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214章 小改变

第214章 小改变

 热门推荐:
    苍海当着母熊的面拎着小熊崽玩耍的事迹通过师杰的大嘴巴,很快在四家坪村传了开来。

    不过乡亲们的反应不热烈,几个长辈见了苍海来了一句傻大胆之后,便咧着个嘴去乡里继续帮着松田昭雄干活打下手去了。

    日本人在镇上满目无亲的,能信任的现在也就是四家坪村的这些乡亲们,所以像是看货场啊,装车什么的都让四家坪的乡亲们做,就算是忙不过来也把挑人上工的权力交给胡师杰来把控,真说的上是信任有嘉。

    胡师杰在这事情中表现出了很不错的领导力和威信,把一个临时的货场打理的井井有条,等着事情完全结束了,西瓜都装上货车运走的时候,会来事的松田昭雄把大家的工钱一分钱不少的结给了干活的人,并且亲自送到了每个人的手上,每送上一份钱,还带着非常诚恳的语气感谢工人们的辛苦工作。

    这么一弄,别说是干活的人了,就算是镇上的人也觉得日本人名声虽烂一些,但是办事还比较靠谱。不像是县里镇上的那些小老板,给他干个活结工资的时候不是这扣就是那扣,要不然就是能拖就拖,扣扣缩缩的不地道。

    作为一个良心老板,松田昭雄至少在镇上一下子有了个好名声,不得不说小鬼子在收卖人心上做的还挺不错的。

    事情一忙完,乡亲们每人都喜滋滋的揣着三四千块钱回到了村子里。别小看这三四千,家里两口人那可就是六七千了,这相当于以往老头老太太土里刨食一两年的总收入。所以回到了村里自然是人人带笑,个个欢颜。

    回到了村里的乡亲们并没有闲下来,被师杰的两万块给刺激到的乡亲们,又全员出动满地的翻土疙瘩,搂草丛想再找一只像师杰那样的虫儿,就算是退上一步,找个一万的也行啊,抱着小爆富一把的心态,现在天一亮村里几乎是没什么人在家了,除了苍海、师薇和鲁姝,村里最多还能剩下李立仁两口子,还有一两条不乐意跑出村的老狗。

    不过这样的热情过了四五天就有点下去了,别说上两万的蟋蟀,就算是能上两百的蟋蟀都不是那么容易捉到的,忙活几天白天黑夜不分,弄个一两百块钱?乡亲们心中自然算的了这个帐。

    李立仁并没有这方面的苦恼,凭着一手厨师本事他的任务就是做饭,许笙带来的好几口子人每天一日三餐都要两口子准备,根本不用碰运气,人家围着灶台每天都有一两百块钱的纯收入,哪里会去捉蟋蟀。

    苍海一天早被鲁姝从床上给揪了起来,换上了运动服开始沿着村里晨跑,作为一个懒人,苍海挺不乐意剧烈运动的,就算是动也得是悠悠闲闲的那种,像是手中端着水杯,慢慢的四下里溜跶这样的动运量才是苍海喜欢的。

    无奈的是鲁姝是女朋友啊,如果不陪着跑指不定晚上就得睡客厅,有句话说的好,生活就像是那个啥啥,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呗!

    小两口跑了一圈,刚回到村里便看见李立仁老两口正从三轮小摩托上往下卸东西。

    看到活儿,苍海和鲁姝自然要上去搭把手的,李立仁两口子客套了一下,也就随两人去了。

    “咦,我说刘二奶奶,您家买这么多的泡面干什么?”苍海抱起了一箱子泡面,好奇问了一句。

    “那帮首都来的小伙子饿的快,我就想着晚上弄些泡面,然后再煮上一些卤蛋什么的,谁想吃的话到时候用开水一泡就行了”刘爱芬笑着说道。

    “您这是准备开小卖部吧?”鲁姝看到了三轮车箱最下面放着一箱子食盐。那么多的盐自用不知道用到猴年马月,自己用不掉那自然是要卖出去的。

    刘爱芬笑道:“什么卖啊,我就是从批发价和零售价之间赚个小差价!”

    “您这个想法可以的,眼光好”苍海赞了刘二奶奶一句。

    李立仁这时出来了,板着个脸说道:“什么好啊,还不够丢人的呢”。

    一听便知道李立仁不同意自家的婆娘搞这个,他可能觉得想着法子从乡里乡亲的身上赚钱有点儿磨不过面子。

    苍海则是替二奶奶说了一句公道话:“二爷爷您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以前乡亲们家里缺了一袋盐都得借,谁也不想因为一袋盐再跑一趟镇上,现在二奶奶这里有的卖,那多好啊,一来方便了大家,二来您二老也能赚点儿小钱,两全齐美的事情”。

    老实说二奶奶进的东西苍海是看不上的,因为苍海这伙讲究啊,酱油要纯粮酿造的头道酱油,最少也得是二三十块一瓶,每瓶还只有一斤不到,乡亲们家里,八九块钱可以买上两斤多装的酱油。

    至于酒就更不用说了,本地产的高梁酒五块多一瓶,除了瓶装的还有散装的酒,烟也有不过量不大,价格也不高,贵的自然是有,但是仅有两三条,一水的软中华,一看便知道是卖给许笙这些人的。

