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332章 请客

第332章 请客

 热门推荐:
    龙虾吃完,两箱啤酒造完都老实了,该去村头打麻将的打麻将,该回炕上睡觉的睡觉。第二天吃个早饭起来又往泄湖那边去,大家继续玩自己爱玩的,苍海自然是继续练自己的滑冰。

    有道是拳不离手,曲不离口,滑冰这种东西摁倒了干就玩了,苍海也算是豁的出去不怕摔,这技术自然进步的就快。齐悦几个人也慢慢的在小坡上开出了几条滑雪的道,大家伙玩的是越来越开心了。

    第二天回来顺道弄了一头牛,杀了把肉分一分,苍海正好趁着弄了一顿烧烤。

    苍海这个主人变着花样弄吃的,齐悦等客人们也十分满足。随着她们不等的的社交媒体上显摆,她们的那些小伙伴们也凑在了一起过来领略一下四家坪这个小村风貌。

    这些日子,苍海不光是陪着齐悦几人玩,而且时不时的还把目光聚到了新来的村长苗正伟的身上。

    新来的村长苗正伟到是没闹什么跃蛾子,只不过每天都找大家伙儿谈天说地,也会时不时的找胡师杰了解一下明年的耕种安排,总之几乎就一睁眼就找村里人聊天,到了晚上时不时的还会加入打牌的大队伍中和乡亲们玩上几把。除此之外的晚上都一个人窝在窑里,也不知道是看书还成怎么滴,一般窑里的灯都要亮到十二点多钟才会熄。

    苍海觉得这小子怎么越看越不像一个安生的人呢,心下暗自对这个苗正伟提高了一点警惕,不过见他也没有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一没有向村里的经济体下手,二也没有揽权,苍海也不可能不让别人聊天,所以只得隐忍下来,同时关切苗正伟的下一步动作。

    齐悦的小伙伴们过来,苍海家就没法子像这样招待了,因为来的人差不多七八个,女的有五个,只有两个男的,十几号人加上自家人苍海还真的耍不起,齐悦也知道,于是让李立仁专门给大家伙儿做菜,至于住的地方自然是窑洞了。

    这帮子没睡过窑洞的人怎么睡都觉得新鲜,李立仁的手艺也受到了他们的一致好评,至于玩雪的地方,那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个那叫乐不思蜀吖。

    苍海这一天中午,赶着爬犁回来,李立仁这边已经做好了饭,放到了一个泡沫箱里,上面还弄上了棉被,泡标箱里还放上了保温的热水袋子,怕箱子里的饭菜到地方之后凉了。

    李立仁做的是盒饭,不过手艺自然比一般的盒饭摊子好多了,用料全都是苍海家的菜园子里长出来的东西,一份菜两个大荤配上三个素菜,另外一个单独的小饭盒里装了差不多两小碗的饭。

    回到了村里,李立仁两口子麻利的把泡沫箱子放到了苍海的爬犁上,顺带着给苍海带了一条消息。

    “海娃子,苗村长想请你中午吃个饭,就在他的窑里”李立仁张口说道。

    苍海听了愣了一下:“中午他请我吃饭?”

    还没有等着李立仁回答呢,那边苗正伟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苍海,中午送完饭没什么忙的吧,到我家的窑里吃个饭,咱们好好的聊一聊?”

    苍海这边正琢磨这小子想干什么呢,听到苗正伟请吃饭,哪里会拒绝啊,立刻点头笑着说道:“行啊,等我把这些饭菜送过去就回来”。

    “行,那我等你”苗正伟听到苍海答应的这么干脆,于是大笑着说道:“那你先去,我回去准备一下,还有两菜没有做呢”。

    苗正伟没有想到苍海答应的那么快,立刻决定回去把自家准备好的菜炒起来。

    苍海也不在意吃什么菜,主要是想摸摸苗正伟的心思,于是冲他笑了笑道了一声我先去送饭,便赶着丑驴子向着泄湖的方向飞奔而去。

    把饭送到了泄湖,一帮子人立刻凑到了板车的旁边,狼吞虎咽了起来,来了一两天,因为齐悦等人打了头阵,这些魔都的膏梁子弟们已经熟悉了四家坪村的生活,那就是玩起来疯玩,吃起来海吃,一点也不带客气的。

    齐悦正蹲着吃饭呢,见苍海今天并没有盒饭,便张口问道:“二狗,你怎么不吃啊?”

    苍海回道:“苗村长说要中午找我吃饭,我答应了,所以今天中午我就不和大家一起吃了,等你们吃完,我把饭盒这些东西拿回去便行了”。

    大家吃的饭盒是苍海特意定的,都是无污染的天然材料饭盒,并不是一次性的,所以这些吃完苍海还得把饭盒筷子什么的弄回去,交给大奶奶秋尚花洗干净,等着晚上的时候再用。

    “行啊,苍海可以啊,不光是有人吃饭,瞧这架式还是有人要拜码头吖!”严君打趣说道。

    这些人到是懂礼貌,齐悦一直称呼苍海二狗的绰号,但是除了齐悦之外,剩下的人全都老老实实的叫苍海的大名,没有一个觉得自己不含糊张口跟着叫苍海二狗的,虽然是个小细节,但是也能看出这些人心里多少是有点谱的。

    苍海哈哈乐了两声:“拜的哪门子码头,人家可是我们四家坪的村长,我的顶头上司!”

