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盖世群英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弱冠少年

第二百五十九章 弱冠少年

 热门推荐:
    第二百五十九章 弱冠少年

    赵远山立刻答应了苏傲天的挑战,不过把时间定在了十日后。对于苏傲天的挑战,他们在愤怒之余,也深深地感到不能理解。他们实在不明白一个修为不过元婴的散修,哪里来的底气,做出这种一看就是找死的举动。几乎是一种本能的认为,他们觉得这其中定然有极大的阴谋。

    因此上挑战是必须要接下来的,十天的时间是为了将这件事情背后的真相调查清楚。其实昭阳天宗何尝不想拖延个把月,但是把时间定得过长也容易引起非议。昭阳天宗的效率还是不错的,苏傲天的背景被深深地挖掘,包括他曾经投考归云宗却被淘汰一事都被翻了出来,当时的考核记录也被查阅,这也明确地证实了他确实是一个资质差劲,没有前途的落魄散修。

    唯一的亮点,就是在精英大会的异军突起,但是综合评价也是修为平平,唯有肉身强横,颇有可取之处。凭此一点,再与同等修为的修士斗法中,或能占得上风,其它方面就没有突出之处了。

    最终引起了昭阳天宗重视的只有一点,那就是苏傲天在精英大会之后,与玄武城的洛家一度走得较近,他身边有一个美貌女修,应该是洛家之人。洛盈袖比起她的天才弟弟,的确是光芒太过逊色,就是在洛家内部,都不算核心弟子那一类,昭阳天宗还不清楚她的真实身份。

    通过这些调查汇总分析,昭阳天宗只能把矛头指向了洛家,认为这是洛家的一个阴谋,目的么当然就是敲山震虎,不好与承天门闹得太过分,敲打敲打我昭阳天宗,他们还是很愿意的。但是阴谋实施的方法有很多,即便是他们打算在苏傲天挑战失败后,再以此为借口,展开后续的手段,也不至于明着派他来送死啊。再说了,这个苏傲天,人家让你来送死,你就一口答应了?人再傻,也不至于傻到这个地步吧,如果是这样,还修个屁的仙啊?

    所以他们认定这场挑战,必然会有蹊跷,莫非洛家给苏傲天准备了厉害的法宝,足以让他一举击杀炼虚修士?这样逆天的法宝,好像以前没有听说过。法宝再好,还要看修士的修为如何,元婴修士的这点修为,就是给你神器,你也催动不了,单凭一件法宝,就想灭杀炼虚修士?

    昭阳天宗调查的结果,还是令他们感到疑惑不解,只恨十天的时间太少,不能将这件事情的黑幕揭开,让洛家的阴谋,大白于光天化日之下。眼看着决斗日期已到,他们除了厉兵秣马,加紧防范之外,也是对赵远山耳提面命,制订了严密的计划,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只对他提了一个要求,就是务必将苏傲天杀死,并且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必须立威。

    昭阳城内的大批修士,则是迫不及待地在等待这一天的到来,这十天中,附近的修士,闻风而至的又陆续来了许多。抛开这场挑战的胜负不谈,这件事情绝对算是承天大陆的一桩奇闻,修士们十有八九都是赶来看热闹的,能够亲眼见证这样的一件事情,也能够为他们日后增添一份吹嘘的资本。

    且说苏傲天,看到昭阳天宗应战之后,就立刻以闭关为借口,将自己隔绝了。他知道洛盈袖、苑横波、慕容秋白等等,都有着太多的疑虑和担忧,而自己又不能现在就把他们都打发走,目前先好好准备一下这场决斗,十日后再告诉众人他的打算。赵远山炼虚中期的修为可不算弱,竞技台上又是生死一决,有什么神通法宝都可以施展,不比精英大会这种单纯比试的场合。自己虽然有信心,但是绝不能轻敌。

    十日已过,苏傲天打开房门,洛盈袖等人早已在门外静静等候。迎着众人关切担忧的目光,他洒然一笑,右手握拳用力一挥,以示自己有必胜的把握,然后对着苑横波说道:“我想恳求仙子一件事,只是因此牵连了仙子,心中实难心安,惟待日后报答。”

    苑横波虽然心中有气,但是苏傲天此去生死未卜,她也不愿在这时给他添乱了,就说道:“何须这么客气?不论何事,我都答应你,尽管放心前去。”

    苏傲天说道:“此间事了后,还请仙子务必将我的友人带回到中州府,感激不尽。”

    苑横波默默点头,苏傲天又对洛盈袖说道:“接下来的事情,就要仰仗你了。你要把他们安全带回洛家。”

    洛盈袖问道:“你自己打算怎么办?”