    至于其他的东西也不用一一例举了,都是平价货,现在看着完全就是贴近乡村生活的东西。所以虽然刘二奶奶自营的小店卖的这些入不了苍海的眼,面对其它乡亲们却一顶好的。

    “现在市面上假货那么多,别到时候让乡亲们背地里戳咱们的脊梁骨才好”李立仁说道。

    刘爱芬一听立刻不高兴了:“我是那样的人?我这边都是正儿八经的地方进的,你看生产日期,生产厂家保质期一个也不少,不是歪门斜道进来的三无产品……”。

    听到刘二奶奶这边掰扯,苍海不由乐了,他可没有想到刘二奶奶还做过功课。

    一辆小三轮上的东西哪里有多少。四人加上开摩托的师傅五人每人来回两三趟也就把东西全都搬进屋里了。

    等歇下来的时候,苍海这才发现,原本刘二爷爷家的一间窑现在改成了一个简单的小商店,柜台什么肯定是没有的,货架也只是几板横起来的木板。

    现在李二奶奶正开心的蹲在地上拆着货物的箱子,然后把箱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摆上了木板架子。每个东西都对着一个价目表,上面写着标价,旁有居然还贴着两个标,一个是微信支付一个个是支付宝支付,真的是赶上了时代。

    李立仁嘴上虽然说着不乐意,但是还是蹲在地上帮老伴的忙,老两口子一齐动手到也是麻利的很,很快摆满了一条板子。

    “不用你们,我们两就可以了,你们快点回去吧,现在早晨还是有点凉的,你们全身大汗别弄感冒了”李立仁看到苍海小两口又准备帮忙立刻说道。

    苍海听了拉了一下鲁姝:“那行,咱们就回去吧,这一身粘糊糊的真难受”。

    拉着鲁姝出了窑,苍海经过了胡师杰家的窑,准备从魏文奎旁边的坡上到自己家去。

    经过了魏文奎老叔家窑门口的时候,见到魏文奎揣着一把铁锹出了门,铁锹上躺着七八只大老鼠的尸体。

    “哟,魏老叔您这是闹的那门子妖啊?”苍海好奇的问道。

    鲁姝见了也好奇啊,张口问道:“这么多老鼠都是您家里的?”

    魏文奎听了哭笑不得:“哪里是我们家的,估计整村的老鼠都在这里了,这一周我都扔了三次了”。

    见苍海小两口子疑问的瞅着自己。

    魏文奎又说道:“那两只黄大仙叼来的,可能是报答我吧,两只黄大仙伤完全好透了现在满村的溜跶,只要是能捉到的老鼠都咬死了送到我家桌子底下,说了几次它们也不懂,不过也算是好事吧,至少村里不再是以前那样闹耗子了”。

    “您不说还真没注意,以前动不动就能看到一只耗子从眼前蹿过,这段日子还真没有看到一只,这两只黄鼠狼可是给村里立了大功”苍海想了一下,立刻点头应声说道。

    “怎么听起来比猫都管用?”鲁姝觉得有点奇怪,在她的印象中黄鼠狼那是偷鸡的小能手,怎么满村的鸡不偷反而捉起了老鼠。

    鲁姝是没有见过村里放养鸡的凶悍,她这样成里长大的娃也不知道村里三害除了土狗、大鹅之外就有大公鸡,黄鼠狼真的想叼鸡群中的鸡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魏文奎说道:“还真比猫管用,村里的几只猫都懒成了虫,除了吃就是睡到现在没几只逮老鼠的,到是两只黄大仙勤快”。

    村里以前穷,也没什么好偷的,所以耗子并不多,有了粮食之后耗子多了起来,把猫引进来但是村里不穷了猫也就有了吃的,吃饱了自然也不怎么爱捉老鼠了。

    就算是养猫的家里不喂食,猫也能从别人家偷点吃的,像是什么鱼干什么的,就算是偷不到,小溪里的鱼捉起来也比蹲在耗子洞门口守耗子简单一些,所以现在村里的猫除了一点‘小偷小摸’的本事之外,捉鱼逮虾也是个顶个的好手,个个都成了不务正业的二流子猫。

    这有点儿像澳大利亚人原本准备引进狐狸捉兔子,谁知道狐狸一到了澳大利亚不捉兔子了,改捉澳大利亚土生土长的东西,因为这些澳大利亚的土著动物都傻乎乎的比兔子好逮多了,最后澳大利亚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兔子没有控制住,狐狸又开始泛滥了。

    “没想到,您这还是歪打正着,给村里除了一大害!”苍海笑着夸了魏老叔一句。

    “行了,我去把这东西深埋了”魏文奎不和苍海小两口扯了,揣着铁头往旁边的小树林里去。

    苍海和鲁姝继续上了坡回家。

    鲁姝问道:“黄鼠狼怎么就不偷鸡了呢?”

    “……”苍海很无语:“不偷鸡不好?别看黄鼠狼的名声不好,但是却是实打实的益兽,主食其实就是耗子并不是鸡,偷鸡是偶而为之,书本上的东西不太正确,可以说在这方面黄鼠狼童鞋是背了骂名”。

    两人回到了家里,师薇和平安已经开始准备早饭了,择菜的择菜,淘米的淘米,作为一个新魔都人,鲁姝喜欢吃大米,吃馒头她会觉得不习惯并且也吃不饱,所以现在苍海家里的一日三餐都是以米为主,面食只是配角。

    洗了个澡,苍海开始做早饭,吃完了早饭之外,鲁姝开始收拾一下行李,一转眼鲁姝在村里住了小半个月,假期快完了得重返魔都继续工作。

    苍海这边给鲁姝准备了两包东西,这是苍海准备给鲁姝带上走的,剩下的一些东西则是要等着苍海去魔都的时候给捎过去。

    东西也没多少,收拾完了之后,苍海便揽着鲁姝两人蹲在房间里一边看电影一边郎情妾意的享受着难得的二人世界。

    正你浓我浓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师薇的声音:“苍海,有人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