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278章 用力猛

第278章 用力猛

 热门推荐:
    苍海头一次没有睡在自己的床上,占据了床的是濛濛还有师薇,而苍海则是被师薇赶到了书房对对付了一宿,原本不太肯和师薇一起睡的濛濛现在也不知道怎么了,见师薇从姐姐变成了嫂子之后,居然和师薇一起也没有以前的隔阂了,这个事情一时间让苍海有些想不通。

    迷迷糊糊的睡到了早上,听到敲门声苍海一睁眼这才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亮了。

    “谁啊?”

    “是我,准备一下该出发了”师薇的声音从门外传了出来。

    苍海听到师薇的声音一个筋斗从床上翻了起来,来到了门口拉开了门正想给师薇来一个大拥抱,发现濛濛这个小丫头睁大了眼睛,牵着师薇的手一大一小两个人并肩站在了门口。

    强止住了想抱住师薇的念头,苍海伸手在小丫头的脑门上猱了一下:“哟,今天起的早啊!不睡懒觉啦?”

    师薇笑着说道:“听说要去省城玩,比我起的还早呢,快点吧,换身衣服洗潄一下,咱们早点出发,咱们不是和张久生约了九点钟么,现在弄点东西吃,然后赶到县城差不多就九点钟了”。

    濛濛则是伸出小手指刮着脸说道:“哥哥懒虫!”

    苍海笑着应了一声,转身回屋开始套衣服,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苍海花了两三分钟的时间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等着出来的时候,发现师薇已经收拾了一个旅行箱出来。

    “带这么多的衣服干什么?”

    苍海一瞅满满一箱子的衣物,便皱了一下眉头。

    师薇说道:“现在天气已经有点凉了,反正咱们开车去的,又不用自己提,多带一些也好有个防备,万一突然冷空气来了突然降温了呢”。

    苍海听了嘀咕一声:“省城卖衣服的又不是都关门了,真的有冷空气的话直接买好了”。

    “这里那么多衣服,为什么要买,快点的去做饭,平安和吴惠也都起来了在厨房呢,有什么事要交待的你去和他们说一下”师薇说道。

    现在师薇更有一副大管家的派头了,一边和苍海说一边麻利的整理着衣帽间里的衣物,一件件很有条理的摆了开来。

    苍海转身出了屋子,刚到了厨房便听到里面濛濛正和吴惠显摆今天要去省城的事情。

    “吴惠姐姐,哥哥今天带我去省城,师薇嫂子说是带我去买漂亮的衣服……”小丫头特能显摆,呜啦呜啦的说个不停。

    吴惠性子很好一边听一边还附和小丫头:“真的呀,那真是太厉害了,我也想去省城呢”。

    听到吴惠这么捧场,濛濛把两个眼睛笑成了两道小月牙。

    苍海进了厨房,冲着吴惠说道:“要不这么着,大家一起去玩两天?”

    吴惠摇了一下头笑道:“我和濛濛开玩笑呢,菜园子里的大棚头绪还没有出来呢,我听平安哥说这里比外面的平原冷天的时候要冷四五度,等到了冬天没事的时候再去吧”。

    苍海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今天早晨比较急一些,苍海起来的有点儿晚,所以几人也没搞什么大动作,直接下的挂面,青菜什么的都是直接从菜园子里摘,肉丝什么的苍海家几乎就是常备的,每人外加了一个水煮鸡蛋,吃的饱饱的这才赶着板车往镇子上去,至于家里的铁头、虎头什么的自然由平安和吴惠照应着,苍海和师薇带着濛濛开心的溜跶去了。

    到了县城,林场的一位师傅开着厢货送苍海三人去县城,严格来说车里是超载了,濛濛只得坐在了师薇的腿上,不过好在县城乡下管的也不严,一路无事的到达了和张久生约好的地点。其实就是濛濛铺面的楼下。

    “车呢?”苍海一下了车,便见到张久生站在马路边上,一手夹着一根烟同时和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聊着什么,一看中年人的模样,苍海便猜到这个人十有八九就是现在铺面的装修公司的人。

    果不其然,张久生看到苍海立刻便冲着中年人挥了一下手,然后笑眯眯的来到了苍海的面前。

    用夹着烟的手指了一下十来米远的车子说道:“喏,那边呢!”

    苍海一看到车子,突然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不是车子不好,而是车子太好了,好到了苍海根本就没有想到的程度,一辆天蓝色的劳斯莱斯库里南!以前苍海都是杂志上瞅上一眼的家伙,现在停在了自己的面前。

    瞅这车子的模样最多也就用几个月一年的样子,保养的是十分好,可见人家主人有多爱惜。

    “你借这车?”苍海望着张久生说道。

    张久生看苍海的脸上表情,心下十分满意,他对于能帮到苍海的忙那真是太上心了,张久生知道这朋友处起来要想相得那就得有来有去,他这边和苍海交往原本就是来,哪怕苍活是他儿子的干大,那也得用感情维系起来,现在得到了一次机会帮着苍海办事,自然是捡让苍海承情来办,况且借一辆普通的车,那也显不出他张久生的本事和人脉来。

    “怎么样,我跟你说开这车上高速稳当!”张久生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拍到了苍海的手中。

    苍海听了哭笑不得:“也不用这么稳当吧,我的意思你帮我借一辆一般的车代代步就行了,没有必要整这么一出啊。说真的我还真不敢开,这要是路上出了什么事情,你的面上我不好看,我的面上也不好看,算了你还是给我换一辆普通的车吧,我开着也能放心一些,别开到了省城一路上净担心车子了,晚上住酒店睡觉都不踏实”。

