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英雄是如何炼成的 > 第十七章 心中的柔软

第十七章 心中的柔软

 热门推荐:
    似乎并没有什么比这个还要耐人寻味了,章正平一脸苦涩的倚在办公椅上,办公室里放着一曲听起来有几分压抑的纯音乐,大提琴,似乎跟这个秃顶满脸油腻的中年男人格外的不搭。

    他不断摸着自己扎手的胡子,拼命想着这几天西城所发生的了,马温柔就这样死了,甚至没有给他任何的交代。

    好不容易过了两年平静日子,似乎自己这点清静已经成为很遥远很遥远的事情,他起身挠了挠自己那凌乱的几分头发,然后拨出去了一通电话。

    电话响着,一直都没有人接通,一直到最后,章正平才放下手机,然后一脸苦涩的再次坐下,把手机随意的放到了桌上,才刚刚放下,手机就再次想起。

    章正平一脸激动的拿起手机,却发现并不是自己刚刚所拨通的号码,而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犹豫了片刻最终选择了接通。

    电话那边只是幽幽传来了一句,就让章正平表情瞬变,眼珠慢慢瞪大,额头上冒出一层的冷汗。

    某些故事已经在悄然上演,在西城的各个角落。

    夜色已浓,魏青荷此刻却并没有丝毫的睡意,她坐在床边,手中拿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女人搂着两个孩子,那个笑的一脸善良的女人眼睛之中满是宠溺,而那两个孩子也不是旁人,她跟魏丙銮,只不过唯一的遗憾便是这个照片少了一个男人。

    看了许久许久,魏青荷吧照片放到床边,然后倚靠在床头看着天花板失神,此刻或许她特别想要做什么,但又不知道到底该从那个方向下手,这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着实的让人无奈。

    一通电话响了起来,魏青荷看着这一通跨洋来电,慢慢整理了整理表情,接通电话说道:“怎么有闲心跟我打电话,基金会搞的怎么样了?”

    “还好还好,虽然还在谈,但至少已经比最开始明朗的多,姐,西城那边怎么样了?”对面的魏丙銮不经意的说着。

    但是魏青荷的表情却有几分僵硬,但是她却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语气说道:“还是像是以前那般,这边你就不用操心了,专心搞好自己的事情,这对于你来说是一个机会,错过了,可能就是一辈子的事儿。”

    对面的魏丙銮并没有察觉到魏青荷话中细微的颤抖,或许是他根本想不到两年平静的西城会再次泛起波澜,又或者是魏青荷所隐藏的太过天衣无缝了点。

    “我会做好这事儿,倒是姐,吴姨的身体怎么样了?”魏丙銮说着,尽管在海外魏丙銮也算是混成了一个人模狗样,但孤身在外,总得有一个期盼,在西城,他唯独放不下的,除了魏青荷,便是吴英,如果说还有一位的话,那便是一个姓李的家伙。

    “她的身体还好,现在我给她请了一个保姆全天照顾她,但她的性子你又不是不清楚,停不下来,那些花花草草也唯有她能够伺候的来,倒是她还常常惦记着你的冷暖。”魏青荷说着,纵然现在处于一种风口浪尖,还是能够淡然的聊着家常。

    “今年过年我一定会回来,一起吃一顿年夜饭。”魏丙銮说着。

    而魏青荷这边反而犹豫了一下,然后才缓缓的说道:“好,一定回来。”

    “那么姐,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不过我在这儿帮你物色了不少有为青年,要不要我给你牵牵线?”最后,魏丙銮笑着说道。

    魏青荷则是毫不感冒的说道:“这就免了,你还是操心操心自己的大事吧,这一次你要是带个女朋友回来,吴姨一定笑的合不拢嘴。”

    “别别别,我对女人没兴趣,也没有心思去谈感情,现在我只想要赚钱,赚很多很多的钱。”白丙銮毫不避讳的说着,大体给人一种不疯魔不成活的感觉。

    “你给老魏家传宗接代才是真正的大事。”魏青荷说着,而对面的魏丙銮那边也传来嘈杂的声音,约定过两天再打过来,魏丙銮就匆匆忙忙挂掉了电话。

    放下手机,魏青荷的表情慢慢变的凝重起来,或许这便是魏九曾经所承受的东西,也是马温柔所承受的压力,等到这一切瞬间压在她的身上的时候,魏青荷乃至都有些忘了自己该如何呼吸,一切全靠死撑,而如果换做是魏九的话,该如何面对这么一个局呢?