    赵萍萍给苍海一个嫌弃的眼神:“虚伪!你苍海不张口,那苗正伟估计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

    “我看你是宫斗剧看多了,就四家坪这点地方,哪里搁的下又是龙又是虎的”苍海不以为然的回答道。

    “对,对,你们少看那些剧,都是假的,那什么女的一入宫,不是今天怼皇帝,就是明天怼太后,真的放到清宫里,脑袋早就被削了n次了,知不知道清宫里宫女怕打扰贵人们休息发明了一种肢体语言……”。

    这个男人叫方希同,很明显是个直男,而且还是一个对于历史有了解的人,就清朝那些个人,张口奴才闭口奴才的,人人争着以奴为容,对于思想的钳制达到了历史的顶点,就现在宫庭戏演的那些个女主,真放到清宫里,可以说没一个活的过三集的。

    “就你能!一个剧而以,偏偏要扯什么历史”许锦慧很不满的说道。

    “哥们,别说了,和这帮子人谈这个,你以为你能谈的明白?“苍海见这哥们还有点儿愤愤不来的样子,立刻笑着说道。

    另外一个叫钱迈的小伙子也笑着点头接口说道:“对啊,和女人讲道理,你不是闲的么,抓紧时间吃你的饭吧,哎哟!”。

    钱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旁边的女孩踢了一脚,这女孩叫余智敏,正是钱迈追求的目标,所以钱迈只得生受着并不敢还嘴。

    “女人怎么啦,比你差到哪里去了?”余智敏怒道。

    “女人好,女人厉害,女人万岁!”钱迈立刻缩着脑袋很狗腿的喊起了空洞的口号。

    钱迈的样子立刻引起了大家的一阵哄笑。

    提起了这个话题,于是这些人一边吃一边聊起了现在电视剧,有哪些不合理的地方,其实说的白一点,现在宫斗剧就是借了皇宫的皮,表现的呢就是一帮子闲的蛋疼的女人怎么折腾的。

    这种剧苍海是不看的,师薇也不怎么看,至于濛濛则是更喜欢熊大熊二,或者是猫和老鼠这些动画片,对于宫斗戏中谁是贵妃,谁成了皇后完全不关心。

    苍海两口子是不想加入聊天中,濛濛是插不上嘴,至于平安和吴惠两人更是如同听天书一样,两人整天眼睛里都是活,哪有闲功夫去看什么宫女变皇后的戏码。

    好不容易等这帮人吃完了,继续去撒欢去了,师薇几人帮着苍海把东西收拾装上了板车,同时把今早产生的垃圾也给装进了袋子里,让苍海带回村里去。

    四家坪是没有人上门收垃圾的,好在张久生的运菜队伍几乎每天都在村里和镇上打个来回,像是一些污染环境的垃圾例如塑料袋什么都通过他们运到镇上去,再由镇上运到处理厂。

    坐着爬犁回到了村里,把东西卸下来,交给李二爷爷老两口,苍海又把丑驴子从爬犁上解了下来,也不栓就由着丑驴子自己找吃的,苍海洗了一把手,悠哉悠哉的往村东头苗正伟住的窑口去。

    到了窑口,苍海正准备进门呢,见苗正伟提着一个竹编的食盒从坡下大步走了上来。

    看到苍海,苗正伟笑着说道:“正好,最后一个菜好了,咱们进屋!”

    说着苗正传带着小跑,挑开了窑口的布帘子,邀苍海进屋。

    苗正伟这个窑是待客窑,布局和齐悦她们住的一模一样,一进屋是两张大通铺,现在一张上面摆了毯子和被子,也就是住人的,另外一张上摆着一个四方形的小炕桌,小炕桌上面摆了一瓶普通的大曲酒,不贵市面上也就三十块钱一瓶,除了酒之外,还摆了几个小凉菜,分别是皮蛋,水煮花生米、一分为四的咸鸭蛋瓣子,最后一个是拍黄瓜。

    “上炕,上炕!马上老主任就到了”苗正伟一边招呼着苍海上炕一边把食盒里的东西往炕桌上搬。

    食盒里装的是两分热菜,用白瓷汤盆子装的,一个是土豆烧牛肉,另外一个是小馆子里常见的酸菜鱼。

    先不说吃起来怎么样,就凭这两道菜的卖相苍海就觉得不错。

    屁股一歪脱掉了鞋子坐到了炕上,苍海笑着问道:“都是你的手艺?”

    这时正好胡师杰挑开了帘子走了进来,听闻苍海这一问立刻笑着回道:“都是苗村长做的,没有想到他还有这一手,我只是打个下手,也就是剥剥皮蛋这些活……”。

    “老主任,快点上炕,咱们人都到了也就别啰嗦了,吃起来”苗正伟招呼着胡师杰赶快上炕。

    苗正传这边摆上了菜,自己直接坐到了炕沿上,这个位置按着乡下的习俗可不是主位,属于一桌中最弱的位置,因为便于上下炕端菜加饭之类的。

    见苗正伟坐在那边,苍海也不说什么,到是胡师杰客套了几句。

    苗正伟笑着打开了酒,用瓷酒壶装了酒,给每人面前的三钱小杯子都满上了,然后端起了酒怀:“咱们就仨人聊聊天,没有那么多的讲究。来,咱们先走一个!”。

    说完苗正伟滋溜一声把杯中的酒干了,放下了酒怀拿起了筷子招呼着苍海和胡师杰吃菜。

    苍海干了杯酒,觉得这大曲酒还不错,一喝便知道这是本地的高梁酒,五十二度的口感不错,味香醇正并不是低档的沟兑酒。

    夹了一筷子酸菜鱼放心嘴里,苍海不由的赞了一句:“好手艺!”

    这话有夸张的成份,但是这份酸菜鱼做的真还不错,差不多有点大学旁边高人气小馆子的味道了。

    见苍海喜欢,苗正伟开心的指着土豆烧牛肉:“尝尝这个,牛肉用的是你家上几天宰的”。

    苍海尝了一下也给了苗正伟一个大拇指,味道也说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