

    “让你别干的那么急,等会儿别那么干了,活要慢慢的干,要不然今天晚上你回去到了明天早上就知道厉害了”苍海一边说一边把西瓜往板车上送。

    很快平安等人就回到了营地,帮着苍海把西瓜都送上了板车,平安便赶着板车把车上的西瓜运回村子。

    苍海并没有休息,转头在树林子里找了一些野果,用衣服兜着回到了营地。

    “喏,给你的”

    苍海给每人都分了两个,然后到了齐悦的时候给了她三个,自己只留了一个,分完了之后用衣服擦了擦,便张口咬了下去。

    “这什么果子?”齐悦望着手上的果子,发现它长的有点儿像是葫芦,上面小下面大,中间还微微的带一点儿小细腰。青色的果皮上还透着一点玫瑰红,看起来不是太好吃的样子。

    师薇笑道:“怎么连梨子都不知道了?”

    “这是梨子?”齐悦有点怀疑。

    师薇道:“这是野梨,平常吃着有点酸,不过非常解渴,开始吃可能有点不习惯,不过吃过几次就好了,适应了它的酸味之后,就能品出一点回甘来了”。

    听到师薇这么说,齐悦搓了两下梨子,然后小心的张口在梨皮上咬了一小口品了起来,很快齐悦的脸上便有了反应,因为这梨肉不光是像师薇说的那样有点酸,它不光是酸还带着涩味儿。

    齐悦很想把嘴里的果肉吐出来,不过看到周围的人都慢慢的吃着,便强忍着继续吃了起来。

    半个梨子啃完,齐悦发现:咦!还真的不错哦,吃了半个梨之后,觉得嘴里的津多了不少,也不像是刚才那么热了,而且身上的温度似乎也低了一些,感觉到了四周似乎是起了小微风,凉凉的有些舒服。

    “这东西真不错!”

    齐悦大口啃了起来。

    一个梨子下肚,齐悦见旁边都没有吃第二个,也把梨子放到了一边,然后冲着苍海问道:“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不卖?”

    “卖给谁啊?一般情况下,不吃上两三次很难习惯这味道的,而且这种梨树也不多,我的地里也就两三颗,这样的野梨哪里形成的了规模,卖是不能卖的,除了我们之外,也就是运输队的工人们会每天摘上几颗,到了九月份这梨也就没了,一年中能吃到也就是一个半月的时间……”苍海躺在草地上,翘着二郎边,嘴里叼了一根草茎,闭上了眼睛慢慢的给齐悦讲起了野梨的事。

    “可惜了啊,可惜了啊,你这里可都是宝啊,怎么就不想着开发一下呢,说真的,无论是搞个旅游还是卖东西,这里的价值远不是现在卖点鱼,种点西瓜可比的”齐悦抬眼望了一下四周,颇有点儿感慨的说道。

    苍海侧过了脑袋,看了一下齐悦,很是不解的问道:“我说兄die?你是不是被妖怪附了身?”

    “怎么说?”

    苍海侧过了身体,这么瞅着齐悦:“你现在可俗了,以前你在我的心中可是有着名仕风采的,现在动不动就提钱,你真的俗了啊,魔都真是个大染缸,原来我以为你和我一样出淤泥而不染,是个纯粹的人,但是现在看你终于差了我一个层次吖”。

    齐悦怒视着苍海:“说人话!”

    “这里的东西都是我的,烂也是烂在我自己家的地里,何必摘去卖钱呢”苍海轻轻的抖着脚丫子,双手抱在了脑后,抬头望着天空,见无数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斑斑点点阳光,心下非常得意。

    齐悦冲着苍海说道:“你和鲁言智什么时候谈?”

    嗯?

    苍海有点不明白,齐悦如何会想到这个问题,想了一下张口问道:“你还真有兴趣啊?”

    “我昨夜和我的几个姐们说了一下这事,她们也对在这边办个滑雪场挺有兴趣的,我们这边凑凑借借的差不多能凑出一个千万来,如果不够的话,我们可以向家里融点资,最后大约能凑出个一亿多来,如果条件合适的话,我们想入个股……”齐悦说道。

    苍海听的有点儿懵:“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我这边想着如何推掉,你这边却是伸着脑袋想加入进去,图个啥?”

    齐悦道:“你不懂,其实这个市场并不小,不说别的,就说魔都那里,我们认识的人就有不少想在冬天找个地方滑滑雪,渡渡假什么的,去国外有点麻烦,去东北呢体验又不好。所以我们几个姐妹就想自己弄个滑雪场,价格不能太贵,也不能太便宜,消费也得有层次,整个滑雪场里酒店不能搞一刀切,总要照应到中产、小富和大富,前期只搞中产和小富,后面视情况而定,不搞大酒店,只搞民居……”。

    “一夜你们就商量出那么多?”师薇有点儿咋舌。

    苍海也懵了,他可没有想到这一帮子游手好闲的大小姐们在一起,居然还搞起了头脑风暴。

    齐悦笑着对师薇解释说道:“一时间哪里会有这样的想法,这也是我们来玩的时候,大家的感慨,我们都想过如果我们有这一块这么好的滑雪地,该怎么开发,这话题都聊了一两年了,这才想出了这么多,不过俱体要如何实施还得看苍海和鲁言智他们谈的怎么样”。

    “哪还有什么我啊,我看你这么喜欢,干脆介绍你和鲁言智见上一面,我的份子就由你们出了好不好?”

