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盖世群英 > 第五百六十九章 重建听雨

第五百六十九章 重建听雨

 热门推荐:
    第五百六十九章 重建听雨

    泪尽之后,继之以血,苏傲天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恢复过来的,等到他终于能鼓起勇气,接受这残酷的现实之后,他知道,自己应该行动了,盈袖已经在苍梧深渊里,等待了太久太久了。

    不仅是从内心深处,苏傲天相信洛盈袖一定还活着,而且身边大荒金里,盈袖的神识气息从没减弱。更何况,慕容秋白既然能够从苍梧深渊里活着出来,盈袖没什么不能在里面一直活下去?

    苑横波一定在责怪我,这么长的时间里,只知道自怨自艾,像一个懦夫一般躲在这里偷偷地舔舐伤口,我的所作所为一定让她失望了。盈袖也在望眼欲穿地盼望我的到来,她是无辜的,不能把自己的责任转嫁到她的头上,让她在凄冷的环境里独自承受苦楚。不管是谁,我都不能再辜负了,我必须振作起来,把她们未了的心愿,全都完成。

    我现在已经耽误了太多时间,必须立刻做出行动了。等到苏傲天终于将意识集中到这一点后,他知道自己必须离开了。

    临行之前,他默默地告诉自己,也是告诉苑横波:“从现在起,我不是苏傲天,我叫易秋水。只有承天门被连根拔起,易秋水才会去陪你,苏傲天才会归来。”

    离开了承天州东北部的这片小树林,易秋水的第一个行动,就是前往祥云城,用自己的贵宾卡试探了一下。然后他来到中州府,找到了滕云强。

    滕老板果然没有让他失望,玄武城得到了这笔灵晶,应该能够与承天门颉颃一段时日了,现在,他的目的地,是听雨城!

    玄天山上发生的一切,在承天门的刻意隐瞒下,并未被众人周知。虽然慕容秋白言之凿凿,确信当日随苑横波上山来的那个怪人,就是苏傲天;而一众分神长老,也基本接受这个事实,但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证实那就是苏傲天本人不假。劫雷过后,苏傲天不知所踪,虎头蛇尾的劫雷又引发了争议,谁也说不清楚,当天发生的事情,真相到底是如何。

    鉴于承天门自己曾经不止一次地宣布过,苏傲天已经死亡,要让他们再亲口承认苏傲天又一次复活了,实在是开不了这个口,这也太令承天门这个天下第一宗门颜面扫地了,因而承天门对此事讳莫如深,不敢轻易下结论。他们暗地里加紧追查疑似苏傲天之人的行踪,但一代天骄九邪琴魔的埋骨之所,又岂是能够被人轻易发现的。

    时间一晃就是两年,此是还是一个谜,除了苑横波突如其来地现身之外,其它一点线索都没有。承天大陆的修士们,对此事几乎都是一无所知,但是他们却被另一个消息刺激得高度兴奋起来。

    在承天大陆的许多城市中,一些广场的晶板上,突然间出现了同样的一个影像,一个带着面具的修士,在独自修建一座城池。这个修士的修为高深莫测,在许多人看来简直就是叹为观止,只见他挥手之间,大片整齐的砖墙拔地而起,层层叠叠错落有致地堆积下,一堵厚达十丈的石墙已经成形。在修为高深的修士眼里,此人大成期的修为赫然可见,凝气成形的神通也是大成修士普遍拥有的,但与用来与人斗法不同的是,此人凝起的城墙,是真实的产物,他只不过是借助这一神通,将附近的山石等土元素分散凝结成了墙砖,并将之堆砌而成了城墙。

    晶板中的地形地貌,令不少修士生出熟悉之感,应该在哪里见过这个地方。及至这修士搭建好了一片绵延十里的厚墙,并在中间修葺了城门,于城门上方,手指挥动,书写了三个大字,令的观看这突如其来的画面,一时摸不着头脑的修士们,陡然轰动起来,并且恍然大悟,怪不得我总觉得熟悉呢,原来是这里啊!

    这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正是“听雨城”!

    这是谁,他为什么会去修建听雨城?

    这几乎是所有修士的第一反应,旋即他们就想到了一个可能,不禁被惊得呆若木鸡!

    可能在整个承天大陆,也只有苏傲天,会如此执着地,要将听雨城一次一次地重新修建起来吧?

    但是苏傲天,不是早在万年前,就被承天门宣布神魂破碎后掉进了空间裂缝,彻底陨落了么?

