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盖世群英 > 第五百七十三章 举棋不定

第五百七十三章 举棋不定

 热门推荐:
    第五百七十三章 举棋不定

    霜晨月抿嘴一笑,接口说道:“此事,恐怕前辈自己心中,早有定论,何须我们多费唇舌?”

    雪啸林依旧是不慌不忙地说道:“不知姑娘此言何意?愿闻其详。”

    霜晨月遂正色说道:“近百万年来,承天门的声势日盛,直到今天,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天下莫可撄其锋。但盛极必衰,物极必反,乃是万古不易的至理,承天门看似无比辉煌的强盛背后,实则早已埋下了覆灭的根源,就是掠夺过剩。如若承天门能够顾及修行之不易,天下修士之孤苦,常怀悲天悯人之念,必然能久盛不衰,但世人多被名缰利锁蒙逼了灵智,有几人能看清这一点?恰在此时,有一人横空出世,一开始,承天大陆的所有人,包括我们自己,都没有看出他有什么不凡,然而时至今日,相信前辈目光如炬,也看出来了,他就是命中注定的那个覆灭承天门之人。这个人,就是苏傲天。他与承天门的争斗,取得的辉煌成绩,诸位前辈都是耳熟能详,就无需小女子多置喙了。现如今,相信诸位前辈也知道了,被承天门一再宣称陨落的苏傲天,再次奇迹般地回归,来到了听雨城。这一切,难道还不足以坚定承天门倒行逆施,灭亡已经是命中注定的信心么?”

    雪啸林沉吟不语,雪家的一位分神修士,却忍不住驳斥道:“姑娘休在这里危言耸听。且不说听雨城出现的这个人,是否苏傲天本人尚未有定论,就算是退一步说,区区一个苏傲天,修为不过尔尔,势力根本没有,如何能称之为灭亡承天门的天选之人?我看你们这一行人,无非是看到自己的微末力量,与承天门相颉颃,不啻于螳臂当车,蚍蜉撼树,故而才在这里巧言令色,想要借助我雪家的力量,搅乱天下局势,你们好浑水摸鱼而已。”

    霜晨月轻笑一声,说道:“目前的局势走向,诸位前辈哪会不清楚,否则的话,当初我们前来雪家,前辈们大可以当场翻脸动手,又如何会在这里停我们这些无谓之言?承天门狼子野心,雪家不是不清楚,整个承天大陆,更是不乏目光如炬的睿智之辈,如同雪家一般,对承天门看似迎合,实则深具戒心。凤家、逍遥门莫不如此,洛家和顾家更是早早就与承天门撕破了脸面,大打出手。如今随着苏傲天的归来,散修盟已在承天大陆四处掀起风云,玄武城与承天门激战正酣,且必定士气高涨,雪家不把握如此良机,加入到推翻承天门的行动中来,难道是想坐收渔翁之利?相信前辈心中清楚,这绝非明智之选。承天门胜出后,雪家迟早沦落到昭阳天宗这样的境地,前辈难道甘心做承天门的马前卒,任其驱使?而我们胜出后,雪家不想雪中送炭,只想锦上添花,试问世上能有这么便宜之事么?请恕小女子直言,承天门覆亡之后,雪家将会得到什么样的利益,全在前辈们一念之间。况且,朱雀州凤家和逍遥门,必将于近日宣布,与承天门开战。”

    霜晨月的话语令雪家的分神修士竦然动容,连忙追问:“此话当真?”旋即他们又感到怀疑,又问道:“然则你们有事怎么知道的?”

    霜晨月还未答话,雪啸林已经抬起右手,微微摇动,阻止了自己人继续追问,然后说道:“不错,姑娘小小年纪,却眼光独到,看事情一针见血,雪某人佩服。在你们这些天纵英才面前,不服老是真不行了。不错,雪某人确实对承天门妄图独霸天下的野心不满,绝不会坐看此事发生。之前的种种,不过是与之虚与委蛇,以待良机而已。刚才的言辞,多少也是出自老夫的安排,只想试探一下几位是否值得雪某鼎力相助。姑娘也不用拿风飘零和北宫望那两个老家伙激我,我雪啸林做事,绝不会看旁人的脸色行事。承天门是否覆亡,尚不足以定论,洛家也不会在近日内溃败。如今说这些为时尚早,但我可以代表雪家承诺,避讳真的与散修盟为敌!”