    苍海发现齐悦还真的对市里的这个滑雪场的计划上了心,而且还纠集了一帮魔都的富二代姐妹。

    “你要是不投我就不投了,没有你这个地头蛇我真的不放心,好多问题还需要你解决呢”齐悦说道。

    苍海:“……”。

    师薇这时笑道:“他不投,那我能不能投一点,到时候咱们去和鲁言智谈”。

    齐悦一听大笑道:“有你也成,我就不相信到时候咱们有事情,他能干看着”。

    苍海无奈的说道:“就算是我不投,你投了有事情我也不能干看着!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齐悦听了哈哈笑道:“有股份和没有股份出力肯定是两样,出了钱之后省得你偷奸耍滑,我所有的哥们当中一道是最可靠的,顾涵第二,你最后!”

    “文一道我就不说了,我能忍!但是顾涵比我可靠,我觉得你得去医院看不眼睛,顺带看看心,说这话你亏心不亏心”苍海道。

    听说师薇投钱,齐悦便靠着师薇坐了过去,然后这两个女人便嘀咕了起来。

    嘀咕了没有一会儿,吴惠也张口了:“薇姐,齐悦姐,我们能投一份子么?”

    这下不光是齐悦和师薇,连林金勇都愣住了。

    吴惠被众人看的有点脸红。

    过了一会儿,吴惠这才说道:“你们别笑话我和平安,我们俩的钱少,加起来也就是一百来万的样子,还得等今天的收入到手才有”。

    “多少先不说,只是你知道投资这个事情可不是一定就稳赚的,万一赔了呢,老实说这可是你和平安几年的心血啊”齐悦问道。

    吴惠道:“反正就算是赔了,有海二哥薇姐在,我们也不会落到喝西北风的地步,现在我们什么也不缺,吃喝不愁,还有大病保险,看病不用掏一分钱,我们要这钱也没有什么大用,投别的我们也不敢,现在外面骗子那么多,四月份的时候,我娘和我打电话,说起村里有些人被骗了呢,说是投资,最后血本无归,我相信你们”。

    师薇正色道:“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而是这个投资真不是稳赚,而且我们也都是第一次投资赔钱的几率还是挺大的”。

    苍海笑道:“赔钱的几率大你还投?”

    师薇说道:“家里的钱躺在银行的账上干什么?与其被一些有心人盯着,还不如一股脑都扔出去呢”。

    吴惠听了立刻点了点头,不住的说嗯嗯,搞的好像是有人要抢她钱似的。

    苍海听了笑了笑,不再说话了,钱这东西对于苍海来说有没有银行的那些都够花了,小两口追遂金钱的都不强,既然媳妇想投钱去玩玩那就让她玩去呗。

    休息了差不多一刻钟左右,大家起身准备继续干活。

    苍海站起来之后,冲着吴惠招了招手:“吴惠,我有事情和你说说”。

    吴惠好奇的停住了脚步,其它人包括师薇都直接去了地里干活去了。

    “怎么回事?怎么想起来投资?”苍海问道。

    吴惠和平安两口子,都是那种过于老实本份,只知道卖力气的人,就算是没有苍海的帮助,以两人的勤快,苍海相信两人的生活一定能过起来,不说大富大贵,衣食无忧那是没有问题的,像他俩这样的就和股票啊投资啊无缘,说的难听一点俩人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脑子,搞投资迟早被人给骗光。

    吴惠现在的脸色有点儿惭愧:“海二哥,我婆婆这两天时不时的就找我和平安谈心,说小叔那边伤了腿,不方便我们做哥哥嫂子的必须得帮衬帮衬。不是我不想帮衬小叔子,只是我和平安的日子也要过,而且我这边又有了孩子……”。

    苍海听了冲着吴惠说道:“你做的对,这一点我支持你,你比平安这小子靠谱,既然分了家,不说各过各的,就算是哥哥嫂子帮衬弟弟那也得有个度,来安这小子就是一个无底洞,填都填不满,况且人若要求救必先自救”。

    来安是回来了,腿的问题也不是太大了,不过总归没有以前那么利索了,不过走路干活什么的都没有太大的问题。当然了来安的腿还得养上一阵子。

    来安这一住院手术,把胡明山两口子这两年攢的钱给用的七七八八,现在言美娟这个婆婆又开始打起了大儿子的主意,看这样子想把小儿子结婚什么的这座大山,压到大儿子大儿媳的身上。

    不是借,而是直接从大儿子一家两口口袋里掏,这算盘打的,让吴惠和平安心下都很不满。

    “只是,我不知道怎么拒绝,婆婆三天两头过来说这个事情”吴惠说道。

    苍海想了一下说道:“那这样,下次她再来你说钱都投了魔都的公司了。她要是问什么公司,你就说不知道,让她来找我问”。

    “嗯,好的!”吴惠听了长出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