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280章 吃饭

第280章 吃饭

 热门推荐:
    出了小伙子这么一个插曲,两人带着濛濛又逛了一会儿,给濛濛买了一个布娃娃之后转回到了酒店,回房间里休息到了五点多开车出门去赴宴。

    “你同学不是住咱们酒店附近到,怎么选这么远吃饭的地儿?”苍海停好了车子解开了安全带回头回了一下师薇。

    师薇也挺奇怪的,家住市里怎么把吃饭的点儿定在了靠郊区的位置,虽然说西北的省城比不得南方发达的省城繁华,但是就面积来说也小不到哪里去,这一路上车又多走走停停的差不多花了一个半小时才到。

    “我哪里知道啊,可能是这里的菜有特色吧”师薇推开了车门,下了车之后把濛濛从车上抱了下来。

    吃饭的地方也是个饭店,占地还挺大的,可能不像是市中心寸土寸金,这个地方占地面积挺大的,差不多有四五个足球场那么大,而且楼也不高,主楼也就三层旁边的侧楼只有两层,师薇同学定的吃饭的点是在侧楼。

    虽然楼不起眼,但是明显这地方挺高级的,只看停车场停的车子一般都是bba,偶尔还有一两辆超跑,至于挂着大众标的一般屁股后面都带着字母,倒是路上常见的家用车停车场里极为少见。

    “你同学混的果然不错啊,这地方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来的”苍海关上了车门之后,目光在周围扫了一眼,笑着冲师薇说道。

    师薇笑了笑:“也不知道选这么好的地方干什么,同学聚一聚嘛简单一点多好”。

    “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嘛,混的好了不在同学面前显摆一下,那混的好还有什么意思?”苍海打趣说道。

    师薇听了给了苍海一个卫生球眼:“那你还是快买辆豪车,等着同学聚会的时候开出去显摆一下,指不定有什么暗恋你的女同学借着酒劲就发生点什么呢”。

    “我的同学?”苍海笑着说道:“还是算了吧”。

    苍海大学里学的是建筑,虽然涉及到一些艺术,但是作为全国著名的建筑王牌学院,能考上经世建筑系的都是一等一的强人,偶尔有两个走关系的,也都是背景深厚的人,至于颜值嘛,还是不要说的好,苍海怕被女同学打。

    而且唯一个贼好看的还被苍海大二的时候捞到了手里,也就是周欣慧,其她的女同学说老实话也就是中不溜丢的长相,丑到是不至于,但是离着好看还有些距离。

    两人正扯着呢,突然间苍海觉得有人从背后撞了自己一下,一转胖看到一个三十岁左右,身材略微富态,长相挺斯文的男人。

    “对不起,对不起啊,我没注意!”男人见自己不小心撞到了人,立刻放下了手中的电话道歉。

    也没有撞怎么样就是轻轻碰了一下,苍海自然不会为难人,笑着说道:“没事,没事!”

    “您来这里吃饭?”男人笑着问了苍海一句。

    见苍海点了点头,男人又张口说道:“我还有点事先进去了,刚才的事对不起啊”。

    “您有事您先忙着”苍海客气的说道。

    见男人向着餐厅的门口走去,苍海也伸手拉起了濛濛的手,和师薇一边聊着一边向着大门口走了过去。

    刚准备进门呢,突然见到一个服务生迎了出来,冲着苍海说道:“先生,先生,麻烦您把车挪一下”。

    苍海听了奇怪的回头看了一眼,问道:“怎么这里不能停么?”