    难道事实与承天门高调宣布的并不一致,苏傲天其实没有陨落?

    影像中的这个人,也是身材高大,与苏傲天的体型差不多,但是他却戴着一个金色的面具,而且显然是一种法宝,令人一看上去就神思恍惚,根本无法辨清他的真实面目。

    故意隐瞒自己的样貌,更令人觉得可疑,但也因为如此,不能断定此人就是苏傲天。因为身材高大的修士为数众多,健壮者虽然少见也不是只有苏傲天自己,何况当初的苏傲天,只是合体的修为,他在这一万年间,又有精进,突破到了大成么?

    身材样貌等等,并非修士们判断的主要依据,大能修士身化万物,改变身形样貌何足为奇,修士们断定一个人真实身份的,全靠神识感应辨认气息。苏傲天的名声如雷贯耳,真正见过他的人也为数众多,但是气息从一个影像里无法确认,凡是见过苏傲天之人,都本能地感觉这个人与他的气息不符,不是同一个人。

    但不管此人究竟是不是苏傲天,他修建听雨城的行动,已经足以引发轰动,而这个明显是事先准备的影像播放,更是显得意味深长,有着太多太多的信息包含其中,令人不得不细细思索。要出大事了,只要记性不是太坏,还没有将苏傲天与承天门这些年来的惨烈交锋忘记之人,都毫不迟疑地就产生了这样的念头,而记忆,无疑是修士们神魂强大的脑袋里,最不缺乏的功能。

    于是乎,不知道有多少人,开始了他们乱哄哄地热闹旅程,目标直指听雨城,要去看一看这个正在建造听雨城的神秘人物,究竟是不是苏傲天!

    当然与这些事不关己,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闲人们相比,有些人的反应就激烈得太多了!

    玄武城,洛问天看着录取回来的影像,近年来已经因位高权重而养成的处乱不惊,气定神闲的姿态,荡然一空。他的眼中热泪盈眶,虽然极力抑止,还是止不住地流下面颊:“我就知道,你没有这么容易陨落的,苦苦支撑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承天门覆灭的一天!”

    洛风云等人深自诧异,不明白这个少年老成,已经赢得了他们的信赖和钦佩的掌舵者,为何会如此激动,如此失态。看着影像中的身影,洛风云忍不住问道:“问天,你能确定,这影像中之人,就是…?”

    洛问天没有回头,仍旧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影像,极为肯定地回应道:“我十分确认,是他回来了。这一点,从数月前突然运回来的那笔灵晶上,已可看出端倪,而他选择了听雨城,更是借此告诉我们,他回来了,从此以后,玄武城再也不是孤军奋战了。”

    听到这个回答,洛风云等人,终于是有了一些相信。当初那笔灵晶突然以捐赠的名义出现在玄武城,差点令得这些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的大人物,一个个下巴掉到了地上。就是在梦里,他们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多的灵晶!

    朱雀州的一座火山顶上,顾云天看着申屠无痕发来的情报,却是喜不自胜地哈哈大笑起来:“哇!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没这么容易死掉的,果不其然,居然还突破到了大成期了,一点也没有落在我的后面!嗯,这么多年了,也是时候与承天门有个彻底了断了!凝嫣,带我去求见凤家家主,天下的形势将发生巨变,需要她做出决断了!”

    快速穿梭的昆仑号上,厉恨天冷厉的神色,已经化为了狂热:“我们立刻去听雨城!”而霜晨月,同样是喜上眉梢,却仍旧保持着冷静:“不!这么多年了,相逢也不急于在这一天。我们现在要去的,不是听雨城,而是雪家!”

    承天州东部的一座偏僻小城里,傅永明霍然起身,激动得浑身发抖:“盟主终于回来了!走,我们去听雨城,盟主现在肯定需要人手!”

    玄天山上的反应,却与这些人截然不同。议事大殿里,长老们一个个面色阴沉,面面相觑,谁也不说话。最终还是留守之人中的主事者,承天门的三长老清明上人开了口:“慕容秋白既然说了,此事就有七分可信。幸亏当年掌教英明,还给我们留了个后手。现在,是时候发挥他的作用了,道玄师弟,你去将张天翔招来,就说他一直等待的那个人,出现在了听雨城。事情的真相,只要张天翔一去,定可水落石出。”

    玄天山后山的一座小石屋里,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年,终日盘坐,似乎外界的一切事情,都与他无关。在听到了道玄上人的传唤后,他的眼睛里,忽然爆出了灿烂的精芒!