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盖世群英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水落石出

第二百五十七章 水落石出

 热门推荐:
    第二百五十七章 水落石出

    而至于卢晓东最终怎么样了,她没有亲眼见到。当时她们被挟裹着先行离开了,而在不久之后,昭阳天宗的其他弟子也赶了上来,说道已经将那个不知死活的修士斩杀,并且在她们面前,展示了紫晶冰魄剑!

    尽管心里有了不祥的预感,但是当猜测成为了残酷的现实之后,苏傲天他们还是如遭晴天霹雳!

    生死相伴了千余年的伙伴,没有倒在追求大道的路途中,而是意外丧生在大势力仗势欺人的恶行中,令苏傲天格外愤怒,更加不能容忍。如果不是他们肆意劫持练琼宇和水清柔,卢晓东就不会和他们发生冲突,更不会为了水清柔,最终付出生命。这个仇,一定要报,否则,他就不是苏傲天了,心中一直坚持的信念,百折不回的证道决心,就会瞬间崩塌!

    樊灵儿附在慕容秋白怀里,泣不成声。苏傲天看到谷梁之和慕容秋白的眼里,也全都是悲痛和愤恨,他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这次的行动,他决定要独自完成,不能将慕容秋白他们牵扯进来,说到底他们的修为还是太浅,不足以担起如此沉重的担子。

    水清柔看到他们稍微平静了一下,才继续说下去。此后过了两天,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化神修士,震慑住了昭阳天宗这一群人,将她和练琼宇带走了。然后练琼宇才告诉她,此人是她门中的长辈,一直在暗中保护她。而她由于不愿受约束,故意不让这位长辈能够准确地得知她的信息,这才没能及时将她们解救出来,而她的长辈,更不是个愿意多生事端的人,这才饶过了昭阳天宗那群弟子。

    出了这件事后,水清柔无意再游历了,练琼宇遂将她送到东部大区,就和她分别了。而她此次前来中州府的原因,却是她的师父得知了爱徒的遭遇后,怒火中烧,带她前来向昭阳天宗讨要一个说法的!

    水清柔的师父虽然出身于默默无闻的不入流门派,紫霄门,本身只是个化神修士,但是她的一个族人,却有幸投入了霓裳云天,还是苑横波等人的长辈,修为已经达到了合体期,在门派中也有着一定的分量。她师父对水清柔十分喜爱,看到爱徒受辱,咽不下这口气,思来想去,只有借助霓裳云天的力量。她此来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即便她的族人不愿为她出头,也要试试看能不能将水清柔改投到霓裳云天门下,以便她能有更好的前途和依靠。

    苏傲天当即就提出,希望水清柔能够作为见证,随他去昭阳城走一趟,他要亲自前去为卢晓东讨个说法。水清柔当然是答允了,不过她还是要回去告知师父一声。

    苑横波看到苏傲天的脸色,想起他在未央宫的胡作非为,暗自惊心。她毫不怀疑苏傲天为了卢晓东,绝对会到昭阳城去大闹一场,而且绝不会善罢甘休。但是昭阳天宗是什么样的实力,他这一去无疑是以卵击石,恐怕就是有去无回了。

    但是看他这个样子,苑横波是绝对不敢开口阻拦,她听到水清柔要回去禀报师父,心道正好,先回去将水清柔安抚住了,然后再看情况。若是本门愿意为水清柔出头,那就再好不过,可以让苏傲天借助本门的力量与昭阳天宗为难,自己也可居中调停,千万不能让这个小祖宗再惹出什么祸端。

    过了两天,水清柔又来了,说道已经禀明了师父,同意他们一起前往昭阳城,只不过要在霓裳云天的名义下统一行事,不可自作主张。一切事情,会有霓裳云天之人代为出面,但是会给他们一个满意的交待。

    苏傲天一听,就知道霓裳云天把这件事情看轻了。他们所谓的交待,无非是将昭阳天宗做这件事的几个炼虚弟子惩戒斥责一番,而且也会赔上些灵石宝物之类的东西,谁叫他们不开眼,招惹到了与霓裳云天有关系之人,而且这件事情,明摆着是他们理亏。至于卢晓东的死,霓裳云天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区区一个散修,他们绝不会为了此事而与昭阳天宗大动干戈的。

    而苏傲天所谓的讨说法,在他们看来也就是靠着霓裳云天这颗大树,为自己争取一些利益罢了。不仅是霓裳云天,就是水清柔和她的师父,也想不到苏傲天此去昭阳城,是奔着杀人的目的前往的!