    苍海真不想开这车,主要是这车太贵了,从车子保养上来看车主也是用的小心,不知道怎么宝贝这车呢,万一有个什么事故发生,那不知道人家车主心里怎么想呢。别人或许觉得借个豪车很面面儿,但是苍海这么怕麻烦的人却有觉得这车借的有些让人头疼。

    张久生早就准备好了说辞,见苍海把手中的钥匙伸了过来,立刻又给推了回去,同时解释说道:“说起来也不是外人,换成别人人家根本就不会借,听说是你借这才爽快的点头的”。

    见张久生朝身后一指,苍海立刻明白了,这车子如果不是张久生合伙人的,那必定是铺子上一任主人的。

    “谁的?”

    “你见过的,胡总的车”张久生说道。

    苍海带着点儿尴尬的笑了笑:“他那么缺钱居然没有想着把这车给卖了?”

    张久生说道:“他到是有打算呢,谁知道你这边一出手他就不用卖了,你是不知道这做生意门面很重要,你开着x5和开着这辆车子和第一次见面的人去谈生意,哪一个更能促成生意?那肯定是这车嘛!车子有的时候就是实力的像征,哪天干到那个什么脸书的老板,那才能开个飞渡也有派头,不到人家的那高度,还是老实的撑起门面来吧,对咱们生意人来说有的时候就算是打肿脸关起门来喝粥也得弄辆好车,我跟你说,等到了过年的时候我咬咬牙,不是弄辆添越开开就得弄辆迈巴赫,哪上是二手的也成”。

    “算了,你还是把你的车给我开吧,你开这车,我开这车开着揪心呐”苍海还是不太愿意开人家这么好的车。

    张久生说道:“我的车你可用不上今天趴窝呢,现在正的修理厂里,要不这样我再帮你借借,估计方便借到的只有大陆虎或者是奔驰S什么的?,这车你开着没事放心开,因为车也刮蹭过,车也修过好几次了,对于老胡来说早就过了新鲜劲头了,我借的时候人家张口说道放心大胆的开”。

    搞房产的胡总乐意借车,那是因为想结交苍海这个朋友,如果一般人借,他自然不会借的,别说一般人就算是他小舅子想开这车,胡总也不一定借。

    但是苍海不一样,社会上实力可以决定很多事情,在胡总看来结交上苍海,随时可以掏出一两千万现金的人,远远比一辆库里南对胡总更有价值,所以胡总这边才大手一挥就借了,并且说了放心大胆的开,从这一点上来说人就得有价值别人才会重视你,要不然你夹菜说不准就有人转桌了。

    这话听着不好听,但却是现实。

    苍海听了只得苦笑一声:”算了吧,大不了要是出什么事我把这车买下来算了”。

    ”来吧,教教我吧,我还从来没有玩过这么好的车子呢,别说是劳斯莱斯这个级别的,对我来说雷克萨斯570就已经是仰望的车了“苍海说道。

    张久生听了一边带着苍海往车子旁边走一边说道:”你呀,你呀,真是捧着金碗要饭,人赚钱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让自己一家老小过上舒心的日子么,说白一点钱这东西你放在银行那就是一堆纸,不如拿出来享受,同时还能为国家的GDP做点贡献的好。再说了,现在一千万存银行,过了十年连本带息拿出来,说不准都没有现在五百万的购买力了,想想以前我一个月赚一万来块的时候可以买房买五六个平方,现在呢,一万块钱也就是不到两个平方,兄弟,钱是在不断的贬值中,存银行真不如拿出来花……“。

    ”咦,没有想到你这些日子变化挺大啊!跟我刚见你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苍海笑道。

    第一次见张久生的时候,苍海还觉得这人仗义果断还带着忠厚,但是现在一瞅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商人模式了,想什么问题办什么事情拐来拐去的总能拐到经济上来,真是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

    “哎,以前是眼界低,现在混的人多了,看问题的角度自然也就不一样了,老哥我还是劝你,有什么钱呀别存着,做投资也好拿出来享受也罢,总之别老放在银行里,不值当!”张久生说道。

    张久生可不知道现在苍海正在心里编排他呢,老实说这大半年来,张久生觉得自己无论是眼光还是视野都大大的拓展了,不是原先以前小老板的格局了,结交人层次一高眼界也跟着宽了看问题的角度也就不同了,总之张久生觉得自己现在越来越像个能做大生意的大老板了。

    张久生带着苍海几人来到了车边上,简得的给苍海讲解了一下,如何玩的转这辆车,然后张久生便告辞,继续回铺子里盯着装修去了。

    坐进了车里摆弄了一下,苍海发动了车子驶出了非机动车道,进入了机动车道。

    师薇这时冲着前面的苍海问道:“这车很贵?”

    女人嘛对于车子了解的一般,只是听到苍海刚才说的话猜出屁股下的车很贵。

    苍海也不知道大致的价格,张口说道:“嗯,怎么说也得好几百万,平常说的顶级豪车,也就是劳斯莱斯,迈巴赫和宾利了,咱们屁股下的就是劳斯莱斯的SUV”。

    “这就是劳斯莱斯,一把雨伞要十万的劳斯莱斯?”师薇顿时一惊。

    苍海听了笑道:“你到是记得雨伞的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