    想到最后魏青荷也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带着这么一份无奈入睡,或许才是最无奈的事情。

    西城的大夜景转换到小夜景,不过恰好一切都是由这相同的夜所编织的。

    透过一间小小公寓的窗口往里望去,一个头发散披的女人卧在沙发,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不停变幻的画面,她轻轻摸着肚子,心中所想着什么,唯有这个女人心中清楚。

    房门打开,传来了李秋贺的声音,她起身朝那个方向看过去,正在打着电话的李秋贺换上了拖鞋,冲坐在沙发上的秋月微微一笑。

    秋月起身为李秋贺脱下外套,李秋贺也终于挂掉了电话,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习惯性的想要叼一根烟,但是却发现秋月瞪了他一眼,这个在外赫赫有名的帝九公馆的领事就这样老老实实收起了烟,然后一屁股坐下拿起茶几上的苹果啃着说道:“发生了一切突发状况,所以回来晚了。”

    秋月把李秋贺的外套放在衣架,然后从李秋贺对面坐下,看似继续看着电视,似乎有些刻意做出一副不经意间的样子。

    李秋贺则继续对着手机发短信。

    “是不是在外面发生了什么?”秋月随意的问道,自从嫁给了李秋贺,然后便辞去了工作,专职成为了家庭主妇,她并不是那般特别好强的女人,也甘心为了一个男人辜负自己这不起眼的年华。

    李秋贺把眼神从手机之中收回来,一脸笑意的说道:“没发生什么,还是那般,不痛不痒。”

    见李秋贺回答的含糊,秋月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继续看着电视。

    又是一通电话打了过来,李秋贺看着来电号码皱了皱眉头,起身去阳台接电话,有意并没有让秋月听到电话内容,这一通电话持续了十几分钟,而她的表情却慢慢纠结起来。

    李秋贺火急火燎的从阳台走了出来,然后一脸歉意的说道:“公司出了一点事情,我需要回去一趟,不早了,你就先休息吧。”

    秋月双眼无神的点了点头,听着李秋贺拿起外套的动静,然后是换上鞋,就在李秋贺开门之际,她突然起身说道:“秋贺,有一些事情我想跟你聊聊。”

    李秋贺停下开门的动作,转过头一脸苦涩的说道:“现在事关紧急,等我回来再聊?”

    秋月看着李秋贺那眼神之中的焦急,她很清楚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李秋贺绝对不会这般,所以她微微点了点头。

    “对不起,等到这一阵子忙过去后,我一定会好好陪你。”李秋贺说着,转过身打开房门。

    背后突然传来那一声秋贺,短短的两个字,里面却掺杂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李秋贺开门的动作慢慢静止,他转过头,看着满脸复杂的秋月,突然之间明白了什么,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管手机的震动。

    “我怀孕了。”

    似乎这并不是一个完美的时机,但如果人生真的有那么多完美的话,或许就不会是两人不期而遇了。

    李秋贺冷冷的看着秋月,瞳孔慢慢的收缩,好似一个小男孩一般激动的浑身颤抖,他迈着大步走向秋月,想要一把搂住她,但是最后却极力控制着轻轻抱住了她,然后柔声说道:“生下来,你们俩,我养。”

    或许一个女人一生想要的也是如此,只不过在自己小女人的时候有一个男人不顾一切的纵容着自己,让自己活的像是一个女人,秋月搂着李秋贺,微声说道:“真的我怕,我怕某一天,你会突然回不来了。”

    或许,她已经察觉到了李秋贺跟从前的李秋贺有几分不同,尽管她想要让自己不聪明一点,再不聪明一点,但现在,不同,她已经不是孤身一人活在这人世间了。

    李秋贺听着,心好似被什么狠狠的揪着,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不会的,永远都不会的,你等我,忙完这一阵子。”

    她轻轻点了点头,松开了这个男人,她不想要成为这个男人前进的绊脚石,似乎她能做的,也仅此而已。

    兜中的手机仍然在响着,李秋贺深深吸了一口气,轻揉着她的肩膀说道:“等我。”

    说完,李秋贺则迈着大步离开,尽管心中好似被戳着最柔软的地方,但是他很清楚,自己放下一切,则会失去一切,就好似那至尊宝,戴上紧箍咒会忘记那个人,摘下紧箍咒会忘记那个人,似乎往那个方向去选择,都是错。

    再咬咬牙,再咬咬牙,就快要,就快要到此为止了,一切就快要熬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