    服务生立刻说道:“您停的车位是我们内部的停车位,您的车可以停在那边的临时停车位上,我是刚才上了个厕所,如果我要是刚才在的话就可以带着您泊车了,对不住,对不住,麻烦您挪一下,您要是不乐意我可以帮您挪……”。

    服务生脸上带着笑,说完一个劲的给苍海道歉,服务生此刻心里也挺害怕的,生怕这位脾气不好直接找自己的麻烦。他就上了一趟厕所谁知道这位爷就把车子停在了会员位上,虽然眼前的这位不是会员,但是瞅着这车他也不敢炸刺啊,只得好声央求苍海把车挪一下。

    苍海这时也看到了停车位旁边不远有个牌子,上面写着会员泊车处,这才知道自己只顾着和师薇聊天了没有看到这牌子。

    既然是自己的错,苍海也就冲着师薇来了一句:“你们先去,我去把车子挪一下”。

    师薇听了点了点头,拉着濛濛的手进了餐厅的大堂。苍海则是回到了泊位旁边把车给挪了出来,停到了所谓的公共停车位上。

    服务生这边见苍海这么好说话,还热情的帮着苍海引到了一个好位置,说是正对着摄像头的,无论车子有什么状况都保安那边都能照应的到什么的。

    苍海停好了车,正准备往餐厅里进呢,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女声。

    “哟,这是苍海么,怎么着一个人过来的啊?”

    苍海一转头看到一个年青的姑娘挎着一个约三十大几四十左右的中年人站在自己的身后,中年人看起来挺有派头的,一看就知道时常使唤人的,就是传说中的老板气质。

    说话的人正是林小小,不过苍海真不记得她,以前高中的时候苍海对女生不是太关心,整天忙着想怎么吃饱肚皮呢,哪有心情关心女生啊,就算是他关心,那时的林小小也只是个没长开的丫头片子,哪里像是现在这模样,一身名牌包装出来的时尚女青年。

    就算前些日子在师薇家见过一面,也就是一两眼,苍海真不记得她了。

    “咱们认识?”苍海望着林小小轻声问了一句。

    林小小顿是一阵气结,她可不认为苍海忘了她,而是觉得苍海这是在装腔作势,于是从鼻吼里发出了哼的一声,然后扭过了头去冲着身边的中年男人说了一句:“亲爱的,咱们进去吧”。

    中年男人到是挺有礼貌的,冲着苍海扔了一个微笑,然后就由林小小挽着向着大厅中的楼梯走了过去。

    很明显这个男人是常来这里的,路过的服务生见他都很亲切的喊着什么孙总来了之类的。

    苍海这边就没有享受到这样的待遇,虽然服务生也热情的笑着,但是只是程式化的笑容,并没有像冲着那位中年人那样带着讨好。

    苍海来到了前台,问了一下师薇同学请客包间的位置,便由一位服务生引着沿着楼梯上二楼向着包间走去。

    “这人去哪里?”

    苍海这边刚离开,起先撞一下苍海的人问了一下前台。

    “陆总,他去的是三零二包间,您夫人定的那个包间”总台小姑娘立刻说道。

    “去的三零二?”陆总问道。

    见总台小姑娘点了点头,这位冲着小姑娘挥了一手下,伸手在总台大理石台面上轻敲了一下,转身向着一楼一个大包间走了过去。

    到了门口的时候,男人停住了脚步冲着总台喊道:“房间里用的什么酒?”

    听到小姑娘说了一声洋河6之后,陆总这才点了点头。

    苍海这边跟着服务生到了包间门口,见服务生帮着自己拉开了包间门,先冲着人家道了一声谢,然后这才走进了包间里。

    苍海一进包间,整个包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苍海一看心道:好家伙,一屋子的莺莺燕燕的!

    包间里装修就不说了,完全是中式的,古色古香很有格调,什么屏风摆件一件都不缺,颜色也是偏沉稳的,包间中摆着一张二十人的大圆桌,桌子旁边已经差不多坐满了人,仅有两三张空位子。

    “对不起,来的晚了”苍海冲着所有人笑了笑。

    师薇这时站了起来,伸手冲着苍海点了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苍海!”