    至于要在霓裳云天的名义下统一行事,却是苑横波自己加上的要求。她生怕苏傲天再做出什么出格举动,就先用话将他套住,然后自己再想尽办法,务求能给苏傲天一个感到满意的结果。她也没有想到苏傲天竟然抱定了不死不休的念头,否则的话,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苏傲天跟着霓裳云天去昭阳城的。

    苏傲天明白了霓裳云天的想法,也知道他们这些散修,在这些高高在上的名门大派眼里,实在是一点地位也没有。不过他有自己的想法,借着霓裳云天的名义前往昭阳城,倒是省了许多麻烦,只要找到了昭阳天宗的山门,就由不得你什么霓裳云天了,我就是公然上门,指名道姓要与你昭阳天宗解决恩怨,昭阳天宗还能做缩头乌龟不成?那时候你霓裳云天还能拦得住我?

    这些心思他谁也没有透漏,一个人埋在心里。洛盈袖等人知道苏傲天不会这么轻易罢休的,但是他们心里,还没有如苏傲天这样的疯狂想法,只是想着无论如何要把凶手先指认出来,就是眼下不能报仇,也要等到修为够了的那一天,这笔账迟早要和昭阳天宗算一算。

    过了半个月,苑横波才来通知他们,说是一切准备停当,明日就可以出发了,她也会陪着一同前往。对于苏傲天她实在是怕了,然而心里怎么能割舍得下,再麻烦的事情也要为他去做。苏傲天对她的心意,十分感激,却又觉得很歉然。

    第二天一早,一行人就汇合后出城而去。除了霓裳云天有四五个人同行外,水清柔这边除了她和师父,还来了一个身材异常高大壮硕的男子,比起苏傲天还要大上一号,浓眉大眼,修为倒只有元婴期。苏傲天一见此人,直觉地感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近熟悉的感觉,就似乎自己以前与他相识一般,但偏偏想不起来,曾经遇到过这么个人。又想起自己初见水清柔时,好像也有亲近之感,这两人还是故友,难道自己和他们两人,真的在什么地方见过不成?

    水清柔替大家介绍,说道此人名叫宋恨离,是自己的故友,失散多年之下又巧遇了。此人性格粗豪,为人随和,过了不久就和慕容秋白等人有说有笑的了。樊灵儿问水清柔,说你的故友这么一个高大威猛的汉子,起的名字倒是和他很不相符,水清柔说道这个名字是他自己取的,他言道自己幼时就与家人和伙伴分离,长大后又与师父分离,十分痛恨离别之苦,惟愿自己以后不再分离,所以起了这么个名字。

    苏傲天听说了此事后,暗道真是人不可貌相,修士更是如此,这么个粗豪大汉,竟然有如此细腻的情怀,看来此人还是个有情有义的性情中人,如果他言如其人,倒是可以好好结交一下。

    此去昭阳城虽然不远,但是霓裳云天又不着急,也就没有加紧赶路。苏傲天虽然恨不得早日抵达,但想到卢晓东已经身死,报仇也不差这几天,强忍心头悲愤,也不催促。霓裳云天赶路的兽车倒也不俗,走了三个多月,就到达了昭阳城。

    进了城后,苑横波将苏傲天等人安顿好后,再三嘱咐苏傲天不要擅自行动,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对她说,她一定会竭尽全力替他争取,然后才随着霓裳云天之人,前去昭阳天宗进行交涉。

    苏傲天知道他们不会交涉出自己满意的结果,且先由着他们去忙碌,等水清柔指认出了当初参与行动的有那些人,自己就上门去,要求与他们生死决斗。若是没有找到这些人,那就指名道姓找自己的老熟人*,总之卢晓东不能白死,至少也要一命赔一命,昭阳天宗不死人,我苏傲天绝不离开。

    果然昭阳天宗是矢口否认,说是完全没有这么回事,水清柔的遭遇如果属实,那就要么是她认错人了,要么就是被别人将污水泼到昭阳天宗身上来了,言语间暗指水清柔含血喷人。

    好在水清柔是有备而来,当初练琼宇的长辈虽然放过了昭阳天宗的一干人,但是将他们的门牌、佩剑、储物手镯等东西没收了一大批,一来算作是对二人的赔偿,二来也是做为一个后手,如果昭阳天宗还敢暗行不轨,或是准备报复等,也能将他们的恶行公之于众,让天下修士看看昭阳天宗门下都是如何行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