    几乎与此同时,类似的一幕也在青鸾城凤家发生,顾云天携带着洛问天的密函,呈交给了风飘零,代表洛家正是向凤家提出结盟,共同推翻承天门,还承天大陆和平安宁。在慎重地考虑过后,凤家同样没有给出肯定的答复。

    玄武城外,惊神上人当然也得知了张天翔在听雨城与神秘人易秋水激战后,落败身陨,过程极为惊心动魄,结局更是令人无法相信。惊神上人终于感觉到,之前对苏傲天采取的放任策略,如今看起来是何等的错误,甚至是荒谬,但放到几万年前,那个时候,苏傲天豪言此身不死,誓灭承天,别说是承天门嗤之以鼻了,全天下的修士,几乎还不是一边倒地将他当作承天大陆有史以来最大的笑话,大肆挞伐讥嘲么?

    修士终究还是人,并非神仙,他们能够掌控的,只是现在,却无法预测未来。错就错在承天门在放任苏傲天成长,借他来磨砺门下弟子的过程中,弟子辈不争气,没能将这个癣疥之患及早解决,时至今日终于酿成大患,而且越发不可收拾之势。在惊神上人的脑海里,当然不会存在后悔不及等等于事无补的无谓念头,他的心中也有着坚定不移的信念,这个祸患既然已经养成了,那么就必须要将之铲除,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必须达成。

    从承天州、朱雀州、玄武州,一波一波的修士源源不断地来到了听雨城,他们心中都怀着炙热的念想,只因为看到了长久以来只能在梦中出现的渴盼,有了实现的希望。甚至远在西北的白虎州,都有着大批的修士,不惜远道跋涉,绕道朱雀州向着听雨城而来,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激动不已,再也不畏惧任何的艰难险阻。

    一个人即便能耐通天,在某些时候,还是显得势单力孤,而在许许多多修士的共同努力下,听雨城很快就恢复了原貌。城墙已经修葺完整,一幢幢房屋拔地而起,街道整齐,四通八达,修士们各司其职,尽心尽力地干好各自的工作。不用公推,易秋水自然而然就成为了城主,各项事务都在有条不紊地开展进行,原本已经不需要他费心费力了,但是他仍旧与众人在一起,哪怕是搬一块砖头,架一道横梁,从未停止修建听雨城的行动。

    忙碌了许久,听雨城已经焕然一新,苏傲天却不得不停下了行动。不是没有什么工作需要他来完成了,而是他察觉到,强敌已经来临,分神大能正在朝着听雨城飞速奔来!

    察觉到了一个算是熟悉的气息,易秋水的心中,不由得杀机涌起:“我没去找你,你还先来找我了,那就先算一算当年的旧账吧!”

    恐怖的气息几乎是瞬息间笼罩了听雨城,突然之间,正在工作的所有人,发现自己如同深陷泥沼,举手投足都收到了极大限制,似乎连一个手指头都动弹不了了。这时他们才惊骇欲绝地发现,一个恐怖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他在了听雨城的门楼上,“听雨城”的匾额,正在他的脚底下。

    这个气息实在是太过强大了,令得听雨城里忙碌的修士们,生不出丝毫的反抗心理,只有绝望和无助。但忽然之间,有一股柔和的气息传过来,一下子就吹散了笼罩在他们身上的恐惧和绝望,令他们内心深处重新焕发了生机。他们的目光,不由得向着这个气息的来源望去,就看到一个伟岸的身影已经站在了那个恐怖如凶魔,样子似厉鬼的可怕修士面前,看到了这个身躯,修士们一下子就看到了光明和希望,他们情不自禁地高呼起来:“盟主!”

    气焰滔天不可一世的来者,一身皮包骨头的枯瘦身材,两眼泛着豪无人性的凶厉光芒,打眼一看之下,真会以为是地狱里的恶鬼逃到了人间。这副神憎鬼厌的可怖嘴脸,匹配上他惊天动地的强大气息,即便是从来没有见过他的人,也能立刻分辨出,这就是凶名滔天,手底亡魂无数,白骨累累的分神大能,新晋排名承天大陆“十大真人”之一的老凶魔,白骨上人!

    易秋水戴着金色面具,昂然屹立在白骨上人的对面,丝毫不以他强大逼人的分神气息为异。白骨上人的眼睛里,闪过了不易察觉的惊异,旋即脸上浮现出了吓死人的笑容:“小辈,不要在这里装神弄鬼,你就是化作了灰,老夫也认得你是谁。小子你真够命大,居然还能活着回来。不过这样也好,老夫还为当年在彰龙山的事情耿耿于怀,顺便了却一个心愿,收回一点利息。”

    易秋水说道:“自作孽,不可活。一个人不体天心,滥造杀孽,即便修为通天,也难逃一死。老魔头,今日你的报应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