    说完示意苍海来自己旁边隔着濛濛的位置坐下来。

    苍海走到了位置旁边,这才发现坐在自己右手位置的就是大厅中遇到的那个中年男人,而中年男人旁边自然就是那个和自己打招呼的长在挺漂亮的姑娘。

    冲着中年男人点了一下头,苍海拉开了椅子坐了下来。

    接下来自然是一通介绍,苍海这才知道桌上正对着自己挺漂亮的那一位是准新娘子,剩下的都是准新娘的同学,有一个班的还有不是一个班同系要好的朋友。

    自然,苍海也知道了大厅中和自己打招呼的姑娘叫林小小。

    准新娘一见人都到的差不多了,于是走出了包间叫服务生准备上菜,

    等着坐回到了桌子上的时候,有些女同学便张口开始调戏起了苍海。

    要不说现在的女人性子粗犷呢,以前酒桌上都是男人调戏女人,现在最差也是个男女平分秋色,很多时候酒桌上女人都能顶起大半边天。

    “苍先生这是哪里高就啊,怎么就把咱们宿舍的舍花给追到了手,哦,不是,师薇可是咱们学校的校花”一个大回脸的姑娘笑着问苍海。

    苍海回道:“唉,校花是难追的,其中的辛苦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啊,不能提,一提满眼都是泪啊”。

    “这样啊,我看你长的也挺有男人味的,不如这样吧,咱们在一起,我比师薇好追多了”圆脸姑娘旁边的一个姑娘捂着嘴笑着说道。

    苍海立刻捂了一下脸:“不敢!怕师薇打我”。

    听到苍海的说法,很多人都哈哈笑了起来。

    刚才说话的姑娘大笑说道:“看你还挺爷们的,没有想到是个胆小鬼咧”。

    又引得桌上的人一阵大笑。

    说说笑笑,桌子上的气氛便起来了。

    菜上的很快,没有一会儿酒菜便上了一桌子,大家边吃边聊了起来,这个时候一桌子聊天的主力就是师薇的这些大学同学了,大家聊着学校里开心的事情,无非是谁在什么时候出了丑,谁谁暗恋谁之类的,像是苍海和旁边的中年人只能脸上挂着笑容竖着耳朵听。

    至于喝酒什么的,苍海也不是主力,今天苍海以为自己就是过来让人观赏一下,顺带着把醉了的师薇给送回酒店的,哪里想的到很快战火便烧到了自己的头上。

    林小小端起了酒杯,冲着苍海说道:“来苍海,咱们喝一个”。

    “我晚上要开车,真不能喝酒”苍海推托说道。

    林小小说道:“这餐厅有大晴老公的股,就算是找不到代嫁,她也能找到人把你送回去”。

    苍海想了一下看了眼桌上的其他人,发现桌上所有人都望着自己,于是笑着问主人:“是这么回事么?”

    准新娘子到也豪气,轻拍了一下桌子:“放心喝,保准安全的把你们送回酒店”。

    苍海一听笑着冲林小小说道:“那行,这杯我先敬你吧”。

    说完端起酒杯一仰头,把酒盅子里的酒给干了。

    “好!”

    桌上的人见苍海喝的这么爽快,立刻有好事的叫起了好。

    林小小原本准备为难一下苍海的,见苍海这么爽快的喝了,她也只得喝了一杯,这才坐回的坐位上。

    苍海酒量一般般,但是论起来偷奸耍滑那还是有一手的,什么把酒藏在了口中,趁着人家不注意吐到毛巾上啦,或者借着喝水把酒吐进杯子里啦,反正花样百出。

    苍海还不倒,因为他有空间啊,直接在大回桌底下把空间给打开了一小口,等着毛巾或者杯子酒一多,就偷偷把酒给送到空间里去。所以苍海面前或者地下都是干干净净的,一点儿耍赖的痕迹都没留下。

    这么喝起来谁能喝的过苍海?

    原本这些家伙还起了劲想灌苍海,每人站起来和苍海就是四盅四盅的喝,一圈下来苍海只要人家端杯子就喝,喝完了一圈,苍海又端着杯子回敬,同样是四个四个来,不光是自己喝,还会帮着师薇挡酒,这下可把一桌子给吓住了。

    前前后后,苍海如果喝的话已经是一半五十二度的白酒斤下肚了,居然只是小脸微红,思路清晰,说说舌头都不带打结的。

    圆脸姑娘望着师薇问道:“师薇,你这不是找男朋友,这是找了一个酒桶啊”。

    说完看着苍海说道:“苍海,你以前不会是品酒师吧?”

    ”什么品酒师啊,天生的“苍海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