    苏傲天笑道:“这个你们就不必管了,我自有办法,一定会去找你们的。”

    洛盈袖也不多问,只是点头应到:“也好,你去吧,过后我们再议。”她与苑横波想的一样,决斗在即,先不要让苏傲天分心了,万事等决斗结束后再商量。只不过比起苑横波的忧心忡忡,她心里有把握得多。虽然如此,但这毕竟是生死对决,她不可能不担心,只不过将这些尽力掩藏了而已。

    说完这些,苏傲天转身出门,向着竞技场走去。大街上人来人往,挤满了前来看热闹的修士,然而他们都不认识,这个从他们身边经过,不紧不慢地往竞技台走去的普通修士,就是今天决斗的主角之一。

    走到竞技场,如同任何一场决斗一样,已经挤满了密密麻麻的修士,绝大多数都是来看热闹的。修士们长年的苦修,其实也是一种及其单调无聊的人生,对自己的信心意志,都是一种极佳的砥砺和磨练,然而这样的日子确实也令人备受煎熬。对于生死决斗这样的事情,就像是平凡的生活中突然有一处好剧要上演了一样,平添许多人生乐趣,万众期待,奔走相告,故而引得众修士前来围观。

    场地中央一座竞技台周围,已经摆了一排桌椅,看来就是今天的决斗地点所在了。此时台上空无一人,苏傲天走到近前,不慌不忙地拾级而上。在众修士惊疑不解的目光中,他径直走到高台一角,盘膝坐下,闭目养神。许多人这才醒悟过来,这个不声不响,随着看热闹的人群一起走来的修士,就是那位传说中发了疯的元婴散修苏傲天!

    现在观此人,镇定自若,举止沉稳,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一个疯子,他怎么能这么冷静?一点也没有担忧不安之色,是真的胸有成竹,还是色厉内荏,装模作样?看热闹的修士绝大多数都是头一次一睹苏傲天的庐山真面目,不由得立刻对他评头论足起来。

    一直过了半个时辰,远处才出现了一阵波动,有人在嚷嚷着:“来了来了,昭阳天宗的人来了!”相比于苏傲天进场时的悄无声息,昭阳天宗的人马可谓声势浩大,前呼后拥的大队人马开道尾随不说,还有两辆兽车,四匹高大的独角马,簇拥着中间一人,骑着一匹非狮非虎的妖兽,也与苏傲天交情匪浅,正是一只狮猊,不过却是单头。

    狮猊身上的这个修士,身材不高,穿着一身紫色华服,头顶高高挽了个发髻。他脸庞洁净,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看起来像是一个弱冠少年。这副模样如果落到那些有恋弟情结的女修眼里,绝对是我见犹怜,恨不得将他搂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虽然看不出他的具体年龄,但从这副打扮来看,应该不会很大。此刻他嘴角含笑,面色平静,目视前方,那架势与其说是去决斗,不如说是去赴宴。

    随着这一行人的临近,附近的修士自动闪出了一条道。大队人马一直行进到竞技台前才停下来,从兽车里下来了五六个人,男女老少都有,坐到了那一排桌椅上。又有不少人站到了他们的身后,看样子是要等候吩咐。随行的四匹独角马和兽车旋即离去了,散开的修士又围拢过来。

    弱冠少年向坐着的那几人躬身拱手,然后倒退几步,才直起身来,转身登上竞技台。他才一登上台面,就有一个老者飞身上来,站在竞技台中央,大声宣布:“散修苏傲天,昭阳天宗赵远山,今日在此生死决斗,了解双方恩怨。不论谁胜谁负,其他人等都不得再以此事为缘由,挑起新的争斗,否则,依城规严惩!现在决斗开始!”说完又飞身而下,一挥手,升起了禁制。

    苏傲天缓缓站起,对面的赵远山也慢步走来。他仔细打量了苏傲天一会,嘴角浮现出了一丝轻笑:“如果你有本事隐瞒了本身真实修为,将我诱骗上了这竞技台,那我只好自认实力不济,不能识破你的手段,落败身死也是活该。若是你并没有这般神通,我倒要好好看一看,究竟是何人,给了你什么样的依仗,致使你会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来。为了给你一个惊喜,我可是不惜花费血本,为你准备了一份厚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